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4、禁爱区12

    白雏菊的光芒笼罩在天穹之上, 整个里世界, 所有亡灵维度组成的宇宙,所有的亡灵和人一起仰头看去,像目睹一场盛大的流星雨。(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短暂的光亮,一切重归黑暗。

    ……

    黑暗。

    好安静的黑暗。

    像是漂浮在深海的船上,整个世界寂静, 只有自己活着。

    半夜, 在这样的黑暗里醒来。

    从梦里到现实, 都是这样寂静得令人悚然的安静。

    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门窗都关闭,但是,有风吹过来了。

    房间里有鬼。

    警觉地背对着,只一双眼睛睁开,静静地屏住呼吸,小心翼翼。

    是在门口墙角的位置,有极其轻微的陌生香气,虽然很快就消失了, 但是不会错认。

    不能被发现自己已经发现了它, 那种邪恶的东西。

    镇定地闭上眼睛,被单下的身体保持着随时攻击的姿态。

    这样夜半突然醒来,必须开始逃跑的经历,已经很习惯了。

    最开始只是噩梦而已,尽管是从小到大永不间断的噩梦。等到上初中的时候,独自一个人生活, 这种噩梦就开始追到现实中。

    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半夜突然醒来,床边那个诡异的白影。

    除了出现、骚扰、恐吓,那些东西并没有表现出直接的攻击性。

    但是,危险在加剧。

    随着长大,那些东西已经开始在白天出现了,无论走去哪里,甚至是人群里也可以看到它们。

    跟活人完全不一样。

    裹在一团黑暗的阴气里,阴恻恻怨恨地盯着自己狞笑,毫不客气的眼神:杀了你!

    那样浓烈的,毫不掩饰的恶意,就像是自己是它们的仇人,只有杀死自己它们才能活着一样。

    不能向任何人求助,没有人能看见它们。

    它们的目标也不是别人,只有自己。

    阴气越来越浓了,整个世界像是在将要下雨的阴云里,无法区分黑夜和白天。

    但是,其他人却说:“天气真好,阳光灿烂。”

    没有阳光,只有阴云。

    自己看到的世界和别人的不一样。

    已经不会因此就恐慌,但会因此开始警惕周遭所有的一切。

    它们不会攻击别人,也无法直接攻击自己,但是试图用一切意外来杀死自己。

    身后无缘无故掉落的花盆、广告牌,只要慢一点就会被砸中。

    “好危险啊,这堵墙怎么倒了?”

    他并不回头,脚下不停走过。

    已经不用特别留意,就可以做到下意识避开一切潜藏着危险意外的地方。习以为常,不会再为那些意外有丝毫动容。

    但是,那些东西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当然去求助过相关的人。

    得到的回复是:大凶。

    “扶乩显示,这是不该存在的人。这样的命格比早夭更严重,大多存在于一出生就死去的婴儿,或者说胎死腹中未成人型的人。”

    “只有按理来说已经死了的人才可能这么频繁看到那种东西,你能活到这么大已经是奇迹。”

    “你身边的人可能会因此遭受牵连,在你死之前,请务必远离人群。”

    “会被鬼仇视,大约是因为在它们看来,你抢占了本应属于它们出生的机会,而且,像你这样逃避了规则降生的人,是不被规则所保护的,它们杀死你,甚至可以获得功德嘉赏。”

    “这种危险会越来越严重,我们无能为力,请做好心里准备。”

    自己是这样的存在吗?原来。

    离群索居,每个地方都不做停留,但还是不行。

    全世界都像是灾害频发。

    甚至分不清,有些灾难是这些恶鬼所为,还是原本就有的天灾。

    那些东西越来越危险。

    直白试探的攻击,层出不穷的陷阱。

    一击不中失败,它们也毫不在意,躲在高高的顶上一旁窃笑,毫不遮掩的恶意。

    随着年岁渐长,他已经感受到了,那些人说的,越来越凌厉的攻击和危险。

    这些都不算什么,比起身后那个如影随形的恶鬼。

    那个恶鬼,是比至今为止所见过的任何一个恶鬼都危险邪恶强大的存在,其他的鬼甚至因此会突然避开。

    要被杀死了,实力差距太大,毫无胜算。

    区别只是对方用何种方式杀死自己。

    一刻不停的逃跑,镜子里的人苍白消瘦又阴郁冷漠,比鬼更像鬼。

    只是稍稍在吃饭的地方合眼休憩一下,没有想到,整座城就着火了。

    那些东西为了杀死自己,居然这样的事都可以做得出来。

    烧灼的熊熊烈焰,哔哔啵啵的墙壁和木头。

    逃走,逃无可逃。

    黑影毫不在意火焰,已经不在乎隐藏自己,在人群里若隐若现,紧紧追在身后。

    其他人都已经发现了,似乎只有他所在的方向,意外和危险格外多。敏锐的人已经开始和他分开,警惕地往相反的地方避让。

    要死在这里了。

    已经,无路可走。

    终于,唯一的生路整面墙壁哄然倾塌,毫不留情照头而下。

    前后左右,没有任何可以闪避的地方。

    恶鬼的黑衣和镰刀冷酷逼近,笼罩了他,一动不能。

    心跳骤停,他闭上的眼睛睁开,毫无指望转过身来,想看清楚,这个一直层出不穷追杀自己的恶鬼,长得什么样子。

    想看清楚,它是怎么杀死自己的。

    轰然巨响。

    墙壁倒塌的声音,在身后不到一米的地方响起。

    是他原本会站的位置。

    迸溅的石块四射,却没有一块击打在他身上。

    好像,有什么不对?

    黑色斗篷遮蔽在身前,晦暗的阴气里慢慢显露出来的身影。

    有个鬼撑在了他的身前,是保护的姿态。

    错愕。

    以为是残暴可怖要杀死他的恶鬼,却在地震的废墟里挡在了他身前。

    一瞬间,过往无数画面勾连。

    房间里似有若无的清香,香气出现的夜晚,却从来没有任何骚扰。

    床头出现的预备攻击的鬼影,为什么忽然消失了?

    身后掉落的花盆、广告牌,是等他走过之后才掉的,所以从来没有人因此受伤。

    所以,不是恶意,不是想要杀死自己,反而是在,保护我吗?

    “请等一下……”他睁大眼睛,“我们,我们是不是见过!”

    明明不认识,心跳却已经开始雀跃。

    好像整个灵魂都在颤栗,明明才刚认识,却好像已经等待了很久。

    斗篷落下,漫天橙色的火焰里,那张苍白鬼魅的面容温柔寂寞,被他抓住的冰冷透明的手指,轻柔地摸摸他的眉睫,温暖的声音:“要好好长大啊。长成很好的大人。”

    火焰的黑烟里,最后一缕阴气消散。

    只剩下他一个人站在废墟里。

    就像是宇宙之中的两道射线,相逢即是错过。

    遇见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一个还没有长大,一个已经死去多年,快要消失。

    这是,叫宁云敛的猎鬼师少年时光里,如烟花一样刹那消失的光亮。

    ……

    【嘀。恭喜玩家苏灵燃找到亡灵维度的记忆残念,解锁15%线索剧情。请及时查收。】

    【你叫林染。你是一个漂泊穿梭在亡灵维度里的鬼,因为时间漫长,你渐渐遗忘了一切。】

    【害怕自己有一天什么也想不起,你在各种维度空间都留下了自己的记忆残念。它们有的消失,有的残留在原地,等待你有一天碰到再想起。】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因为你的通行证快要失效了。不被记住的亡灵,就像逐渐失效的白雏菊。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住你的,恐怕是你留下的最后一片残念。】

    【嘀。触发第二阶段剧情,请作为大鬼,妥善使用白雏菊,实现所有亡灵的遗愿。请在里世界彻底崩塌,通行证失效前,完成任务。】

    苏灵燃的任务是:【在通行证到期前,实现所有亡灵的遗愿。】

    但他忘记了,除了张若橙和文芮,还有一个亡灵,就是身为大鬼的他自己。

    所有的鬼魂都有遗愿,再强大的鬼也不例外。

    只是越强大,越执著,越不能记得。

    尽管身为白雏菊的主人,有着可以去往任何亡灵世界的通行证,拥有足以镇守整个里世界的强大的力量,但却还是不能让自己记得那个人。

    住在旧校舍里那个孤独的鬼,不记得自己的遗愿。

    因为无法记得自己的,于是成全所有善良弱小亡灵的遗愿。

    让所有苍老寂寞的灵魂在黑夜之中,灵魂重归年轻的模样,重新相爱。

    默默照看旧校舍里被父母虐待的少女。

    将白雏菊借给想要和友人告别的自杀的男孩。

    直到,得到少女的馈赠:“这朵白雏菊,请您一定妥善使用。”

    就像是传说中的八尾猫,尾巴的能力只能实现别人的心愿,不能实现自己的,于是永远不能长出九尾。

    直到有一天,赠予别人的愿望被反过来回赠给了自己。

    大鬼的遗愿是什么呢?

    “……你在寻找一个人,你记不清他的脸,他的名字,只记得你们曾经只有彼此。”

    “……时间快到了,这是你找到他的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在这个时间点赶往一个地方。”

    “……但是,你要迟到了。”

    “……来不及了吗?还有一丝希望。但是,你知道,来不及了。再也不会见到了。”

    【嘀,触发亡灵的白雏菊,开启被遗忘的记忆。】

    白雏菊的残枝发出光亮,啊,想起来了。

    被他忘记的遗愿——

    想要找到那个人,某个已经忘记了的人。

    记忆里不曾存在,灵魂却总是记得,忘记了某个人。

    温柔寂寞的大鬼缓缓扬起唇角。

    原来,已经见到了。

    一生都清冷,所到之处皆是戾气尖锐和残酷死生。

    世界是阴霾的灰色领域。

    像是忘记了什么,却不知道去哪里寻找。

    沉睡的时候总会做一个梦,在寻找一个人,但却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终于见面,已经想不起你的名字,也不记得自己。

    那个被惩罚的玩家苏灵燃,是这个副本世界一开始就死去的大鬼。

    这个孤独的鬼,迷失在被时光抛弃的亡灵维度时间线里,忘记了一切。

    实现着所有善良弱小生灵的愿望。

    等待着一个永远也不会来的人。

    那个转移了boss身份被抹杀的npc,降生在现实世界,在规则和鬼怪的围追堵截里长大。

    鬼的维度和人的并不一样。

    即使在同一个副本世界,却各自遗忘,时间空间相错。

    但是只要再一次相见,一定会认出你。

    幼年的猎鬼师,死去多年的大鬼。

    一个还没长大,另一个已经快要消失。

    在火光和灾难之中。

    刹那交错,即是重逢。

    “要好好长大啊。长成很好的大人。”

    期待,再度与你重逢。

    ……

    很久以后,有两个人回来了——

    “这个副本里,在下是什么身份?需要完成什么任务?”

    【这不是属于玩家的任务,我们是以特别的方式临时进入……】

    因为,很久以前,这个副本还未正式开始的时候,副本原本的boss,那个叫苏灵燃的大鬼就消失了。

    原本该被抹杀的多出来的npc,得到boss的爱意,得以长大,在很久之后,忽然有一天脱离了副本。

    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了boss,所以这是一个没有任务的残缺副本,任何玩家进入只要走完随即安排的剧情就可以离开。

    但是,这一次进入的两个人不一样。

    一个叫苏灵燃,另一个叫宁云敛。

    那个叫苏灵燃的大鬼遗失了他的白雏菊,但是触发了很久以前他遗落在亡灵维度,还未完全消失的记忆残念。

    那个叫宁云敛的猎鬼师,被副本封印了关于这个世界的记忆,只记得,要抓住那个大鬼。

    再一次,像追寻真相一样追着那个神秘的黑影身后。

    失忆的猎鬼师,抓住了失忆的大鬼。

    “抓住了就是绑定了,按照大鬼的规则,我们就是恋人了。”冷静的猎鬼师,理所当然地说。

    【嘀,得到亡灵的白雏菊,开启被遗忘的记忆。】

    白雏菊唤醒的,年少刹那而失的光亮。

    以为残暴可怖的恶鬼,在地震的废墟里挡在他面前。

    鬼温柔地摸摸他的眼睛:“要好好长大啊。长成很好的大人。”

    熟悉又陌生,当时的宁云敛并不知道那是谁。

    只是因为被独自留下,想要流泪,却不知道为什么,捂住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上一个副本寻把boss身份转移给了npc燃燃,所以这个副本世界,曾经燃燃虽然是玩家,副本的身份却是大鬼boss。

    寻作为npc强行降生这个副本世界,违背规则,所以猎鬼师的少年时候过得很辛苦。

    直到恶鬼燃燃救了他,但自己也因此任务失败离开副本。

    很多年后,系统君长大的猎鬼师和燃燃再次回来这个副本了,就是本副本的开始。

    那时候,他们还没有认出彼此,所以系统君不知道燃燃也来过这个副本,以为这个副本没有boss很简单。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紫&猫、一盅二两女儿笑、花莺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洋洋要吃糖 100瓶;南蛮入侵 60瓶;鼠圆滚滚滚滚球、jet'aime 10瓶;苦艾是龙哥的小揪揪 5瓶;酒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