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2、番外2

    “一定, 会一直陪着你, 直到你长大。(www.k6uk.com)”

    “拉钩, 不可以撒谎骗人。”

    剔透的眼眸因为微笑半阖起来,午后浮光一样轻薄暖融:“好, 我永远也不会骗你。”

    ……

    但是, 那个人再也没有回来过。

    他骗了自己。

    ……

    和系统先生愉快地滚完床单,难得不需要角色扮演, 整个过程都很愉快。

    或者说,苏灵燃从未真的因储爱槽灌溉计划这个游戏而真切困扰过,这一点和系统先生完全不同。

    并不追求通关,也对游戏结果没有执念,即便得到了很多玩家梦寐以求的道具,他也并不怎么倚赖道具的使用来通关。

    真正过分谨慎认真, 执着于让苏灵燃通关的只有系统先生。

    但是, 即便是坚定执行指令的系统,到底也还是会动摇的。

    “想和系统先生永远在一切……无论是什么身份都被你找到……发现很久以前就被你所爱,觉得很幸福……”

    当那个人剔透的眼眸温柔专注地看着他, 说出这些连冰冷无机质的数据核也会融化沸腾的话时, 整个ai都像中了病毒失控崩坏。

    宁云敛, 他其实,从未真的想要这个人离开他。

    “跟我永远在一起吧?”

    “好。”

    把终结命令的控制权交出去, 就是ai的表白。

    在苏灵燃看来,却觉得看上去淡漠冷静的系统先生实则过分浪漫了。

    不是吗?

    把他们所有的过去凝聚成苏灵燃可获取的道具,每一个道具都是一束花, 这是任何鲜花都无法相比的表白。

    没有确定关系前,苏灵燃是身为玩家却不务正业,妄图攻略引诱冷静无情的机械ai,说出来甚至有些羞耻。

    但确定关系后,系统先生就是属于他的合法伴侣了,勾引自己的恋人不需要任何羞耻心。

    系统先生死神一样俊美淡漠的面容,再意乱情迷的失控下也没有崩坏过,漆黑的瞳孔过分冷静无动于衷,凝视着苏灵燃的时候近乎掌控,然而身体语言却截然相反的狂热,强烈的反差形成一种极端的性感。

    苏灵燃迷恋并喜欢着,但是,会突然想起系统先生不是系统的时候,作为王爵大人大型犬一样趴在黏在他背上,吃醋撒娇说情话的样子。

    所以说,云敛是怎么从撒娇喊着燃燃燃燃变成一举一动冷静理性的系统的?

    这个问题不能直接问系统先生,因为他会立刻看着苏灵燃的眼睛,认真地询问:“你不喜欢现在的我吗?”

    当然很喜欢,但是,会忽然心疼。

    系统先生身为ai通常没什么表情,苏灵燃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并没有叫他快乐。

    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不自觉想要知道他的一切,他在想什么,他从小到大的过去,甚至希望变小和他一起长大,参与他所有的人生。

    要知道这些并不很难,毕竟系统先生已经把他的过去都送给苏灵燃了,那些副本和道具。

    在想办法支开系统先生的间隙,苏灵燃终于决定使用这些道具了。

    如此奢侈,竟然是在非任务时期动用昂贵的爱意值启动珍贵道具,说出去一定会被真正的玩家控诉。

    在苏灵燃面前放着残瓣的玫瑰,变色的紫阳花,纯白的珈蓝花,还有残枝的白雏菊。

    目前为止他只使用过第一个和最后一个。

    这都是很好很强大的道具,如果在副本中使用,一定会起到逆转局面的关键作用。

    从前拿到这些道具的时候,划水玩游戏的苏灵燃并没有想太多,现在才意识到,他的系统先生,是这样默默的为他筹划着的吗?

    击溃他的过去和感情,将残骸执念做成保护苏灵燃的珍贵道具……

    如果苏灵燃一直不记得,按照他的安排通关离开,是不是那些过去就彻底湮灭无声,无人知晓无人记得了?

    死神的玫瑰召唤来的人是随机的,之前通关过的任何一个boss的残影,或者说,是过去的宁云敛的残念。

    第一次使用苏灵燃召唤来了沈危,这一次是谁呢?

    淡蓝色的光晕像极了紫阳花的投影。

    一只手轻轻自后向前蒙住了苏灵燃的眼睛,苏灵燃抬手,覆上眼前的手指。

    “寻?”

    声音有些清冷,温柔又冷静:“燃燃燃燃燃燃……”

    陌生又熟悉,隔着时间回想起过去。

    “是未来吗?我就知道,我们会在一起,无论时隔多久。”

    苏灵燃被蒙住眼睛的面容柔和,无声叹息:“但是,我变了很多。”

    “没关系,我会替你记得。无论是过去的我,还是未来的,都记得燃燃的一切。”

    “比起我的一切,我更想知道你的。想知道未来的云敛在想什么,想要什么,怎么可以让你快乐?”

    “跟你在一起,你爱我了,就很快乐了。”

    苏灵燃笑了一下,笑容缓缓消失:“但是不够,总觉得云敛爱我比我更多。我也想给你再多一些,却力不存心。”

    像是个口袋空空如也的乞丐,什么也掏不出来。

    “已经很多了,我在这里,未来的我在这里,就是你给得已经很多的证明。”

    “是这样吗?”比起外表淡漠内敛,实则却过分热烈的系统先生,苏灵燃觉得自己才像是真的的ai一样,过分冷静理智,如论如何也不能有更多波澜。

    他喃喃着:“想要和云敛更亲密一些,想要云敛因为我,更快乐一些,想看到未来的你笑。”

    道具投影的过去的宁云敛的残影从背后拥着他:“真的想知道吗?”

    “嗯,想知道。”

    “那就作弊一下,告诉燃燃吧。”清冷含笑的声音,像是沁着一点不甘的气闷,冷静撒娇,“因为,燃燃骗过我啊。”

    “我骗过你……哪一次游戏的时候?”

    并不是觉得自己从未欺骗,而是据苏灵燃所知,他骗过宁云敛的次数大概是数不胜数了,一时无法知道是哪一次。

    残影轻轻咬着他脖子的后颈:“很久很久以前,游戏还未开始的时候。”

    “?”苏灵燃惊讶错愕,“那么早的时候,我们就见过吗?”

    “是很早,更早。我知道燃燃的一切,你说过,会一直陪着你,永远也不会骗我。”

    苏灵燃:“……”

    他并不记得有过这样的过去,就如同不记得游戏以前的自己。

    “但是,没关系。我并不在乎被燃燃欺骗,只要燃燃履行了一直在一起的诺言就好。”

    道具使用时间结束,进入冷却时间。

    苏灵燃被手指蒙住的眼睛恢复光亮,房间里一片清亮,被他暂且支出去的系统先生并没有回来。

    但苏灵燃知道,按照以往的时间他已经回来了,他的系统先生不会让自己离开他的视线太远。

    大约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没有进来。

    恋人看似冷静淡漠,实则最是嫉妒心强喜欢吃醋的,尤其嫉恨过去的他自己。

    苏灵燃推门出来。

    系统先生果然站在走廊的拐角,背对着房间,看着庭院的花树。

    苏灵燃走过去,靠在他的肩上。

    将手中的外套披在苏灵燃身上,系统先生连同外套一起将他拥在怀里。

    虽然ai的机械身体毫无温度,也并不柔软,但至少外套是暖的。

    “是真的吗?在游戏开始之前就认识我?”

    “嗯。”

    苏灵燃睁开眼睛,靠着他:“答应了陪着你,结果违背了约定,并且忘记了你,这是过去的云敛因为我需要被治愈的伤口吗?”

    “并不是。”系统先生漆黑的眼眸沉静,随心所欲地抱着这个人,被他全心倚靠,一切都很圆满了,“宁云敛没有什么伤口,如果曾经有,在遇见你的时候所有的伤口就都痊愈了。”

    如果宁云敛需要被治愈,伤口和药的名字,一定都叫苏灵燃。

    “他的伤口就是燃燃的伤口,如果燃燃痊愈了,他就痊愈了,如果燃燃不开心,他就不开心。”

    苏灵燃剔透的眼眸沁着温柔:“真的不是因为我的违约吗?直到现在也没有想起来。”

    “嗯,你可以永远不想起来。”

    虽然很希望燃燃放下尘世的一切,全部属于他,履行约定来找他,在那个虚构的世界里他们一起,重新开始,让跨越二十年的两个人可以一起生活。

    但是,摸摸怀里人的头发,系统先生温柔地说:“你不记得,当初是我先中止了约定。”

    宁云敛知道苏灵燃的一切。

    宁云敛比任何人都懂他。

    “最初的时候,原本只是想陪着你的,就像作为守护灵的你陪着我一样。”

    无论是在二十年前的时间线里,作为小孩子陪着他,还是在副本时间,作为boss爱着他。

    宁云敛不在意苏灵燃的爽约,因为心疼他,已经耗费了全部的爱意去治愈那些人了,医生已经很累了,他舍不得再索取一丝,让原本就经精疲力竭的医生更累。

    他想给那个人温柔,给他比他所需更多的爱,让医生能拥有力量去治愈他想治愈的人。

    但是,“我很抱歉,原本是想把我的爱送给你,却让你因为我更精疲力竭。”

    因为苏灵燃而偏执的宁云敛,让苏灵燃耗尽了最后的爱意。

    “想要抓住被漩涡拉进去的燃燃,却反过来被燃燃救出来了。我并不懂得怎么治愈,怎么爱你,搞砸了一切。”

    苏灵燃枕在他的肩上,剔透的眼眸薄暖:“已经抓住了,被系统先生找到,和你一起游戏,至今为止很幸福。所以,可以拜托系统先生一件事吗?”

    宁云敛垂眸专注地看着他:“任何事都可以。”

    想为他做任何事。

    苏灵燃亲吻他:“想拜托系统先生告诉我,可以让你同样幸福的方法,任何方法都可以。”

    漆黑冷静的瞳孔微颤,彻底融化一般闭上,回应他的亲吻:“现在就很幸福。燃燃需要我,爱我,只需要这个方法。”

    亲吻的恋人温柔抱怨:“我已经不能更爱你了,系统先生真是难以满足,可是,听到你这么说,又觉得还能更爱你一些。”

    如何是好呢?

    怎么抱紧都觉得不够。

    怎么喜欢都觉得还能更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觉得结局还不够圆满,所以迟迟没有标完结。

    但是之前的状态一直不对,所以拖到了今天,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能看见。

    这次是真的完结了。

    想要拥有治愈的力量,想要描述出看见了文字就感同身受的怦然心动。

    孤绝的灵魂,极致的爱,就像是拥抱一样,一面骨头发疼,一面却惊喜想要更加回应的,却还是觉得空。

    已经很爱很爱,好喜欢好喜欢了,却还想更喜欢。

    比起索取,更想给予。

    医生的温柔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不能更多一点,让人绝望,但还有人比起索取,更想给医生爱,让他可以治愈他想治愈的人。

    如果医生累了,就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休息,休息多久都没关系,忘记了和自己的约定也没关系。

    换他陪着医生也是一样的。

    爱着一个人就会拥有无限治愈的力量,忘记自己的需要,只记得要给对方更多。

    有时候因为互相心疼而倍加难过,有时候因为对方的笑容而倍加幸福。

    但无论悲喜,因为知道世界上有一个人爱自己如同自己爱他,所以世界因此无比瑰丽。

    故事到此结束,祝愿小天使们都能感到爱意。

    下一本开《我靠脸在无限流世界抱大腿》,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