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5章 黑影(提前祝所有兄弟姐妹中秋快乐!)

    只见来人一头精干的平头短发,短眉配着三角眼,细薄的嘴唇,给人一种阴阳怪气的感觉。(m.k6uk.com手机阅读)

    尤其是那一双三角眼,隐隐透露着阴郁目光。

    将守斜视来人,从座位上站起,走到他与张心雨之间,隔挡着二人。

    矮男人看着将守,眼中露出一丝惊讶,原本走向跑步机的步伐,顺势走到哑铃旁,练起了哑铃。

    将守脚下轻移,直接站在张心雨的跑步机后面,掏出手机便拨了过去。

    “刘半仙,让白凯来健身房。不用担心,没什么事。”

    说完便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白凯带着两个保镖出现在健身房门口。

    矮小的男人依旧推举着杠铃,如同什么也没察觉一般。

    只是脸色涨红,如同非常费力一般。

    将守心中不屑,伪装的太一般了。

    健身之前不热身,还直接拿起与自己力量不符的哑铃,不练出个肌肉拉伤就不错了。

    将守对着白凯几人招了招手,让几人后背对着矮小男人,说道:“后面那个八字胡的男人,查查他。”

    说完就若无其事的,继续站在张心雨身后。

    张心雨一边在跑步机上跑动,一边扭着头,用余光瞄着身后。

    当她看到白凯也来了,心中就明白一定发现了什么。

    矮小男人放下哑铃,左右环视一圈,模样如同在找寻他感兴趣的器械。

    随后表情略有些失望,仿佛没有找到,便向着门口走去。

    白凯对着一个保镖立刻使了一个颜色,示意他跟上。

    另一个带来的保镖已经去前台查询这个男人的住房资料。

    “嘀”的一声。

    跑步机缓缓停下,张心雨走下履带,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道:“走吧,回去吧。”

    将守点点头,环视了一圈,确认周围没有危险后,带着张心雨和李晓琳向楼上的总统套房走去。

    张心雨进屋后直奔卧室,李晓琳则是陪着他。

    将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想着事情。

    不一会儿,白凯的耳麦传来语音,听完对方话语后,走到将守身旁,说道:“将队长,跟着那个男人的伙计被甩了,另一个在前台也查询不到那个男人的住房资料。”

    将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个男人能甩掉训练有素的保镖,一定不是普通的人,并且酒店里没有他的住房资料,说明他并不住在这个酒店,但又来这里健身,要知道,健身房可在七十七楼。

    那个男人,八成就是冲着张心雨来的。

    目前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男人不是修炼界的人,因为他没有内丹。

    没有内丹又不是普通人的话…

    那么只有阴阳门的人了,因为只有他们修炼式神,才会没有内丹。

    看来与将守之前的料想一样,只待最后确认。

    突然,将守猛然站起身,快步走到窗户口,一个黑影瞬间向上飞过。

    他心中大惊,运起本元真气,快速冲向旋转楼梯,爬上二楼。

    左右环视皆是没有异动。

    这时卧室里传来一声惊叫。

    将守想都没想,一脚踹开卧室大门,冲了进去。

    只见一个黑色的影子,飘在在二女身前。

    将守双目凛然,二话不说,举起拳头直接打去。

    黑影看到来人,知道不好对付,立刻向着外面飞去。

    虽然窗户都是紧闭的,但黑影却可穿窗而出,消失的无影无踪。

    将守看向四周,确认再无其他威胁,包括黑影的踪迹,才放下心来。

    扭头向身后看去,瞬间惊呆…

    只见张心雨和李晓琳此时下身只穿着裤子和裙子,而上身只穿了内衣,几滴红颜还隐约露出…

    四目皆是惊恐的看着将守和窗外。

    将守面色一红,在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闪身跑出门外,并轻轻的关上了门。

    而此刻楼梯下方传来脚步声,正是白凯带着数位保镖跑上来。

    “已经没事了,各位继续坚守自己的岗位吧。”

    将守说完,挤开人群,率先下楼而去。

    白凯众人则是疑惑,刚才明明有惊叫声,怎么转瞬间就没了。

    但将守说没事,那肯定就没事了,只是他的脸色为什么发红。

    将守回到客厅坐下后,眼睛怔怔的看着茶几。

    脑海中总是回荡着刚才两女内衣的画面。

    说句心里话,将守还从未看过女人的身体,甚至暴露一点的都没有。

    与柳寒冰虽然已经确立了恋爱关系,但始终未越雷池一步。

    刘半仙刚开始有些疑惑,但看着将守目光发愣,脸色微红,心里**不离十的猜出些许,掩面暗笑。

    天色渐渐黑了下去,夜晚的霞光,普照着大地,披上了一层暗红的纱衣。

    李智勇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你带他去客房先睡吧,我一会儿去二层守着。”将守说道。

    刘半仙点点头,横抱起李智勇,向之前修炼的房间走去。

    “白凯,你把所有的岗哨再巡视一遍,防止歹人钻空子。”将守看向白凯说道。

    白凯点点头,转身走出房间。

    而将守则起身,走向宣传楼梯。

    上到二层,将守看看一直不开的卧室房门,又看向家庭影院的沙发,今晚八成就要在这里入睡了。

    想罢,就要向着沙发走去。

    “是…将先生吗?”

    卧室里传出一个女声,是张心雨的声音。

    “是我,你安心睡吧。”将守淡淡的说道,随后在长条沙发上躺下。

    片刻后,卧室的房门慢慢的打开,露出房间里些许灯光。

    李晓琳看了看已经坏掉的门锁,又看了看将守,脸色有些微红,隔着数米远的距离说道:“将先生,这个门好像坏了。”

    “嗯,但你放心,不会有人进来,门上有压气支架,门也不会被风吹开。”

    之前下楼时,将守就琢磨要不要向酒店报修撞坏的门。

    但担心阴阳门人趁机混入,就算不伤人,把这里安保布防摸清楚也是很危险的,所以就没说话,等后天张心雨走了再说。

    李晓琳走出卧室,房门自动关上,看着确实如将守所说后,便向着沙发走来。

    将守坐起来,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将先生,明天白天有彩排,还有几个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安排一下,今晚不能陪张姐,她的安全就交给你了。”李晓琳抱歉的说道,仿佛因为她要离开而有些愧疚一般。

    “你放心吧,她不会有危险的。”

    将守依旧是淡淡的语气。

    虽然语气平淡,却给人一种自信,蔑视一切的感觉。

    让身边的人很有安全感。

    保镖嘛,当然是被傲视群芳的人保护才安全!

    李晓琳笑了一下,就转身向楼梯走去。

    将守独自坐在沙发上有些无聊,又不敢练功,担心如果再次突破,起码又要五六个无法动弹。

    心中对真龙纲要越来越好奇,究竟是谁创造出这本功法的,不仅没有实体册本,还每突破一次都要衰弱几个小时。

    第二章是精神萎靡,第三章竟然是身体失去知觉…真不知道第四章将会有什么等待自己。

    “将先生,你睡了吗?我能和你聊聊天吗?”卧室中再次传来张心雨的声音。

    将守微微皱眉,我负责守未她的安全,能睡吗?

    她大晚上不睡觉,居然想聊天…

    但她毕竟是雇主…

    “张小姐,我负责保护你,肯定不能睡,你明天白天还有彩排,睡得太晚明天该没有精神了。”将守说道,他本人就寡言少语,更不擅长与人聊天。

    “我有些害怕,睡不着,白天出现的黑影,着实吓到我了。”张心雨语气有些哀怨,甚至有些委屈,在她那独有的声线下,更显得哀怨无比。

    将守无奈的摇了摇头,真够折磨人的。

    “我在门外,你要是真的睡不着,就出来聊吧。”将守说道。

    不一会儿,房门响起“咯吱”的声音。

    只见张心雨穿着一条连体半透明的睡衣,缓步走向将守。

    将守再次血气喷张,脑中“嗡嗡”直响…

    他现在拥有“看”,不仅可以透视墙体,更可以远望千里,看透一件睡衣更是不在话下。

    但他不敢,这种血脉翻滚的感觉,如同胸口挨了一记重拳,恨不得吐血。

    现在不想看都不行,人家直接若隐若现的站在你面前,这可让将守的平静的心,瞬间掀起波涛汹涌,惊涛骇浪。

    张心雨坐在单人沙发上,转身看向长条沙发上的将守。

    连体睡裙下,露出两条白皙又修长的美腿,将守只感觉全身燥热,小腹肿胀,胸口更是闷的喘不上气,一时之间,竟有些坐立不安。

    张心雨看着将守如临大敌,与之前的平静,淡然,处事不惊的气质完全不符,心下顿时了然。

    “你为什么不看我?”张心雨微笑道,一副极度自信才有的傲然之感,涌上面容。

    “我没有。”

    将守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本能的回答,甚至声音都有些急促。

    “那你看着我说话?”张心雨上身微微挺起,一抹春色若隐若现在透明衣领之中。

    “好…好…”

    将守连道两声好,但眼睛还是不停的四处乱看,就是不看身前的丽人。

    张心雨看着眼前的冷面青年,白天时还气质刚强,身上携带威严之气,怎么一到晚上,与自己独处时,竟变的如此慌张。

    “你很害怕我?”张心雨笑问道。

    “是…额…不是。”将守本能的将心中的想法道出,但又感觉不对劲,赶忙改口。

    他心情再次起伏,一阵阵女人身上的香气,一个劲的往鼻子里钻。

    在将守看来,这股香气比蒙汗药还要可怕,竟然让自己大脑发沉。

    张心雨看着如坐针毡的将守,心下不知为何特别的开心,甚至有些窃喜。

    “张小姐,如果没别的事,我想下楼喝杯水。”

    将守说完,作势就要起身。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可怕了,赶忙逃离这个地方才是正道。

    张心雨心知这是将守的托词,他要跑!

    随即话锋一转,说道:“将先生,你能和我说说今天那个黑色的影子吗?那个影子我隐约能清楚是什么,但又不确定。过去我在圈里闯荡的时候,从朋友的口中听说过,这个世界,真的存在修炼成仙的人,还有妖魔鬼怪,你能跟我说说吗?”

    将守脑中一闪,立刻顺势将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当下的话题上。

    果然,转移精力这招很好用,燥热渐渐平复下来,不再上升,虽然小腹依旧肿胀,却也不那么难受了。

    呼…将守大口呼出体内淤气,定了定神,缓缓说道:“虽然我只是大概的听了一下你被威胁的前因后果,但心中感觉,与你去琉璃国开演唱会有关,并且威胁你的人,确实是修炼的人,但却不是天龙国的人,是琉璃国的一个门派,接下来你去琉璃国开演唱会时,可以增加一些安保措。

    当然,以上这两点全是猜测,还没有证实。”

    “我有些不明白,天龙国的艺人也有去琉璃国开演唱会,甚至拍电影,他们都没事怎么到我了,反而被威胁呢?”张心雨问道。

    她有些不明白了,去琉璃国开演唱会怎么会被威胁?自己又不是第一个去琉璃国开演唱会的人。

    将守脸色依旧通红,但却没有刚才的慌乱,继续说道:“你现在是不是西半部最红的巨星?

    粉丝群体最多的是十六岁到二十岁岁的年轻人?不少四十岁到六十岁的人,也很喜欢你,是不是?”

    张心雨皱着眉头,有些不明白将守的意思。

    将守看着她疑惑的表情,继续说道:“十六岁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是一个过家的希望,而四十岁到六十岁的人,基本都处于功成名就,掌控着国家的命脉,但这些人却被一个外国人所吸引,所影响,这岂不是要动荡?影响力越大,她灌输的观念,就很容易传播给别人,有一些国家的激进分子,杞人忧天,就非常抗拒别国有影响力的人来到自己国家,灌输外国的理念和文化,要不你干别的都没被威胁,就是开演唱会被威胁?并且还是去国外开演唱会。”

    张心雨心中有些惊讶,双目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男人,他如此年轻,却有着不符合他年龄的成熟,看问题的高度,角度,分析问题的脉络,条例,十分清晰。

    在她心中,保镖一般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壮汉,但没想到眼前的人,不仅武艺高强,头脑和学识,更是超凡。

    但心里还是有些不信,因为她毕竟只是一个艺人,纯粹的艺人,从没想到给别人,甚至是外国,灌输什么文化或者理念之类的。

    正在二人聊天时,白凯交给将守的耳麦中,突然传出一声恐怖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