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章 清除隐患1

    安培晴明?

    苏子鱼心中一动脸上便是若有所思,朝着门外的清姬缓缓道:“请他进来吧。(看啦又看小说网)”

    “是。”清姬抬头望向了眼前的苏子鱼,只觉得今日夫君丰神俊朗神采非凡,越看越是觉得喜欢,越看越是觉得心中欢喜,直到苏子鱼微微皱着眉头转过头来,她这才醒悟过来匆匆离去道:“夫君,我这就去请他进来。”

    清姬今天是怎么了?

    大清早的就走神。

    苏子鱼起身整理了一下衣冠,随后便去客厅会见安培晴明,今日他是独自一人过来的,容貌比那日又要苍老了一分。

    安培晴明抬头望向了苏子鱼,他的表情不由愣了一下,随即拱手道:“恭喜苏大人修为更进一步!”

    他看苏子鱼今日神光焕发灵性自溢,模样竟然看着宛如少年般,便以为苏子鱼是修为更进一步,不由出生恭贺道,一想到自己已经垂垂老矣,哪怕是安培晴明已经想开了不少,心中依旧是有一点点的黯然神伤。安培晴明当年就是用修为维持容颜不老,苏子鱼现在的变化更多是因为魅力强化的原因,不过他也并没有多解释什么。

    原来夫君的修为又精进了。

    清姬正在帮忙默默地泡茶,听到安培晴明话后,不由暗自告诫自己道:“千万不可怠惰,要不然就追不上夫君的脚步了。”

    苏子鱼示意安培晴明坐下,随后轻声问道:“今日这么早过来,可是有什么急事?”

    “正是。”安培晴明表情凝重了许多,缓缓道:“芦屋道满昨日已经不知所踪!昨夜凌晨有数个阴阳师遇害,他们的式神好似都被妖魔所吞噬!”

    “我怀疑是芦屋道满的犬鬼所为!”

    芦屋道满?

    苏子鱼闻言不由眉头一皱,那个播磨流的阴阳师实力不俗,他的主要式神是一只妖魔化的犬鬼,当时苏子鱼看到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那只犬鬼居然连污染体都可以吃掉。

    安培晴明坐正了身姿道:“芦屋道满此番回到京都,更多是为了跟我争夺阴阳寮的控制权。”

    “不过当年支持他的公卿早就已经失势,那日封印八歧大蛇后,他便有些行踪诡异,近日更是完全不见踪迹。”

    “我怀疑他已经被式神所反噬了。”

    扶桑的阴阳师因为实力不够被式神反噬的例子并不少,要是本性比较善良的式神还好一点,最多也就是不受控制,但若是本性邪恶的式神,那么结局就很糟糕了。有时候式神还会反过来夺取阴阳师的身体,来控制他们达成自己的想法,扶桑的不少式神就跟东南亚地区的巫毒养鬼差不多。

    中土的鬼道讲究赦令,驱使的都是赦封的鬼将鬼兵,平日也是要多加供奉的,张道陵当年在四川赦封了大量的亡魂,后来道教出现后更是赦封了不少神明。扶桑这边却是不太一样,很多式神都是属于野怪,有赦封的存在全部都是牛逼的不行,一般的阴阳师根本就无法驱使,更别说的收为式神了,这样就导致了他们很喜欢收复山精鬼怪,甚至是自己养一些孤魂野鬼。

    芦屋道满的犬鬼放在中土的话,至少也是占山为王的一方妖魔。

    他本来是想要借助犬鬼的力量跟安培晴明争夺阴阳寮的控制权,不过却没有想到安培晴明的后手更多,反过来就把自己的两个儿子推上位,现在安培吉昌和安培吉平已经是开始逐步接管阴阳寮,芦屋道满没能达成心中所愿未必会甘心。

    “可有他的行踪?”苏子鱼缓缓问道。

    既然答应了安培晴明要除掉芦屋道满,那自然是要遵守承诺的,芦屋道满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咎由自取,但其后未必没有安培晴明的推波助澜。

    眼前的这位也同样是一个狠角色。

    他要是命不久矣,肯定是不会留芦屋道满在世上,因为他的两个儿子根本就对付不了这个敌人。

    “他去了丹波山附近。”安培晴明表情恭敬道:“我已经派式神去追查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传回来。”

    苏子鱼想了想道:“好。确定行踪后,我便出手去除后患。”

    在得到苏子鱼的许诺后,安培晴明神色大定,他稍微坐了一会儿便拱手告辞,显然此事已经是他心头大患。

    “夫君。”清姬跪坐在苏子鱼的旁边,轻声道:“这次让妾身也随行好吗?”

    苏子鱼转头看了一眼清姬美丽的侧脸,点头道:“可以。”

    干掉芦屋道满。

    将来也不用担心他会回来报复清姬,虽然说现在清姬有六个妹妹,未必会怕他,但是人心难测,谁知道芦屋道满会不会有什么阴招。

    安培晴明果然是有准备的。

    下午时分。

    他便派两个儿子送来了消息,芦屋道满的踪迹出现在了丹波山的附近,他派出去的式神已经找到了对方的踪迹,不过芦屋道满的模样好似已经化作了妖魔。

    苏子鱼接到消息后当即便是动身前往丹波山。

    此时苏子鱼的灵能已经足以轻松念力飞行,甚至是带上清姬也并不难,不过长距离的飞行还是消耗不小,但好在整个扶桑也不是很大,飞行几个县的距离对苏子鱼来说还是小意思的,要是让他一次性飞行个上千公里,估计他也是有点吃不消的。

    长期以来的习惯让苏子鱼总是尽可能的保持着最佳状态去面对战斗,非战斗状态他的灵能极少会降低到百分之九十以下。

    丹波山。

    这不是苏子鱼第一次来丹波山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来到的是阳世的丹波山,跟阴世的丹波山稍微有点不同,阳世的丹波山附近是极为破败凋零的,主要是因为酒吞童子的存在,这里的凡人基本上早就跑的差不多了。阴世的丹波山附近活跃着不少的妖怪,但是阳世几乎看不到什么妖物,只有靠近酒吞童子的巢穴附近才能遇到恶鬼妖魔。

    一来到这里,苏子鱼就想到了上次见过的三尾狐。

    要不是京都里面那么多的事情耽搁了,他可能还真会出手帮一下对方,毕竟酒吞童子的恶名他是听了许久了。

    “苏大人!”一个若有若无的虚影浮现。

    那是一个空洞洞的黑色铠甲,里面看不到任何血肉,只有一双微微泛红的眼睛,这是安培晴明的式神之一,据说是数百年前的一位扶桑大将的鬼魂。

    “找到了吗?”苏子鱼缓缓问道。

    “是的。”那个扶桑鬼将表情恭敬道:“芦屋道满就在前面,不过他好像是跟这里的狐妖打起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