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4、第 114 章

    虞麓是哥儿一事再次在虞家引起了不小的波澜。(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说真的, 有虞笙的前车之鉴,众人对虞麓的身份倒不觉得多惊讶, 让他们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的是, 虞麓在浔阳的这五年, 居然和别人私定了终身,还有了一个儿子!

    这是什么事啊这是!

    最气的人莫过于虞孟青,他好不容易又有个儿子分化成了哥儿,就算不嫁给王公贵族,也不能嫁个“不三不四”的江湖人士啊!

    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姜画梅站着说话不要疼, 难得地帮虞麓说了几句好话,“这儿子都三岁了, 老爷还能怎样?认命吧!”自从上回皇上亲自来府上宣示主权, 姜画梅的心境就高了不止一点,现在的她,无论面对什么惊天大事,她都有信心能维持一份超脱的云淡风轻——这都是被她儿子们训练出来的。

    至于许婉儿, 她看得倒是挺开, 只要儿子喜欢,她就喜欢。而且她这个儿婿长得一副好相貌,据虞笙说,莫问归虽不是京城人士,但莫家也是家大业大,在江湖上十分叫得上名头。许婉儿不懂江湖上的事, 只要莫问归对虞麓好,她就没什么意见。更别说,还有一个白白胖胖的外孙呢!

    就这样,莫问归见过岳父岳母后,也加入了虞氏这个大家族,成了虞笙名正言顺的弟夫。晏佑暲很快就和小堂弟玩到了一处,莫遇安就像个小尾巴,紧紧地跟在哥哥身后。两个孩子一个五岁,一个三岁,还都是男孩子,正是淘气的时候,整日里上蹿下跳,不得消停。

    一次,晏佑暲带着莫遇安爬树,说是要掏鸟蛋。莫遇安憨憨的,一个不注意,险些从树上摔下来。虞笙气得快要吐血,无论是晏佑暲还是晏未岚,都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生气的样子。信奉不能体罚孩子的虞笙毫不客气地胖揍了晏佑暲一顿,虞麓怎么劝都劝不住。晏佑暲也是个硬脾气,无论爹爹怎么揍他,他都咬着嘴唇,一声不吭。这事之后,晏未岚就把小儿子丢进军营,交给宋汎教导了。

    多年以后,晏佑暲长成了一个高大英挺的少年,在沙场上一战封神,夜里枕边人却问他:“小鬼,你两边屁.股怎么不一样啊?”

    晏佑暲无不郁闷道:“小时候我爹打的。”

    枕边人听了,笑得在床上打滚,半天没缓过神来。

    无论未来的晏佑暲多英明神武,现在他就是个小屁孩,被丢进军营里后半月才能回一次家。他从小在下人簇拥长大,两个父亲也很宠他,他长这么大基本没吃过什么苦。军营那种地方,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他那个师父又喜欢捉弄他。晏佑暲被爹爹打的时候没哭,去了军营倒是三天两头地偷偷抹眼泪。

    一次,他想父亲们想得受不了,吃饭的时候看着碗里的馒头和咸菜,忍不住哭了鼻子,眼泪啪叽啪叽地掉进碗里。宋汎嫌他丢人,毫不客气地把他丢了出去,让他哭够了再回来吃。

    晏佑暲罚站了半天,硬气地没有再吃饭,晚上操练完就饿着肚子直接上床睡觉。军营的被子又硬又冷,晏佑暲又没出息的哭了。等他哭累了,迷迷糊糊要睡过去时,忽然觉得身体一冷,被子不知被谁掀开了。

    晏佑暲睁开眼,只见他那个讨人厌的师父正站在窗前,不怀好意地看着他:“哟,小鬼头又哭鼻子啦?”

    晏佑暲不想理他,气鼓鼓道:“你走!”

    宋汎眨眨眼,“行叭,那这糖葫芦,我就只能自己吃了。”

    晏佑暲瞪大眼睛,“糖葫芦?”

    “对啊,糖葫芦。”宋汎笑嘻嘻道,“想不想要啊?”

    晏佑暲犹犹豫豫道:“我、我才不稀罕呢。”

    “真的不要?”

    “不、不要!”

    “小小年纪,居然这么要面子,更谁学的啊?”宋汎无奈道。他弯腰摸了摸晏佑暲的脑袋,“这样,你乖乖叫我一声师父,我就给你吃,好不好?”

    晏佑暲看着红通通的糖葫芦,陷入了极度的纠结之中。

    晏佑暲在军营里水深火热,虞笙在家里过得却是相当的快乐舒心,这种心情就像是被熊孩子折磨了一个暑假,终于开学解脱了一样。当然,他还是有点良心的,每天也会想想小儿子,偶尔也会打听打听晏佑暲的近况。得知儿子在军营被“折磨”得不轻,虞笙心中愧疚不已。愧疚完了,他就去看看乖巧懂事的大儿子,晚上再和大美人夫君腻腻歪歪,一天也就这么结束了。

    虞笙对管家的琐事没有兴趣,晏府的一应事宜用不着他操心,最让人费心的小儿子也不在家了,虞笙整日空闲的时间很多,便又开始拿起笔,重操旧业。

    许久未画画,虞笙有些手生,但他底子还在,让晏佑晗做模特,随便画了几笔,就把儿子惊得惊呼一声:“爹爹,你画的好像我!”

    虞笙笑道:“本来就是画你,不像你像谁。”

    晏佑晗看着画,舍不得移开目光,好一会儿才道:“爹爹可以教我画画吗?”

    “嗯?不是已经有老师在教你画了吗?”

    “但是爹爹画的和老师画的不一样。”晏佑晗认真道,“爹爹,小王爷马上要过生辰了,我想画幅画送给他。爹爹可以帮我吗?”

    若说晏佑暲是小魔王,晏佑晗就是小天使,虞笙怎么会拒绝小天使的请求,“当然可以啊我的小宝贝。”

    于是,晏未岚回到家中,就看到一大一小两个宝贝在专心致志地画画,他没有去打扰,等他们画完了才陪他们一道用饭。夜里,小两口温存过后,晏未岚道:“你又开始画画了。”

    虞笙趴在晏未岚身上,漫不经心道:“是啊。”

    晏未岚轻轻抚摸着他的背,“喜欢吗?”

    “喜欢。”

    “那还想进翰林图画院吗?”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虞笙夫君是一品国公,哥哥是丞相,哥夫是天子,别说他想进翰林图画院,就是他想进内阁,旁人都不敢有什么意见。

    虞笙哼了一声,“也不是特别想了,我不稀罕。”

    晏未岚轻轻一笑,“那你想做什么?”

    虞笙半真半假道:“我也去开一个图画院,只收哥儿,和翰林图画院叫叫板,怎么样?”

    晏未岚无限宠溺道,“好。”

    晏佑晗天资聪颖,又有基础,还愿意刻苦,认认真真地和爹爹学了半月,画出来的画已经是有模有样。到李泫生辰那一日,他就带着自己的画作,和父亲们一同进宫为李泫祝寿。

    李泫每年的生辰,李湛都会替他大办,今年也一样。文武大臣,皇亲国戚来了一堆,各个都对这个尊贵无比的小王爷恭维不已。年年都一样,李泫觉得没意思透了,他的小伙伴晏佑暲又困在军营里不能出来,他只能端端正正地坐好,百无赖聊地看着大人们你来我往,觥筹交错,明明是他的生辰,可这一切都好像与他无关。

    虞策把李泫的反应看在眼里,道:“皇上,王爷若是乏了,不如就让他先回朝阳殿歇息?”

    李湛点了点头,看向李泫,“泫儿?”

    李泫站了起来,“那臣弟就先告退了。”

    虞策看着李泫小小的背影,和李湛交换了一个微妙的目光。

    李泫回到自己的宫殿,总算不用装模作样了,自言自语道:“什么破生辰,无聊死了!来人,赶紧把本王这身破衣裳脱下来!”

    以往李泫一回宫,总有一堆宫女太监迎他回来,可今日他都喊了半日了,却是半个人影都没见着。李泫正奇怪,忽然看见一人从殿内走了出来。

    那人一袭白衣,长发微卷,清冷如月,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君。

    一时间,李泫以为自己见到了仙人,愣了半晌,才道:“你……你是谁?”

    “仙君”微微一笑,“泫儿,你都长这么大了。”

    这人的声音很温柔,让李泫又是一阵恍惚,随后奶凶道:“大、大胆!竟敢直呼本王名讳,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仙君”道:“我是你父后。”

    李泫怔愣在原地,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父、父后?”

    人人都说,他的父后是个不一样的美人,李泫也曾经幻想过父后的样子。可面前的人,和他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李泫警觉起来,“你骗人,你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怎么可能是我父后!”

    “仙君”又笑了,温柔地注视着李泫,“那你带我去见你皇兄,让他告诉你,我是谁。”

    林太后回京的时候和他离京的时候一样低调。就好像忽然有一天,他走了;忽然有一天,他又回来了。

    李湛提前三日知道了林太后回京的消息,他没有告诉李泫,就是想送李泫一个意想不到的寿礼。

    于是,李泫在他六岁生辰这天,终于见到了他的生父。

    这五年的时光似乎没在林太后身上印下什么痕迹,和李湛站在一起时,不像是父子,倒像是兄弟。看来这些年,有人把他照顾得很好。

    林太后只在宫里住了几日,就搬去了宜和园,和他一起搬去的,还有李泫。

    林太后在李泫一岁时就离开了京城,现在的林太后对李泫来说,就是个陌生人。李泫在林太后跟前,总是一副拘谨的模样。林太后也不着急,他能看得出来,小儿子面上不如何,心里头还是挺愿意亲近自己的。

    日子还很长,他以后还要看着泫儿长大,看着他定簋,看着他大婚,最后陪着他一直走下去。

    林太后带着李泫在宜和园逛了一圈,看着旧物旧景,淡淡道:“这里,倒没怎么变。”

    李泫抿了抿嘴,“皇兄说,我一岁以前,是父后带着住在这里。”

    林太后笑笑,“嗯,泫儿应该不记得了吧?”

    “那,”李泫眼中带着一丝期盼,“是父后教会我说话的吗?我什么都是皇兄和丞相哥哥教的,但皇兄说,我第一句话不是他教的。所以,是父后吗?”

    林太后好似陷入了回忆,短暂地失神了一会儿,说:“不是。”

    李泫有些失望地低下了脑袋,“噢。”

    林太后牵起他的小手,“泫儿,父后带你去桃园走走,嗯?”

    李泫第一次和父后牵手,莫名地开始紧张,嘴上却道:“我不想去,但父后想去,我就陪父后去吧。”

    父子两的关系一点一点地修复着。李泫对爹爹的怨恨和不解,也慢慢地烟消云散。

    一日,李泫献宝似的对林太后说:“父后,我给你看样东西!”

    “嗯?”林太后柔声道,“是什么?”

    李泫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一副画,“父后快看,这像不像我?”

    林太后认真地看了片刻,“很像。这是晏家公子送你的?”

    李泫吃了一惊,“父后怎么知道?”

    林太后耐心地解释,“因为父后,也收到过这样的画呀。”

    李泫点了点脑袋,表示自己明白了,他把目光转向画作,骄傲又自豪道:“晏佑晗画得真好!”

    林太后失笑,“泫儿喜欢晏家的大公子?”

    李泫小脸一红,“我才不会喜欢那个书呆子呢!”

    林太后了然,“但父后想见见他,不如改日我们请晏家公子和他的父亲们来园子里作客,好不好?”

    李泫假装勉强,“好吧。”

    林太后摸摸他的脑袋,道:“泫儿,你喜欢谁就要表现出来,否则晏家的小公子只会以为你讨厌他,日后说不定就不理你了。”

    李泫似乎被吓到了,“他、他会吗?”

    林太后煞有介事道:“会。”

    李泫坐不住了,急道:“那我现在就去和他说,我不讨厌他。”

    林太后看着小儿子火急火燎的模样,不禁轻轻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  还没完!还没完!应该还有一章!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羽生结弦、史蒂芬熊、bl师父都是受、暮夏、桃花※雪兔、苏su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星期伍 65瓶;bl师父都是受、阿矜 10瓶;诗子 8瓶;殊十二 6瓶;咔叮咚、我也就把名字写长了一、毒逼沈莹 5瓶;孤城病女? 3瓶;慕宛 2瓶;33037305、流影、莲莲莲、祭雪辰、桃花※雪兔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