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5、册封

    赶在年关之前, 皇帝下到礼部的旨意渐渐传了开来——继在从二品九嫔中增添贵仪之后,当今圣上再度改了妃嫔品秩,废止惠妃一位,改称宸妃。(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后宫之中最先听闻此事的自是三名已在正二品妃位上的高位嫔妃。消息传进来时正是清晨,腊月里天亮得晚,四处都黑着, 唯有殿里灯火通明。

    “宸妃?”顺妃手里正翻着三皇子的功课, 乍闻此事, 愣了一下。

    宸妃这名号也算古已有之, 初是唐时所创,但并未真正用过。直至前朝,贵妃之下的三妃称三夫人, 便是“宸妃”“淑妃”与“文妃”。到了本朝又再度弃之不用,开国之初礼部拟了“惠妃”“淑妃”“贤妃”“德妃”分列贵妃之下, 为从一品四妃。

    顺妃听说过当时为何未再沿用此号——与唐时提出的缘由如出一辙,概因“宸”字为北极星, 宫中坊中都常视此字为帝王代称,譬如紫宸殿便是天子之所。

    所以礼部当初废止此号,也算师出有名。

    顺妃便不由奇怪:“皇上为何如此?礼部又怎的答应了?”

    来回话的宫女欠身说:“说是……‘惠’字冲撞了佳惠皇后在天之灵, 当下的嫔妃、子孙后代便都不好再用了。至于‘宸’字的缘故, 礼部似乎也提过, 但皇上的意思是既然前朝用过,本朝如何就用不得?礼部大概也是想不出更为合适的名号来代替惠妃了,便也没再说什么。”

    “原是如此。”顺妃缓缓点头, 面色一分分地冷淡。

    他待皇后,还真是一往情深。

    那宫女察言观色,有心想讨个赏,便又机灵道:“奴婢还听说……”

    她恰到好处地一顿,顺妃不免复又看向她:“怎么?”

    宫女抿起笑容:“奴婢听宫人们议论,说这主意原是那永信宫的窈妃提的。说当时皇上提出要封您为惠妃,为从一品四妃之手,窈妃念及佳惠皇后便出言劝谏,皇上这才给礼部下了旨。”

    宫女边说边抬起头:“既是拿来顶替惠妃的,那这宸妃的名号想来非娘娘莫属了!奴婢恭喜娘娘!”

    “还有这事?”顺妃略显惊喜,笑了声,接着便招呼身边的掌事宫女,“本宫近来闷在宫中养病,倒变得还不如她耳聪目明了。你们代本宫赏她。”

    掌事宫女与这大宫女原也是交好的,二人便都喜滋滋地一福,又皆向顺妃道了贺。接着便告了退,按着顺妃方才吩咐的领赏去。

    偌大的殿中,仍是灯火通明。

    日复一日,在天还没亮的时候,这里都是这个样子。无人说话之时顺妃常会觉得这殿里过于冷寂,空洞得让人害怕,再华丽庄重也没有温度。

    但现下,大约是因为心情大好所致,一切都显得赏心悦目了。

    宸妃,那可真不是一般的名号。

    若这位子给了她,倒也还算他对她真有点心。

    永信宫里,夏云姒给宁沂绣着新鞋面,听到小禄子的回话抬了下眼皮,笑说:“还真定了宸妃?”

    她先前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从古至今,各朝各代的嫔妃品秩各不一样,但作过高位嫔妃的名号也就那么几个。

    除却惠淑贤德这些象征品行高尚的字眼儿,与之齐平过的也就是隋时的贵妃,唐时的宸妃、丽妃、华妃,还有辽时的元妃、文妃了。

    其中“贵妃”已在当下的品秩之中,居正一品,没道理拉下半品变成从一品。“元妃”又与“惠妃”一样,真较起真儿来都冲撞皇后。“文妃”“丽妃”“华妃”和“淑贤德”三个字比起来又似乎都差点意思,压在三位之前更显得不够分量。

    那也就是宸妃还合适了。

    这倒好听,也大气。

    夏云姒抿唇笑笑:“其余的,都透给那边了?”

    小禄子躬身笑言:“都透过去了。领俸禄时莺时和燕时两位姑娘聊着,‘恰好’让那边的大宫女听了个正着。这等的好事,谁还不想上赶着禀过去,在主子跟前邀个功呢?”

    “办得不错。”夏云姒笑了声,余光透过窗纸,无意中见厢房的灯火也亮了,又轻蹙起眉,“皇长子又起来了?”

    小禄子循着她的话抬眸一扫窗纸,见侧边皇长子的屋子确实亮了灯,转念却想起来:“哦……娘娘别担心,殿下这不是非得起来读书,是皇上昨儿说要带皇长子殿下到后山看日出去——殿下该是为这个早起的。”

    “那就好。”夏云姒笑容松下,“你亲自去盯着,让他好好吃些东西再走。衣服也多穿些,别冻着。”

    “诺,娘娘放心。”小禄子一拱手,就告了退。夏云姒瞧了瞧手里的针线活,安心继续绣鞋面儿。

    宁沅回来的时候已近晌午,庄妃正好来和夏云姒一起用膳,二人刚落座,就遥遥听见宁沅边走进院门边说累了累了,要好好睡个午觉。

    话音刚落,那声音却又精神了:“六弟!”

    庄妃转过头,透过窗纸看见宁沅小跑了两步,一把抱住正在廊下晃晃悠悠走路的宁沂。

    庄妃掩唇而笑:“宁沅这是刚玩完回来?”

    夏云姒嗯了声,庄妃笑容微凝:“我可听说……”她压低了声音,“皇次子和皇三子近来可一点没歇着,天天压在宫里温习功课呢。皇次子那是一直不聪明,燕修容瞎打算盘不必理她;可皇三子那边,可见是顺妃……”

    “无所谓,随她们去。”夏云姒不咸不淡的,“孩子一年也就清闲着一个月,要我说就让他尽兴玩去。他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他自己心里清楚,平日不懈怠便是了,何苦一年到头都不让他喘气?”

    她可不想让宁沅把那根弦绷断了,该松松劲儿的时候还是得松一松。

    再说,她也不觉得是否能承继大统全看这一个月用不用功——当今圣上本人这一个月不也清闲着?哪里就非要看得那么死呢。

    “你这么说倒也是了。”庄妃缓缓点头,抿了抿笑,又道,“我听说为着这宸妃的名号,永明宫那边热闹着呢,是你的手笔?”

    夏云姒轻哂,轻挑起黛眉,给她夹了一整个四喜丸子:“过年,大吉啊。我可不得拿这天大的喜讯砸她一下?”

    听了这样的喜讯,顺妃心中大喜一场,之后大落才更有意思。

    大过年的,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看敌手不舒坦,她也就舒坦了。

    庄妃瞅着那四喜丸子哭笑不得。这样大的一个丸子她哪里吃得丸,夹了一口意思意思也就罢了,又道:“你可仔细她到时候按捺不住。”

    “按捺不住最好了。”夏云姒径自夹了个虾仁来吃,“这几个月,姐姐就不觉得难熬么?”

    打从对六尚局动手开始,她们便料到顺妃多半会有所动作,总不能让她们就这么顺风顺水地将她多年的心血一扫而空。

    却没想到顺妃这般耐得住性子,几个月下来只作壁上观,什么也没做。

    可悬而未决只让人更加心焦,一来全然不知顺妃究竟什么打算,并不能提前设防,悬着就只是悬着;二来时间久了,她思量的时间更长,不免安排得更加周密,到时也恐怕更难破局。

    “我想再激她一激。”夏云姒品着虾仁的鲜香,笑意更浓,“宫正司有一个算一个,我都想换了。”

    庄妃一凛:“这样不留余地?”

    夏云姒点点头:“姐姐还记得裴氏么?”

    庄妃想了想:“上次大选入宫的裴氏?”

    “嗯。”夏云姒颔首,“当时叶氏有着孕,想吃镶银芽,就有人在镶银芽里动了手脚。严审之下,尚食局一个个招出的都是裴氏,这倒没关系,要紧的是裴氏后来不明不白地自尽了,这才成了畏罪自尽,将罪名坐实了下来。”

    “可姐姐不觉得太奇怪么?宫里管审讯之事的哪个不懂个中厉害,如何会不防着裴氏自尽?”

    庄妃轻吸冷气:“你是说……”

    夏云姒:“当时叶氏命大,吃得不多,逃过一劫。后来五皇子却到底还是死了,死在仪婕妤手里。”

    现下她们知道了,仪婕妤那会儿就已是顺妃的人。那若这样反过来想,顺妃会不会是那时候就盯着叶氏这一胎了?下药的是不是也是她的人?裴氏又当真是自尽么?

    “可这事……”庄妃想得有些胆寒,执箸的手轻轻颤着,“……她能狠到那个地步?”

    叶氏飞扬跋扈、五皇子她亦可因为三皇子的缘故而视其为眼中钉,但裴氏可半分不曾开罪过她。

    二人都还依稀记得裴氏是个大家闺秀,守礼得很,对她这掌权宫妃毕恭毕敬。

    若这样她都能说下手便下手,那可以说是狠毒之至了。

    夏云姒面无表情:“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狠到这个地步,但就算裴氏的事不是她,宫正司也还是该换一换了。”

    这些年,宫里没头没尾的案子还少么?宫正司要么是不干净,要么根本就是废物,哪一条都该管管。

    大年初一,含元殿照例是元日大朝会,百官觐见、番邦来朝。

    与此同时,册封六宫的旨意也一道道在后宫传开。

    上午时先是册了几位高位嫔妃:和昭容册正二品和妃、燕修容册正二品燕妃、宋充华册从二品送淑仪、柔充华册从二品柔淑媛。

    另外皇次子故去的生母欣贵姬也再度得了追封,尊为欣妃。

    下午时又册了一众位份低些的嫔妃,与夏云姒相熟的主要是两位:赵月瑶册封从四品姬,封号是个瑞字;含玉封从五品美人。

    到了傍晚,宫中原本位份最尊的三位的旨意才传旨各处:窈妃夏氏册从一品宸妃、庄妃许氏册从一品贤妃。

    而顺妃郭氏,是最末的从一品德妃。

    三人皆将在礼部择定的吉日——正月廿八行册封礼,六宫在同贺晋位大喜之下,翻起了一阵暗潮与低语议论。

    夏云姒“恰好”在这议论中又散出了风声,开始着手撤换宫正司人马。

    这回她忽而变得雷厉风行,不再像先前一样循序渐进、与六尚局商量着来,反倒一上手就先罢免了宫正女官,从太后身边请来了一位老资历的蒋氏先行顶上这一职位。

    于是在元月初一夕阳西斜的时候,宫中几方的喜与悲就这样交叠而起,一阵阵议论让阖宫都变得更加热闹,乍然听去年味十足。

    皇帝因为要见番邦使节,直至元月初三才顾上再来看她,一进延芳殿便笑:“挑了个大气的封位给你,你还真就有了气势。”

    夏云姒边福身边娇嗔地白他:“皇上一进门就取笑臣妾,殊不知臣妾担着多大的风险在办这事。”

    说着就凑近他,也不顾他从外面带进来的满身寒气,她踮起脚,薄唇凑到他耳际,落下撩人心弦的温热一吻:“皇上快哄哄臣妾,不然臣妾可撂挑子不干了!”

    他嗤声而笑,信手将她揽住,大步流星地往殿里走:“哄你,接下来三日朕哪儿也不去,就留下来哄你,好不好?”

    她又一声娇笑,便算答了他的话,柔柔顺顺地伏在他怀里与他一并进了殿,又在经过罗汉床时推他坐了过去。

    她往他膝头一坐,玉臂随之揽住他的脖子:“这可是皇上说的!”她的声音促狭又妩媚,“君无戏言,皇上一步也不许离开!否则臣妾就不要皇上了!”

    他欣然迎接她的这份脾气,吻落下来,唇齿纠缠。

    接下来的两日他果然半步未离,二人入夜自有意趣,白日里读书下棋亦可享无限惬意。

    然第三日晌午,二人正一道与两个孩子同用午膳,贺玄时刚把一小勺蛋羹味到宁沂嘴边,樊应德脚下匆匆地进了殿来。

    樊应德单膝跪地:“皇上,出事了。”

    贺玄时喂着宁沂,一时也没回过神,只随口问:“怎么了?”

    “冷宫……”樊应德噎了噎,“冷宫,走水了。”

    作者有话要说:

    在这44荣盛四妃之首的大日子

    本章随机送100个红包,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