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40章 跑井场

    在看单井的工作之余,魏莹便开始在山头上,跑各个井场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而魏莹之所以,要跑山头上面的各个井场,为的就是找到作业区经理郭财,倒卖国家原油的证据。

    魏莹心里面非常清楚,郭财倒卖国家原油的途径,无非是有两个,一个是通过联合站的卸油台,一个是直接从上游站点,也就是各个井场上面的抽油机输油管线入手。

    于是,魏莹便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出产原油非常好的井场。

    这次过来,是魏莹和吕博伟,一起过来的。

    因为,陕北黄土高原山大沟深,井场和井场之间的距离,更是远到非常的可怕。而吕博伟则开着皮卡车,载着魏莹跑井场……

    只见,当吕博伟开着皮卡车,抵达了那个产原油量非常好的井场之后,两人便从皮卡车上走了下去。

    一下皮卡车,吕博伟就对魏莹,说道:

    “这个井场上,看单井的看井工,叫做郭振中,据听说,他好像是咱们作业区经理郭财的亲戚……”

    听到这里,魏莹想不明白的,说道:

    “吕博伟,既然眼前这个人,是郭经理的亲戚,那为啥郭经理不把他,放到一个舒服的岗位上,而要放到如此偏远的地方,来看单井呢?”

    听着魏莹的话,吕博伟笑了出来,说道:

    “魏莹,这你就不懂了……正是由于这个井场的原油产量,非常的好……所以,郭财安排自己的亲信,在这里看单井……也只有亲信,在这里看单井了,他们才能里勾外联,将国家的原油,给倒卖出去……”

    听着吕博伟的话,魏莹恍然大悟,她非常震惊地,说道:

    “看来,郭财这家伙,倒卖国家原油,可是腐蚀了一大批的员工和领导啊……”

    吕博伟推开井场大门,走了进去,

    当他看到,井场脏乱差的时候,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个井场上的看井工,简直懒惰到了极点……这么好的一个井场,不仅不打扫,而且还到处乱扔垃圾……”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线裤,头发乱糟糟,嘴里面抽着烟的上了年纪的男人,从铁皮房子里面走了出来。

    只见,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之后,不怀好意地看着魏莹和吕博伟,说道:

    “你们两人,是做什么的?来这里干啥呢?”

    吕博伟上前一步,给眼前这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解释,说道:

    “我们过来检查一下,这个井场上的标准化……”

    听到标准化,中年男人不屑一顾地,说道:

    “什么标准化?既然我们在这里看单井,那么,就把抽油机看好就行了……”

    话毕,中年男人又重新回到了铁皮房子里面,非常慵懒地说道:

    “既然,你们要看眼前这个井场上的标准化,那么,你们就去看吧……”

    当吕博伟看到,那个中年男人,走进铁皮房子之后,他便小声地对魏莹,说道:

    “机会来了,魏莹,咱们现在赶紧去查看一下,那几个油罐……”

    在眼前的井场上面,放了两个,不大不小的油罐。

    吕博伟一边朝那个油罐走去,一边对跟在旁边的魏莹,说道:

    “魏莹,我们现在过去,看看那个油罐里面,有没有原油……”

    魏莹在旁边好奇地,问道:

    “吕博伟,我们干嘛要看那个油罐里面,有没有油啊?”

    吕博伟告诉魏莹,说道:

    “眼前这个井场上面,已经拉过一油罐车的原油了……所以,按道理,眼前这个井场上面的油罐里面,应该是没有原油的……如果,我们过去,发现它里面有原油存在的话,那说明,这个看井工,有等卖国家原油的嫌疑……”

    听着吕博伟的话,魏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说道:

    “此话怎讲?”

    吕博伟非常详细地给魏莹解释,说道:

    “一般情况下,当罐里面的原油,积攒够之后,就会来一个油罐车,将原油拉走,然后去联合站的卸油台,将原油卸进,兜子里面……可是,如果看井工,要和油罐车司机串通,倒卖国家原油的话……那么,他们会给油罐车里面,装原油的同时,注入一部分水……然后把一部分非常好的原油,留下来,剩在底罐里面……这样子,等到了晚上,他们就会联系油贩子,开着油罐车过来井场上面,将这些原油,给收走……”

    听着吕博伟的话,魏莹恍然大悟,她没有想到的说:

    “真没有想到,这些,看井工的套路,还挺深的啊……”

    吕博伟说道:

    “魏莹,你可不要小看,眼前这些看井工,他们可都是一些单位领导郭财的“皇亲国戚”……尤其是眼前井场上面,产油量比较好的几个井场,那些负责在这里看单井的,全部都是作业区经理郭财的亲戚……”

    听着吕博伟的话,魏莹没有想到,郭财的爪牙,竟然已经布置到了如此偏远的井场。

    于是,魏莹就对吕博伟,说道:

    “那我们,赶紧过去看一看,那个储油罐里面,是否有结余剩下的原油……”

    可是,当魏莹爬上储油罐之后,她惊讶地发现,眼前的油罐里面,空空如也。

    正在这时,吕博伟从旁边爬了上来,他对魏莹说道:

    “魏莹,你可不要小看,眼前这个非常简单的储油罐,搞不好,它是一个罐中罐呢……”

    听着吕博伟的话,魏莹没有想到的说:

    “原先,我只听说过,油罐车会出现那种,罐中罐的情况……可是,我不知道,在井场上面的储油罐里面,既然也有这种情况……”

    吕博伟在旁边,仔细研究着眼前这个储油罐,然后说道:

    “魏莹,你可不要小看了这帮人,这帮家伙,为了倒卖国家原油,可是挖空心思,想了好多,我们常人难以想到的伎俩……”

    正在这时,吕博伟突然在眼前的储油罐底部的位置,发现了一个非常不起眼的阀门。

    于是,吕博伟便带着魏莹,走了过去。

    只见,当吕博伟走过去之后,立刻判断,说道:

    “魏莹,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眼前这个藏在下面的非常隐蔽的阀门,就是眼前这个储油罐,罐中罐的阀门……”

    说着,吕博伟就轻轻地,将眼前那个阀门,开了几圈儿。

    只见,当吕博伟将那个阀门,开了几圈之后,黑色的原油,便从里面流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一幕,魏莹非常惊讶的说道:

    “有没有搞错,我刚才,明明爬到储油罐上面,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的,眼前这个储油罐里面,可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为什么,现在,当你打开阀门之后,竟然能够放出来如此清亮的上等原油……”

    吕博伟给眼前这个阀门的旁边,做了一个记号,对魏莹说道:

    “魏莹,这就是所谓的罐中罐,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