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3章:周杭握住了沈清的手

    “我在等周杭啊,你今天怎么跟他一起的呀?”沈清每次见到黄佳航他都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所以也已经习惯了。(Www.K6uk.Com)

    黄佳航“哟哟哟,在等周杭呀?我都差点忘了你们顺路,不过高二不是不用上晚自习吗?你为什么这个点了还在校门口?”

    沈清还没来得及回答黄佳航,周杭就插到她和黄佳航中间,并用力把黄佳航挤到了一边“你别理他,他平时就这样,神经兮兮的。”

    黄佳航看着护妻心切的周杭,忍不住笑出了声,放肆大笑的同时还不往用力拍周杭的肩膀“哎哟,杭哥,你这可就过分了啊!喜新厌旧吗?”

    周杭笑了“喜新厌旧?你脑子真出毛病了?”

    黄佳航一本正经的分析道“你这还不算喜新厌旧吗?有了新欢就把我这个‘糟糠’说成神经病,你简直就是一个渣男啊!”

    沈清站在周杭身边,却把黄佳航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她笑着回复道“学长,糟糠可不是这么用的噢!还有啊,我可不是什么新欢,你别误会了,你对周杭来说,还是很特别的存在的!”

    周杭听出沈清也跟着黄佳航在开他玩笑,于是温柔的反驳道“澄清一下,他对我而言没有什么特别的”

    黄佳航听了,又溜到沈清身边“啧啧啧,听听,这是人说得出来的话吗?好歹我也和他当了一二三四五年的同窗了吧,不说是生死之交,但好歹算是至交好友吧!这个男人居然,否认我的特别!”说完又对着周杭带着哭腔说道“杭哥!你好狠的心呐!我这六年的青春白白的浪费在你身上了!”

    周杭隐忍着笑,脸上还是那副平淡的表情,只是冷眼看着黄佳航这个戏精加戏。

    而笑点极低的沈清,早就被黄佳航声泪俱下的表演逗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杭,你快管管你家的糟糠吧!他太难了!”

    周杭终于还是笑了,他倔强的强调道“我说了,他不是。”

    三个人有说有笑走了一段路程,眼看着马上就到天桥了,黄佳航就要和周杭及沈清分道扬镳,各自回家了,他突然走到周杭身边一脸正经的对周杭说道“杭哥,这周末杨文又在约我们玩游戏了,我刚刚上晚自习就准备问你的,无奈你做‘数学题’做得太认真,我没好意思打扰你。”欠揍的黄佳航还故意把数学题加重了语气。

    “不去。”周杭考都没考虑就直接拒绝了。

    黄佳航一脸遗憾的看着周杭,说服道“哎呀,杭哥,大家好不容易都有时间,就去一次嘛,我都已经一个多月没碰游戏了,你要是怕他表妹又跟着去烦你,那你就把沈清学妹带上,让她们俩一块儿玩不就行了?”

    周杭看了看沈清,见她没有反应,又思考了几秒依旧拒绝了黄佳航的提议。沈清低着头,她注意到刚刚黄佳航口中的‘表妹’,心想“这个表妹是什么情况?谁的表妹?为什么要去烦周杭?”

    黄佳航明白了周杭的意思,于是直接绕过了周杭,又跑回了沈清身边“沈清学妹,你这周末有时间吗?”

    沈清抬起头,回答道“有啊,怎么了?”

    黄佳航见到了一丝希望,赶紧问道“那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去网吧玩游戏吗?我包接送!”

    沈清正准备答应,周杭就抢在她前面说道“她不去,女孩子家家的进什么网吧?”

    黄佳航用怨妇般的眼神盯着周杭说道“杭哥,你以为现在还是1998年吗?网吧又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地方,现在的网吧又安全又干净,你在瞎担心什么啊?再说了,我都说了我会亲自接送沈清学妹的,我也会保护她的安危的,所以,你就别搅和了!”

    周杭不屑的看了一眼黄佳航说道“我搅和?杨文约的是我,你带着沈清去有什么用?”

    黄佳航笑嘻嘻的看着周杭说道“沈清学妹去了说不定和杨文的表妹很合得来呢!”

    周杭没有理黄佳航,而是问了问身边的沈清“你去吗?”

    沈清一口答应道“去!我还没进网吧玩过游戏呢!你们是玩刺激战场吗?我听说电脑玩刺激战场更刺激!”

    周杭见沈清松口要去了,也该口说道“那我到时候带着沈清过去,你让杨文别带他表妹。”

    黄佳航正暗爽自己找到了周杭的软肋,便傲慢的说道“我尽量好吧?至于杨文的表妹最后去没去这件事情,谁都说不准,你又不是没见识过他表妹的手段。”

    说完也到了该分别的时候了,黄佳航朝着沈清这个大恩人挥挥手“再见!沈清学妹,周末再见!”

    事实上,沈清答应去不仅是为了试试电脑版的刺激战场有多好玩,还因为想看看黄佳航口中的表妹是种什么样的存在。沈清的直觉告诉她,这个表妹绝对不是简单的表妹。

    和黄佳航分路之后,沈清还意犹未尽的说道“黄佳航学长也太逗了吧!你平时和他一起怎么没学到点儿他的幽默感啊?”

    周杭不服气的说道“他那叫什么幽默感,不应该是脸皮厚吗?”

    沈清看见周杭一本正经辩解的样子,又想到刚刚黄佳航形容自己是糟糠的时候的样子,不禁又是一顿爆笑“哈哈哈哈哈哈,我发现你和他真的很像闹别扭的两口子!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糟糠之妻!”

    周杭不解沈清为什么会笑得那么欢,没t到她笑点的周杭只好无奈的摇摇头“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沈清收住笑颜,努力憋着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装了好多好多东西!”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走了一路,氛围很好,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接触,周杭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不再是沈清一个人的独角戏。只是沈清偶尔和周杭对视的时候,会有一些害羞。

    “诶,今天只有五度,你穿得好少哦,不冷吗?”沈清扫了一眼周杭的着装,发现他穿得很单薄,校服里面没有穿厚厚的冬衣,而是只有一件白色的毛衣和一件牛仔外套。

    “男生都不太怕冷吧,不像你们女生,一到冬天就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你见过几个男生穿得有你们厚?”周杭低头看着沈清,发现她完全把自己裹成了一头熊,校服拉链拉得严严实实,不知道里面是不是穿了两件外套,脖子上还围着毛线围巾,整个人显得十分臃肿可爱。

    沈清发现周杭一怼起人来,连她都无力反驳,于是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从嘴里吐出的温暖的水汽遇到冷空气迅速形成了水雾,她不断的吐着气,看着一团团的白色水雾消失不见。

    周杭看到这幅场景,不禁嘴角上扬默默感叹道“真是可爱。”

    “你怕冷吗?”周杭看见沈清玩得不亦乐乎,完全没有要答话的意思,所以又主动挑起了话题。

    “怕!我超怕冷!可能是因为体寒吧,我的手一年四季都是冰的,所以尽管我的手一直都放在兜里,但还是没办法暖和。”说着,沈清抽了抽被风吹得微微泛红鼻子,把手从兜里拿出来伸到周杭面前“不信,你摸摸看!真的超级冰,像冰块一样。”

    话刚说完,沈清就被自己的举动吓到了。沈清身边的朋友一直觉得她的手是一种神奇的存在,换句话说,她身边就没有不惊叹她冰块般的手的朋友,沈清为了力证她的手真的很冰,所以每次都要让别人摸摸看。没想到,这一次在周杭面前,也习惯性的伸出了手。

    周杭还没反应过来,沈清就尴尬的准备把手收回去,却不想刚收到一半,周杭就伸手握住了她的手。那一瞬间,沈清清晰的感受到周杭手心的温度,相对于自己的冰凉而言,周杭的手暖和得就像一个暖炉。

    时间静止了两秒,周杭慢慢的松开手,沈清也把手缩回兜里。

    握到沈清的手后,周杭紧张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装作很淡定的说道“确实,像冰块一样。”周杭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是不是疯了,怎么会心里那么迫切的想要握住那双冻得通红的手,然而在脑子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手已经率先完成了动作。

    沈清受到了双重惊吓,首先是被自己吓到了,其次是被周杭吓到了。沈清以为周杭会像所有人以为的那样,高冷得毫无反应。却不想在最后关头,他居然握住了自己的手。沈清心想“这…怎么解释?如果是我想的那样,他应该不会那么快放开啊?应该会一直握着吧?就握了那么几秒,不会真的只是想摸摸看有多冰吧?也是,他一个钢铁直男,肯定只是想摸一下看看有多冰,满足他的好奇心而已!”

    沈清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内心独白,也强装着淡定,从容不迫的回答道“是吧?所有摸过我手的人都说我的手像冰块一样冰!我还在想我怕别是个冰雪女王转世!”

    周杭抓住了沈清口中的“所有”这个关键词,内心疑惑着“所有?有几个?我是第几个?”尽管心里已经醋意大发,但周杭实在摸不透沈清的心思,只好默默在心里吃醋。

    不知道为什么,周杭只想把沈清的那句“所有”噎回去,于是也不由分说“确实是我摸到过的手中最冰的。”实际上呢,周杭根本没握过几个人的手,向来高冷孤僻的周杭,平时的业余生活就是看看书,打打游戏而已。

    沈清听了,在心中确证“果然,只是为了摸摸我的手有多冰而已,还好我没有自作多情!”她轻轻的咳嗽了一下,恢复笑容灿烂的样子,抬头朝着周杭说“是吧?我就说嘛,我的手超冰的!不过,你的手好暖和啊,真羡慕你们这种手暖和的人。”

    周杭还沉浸在刚刚和沈清牵手时那种奇妙的感觉当中,只是毫无灵魂的回答道“手暖和,夏天也很热的。”

    沈清摇摇头,轻啧几声后吐槽道“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

    周杭听了沈清的形容,忍不住笑了起来,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冬天上课写字手不会僵吗?”

    沈清猛的点头“当然会了!所以我冬天写的字一般人是看不懂的。不过还好,今天王玮晨从…办公室里拿了一个热水袋给我,我的手通过物理传热暖和了一早上!”沈清又差点把王玮晨给卖了,不过还好她收得及时。

    周杭原本心情很好,可听到王玮晨的名字之后又开始吃起了飞醋,只见他收回笑容,满脸严肃,也没有回应沈清,只是默默无闻的看着龙川河两岸的风景。

    沈清正纳闷着周杭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不说话了,左思右想,最终得出了结论“难道是对王玮晨的特权而不忿?唉!一定是,学校都再三声明不能用热水袋,我刚刚还说他从办公室里拿出了热水袋!不行不行,我得解释解释。”

    沈清生硬的解释着“其实也不是以后每天都这样了,今天是例外,以后老师肯定不会。让他继续用热水袋了!”

    让周杭生气的,不仅是王玮晨给了沈清热水袋这件事情,而是在沈清需要温暖的时候他自己却浑然不知,也无能为力。

    周杭见沈清解释了那么多,虽然没一句是周杭想听见的,但他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那你的手怎么办?”

    沈清看到周杭好不容易又开口说话了,心想“唉,长得帅气的人真是难伺候,要换别人我早就给他一大脚了!所以说找男朋友一定要找帅气的,生气的时候看到他那张脸我都能少气一会儿!”沈清回过神来,偷笑着回答“我买一些暖宝宝,贴在校服口袋里,以后把手揣进兜里就不会冷了呀!”

    周杭微微皱起眉头,心疼的看着沈清“那你总不能从早到晚都双手插在口袋里吧?”

    沈清摇摇头,否认道“不会啊,写字的时候忍一下就好了嘛!”

    周杭听了,轻轻点点头,心里已经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