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8、番外3

    叶梦舟的伴郎礼服是姐姐找专门的裁缝店订做的, 反正都是有钱姐夫出钱。(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晏白只是受邀, 得自己准备着装,他也不是去出风头的, 准备的只是便服。

    正式婚礼前一天,叶梦舟去参加彩排, 他把晏白一起领去了, 听说是花了几十万请了一个外国婚礼设计师来布置婚礼现场,场面非常奢华盛大,叶梦舟礼节地赞叹了一声。

    姐姐不满地说:“不要这么淡定啊,再给我表现得震惊羡慕一些啊!好歹‘哇哦’一下。”

    “哇。”叶梦舟只得尽量装了一下, 他是见过各种大场面的人,虽说上辈子没结过婚,这辈子也不会有婚礼, 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各种各样的婚礼他参加得多了,还给学生当过证婚人。

    姐姐拍了一下他的头顶:“我是看在你们的面子上,让晏白也来参加我的婚礼, 但他肯定不坐主桌,你稍微控制一下自己啊。你们俩是一天比一天明目张胆了, 按照我们之前说的,不要那么早暴露,总之千万不能在我的婚礼上闹起来。”

    叶梦舟无语:“我知道啦。我有那么禽兽吗?这是你的婚礼哎, 你以为我会干出什么事来啊?”

    姐姐说:“谁知道啊。那不是从一开始就是你要死要活非要跟晏白好吗?我按都按不住。你一见到他就眼睛亮亮的。在婚礼上,很多人会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的。这是我重要的婚礼,我总得到时候我扔捧花的时候, 你们俩给我走远点啊,不要来抢花。”

    叶梦舟:“我抢什么花啊,我抢了也不能结婚啊。”

    姐姐愣了愣:“啊,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你们也来吧。”

    叶梦舟安慰姐姐:“没关系,我又不是女孩子,而且不能结婚也是实话啊。现在国内还没认可男性和男性结婚,而且以后,以我和晏白的工作性质,都不可能去国外领证。所谓的结婚证,只是为了能在zhengfu的监管下,保障彼此的配偶权利吧?假如需要的话,我和晏白也可以找律师以别的形势来分配彼此的财产等等。”

    姐姐:“……”

    叶梦舟举了举手:“不过我觉得不需要。只要以后我们能葬在一起就行了。”

    姐姐:“………………”

    叶梦舟看他伶牙俐齿的老姐半晌说不上话来,主动问:“姐你怎么了?”

    姐姐心情复杂地说:“我觉得你这两年越来越……有种看破红尘的感觉了。”

    助理过来叫他们,叶家父母到了,虽说这是女儿的婚礼,一般父母都会帮着办,但是这次女婿全包了,两老看得开,说不想瞎搅合,女儿自有打算,让她想办怎样的婚礼就办怎样的,还真什么都放手不管了。其实他们两天前就到了,也不过问婚礼,高高兴兴地在女婿请的助理的陪同下旅游去了,昨天去爬了长城,回来累得倒头睡了,今天起得稍微有点晚。

    两老过来看了一眼,四处看看:“挺好的挺好的,你瞧瞧这桌子这椅子……有要我们帮忙的吗?”

    助理赶紧说:“没有,没有,你们可以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现在还能改改。”

    叶父一脸严肃,推了推眼镜,沉默下来,环顾了下四周,突然沉默下来,像是陷入了思考,眉头越皱越紧。助理冷汗慢慢冒了出来,这时候不会真的突然提出什么问题吧?那今晚不得通宵连夜修改?

    叶父抬起头说:“没有。都挺满意的。”

    叶母乐呵呵地说:“这死老头子就这样的,差点被他吓到。反正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在这里待着也是碍手碍脚,你们还得分出人手来照顾我们,要么别管我们了。我们还有别的想去的地方。”

    叶梦音简直无语了:“妈,我明天就结婚了,别光惦记着玩了好吗?”

    叶母说:“不是啦,我想去小舟的学校看看,而且晏白不是和他一处读书吗?好久没见晏白了。还挺想见见他的。”

    叶母好奇的问儿子:“晏白平时训练穿军装吗?什么样子的啊?”

    叶梦音就是担心爸妈会带着叶梦舟去找晏白,所以才给他们找了很多事做,没想到还是主动提起来了。

    叶梦舟倒是没有刻意避讳,说:“平时不用一直穿着,但他又要训练又要上课很忙的,我觉得今天还是不要去打搅他了。我带你们逛逛我的寝室是无所谓,你们要见晏白的话,明天就可以见到他了啊。”

    叶母眼睛一亮:“会穿军装来吗?”

    叶梦舟一口否定:“不会。穿军装参加婚礼不太好吧,而且这也太抢风头了,肯定不会穿的。妈,你很想看晏白穿制服吗?我倒是有他穿制服的照片,要给你看看吗?”

    说完,叶梦舟就掏出了手机,像是翻找起相册来。

    叶母靠近过去看。

    叶梦音心头警铃大作:嗯?她这个傻弟弟也太疏忽了吧?晏白给他发军装照肯定是私下发的吧?两个谈恋爱的小年轻私下发自拍照,那能正经到哪去吗?绝对不可能啊。这要是不小心被爸妈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岂不是万事休矣?

    叶梦音赶紧先挤过去看,然后,看到了叶梦舟的手机相册缩略图,全都是各种她看不懂的设计图,集中夹着一张照片,竟然是空飞班的合照!叶梦舟点开这张照片,放大,再放大,把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展示给妈妈看,说:“喏,这个就是晏白。”

    叶母:“这也太糊了吧?你就只有这张吗?”

    叶梦舟点头:“嗯,其他的都是便服的。”

    叶母又让叶梦舟给他看看,可统共也没几张照片,她担忧地问:“你们俩是不是上了大学以后因为不在一起读书就疏远了啊?你好不容易才交到这个朋友,你倒是对小晏好点啊。”

    叶梦音:“……”

    叶梦舟:“没有疏远啊,我们还是好朋友,您不用担心。”

    叶母回忆着说:“是吗?你这孩子从小就是这样,只知道埋头读书,有人跟你玩,你倒是也不拒绝,可从不会自己主动去交朋友。你长那么大,我也就见着小晏一个人上赶着非要和你做朋友了,太不容易了,小晏是个好孩子,你可得珍惜一点啊。”

    叶梦音默默在心底吐槽:那是上赶着和你儿子做朋友吗?那是上赶着要泡你儿子啊!你儿子都被拐跑了,你就没发现吗?

    憋得她怪难受的,她妈没这个神经就算了,那老爸呢?她转过头看了老爸一眼,见他爸一脸深沉,心里一个咯噔:是了,老爸肯定没老妈那么笨,说不定早就发现不对劲了吧?她咽了咽唾沫,小心翼翼地问:“爸,你怎么想的啊?”

    叶父伸手,按在叶梦舟的肩膀上,说:“小舟。”

    叶梦舟望向他爸。

    叶父说:“你不能因为沉浸读书就不管人际交往啊。人心都是肉长的,不能总是晏白让着你啊。”

    叶梦音差点没喷:“你们怎么说得好像小舟要对晏白始乱终弃了一样。”

    叶父说:“高中的时候,一直都是晏白往我们家跑,送礼物,就没小舟主动去过他家几次啊,顶多十次里有个一两次吧。”

    叶母跟着感慨:“两个人难得这么志同道合,要是因为你弟太懒了,两个人不做朋友了,多可惜啊。不过这也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们老一辈的管不着。”

    叶梦音心情复杂地想:难为你们这么想得开,要是你们知道了这两个臭小子偷偷摸摸私定终身,你们肯定就说不出这种话了。

    明天姐姐结婚,他作为新娘的弟弟也被分配了很多艰巨的任务,他没回学校宿舍,和父母一起就近住在了姐姐家,明天就从这里出发去婚礼现场,比较方便。

    晚上他洗了个澡,给晏白发了条短信:明天记得准时到啊。我妈想见你,打扮得帅一点。

    晏白回复:我什么时候不帅了?

    叶梦舟淡淡笑了下,这家伙装得再稳重本质也还是个二皮脸,他回复:我睡了,明天五点就要起来伺候我姐。

    说好是五点,但他不到五点就起来了,今天婚礼前,新娘新郎还不能见面,全家他起床最早,自己穿好衣服以后把她姐叫起来,随便收拾收拾,女人就是麻烦,洗漱保养,敷面膜,就折腾了大半个小时,然后化妆师到了,开始化妆。

    化到一半,她姐的一帮小姐妹陆陆续续也都穿着花枝招展地到了。

    接下去就没他什么事了,漂亮小姐姐们围着他调戏:“小舟好久不见了,又变帅了啊。有女朋友了吗?”

    叶梦舟老实地回答:“没有。”

    “介不介意和大你几岁的女生谈恋爱啊?”

    “哇,兔子不吃窝边草啊,要吃也应该我先上吧?明明是我认识的,小舟还读小学我就认识他了。”

    “你这个女人也太卑鄙了吧?”

    新娘说:“你们别泡我弟啊。”

    “好好好,不泡,不泡,做人还是要有点原则。不过我听说你弟有个很要好的朋友,还是空飞生,据说长很帅,是个小帅哥,今天来吗?”

    “什么什么什么?你们在聊什么小帅哥?分我听听。”

    “我也听说过,我在网上看到过照片,老帅了。”

    新娘又说:“哎呀,你们这群女人,也不要泡我弟的基友啊。有点节操好不好?”

    大家嘻嘻哈哈笑成一团,陪着新娘说笑,妈妈做了早饭让他拿过去,姐姐稍微吃了点东西,垫垫肚子。

    早上八点,姐夫来接人了。大家适量地为难了一下新郎官,放他进了门。

    叶梦舟背对姐姐弯了弯腰:“上来吧,我背你出门。”

    姐姐趴到他背上,一片欢天喜地的热闹声中,她在弟弟的耳边说:“听说让兄弟背姐妹出嫁,是为了把财气留在家里哦。”

    叶梦舟冷静地分析:“和姐夫家比,我们家也没多少财气可以留下吧。”

    他们下了楼,到了车前,叶梦舟说:“……要是上辈子你就是我姐就好了。”

    把姐姐送上轿车后座,他坐上副驾驶座。

    婚礼会场入口用玫瑰和绸带布置了一处花墙,新郎新娘迎接来宾,伴娘伴娘在旁边帮忙,叶梦舟前后跑腿、拿东西等等等,十点多的时候晏白到了。

    晏白远远地就看到叶梦舟了,今天做伴郎的叶梦舟一身白色西装,搭了酒红色天鹅绒的领结,虽然这个装扮他之前就见过了,果然站在灯光下和花束旁,跟在试衣间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晏白偷偷拍了好几张照片才走过去。

    叶梦舟刚才早就看到他了,可是因为约好了不能在父母面前露出马脚,所以没有多看,装成不在意的样子。

    晏白走到跟前,先被姐姐拉住了:“过来,一起拍照。”

    晏白下意识地直接往叶梦舟身边走,叶梦舟瞪了他一眼,小声地说:“你到我姐夫那边去,让新郎新娘站中间啊。”

    晏白:“……”走到一半,转了方向,拖着脚步走到新郎的左手边,叶梦舟则站在新娘的右手边。

    晏白低声自言自语地抱怨了句:“姐姐结婚的日子还凶我。”

    新郎在边上面无表情地接了一句:“他姐也凶我啊……”

    正在聊天的姐弟俩隐约听到这两个人的对话,随口一问:“你们在说什么?”

    晏白和新郎异口同声:“没什么。”

    叶梦舟告诉晏白他坐在哪一桌,那桌都是姐姐的同学朋友,晏白没有认识的人,不过除非坐主桌,否则不管坐哪桌都一样,反正都不认识。叶梦舟给他递了一个眼神,晏白点点头,走过去找到位置,拉开椅子坐下。

    婚礼要开始了。

    晏白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拿起来一看,发现是叶梦舟的消息:出篓子了,他们忘带配乐音乐带了。

    跟晏白同桌的客人回过神来,发现那个很英俊的年轻小伙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这时,悠扬的钢琴声响了起来,花瓣洒下,新郎站在台上,新娘挽着父亲的手,向新郎走过去。

    叶梦舟看了一眼晏白,晏白正在弹钢琴。

    叶梦舟的父母和他站在一处,说:“幸好小晏来了。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小晏会弹钢琴啊,弹得可真好,没想到啊。”

    叶梦舟面带微笑地望着他,轻声说:“是啊,他会弹钢琴的。他会的东西很多的,不止弹钢琴。”

    叶母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晏白:“看来你们确实还是很要好。”

    ……

    婚礼顺利结束了。

    叶梦舟送父母去车站,下个月两个小夫妻俩会回老家再办一场婚礼,叶家父母还有许多事要做。

    他去酒店帮爸妈整理行李,这两人仿佛真的是来旅游的,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纪念品我,行李箱都快装不下来了。好脾气如叶梦舟都有点受不了了:“你们是卖了多少东西啊?真的记得自己是来参加婚礼的不是来旅游的吗?”

    “买了这么多吃的,你们在路上吃得完吗?”

    “老爸乱花钱,老妈你也不说说他。”

    叶母说:“你爸说他花自己的钱,让我不要管。男人嘛,有时候就是这么固执的,不要太过分就好了。你别动了,让你爸自己整理吧。他去外面抽根烟,很快就回来了,他最近怪里怪气的,不许别人碰他东西的,你还是放着吧。”

    正说着,叶梦舟翻到一本书,显然是翻看过许多次,书角都有点卷了,书页里夹着书签,书签不小心掉出来了。这本书用布书衣包着,看不到书名,叶梦舟捡起书签要放回去,瞥了一眼书里的内容,愣住了。

    叶梦舟问:“妈,这本书是爸爸的吧?”

    叶母说:“是啊,他最近都在看这本书,昨天婚礼回来还又看了好一会儿。”

    叶梦舟问:“你就没去看看他在看什么书吗?”

    叶母说:“他说是做什么研究,我就没管他……怎么了吗?”

    叶梦舟把书签放回去,翻到书的信息页,书名:《同性恋亚文化》

    “咔哒。”门开了。

    他爸回来了。

    叶梦舟怔了一会儿,当着他爸的面,默默地把书放回去了。

    爸爸走过来,叹了口气:“你这孩子,从小就爱乱动我的东西。”

    叶梦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没想过会这么早,在这种时候这种地点猝不及防毫无准备地和父母摊牌,接下去,得挨骂了吧?

    叶梦舟的心底瞬间浮现出许多画面来。歇斯底里的女人,沉默哭泣的女人,无边无尽的黑夜,咒骂,嘲讽,侮辱……让他整个人紧绷起来,尽管做过很多心理准备,尽管他觉得自己现在心理年龄并不轻,可还是让他感到害怕。

    爸爸走了过来,把书拿了起来,低头看了一会儿,说:“这本书我已经看完了。我从区图书馆借的,我还借了两本,那两本也看完了。”

    叶梦舟:“是吗……嗯……”

    爸爸说:“但我还是有点搞不清这种事情。”

    叶梦舟抬起头望着他,一言不发。

    爸爸把书放进行李箱里,说:“再介绍几本给我看吧。你妈妈不爱读书,人又笨,我得研究清楚了再和她说,不然我不知道该怎么给她解释,让她听懂。”

    叶母正站在一旁,听到这话就不高兴了:“死老头子,你当着我的面说什么呢?我早就发现你在看什么书了好吗?不就是……不就是两个孩子的事吗?看你大惊小怪的,愁得整晚整晚睡不着,还去借书,去查资料。”

    这实在有损他稳重成熟的老父亲形象,叶父老脸一红:“你别瞎说,我明明都每天十二点前准时睡觉的。也没有特别犯愁,这年头,这种事也不算特别稀奇吧?我没有大惊小怪。我是那种人吗?”

    “胡说。”叶母说,“女儿结婚你不是就躲着哭了一晚上。发现儿子喜欢男人,你也哭,以前一个月抽一包烟,最近两三天就把一包烟给抽完了。还说自己不在意呢。”

    老夫妻俩撇开儿子,竟然就这么吵起来了。

    叶梦舟围观了几个回合,见他们俩互相揭短,不得不站出来了:“爸,妈,你们别吵了。”

    他妈还揪着这个他爸:“他之前还梦见你跳楼了,半夜把枕头都哭湿了。”

    他爸扭了扭,涨红脸说:“你别胡说,我才没哭呢。那天是忘了开空调,热得一头汗。”

    叶梦舟却感觉一直压在心头上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如释重负,他握住爸妈的手,说:“我是喜欢晏白,爸,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