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七章 月照开烟树

    踉踉跄跄走回洗剑池中后,用了两碗醒酒汤。(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铁柱早就睡熟了,他向来是睡得早,醒得却不早。

    白术照旧盘膝打坐,唤出属性面板,今朝的那批活尸,陈鳌下了死力了,若无意外,在近来一段时间里,这也是最后一批大数目的活尸了。

    【姓名】:白术。

    【武学】:《长春功》圆满;《风雷步》圆满;《伏虎拳》圆满;《大开碑手》圆满;

    《七步生莲》圆满;

    《神象拳》未入门(55%);《赤龙心经胎息篇》圆满。

    《自在人觉经》未入门(3%),《遍净天人体》未入门(1%)。

    【属性值】:7120。

    消耗230点属性值,把心经提升到了圆满,又用387点属性值,将七步生莲提升到圆满,

    原本6901的总额骤减到6284,在今天除尽铁网里最后一堆后,属性值又上涨到如今的7120。

    杀活尸时,他每每亲力亲为,就是为了练习真的运转,打坐,同样也是如此。

    尽管在属性面板前,他的这些努力并没有什么大用,但或多或少,却也聊胜于无。

    昏昏的酒意早被真流转冲刷,白术双目微闭,继续打磨。

    在他心神都沉入时,,衣料摩挲的细微响动从窗口传开。

    猛然睁开眼,一个小脑袋,就在窗口冒出来。

    白术:“……”

    他起身上前,把谢梵镜拉进来,有些无奈:“你怎么来了?”

    小女孩吭哧吭哧,突然掏出一个大油布包。

    “你要当和尚,不能吃肉了。”

    白术打开油布包,里面全是肥腻肥腻的大肉片子,叠了满满一层。

    “你还没当和尚,现在快吃吧。”

    谢梵镜认真眨眨眼,小脸严肃。

    无晦天天吃鸡,你把他放在什么位置……不过普通僧众,这个还真得另说。

    望着那层白花花的油光,白术突然有些反胃,但又不好拒绝,只得勉强吃了一些。

    “你今天去哪了,我怎么没见你?”

    “你没来找我。”

    小女孩声音有些闷闷,她低着脑袋,像只怄气的猫。

    “我和小兰姐姐玩,她说和尚喜欢吃肉,这是让和尚开心的肉。”

    啥玩意,和尚快乐肉?

    “你快吃吧,再不吃就凉掉了。”

    白术不想拂了她的意,只得又皱眉吃了些。

    “你明天要走啦?”

    “嗯。”白术声音含糊不清:“去钟离郡的丰山寺当和尚。”

    “哦……”

    良久,又是相对无言。

    “你……”

    白术打破了这死水般沉默的寂静,他看着小女孩闷闷不悦的眼睛,轻声开口: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没有她,自己撑不到无显他们过来。

    杀活尸、练武,看着她围着自己转……明明之前从未见过,这世上,哪有什么莫名其妙的爱与恨。

    “我认识你。”

    “认识我?”

    “不是这个认识,是很早就认识了。”

    谢梵镜认真解释:

    “我一看到你,就好像我们已经认识很久很久了,你给我烤过很多很多的鱼吃,我们住在一起的,你没有头发,天天在念经。”

    “不会我们上辈子认识吧?”白术失笑。

    “嗯!”谢梵镜用力点头,“我们上辈子认识的。”

    “那可有点惨,上辈子还是个和尚。”

    白术不置可否,真要有转世,他上辈子也只是个网上冲浪的沙漠之鹰,不可能当什么和尚,更别说认识谢梵镜了。

    “我记不清了,这些都是做梦梦到的。”谢梵镜乖乖并拢小手,“我只记得你的脸。”

    真是有够荒谬的啊,出乎意料的答案。

    白术觉得今天的一切,都是莫名其妙的,先是苏妙戈,再是谢梵镜。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屋内细碎的声音都消失不见,难得的静谧,白术沉默地睁大眼,他的眼神没有焦距,漫无边际地到处乱飘。

    “对不起,我其实有想过骗你的。”

    白术突然开口:

    “那时候我没有心法后面的门路,我有想过从你这里骗一些东西,《大梵十二经论》,还是其他什么的,但我怕死啊……”

    白术摊手:

    “我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要是谢家还在,又知道我学了他们的东西,我的下场绝不会好,你生气吗?”

    “我不生气的。”谢梵境摇摇头,“我知道,白术你不是好人的。”

    “那……”

    白术被噎了一下,他有些无力地辩驳:“那也不能算坏人吧。”

    满树的小花被夜风打得纷纷洒洒,有几点从未闭拢的窗隙里钻进来,谢梵境眨巴眨巴眼睛,定定地盯着。

    在她正看得入神时,边上,白术轻轻抬起手。

    小脑袋圆圆的,像只毛茸茸的小兔子或小黄鸭,手心处,传来温热的触感。

    谢梵镜突然瞪大双眼,她眼睛瞪得又大又圆,像第一次被摸头的猫,小女孩脊背微微弓起,目光错愕而茫然。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她握住头顶的手,又自己把小脑袋凑过去,用力蹭了蹭。

    遥远的钟波涤荡,又像是雄浑的风声,白术保持着这姿势,已经过了很久,久到连掌心都微微发颤。

    谢梵镜乖乖眯起眼,小女孩的睫毛一翘一翘,在昏昏灯烛下,像一个安静的白瓷娃娃。

    “我……”

    白术慢慢张开嘴,但他没能说完这句话,木门被一股大力粗暴推开,连带着,整个房间都略微震了震。

    绝艳的红衣女子站在门外,细长的眼,清冷的眉,如被初春冷雨微微淋湿的远山,素雅如新雪。

    妈的!

    白术心神巨震,身体不自觉一颤。

    “阿姐!”

    谢梵镜呆了呆,然后喜气洋洋地喊了一句。

    红衣女子点点头,又将目光移向白术,面无表情。

    “师叔!师叔!”

    头上的手突然不见了,谢梵境疑惑歪过头。

    白术一把跳起,也不走门,直接把墙壁撞开个破洞。

    身后的杀意丝毫不加掩饰,令白术如芒在背,每一寸肌肤都在疯狂示警,针扎的刺痛感阵阵传来。

    圆满的七步生莲如若流光,每一步踏出,空气在落脚出,都会凝聚一朵如实质般的莲花。

    周围风声一紧,这时候,白术惊恐发现他竟在后退。

    “师叔!师叔!”

    白术心胆俱裂,扯着嗓子干嚎。

    “来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