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1、圈套

    齐嘉敏坐着车子跟着舅舅一同往郊外走, 她看着窗外的景色, 问:“舅舅,你知道什么吗?”

    齐令贤摇头:“我不知道, 不过,我相信嘉恭会给你一个很好的交代的。(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嘉敏当然相信这一点的,她一直都很相信自家大哥的能力。

    只是,嘉敏心中有一个隐隐约约的联想,虽说,这样的联想有些让人觉的匪夷所思, 但是,嘉敏偶然间想起自己遇袭的事儿, 总是会想到她。

    没有任何证据, 就是让她怀疑。

    这是女人很可笑的第六感。嘉敏不敢说准,也不敢说不准, 只想,这一次,其实就看一下结果吧。

    所以嘉敏想,如若她哥哥可以找到凶手, 那么倒是一个很好的求证机会。

    “嘉敏, 你想过会是谁吗?”齐令贤问了起来。

    嘉敏诚恳的点头, 说:“我有一个怀疑的人。”

    她看着车窗外,说:“舅舅,你相信第六感吗?就是没有任何证据,什么都没有, 但是就是莫名其妙的会怀疑一个人,您有过这样的感觉吗?”

    齐令贤笑了:“我没有,我是学医的。我不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我相信的是实实在在的会发生的。”

    嘉敏撑着下巴,说:“可是我有,所以我也想知道,我自己的猜测,是不是正确的。”

    齐令贤:“那你怀疑谁?”

    嘉敏顿了一下,没言语。

    齐令贤透过后视镜看向她,就见她精致的小脸儿上满满都是迟疑。

    他低声笑了一下,说:“嘉敏啊,怀疑就怀疑,不怀疑就不怀疑,你不需要想的太多,也不需要让自己太过为难的!更不要怕说出来我们会不高兴。你不高兴,才是我们家最大的不高兴,若是其他,没有什么比你不高兴还重要了。”

    “舅舅好会安慰人。”嘉敏感慨。

    “我说的都是实话而已。”齐令贤笑,他说:“快到了,真的不想说吗?”

    齐嘉敏:“陆明雪,我怀疑陆明雪。”

    这一次,她没有客气,不过她又说:“我没有什么证据,可是恨我恨到要我死的人,真的很有限了。我齐嘉敏是什么人,真的,何德何能可以让别人恨到要杀了我呢?你当杀一个人跟杀猪一样容易?没有的!这次的事儿,我们不能跟上一次比,上一次是因为姚大当家要借由杀我来挑起二当家和三当家的矛盾,但是这一次是截然不同的。”

    “你又怎么知道这一次跟上一次不同?”

    “因为同样的把戏,可一不可二。上一次没有搅起二当家和三当家的矛盾,反而是让他们关系好了一点。只要姚大当家还有理智,就不会用这同一个法子再来一次,因为这就不是要杀我。而是要让二当家和三当家都对准他了。他不蠢,所以他不会这么做的。除了这种想利用我的死搞事情的,真真正正恨透了我的,又能有几个呢?我自己姑且认为,陆明雪是我唯一能想到的一个了。”

    她摊手说:“陆明雪一直觉得,我抢了她的一切。”

    说到这里,嘉敏忍不住笑了出来,她的笑容带着十足的意味深长。饶是齐令贤也不能看透,嘉敏究竟再笑什么,可是她就是在笑。笑的很扑朔迷离。

    “嘉敏……”

    “算了,说那么许多,又有什么意思呢!到了吧?”

    她看着前边的仓库,问了起来。

    齐令贤:“对,到了。”

    他侧过身子,认真的看向嘉敏,说:“陆明雪,一点也不重要。我的外甥女儿,只有嘉敏一个。而我相信,在我姐姐和姐夫的眼里,也只有一个嘉敏而已。小女孩儿不要多想!”

    嘉敏抿抿嘴,嗯了一声。

    齐令贤笑:“下车吧。”

    他主动下车,就看到齐嘉喜站在门口抽烟,他也看到了他们,赶紧过来:“舅舅,嘉敏,你们到了。”

    嘉敏拢了拢衣服,说:“有点冷。”

    齐二哥立刻将外套脱给她,说:“你就是臭美,怎么穿的这么少?”

    嘉敏嘟嘟嘴。

    齐二哥继续碎碎念:“身子骨弱不知道吗?下次就该给你准备大花棉袄,不看着你乖巧的穿好就不让你出门。”

    嘉敏:“……”

    她二哥还真是迷之直男审美。

    她看向了二哥,缓缓说:“二哥,你今天怎么这么聒噪?”

    齐二哥好悬一个踉跄,他是关心这个小姑娘,她倒好,不领情也就算了,还嫌弃他聒噪。他白她一眼,说:“可没人比我更好了,还说我聒噪!你出去问一问,多少小姑娘提起我都是,哦哦哦,英俊潇洒有内涵!还说我聒噪,你这什么妹妹!”

    嘉敏掏耳朵,深深觉得她二哥今天话真的有点多。

    三人一同进了仓库,这仓库里倒是挺先进,还挂着一个电灯,风似乎是从缝隙里吹了进来,吹的灯泡摇摇晃晃。在这样的时刻,嘉敏竟然还想,如若可以上演鬼屋惊魂,那么还真是一点也不让人意外呢!

    齐嘉敏看到,她爸妈都在,除此之外,几个哥哥也都在。

    也就是说除了她外公,他们齐家所有人都到齐了。

    “爸妈。”

    她站了过去,靠近齐令宜。

    齐令宜抿着嘴,牵住了嘉敏的手。

    嘉敏的手有些凉,齐令宜低声问:“冷不冷?”

    嘉敏点头,娇里娇气的抱怨:“冷的。”

    齐嘉喜吐槽:“刚才我还说,下次就该给她穿大花棉袄。”

    齐嘉敏对着二哥做了个鬼脸,她看向了这仓库的中间,仓库的中间五花大绑着一个人,一眼看去就可见这人被揍得鼻青脸肿。便是灯光昏暗,他也能看出这人那股子气若游丝。

    她轻声问:“那个对我下手的人,就是他吗?”

    站在不远处阴影里的齐大哥嗯了一声,他走出阴影,掏出了勃朗宁,递给嘉敏:“杀了他。”

    嘉敏一怔,不过却条件反射的上膛,一阵尖叫声急促的响起,刚才还半死不活的人倒是嗷嗷的叫了出来,生怕她真的动手。他尖叫着求饶,相当的没用,“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过就是受人之托!我拿钱办事儿,我不是真的要杀你!我跟你无冤无仇,你饶了我,你饶了我啊……”

    齐嘉敏浅浅的笑,她说:“那么不如你来说一说,是谁让你杀我的?”

    “我,我……”就算到了这样的时刻,他竟然还吞吞吐吐。

    她眼神中透着清冷,“我想,钱再多,江湖道义在重要,这些总归没有命重要的。”

    她转着手里的勃朗宁,说:“我想如若你对我有所调查就该清楚,我跟着俞四少学了很久的。你要是活蹦乱跳的,我还真不一定能打到你。但是你坐在这里,我在往外走十米,也可以一下子打中你的心脏!当然,打中心脏,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我打不中。你说,我要是打你个十几二十抢,但是不让你死。你要受多大的折磨?”

    齐嘉敏吓唬够了人,说:“行了,说吧!”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只觉得这人有些面熟,她微微蹙眉,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向了嘉敏。

    这话不是胡说,齐嘉敏是真的觉得,这个男人有点眼熟!

    是在哪里见过呢?

    她走近了这个人,灯光下的这个人更加明显几分,只是,他鼻青脸肿,倒是让人觉得有些看不清楚了。

    嘉敏歪歪头,仔细思考起来。

    突然间,她恍然大悟:“我在医院见过你的!”

    她认真:“并且,不止一次。”

    正是因为不止一次,所以她对他有印象了。

    齐嘉敏紧紧的盯住了这个人,缓缓问:“你是去踩点的?”

    “也不是,我、我是去看你的,我得确保不会认错人。之前有人刺杀你认错了人,所以我得保证万无一失。”

    齐嘉敏:“呵呵。”

    齐四哥听他这话,来了火气,撸着袖子上前就是几拳头:“我让你怕认错人!我让你怕认错人!我看你是想作死!”

    “四哥,好了,别打了,要是真的打死了,我看我也找不到是谁干的了。”嘉敏拉开齐四哥,说:“不要磨蹭了。”

    “呕!”杀手被打的吐血,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是真的怕死的。

    “你、你保证不杀我,我就说出幕后主使的人。”

    “呵!”齐大哥笑了出来,他缓缓说:“我不审问你,是因为我打算让你当着我妹妹的面儿亲口说出来,但是没想到,倒是让你误以为自己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蠢呢?”

    他笑的发冷,不过很快的,淡淡说:“我记得,你家乡还有一个瞎子老娘和一个小妹吧?你小妹今年多大来着……”

    “你别对他们下手。她年纪还小,他什么都不知道……”

    “啪!”齐大哥一个耳光甩了过去,狠狠的:“我不对他们下手?你对我妹妹下手的时候怎么不说我妹妹年纪还小?还以为可以跟我谈条件?你怎么这么天真呢!我告诉你!你老老实实的说,你那瞎子老娘和妹妹,我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要不然,别说是你,你所有的亲人,都跟你一起去海里喂鲨鱼去!”

    齐嘉恭突然发飙让人猝不及防。

    不过这倒是极为有用,那杀手哆嗦着说:“别杀他们,你别害他们,这件事儿和他们没有关系,是我揽的活儿……都是我!”

    他痛哭流涕:“我什么都可以说,但是你不要杀他们。”

    “说!”

    齐嘉恭冷漠起来。

    “是谁指使你的。”

    “是我一个道上混的兄弟,叫二狗,他是伽兴公司的人,不过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是最底层的!”他喘息一下继续说:“他说只要我杀了齐嘉敏,就会给我五十条小黄鱼。我就答应他了。是他,都是他指使我的!”

    齐嘉恭说:“他的小黄鱼,都给你了吗?”

    “给、给了。先给了二十条作为定金,结束又给三十个。他原本不想给的,是我说,是我说如果不给就揭穿他。他才给的。……唔!”

    齐嘉恭咣当一拳头砸在了他的身上:“五十个小黄鱼,五十个!我妹妹的命才值五十个小黄鱼?东西呢?”

    “我藏在江南会馆的地下室一层了,我原本住在哪儿,我给埋在地砖下了。”

    齐嘉恭给齐嘉喜使了一个眼色,他立刻出门,开车而去。

    齐嘉敏对“二狗”这人是一点也不清楚的,疑惑的说:“二狗?这人是谁?我又不认识他,他做什么要杀我?”

    “他说,他说你得罪了他的姐姐!我也没有问的更多,大概,大概就是这样。”

    齐嘉敏有些迷茫,可是旁人却并不迷茫。

    齐嘉恭最起码是知道了的,他冷冷的笑了出来,说:“他是陆明雪的弟弟!”

    齐嘉恭没有想到,他本来是给陆明雪身边多搞了一条吸血的蝗虫,倒是不想,这蝗虫与主人倒是能够相得益彰,一同害人。可见,真是蛇鼠一窝。

    这一家子人,真是让人恶心到了极点。

    齐嘉恭说:“陆明雪!呵呵!”

    二狗自然不知道什么嘉敏,更是不清楚嘉敏的情形,他能这样精准的想要杀掉嘉敏,没有陆明雪在其中撺掇,这点他是万万不相信的。

    而且,二狗一个黄包车夫,怎么可能有五十个小黄鱼给别人用来□□。

    只有陆明雪,只有她可以拿出这样一大笔钱。

    “砰!”齐令宜的拳头直接砸在了货仓的架子上,手上渗出了血迹:“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当年,我就不该对她有一点的仁慈之心。”

    “你这是干什么!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再说,我们怎么可能想到未来呢?谁能想到,她会变成这个样子。”齐广志拉住齐令宜的手,齐令贤赶紧上前,他掏出手帕为她缠上,说:“需要去医院处理一下。”

    齐令宜:“我不走!”

    她恨透了自己当时的一时心软,她不是一个心软的人,从来都不是,做生意这么多年,经历许许多多,已经让她没有心软的资格了!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为数不多的一次心软,竟是差点害死自己的女儿。

    这令齐令宜怎么也没有办法接受。

    齐令宜上前来到嘉敏的身边,她拉住嘉敏的手,带着泪:“嘉敏,是妈妈对不起你!”

    齐嘉敏:“妈,你说这些干什么?又不关你的事儿,你别因为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我看看你的手。”

    她的手砸在木头货架上,哪里能行呢!

    齐嘉敏:“妈,你去医院好好包扎一下吧。”

    齐令宜摇头:“不,我不走!嘉敏,有件事儿我要跟你说。”

    她一直都没有说过,陆明雪是她安排去的陆家。可是现在,她真的后悔了,悔不当初。

    她恨不能可以立刻跳到十几年前,给自己一个耳光,告诉自己不要对陆明雪有一点点的心软。你以为自己心软了,却不知道,这条小小的毒蛇跟他父母一样,长大了就会咬人的。

    她说:“嘉敏,其实当初陆明雪能够被陆家领养,是我找了陆家老爷子帮忙。我曾经救过他的命,所以他愿意帮我。”

    齐嘉敏看着她妈妈,看她内疚又后悔,轻声说:“其实,您不用说的,我都知道的。”

    齐令宜吃惊的看向了嘉敏,嘉敏浅浅的笑,她说:“我都知道的。”

    她认真说:“您觉得我会知道的,和您不不觉得我会知道的,其实我都知道。我只是没有说而已。而且不觉得您有错。”她不是不懂得齐令宜的心情,毕竟从当年来说,孩子总归是无辜的。

    “如我是您,未见得比您做的更好。我爸说的对,没有人能看到以后会发生什么,当下觉得自己没有做错,就已然很好。也许现在证明您看错了人。可是人这一辈子,又能哪里可能永远都看对,不错一次呢。”

    齐令宜轻声:“就你最会哄我了。”

    嘉敏笑:“我说的都是实话。”

    齐令宜:“我的女儿,是最好的女孩子!”

    她轻轻的摩挲嘉敏的头,认真:“你真的是最好的女孩。”

    嘉敏浅浅的笑,说:“那我希望妈妈不要这样说,这样说,我都不好意思闯祸了。”

    齐令宜一愣,笑了出来。

    嘉敏轻声:“妈,您说,陆家的人会怎么想?”

    其实说到底,也是他们家的事情,才给陆家添了那许多的麻烦。

    齐令宜摩挲了一下嘉敏的头,说:“这些是妈没有处理还才引来的麻烦,也该是由我来处理的。你不用担心那么许多。”

    齐嘉敏轻轻的嗯了一声,她说:“我知道的!”

    嘉敏低头看着她的手,说:“妈,你去医院看一下吧。那夹子上都是铁锈和木屑,别是感染发炎了。”

    她心里都是不怎么放心了。

    不过齐令宜倒是挺淡定的,她含笑说:“没什么,都是小事儿。再说,我运气也没有那么差吧?我等他们过来。”

    嘉敏晓得,她二哥离开,十有八-九是去找那小黄鱼和陆明雪了姐弟了。

    不过,嘉敏并不觉得这很重要,她说:“我陪您去给手处理一下,我们再回来,反正,我琢磨二哥也没有那么快回来。”

    总归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齐令宜迟疑,倒是齐广志说:“走吧!你不听我的,也不听令贤的,总归该听你闺女的吧?”

    嘉敏笑了出来,故作淘气状:“对啊,总是该听我的啊!”

    齐令宜:“那好吧。”

    齐广志和齐令贤与他们一同上了车子,嘉恭说:“我和老三老四在这边,你们放心就是。”

    齐嘉敏突然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右眼皮一直跳,好像不太好的预感。”

    齐嘉恭立刻问:“哪里不太好?”

    他是相信妹妹的感觉的。

    连齐令贤也侧目看向了嘉敏,他恍然想到嘉敏刚才来的时候那个第六感的说法。那一次,她猜对了。

    齐嘉敏摇头,她说:“我也不知道,突然就觉得很心慌。”

    嘉敏不是撒谎,好像突然间,冥冥中有什么指引她一样,她瞬间就觉得心跳加快,连右眼皮也跳个不停。

    “你们说,我是不是有点神神道道的啊!”嘉敏故作玩笑的说。

    只是齐嘉恭没有笑,反而说:“你先下来。”

    嘉敏:“咦?”

    她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听话,她与齐家人都下了车子。

    齐嘉恭立刻就看向了车子,说:“我……”

    还不待说话,就看到远处两辆车子开来,车子开得极快。

    这样的情况,总是让人担心,齐嘉恭立刻将勃朗宁上膛,眼看车子就要开到,可以看见,车里的人是高如风。

    虽说高如风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齐嘉恭心里总是放心几分。这个不要脸的狗东西一直觊觎他妹妹,倒是应该不会害他们。

    车子戛然而止,高如风脸色有些苍白,他身上穿着病号服,不过却披着厚重的大衣,“嘉敏。”

    齐嘉敏立刻上前:“你怎么过来了?”

    她看向高如风身边的几个彪形大汉,这四位都是高如风的心腹。

    她埋怨道:“他这个样子,你们不让他好好在愿意里待着还出来乱跑,是嫌弃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话是这么说,她却来到高如风身边,主动扶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看她这么关心自己,高如风扬起了嘴角。

    倒是齐嘉恭,他冷冷的哼了一声,十分不愿意。

    当然,齐家其他人也不是什么好脸色,如若他不是因为嘉敏受伤,现在齐家人早就发飙了。如今,是实在干不出过河拆桥那种事儿。

    不过虽然干不出,表情上却也带出了一两分,那不乐意的心情都要冲破天际了。

    不知道为什么,高如风还挺享受这样的感觉。

    他们明明气急败坏,但是又拿他没有办法的这种感觉,这说起来,有点酸爽啊!不过,高如风到底是没有全然表现出来惹人不快!

    高如风笑了笑,说:“我不放心你,过来看一看。”

    齐嘉敏挑眉,有点不可置信,她说:“你没毛病吧?只是因为不放心就出院?你自己身体什么状况不知道吗?你是不是自己还是活蹦乱跳的彪形大汉啊!这给您能的,这么能你咋不上天呢?”

    高如风笑:“我能上天啊,你等我去学一下怎么开飞机。其实真的学习起来,也不难!”

    齐嘉敏:“……”

    她缓和一下,认真的看着这位大哥,说:“你该不会有病吧?”

    高如风突然就伸手,一只手揽住嘉敏的头,将她抱住,说:“我不放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