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2、第 42 章

    ——你尽管试试看。(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元宝卡住了, 她好像记得……昨天晚上,某人还告诉她一定要投入感情演戏。

    袁玉吃着包子乐呵呵的替元宝说话:“没事儿没事儿,吻戏是借位的,风缱亲自审核的。”

    人家亲姐姐都发话了,何总总不能不给这个面子吧?

    何芸涵看了看袁玉,没有回应, 转而看着林溪惜:“溪惜, 你的下一部剧, 师父一定会安排好。”

    袁玉也卡了,包子在嘴里不上不下的。

    林溪惜窘迫的看了看师父,又嗔了袁玉一眼, 没看见师父发火呢么?往上凑什么啊。

    袁玉和元宝好解决。

    最主要的是这部戏,人家说的清清楚楚,是萧风缱亲自选的, 风缱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背后的女人苏秦啊,芸涵难不成是要硬拼么?

    何芸涵放下碗筷, 走到了萧奶奶身边,她蹲下看着奶奶:“奶奶~”

    这一声“奶奶”炸开了萧奶奶的心, 好软好棉好酥的声音啊。

    元宝眼睛都瞪圆了, 认识这么久, 老何都没有这样跟她撒过娇!

    何芸涵轻轻的抓了抓萧奶奶的胳膊,“奶奶~”

    什么都没说,可光是这声音, 那眼神,萧奶奶醉了,她大手一挥:“元宝,把我的手机拿来!”

    那气场全开。

    元宝小心翼翼的把奶奶的老年机递了过去,萧奶奶给萧风缱拨了电话过去。

    ——小兔崽子,自己幸福了,就开始折腾是不是?想要欺负芸涵,没门儿!

    ……

    元宝低着头,眼睛滴溜溜的转,袁玉这下子也不敢说话了,林溪惜更是不敢忤逆师父。

    一时间,何芸涵大震八方。

    她倒是没什么反应,对着奶奶浅浅一笑,那笑容不知道的以为要迷死谁。

    紧接着,她起身,“元宝。”

    萧风瑜一个哆嗦,完了,又麻爪了。

    何芸涵:“你进来一趟。”

    元宝低着头,像是被教导主任训斥的小学生进了屋。

    人一走,袁玉呼了一口气,“好厉害的婆娘。”

    “不许说我师父!”

    “不许说我孙媳妇!”

    “不许说我女儿!”

    ……

    三连杀,给袁玉杀的血溅当场,她看了看林溪惜,林溪惜抿了抿唇,这个傻子,都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俩人真的在一起了,芸涵是她的什么吗?

    这个辈分也是很乱的。

    芸涵是元宝的honey。

    袁玉和她又是这样一种关系。

    而元宝又是袁玉当做孩子带大的妹妹。

    ……

    林溪惜叹了口气,袁玉那个神经大条的人还不明白女人的心思,在那边逗萧奶奶,“奶奶,你不行啊,生的这俩孙女一个个都是被压迫的。”

    其实她想说被压的了,但怕老太太一时间受不了。

    萧奶奶喝了一口小米粥,“哎,玉儿,快操心你自己吧,被压的也好过单身汪啊。”

    袁玉:……

    嘤嘤嘤,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屋外,聊得热闹,屋里的气氛则是相当的冰冷。

    何芸涵抱着胳膊,居高临下的看着元宝:“你想好了么?要接这个戏?”

    元宝看着何芸涵想笑,“芸涵,你也用刚才对奶奶说话那样的语气跟我说说呗。”

    何芸涵:……

    这个人,怎么总是脑神经和别人不一样?

    元宝上前抱住何芸涵,撒骄:“哎呦,我这不是为了以后么?等咱们回去后,我总得养家糊口啊。”

    何芸涵眼神有点空。

    回去?

    回到那喧嚣的城市?回到泥泞的娱乐圈?回到……

    “哎哎哎,咋了嘛。”风瑜看何芸涵的样子有点担心,“我就是随口一说,芸涵,你如果不愿意,咱们就永远住在这儿。我最近都联系了,已经盘好地方,准备开个小便民超市。”

    这是她从小的心愿,何芸涵听过一阵子无语,没想到,元宝偷偷的就给办了。

    何芸涵:“你那戏——”

    元宝:……

    真的是好厉害的老何,她转移了半天话题,人家居然不上套。

    元宝乐了,“放心吧,你没听见姐姐刚才气急败坏的给我发语音呢,说回头剧本改一改,让奶奶别去骚扰她的阿秦。”

    之前,俩孙女都能跟奶奶逗着呢,可有了爱的人,好像都有了软肋,奶奶一刺一个准。

    何芸涵认真思考了片刻,“你和那个年延是什么关系?”

    这样上纲上线的问题,萧风瑜必须好好回答,“外面都传绯闻,其实有点公司捆绑炒作的意思,没什么,他那个人可能是入圈太早了,比较势利,按理说——”元宝摸了摸下巴:“我现在这个地位这个身份,他不该同意接对手戏的啊。”

    何芸涵眼神一变:“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你怎么了?”

    元宝:…………

    哎呦我的天啊!

    这样的芸涵简直是可爱死了。

    元宝:“要说这个时候他能接这个戏,可能真的是我以前错怪他了?我一直觉得他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没想到。”

    何芸涵走到元宝身边,捏住她的下巴:“不要当着我的面夸奖别人。”

    元宝眼睛都变成桃花了,“芸涵,你这样简直是又帅又美,要不……我再夸夸,你换个方式欺负欺负我?”

    元宝一抬手,把肩膀的衣服往下拽了拽,“嗯?”

    何芸涵:……

    跟元宝这样的人在一起,一天天的不愁快乐。

    她快乐了,自然惦记着最亲的人。

    这个世上,除了芸涵和家人,最亲的就是袁玉了。

    下午,元宝和袁玉去钓鱼,她问:“姐,我感觉这次溪惜看你的眼神跟以前不大一样了,你们是有什么进展么?”

    袁玉叹息:“没有进展,依然没有kiss过。”

    元宝脚一软,鱼竿差点掉地上,“你能不能不那么简单粗暴!没有kiss过就叫没有进展吗???你怎么这么直男啊!”

    袁玉可被说委屈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元宝:“我说的不是吗?那你说牵手拥抱关系亲近什么的能代表进展么?”

    元宝:……

    她的傻姐姐就是有这个自定义功能。

    袁玉仰头看天:“我也觉得好难啊,不过溪惜不再像是以前那样拒绝,元宝,你跟芸涵是怎么就在一起了?”

    元宝沉默了片刻,她想起之前那份痛,并不想让姐姐也经历,“你勾引呢?勾引试试?”

    袁玉大手一挥:“no!士可被拒绝不可受,这辈子,除非我袁玉两个字倒着写,不然别想让我去当受!”

    ……

    晚上。

    元宝说好了,把今天的鱼收拾一下,弄一个自己拿手的水煮鱼。

    圣皇除了一些内部的事儿,萧佑一直在跟何芸涵通电话,看着好像挺棘手的,

    所有人都在忙碌。

    袁玉在浴室洗澡,她知道林溪惜在外面收拾房间,洗了一半,她叫了一声:“溪惜!”

    林溪惜迟疑了一下,“怎么了,姐?”

    袁玉的声音不甚清楚:“你来帮我看看,这水怎么不出了?”

    林溪惜起身,她走到浴室门口:“我能进去么?”

    浴室里面有浴巾,她是给袁玉时间披上浴巾的,谁想到,袁玉直接把门打开,大咧咧的:“进来啊。”

    林溪惜的脸一下子红了。

    袁玉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不对,她把头发揶到了耳朵后,声音嗲嗲的:“哎呦,冻死人家了,快进来啊。”

    说着,她一个转身,一手扶着瓷砖,腿叉开,凹了一个t台上才有的姿势,“这是怎么回事呢?突然就不出水了。”

    林溪惜沉默了片刻,她看着袁玉:“姐,你不会让元宝把水闸给关了吧?”

    袁玉:…………

    一秒钟破宫。

    林溪惜是年轻,但也不看看人家师父是谁,何芸涵选她当徒弟可不是白选的。

    林溪惜走出浴室,脸还像是火烧云一样,袁玉那傻乎乎的样子,那被拆穿的窘迫,以及她的身材……

    袁玉真的是身材特别好,有点类似于欧美那种性感,跟穿着衣服完全不一样。

    她虽然不在娱乐圈,但这些年,除了吃喝玩乐就是保养,和以前林溪惜在学校里洗澡的小孩们完全不一样,不可同级而语。

    袁玉在浴室里,咬牙切齿的搓着身子,给自己直接暴力的弄成了螃蟹。

    她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说戳破就戳破?剧情不该是林溪惜冲上来难以克制,激动的嗷嗷的,然后俩人内什么吗????

    何芸涵挂了电话,走过来帮元宝。

    萧风瑜看她,“怎么着?很麻烦吗?要不要回去看看?”

    何芸涵摇头,淡淡的:“萧总后院起火,惹了不该惹的人,人家要查圣皇。”

    啊……

    元宝怔了怔,何芸涵瞥着她:“看见了么?一个人的思想品质会影响很多,做人,必须要专一才能不殃及池鱼。”

    元宝:……

    何老师,真的是太高了!

    “萧总说那个年延今晚会来和你碰一下戏。”

    何芸涵的语气凉凉的,眼神带着一股子“你看着办”的威胁。

    元宝:“芸涵,你放心,我绝对有职业素养,而且绝对不可能瞎搞啊,我就是觉得这个年延这一次还挺靠谱,毕竟,娱乐圈这样救急的还挺难得的。”

    何芸涵很冷漠。

    她也看出了蹊跷。

    年延图什么,还指不定。

    晚上,大家的鱼刚架起来,水还没烧沸,年延就到了。

    按照理解,元宝自然要出去迎接,何芸涵看着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你很热情么?”

    元宝看芸涵吃醋,内心跟吃了蜜一样,相当嚣张得瑟:“哎,芸涵,别这么小心眼嘛,都是为了工作,咱得敬业点。”

    何芸涵转身,元宝偷笑跑了出去。年延是当红小鲜肉,人帅个子高,他西装革履,穿的特别正式,来村里还开了拉风的跑车,引起不小围观。这些年他跟元宝还挺熟,语气挺熟络:“风瑜?”

    他上下打量了风瑜,有些诧异,来这种地方,不应该灰扑扑的么?怎么感觉她精气神儿好了这么多?这没化妆皮肤都这么水嫩。

    元宝笑了笑:“年哥,你来了?这戏你怎么接了?”

    年延笑了笑,他长腿一迈,下了车:“哈哈,元宝,我就喜欢你的直接。”

    俩人合作过几部戏,彼此都很熟悉,开个玩笑什么的更是家常。

    “进去说吧。”元宝有点担心芸涵会瞎想,年延却突然站住了,他有点紧张的样子:“元宝,何老师真的在里面吗?”

    噶?

    元宝扭头,上下看了看年延。

    一向厚脸皮的年延居然羞涩了起来,他脸有点红,“元宝,咱们也接触这么久了,你知道我……这些年都没有女朋友。”

    元宝:???

    然后呢?!!!

    年延整理着衣领,“我……不瞒着你,这次,就是特意为了何老师来的。”他低了低头,一个大男人,居然害羞到咬唇,“我……我暗恋何老师很多年了,这一次……元宝,哥哥的幸福就落在你身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莫名被锁,没看到宝宝别落了。

    元宝的职业素养要没了,开启打脸征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