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4、第 44 章

    被安排的明明白白。(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被算计的明明白白。

    元宝站在何芸涵身后随风飘摇, 内心凌乱。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level的,明明是她要吃醋的,最后怎么又变成了芸涵强势的掌控。

    挂了电话,何芸涵转过身看着元宝:“你有意见吗?”

    元宝张了张嘴:“我——”

    她得想想怎么说,她那点意见该怎么婉转的表达出来。

    何芸涵点头:“好,没有意见, 手机还你。”

    元宝:………………

    要不要这样, 这才刚刚开始, 家庭地位就出来了吗?

    眼看着何芸涵离开的背影,元宝含着泪跑进了袁玉的房间,袁玉正手里举着两瓶矿泉水深蹲:“哦, baby!你还在为爱情困扰么?你还在为对方的一句话而痛苦辗转吗?快,加入我袁玉宝宝的健身队伍,练出你的马甲线, 展现你的魅力!自信迷人就是你,嘿,忘掉一切就是你, 嘿嘿嘿!”

    萧风瑜:……

    这么一堆话,把元宝的话全给杵了回去, 再看看林溪惜, 她手里拿着一本书看的淡定, 就好像眼前的一切是在平常不过的事儿。

    这样沙雕的姐姐,林溪惜居然已经接受了。

    萧风瑜摸了摸下巴。

    这还真是谁的人就该跟谁呢?她这么多年都没有习惯她袁玉姐姐,怎么林溪惜这么快就适应了?

    袁玉练了一会儿, 放下水平,她用毛巾擦了擦汗:“怎么了?”

    都是自己人,她也不用隐瞒,元宝撇了撇嘴,“姐,你说是不是这种女大佬,女boss都特别的强势?你看苏秦姐姐,再看看萧总,还有我姐……她以前也不这样啊。”

    袁玉摸了摸元宝,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元宝竖起耳朵,准备听安慰。

    袁玉:“还有我。”

    女大佬怎么能没有她?元宝少数了一个啊。

    元宝:……

    啊啊啊啊啊!!!!

    她要被这个不着调的姐姐弄疯了!俩人都不在一个频道上。

    “哎呀,人家烦着呢。”元宝在袁玉面前一直是“纯天然”的,她一下子跳到了袁玉的床上,把鞋子蹬掉,然后脸趴在床上,跟个被按住壳的螃蟹一样,两手两脚乱挥:“不嘛,人家压抑,人家不要这样,人家要做新世纪女强人。”

    小时候,她管袁玉要糖的时候就一直这样耍赖,跟姐姐和奶奶都没用,偏偏袁玉次次都宠着她,一看这样绝对抱着出去买。

    那是元宝记忆中特别温暖的记忆,到现在,她还保留着“光荣”的传统。

    袁玉走了过去,摸了摸她的屁屁:“哎呀,女强人有什么好,再说了,不就是挨训遭个白眼吗?你回头床上强不就行了?”

    林溪惜沉默了片刻。

    她放下了书,“贴心的”给俩人带上了门。

    元宝这会儿都缩在袁玉怀里,“抽抽泣泣”了,“哎,我好纠结啊,你说吧,姐,芸涵这一天天好起来了,我是该开心的,可是吧……”

    她搅着手,有点难以启齿。

    元宝感觉自己这种思想不大好,好像有点自私了。

    之前,芸涵难过痛苦的时候,她也是跟着伤心流泪,心如刀割。

    可现如今,眼看着她一天天好起来,元宝居然有些怀念她之前在自己怀里那副柔软顺从一切都让萧风瑜掌控的时候了。

    那时候的芸涵啊……

    元宝一脸的遐想。

    袁玉捏着她软绵绵的脸蛋子:“哎哎哎,想什么呢?元宝,你拍拍自己的良心,问一问,当初要不是芸涵这一副高高在上冷冷冰冰的大佬模样,你会爱上人家吗?”

    元宝一扯脖子:“当然,芸涵什么样我都喜欢!”

    袁玉:“别扯淡了,小时候你收养了两条流浪狗,一条是热乎乎特别喜欢粘人的大黄,一条是冷冰冰高高在上拽翻了天的大白,当时风缱让你做选择只能养一条,另一条给隔壁,你抱了抱大黄亲了亲它,说了什么你忘记了?”

    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元宝会喜欢大黄让它留下,可谁知道,风瑜摸了摸大黄的额头,说:“我们注定不是一家人,对不起,大黄,我是个高冷的女人,需要一条高冷显气质的狗。”

    那时候,把大家给逗的啊。

    元宝无语了,“你拿狗跟芸涵比,姐,你是不是皮痒痒了,你知道芸涵的报复心有多强吗?”

    袁玉:“嘿,你吓唬谁?她厉害是她的事儿,跟我也没有交集啊。”

    元宝:“溪惜不是交集吗???我跟你说姐她刚才还在门口偷听了一会儿,我都看见了。”

    袁玉咳了一声,底气有些不足,“溪惜不是那样的人,我最清楚她了,我以我的人格跟你保证,就算是听见了,她也绝对不会去向何芸涵告小状。”

    ……

    隔壁的房间。

    林溪惜站在何芸涵身后把话都说了,“过程就是这样的,师父,她们现在还在屋里腻歪呢。”

    何芸涵抱着双臂看着窗外,她沉默了。

    林溪惜看着师父,琢磨着这下子小元宝完蛋了,师父肯定会很快的就把她从房间给拽回来训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

    何芸涵转过身看着林溪惜:“溪惜,元宝真的会喜欢那样温柔顺从的么?”

    林溪惜:………………

    完………

    完蛋了………………

    她做梦也没想到……师父居然……居然也会被爱情这个魔鬼洗脑。

    她此时此刻,不该冷笑一声,然后霸气的说:“好,我知道了么,我会处理。”

    怎么……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眼看着何芸涵认真的目光,林溪惜咳了一下:“还……还好吧。年轻人么,都会有掌控欲……好像要经常被夸奖吧。”

    何芸涵不吭声了,她转过身琢磨着,好像是这么回事儿,之前她身体和心情特别不适的时候,元宝每天虽然累,但情绪很好,不像是这几天,总跟有什么心事儿一般。

    “师父,我明天可能就要回去。”

    林溪惜看着何芸涵,何芸涵转身,盯着她的眼睛:“是有什么事儿么?”

    林溪惜摇头:“没有,就是学校要上课,然后家里……妈妈身体有些不适,我回去看看。”

    何芸涵:“要忙帮么?”

    林溪惜摇头,何芸涵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她。

    师父的气场太强大了,林溪惜顶不住,她低着头:“我先去看看,如果需要,我再找师父。”

    第二天一大早。

    林溪惜拖着行李箱往外走,她已经尽量放轻声音了,可还是在关上门的那一刻,看见了床上的袁玉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她还有点迷糊,“你去哪儿?”

    林溪惜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我……我出去走走。”

    袁玉打了个哈气,“行,我也去。”

    林溪惜:……

    披上件外套,袁玉低头拉上自己的箱子,跟着走了出来。

    林溪惜:……

    “哇,好蓝得天,好白的云,下洼村,再见了,姐姐好会回来的!”袁玉昂着头,手放在唇边,对着远处的小麻雀,“再见了,朋友们!”她又飞吻,对着小溪:“再见了,朋友们!”

    林溪惜沉默了片刻,她抬头看着袁玉,眼圈有点红:“你怎么知道我要走?”

    袁玉:“我只是看起来傻,又不是真傻。”

    她一向特别自信,“而且你是我放在心上的人,你有点什么风吹草动,我不知道谁知道?”

    很直白的话,林溪惜低下了头,“我没有买你的票。”

    袁玉笑了,她摸了摸林溪惜的头发:“行了,我都准备好了,你就跟我走就行了。”

    刚开始,林溪惜还以为袁玉是说着玩的。

    可是当她拉着她的手进了头等舱,又在起飞之前,给秘书打了个一个电话,袁玉笑眯眯的看着她,把垫子给林溪惜铺好:“睡吧。”

    那是第一次,林溪惜感觉袁玉真的比她大,真的比她成熟。

    下了飞机。

    司机已经等待多时。

    俩人没有多耽搁,车子直接开往医院,袁玉在路上解释:“阿姨的事儿,你也不用太惦记,她就是年轻的时候有点不忌讳,月子没做好,然后经常用冷水,受了凉,子宫里长了肌瘤,并不严重,已经做了微创手术,恢复的还不错。”

    林溪惜有点懵:“你……是什么时候安排这些的?为什么都没有告诉我?在哪个医院?”

    袁玉笑了,“是阿姨不让我告诉你的,在东方赴美国际医院。”

    林溪惜心里一颤,那个医院……那是顶尖的私立医院,她们家虽然家境不错,可如果天天住那……

    袁玉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伸出手搂住她:“好了,不要忧虑那么多,偶尔的,也要让我发挥一下作用。”

    进了医院。

    林溪惜看到妈妈那一刻,悬着的心落入了肚中。

    林妈的状态很好,林爸看着林溪惜憨笑,对着袁玉点了点头,“回来了?”

    袁玉:“昂,叔叔,我还给你和阿姨带了东西,都是土特产。”

    林溪惜站在几个人之间,莫名的有一种她们是一家人,而自己才是一个外人的感觉。

    那一刻的感动,她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低头给妈妈削苹果。

    半个小时后,袁玉借了个电话,她有点无奈:“萧总那边非让我过去救场。”

    林溪惜看她,“棘手么?”

    袁玉:“嗨,用脚也想的出来,又是情债呗,以前啊,萧佑就这样,花蝴蝶一样到处招惹,后来吧,她留学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是个厉害女人就栽进去了,这下子知道叫我过去了。”

    袁玉的朋友一般遇到什么尴尬的局都爱叫她。

    她仿佛有一种魔力,能把人带偏了,原本尴尬的就不尴尬了,原本不愉快的也就不会不愉快了。

    林溪惜送她下楼,一直很沉默,快离开的时候,袁玉抱了抱她:“不要多想,毕竟,我这个人除了钱什么优点都没有。”

    这话让林溪惜愣了,她抬头看着袁玉,居然在她眼中看到一丝认真。

    人是走了。

    可那一句话,那一眼却留在了林溪惜的心里,她回去,看着窗外的蓝天,不自觉的想起袁玉的笑。

    怎么会呢……

    ——除了钱,你多得是优秀的地方。

    元宝一大早醒来发现袁玉不见了,她气急败坏的打了电话,接过袁玉没接,是萧佑接的:“喂,元宝啊。”她的声音非常严肃:“你姐在接待客户,先挂了啊。”

    元宝:……

    什么客户???这么重要,就这样发了个微.信,不告而别了???

    元宝要气炸了。

    她光顾着生气了,没看见身后的何芸涵的目光。何芸涵本来睡眠就不是很好,昨天有了心事,想了一晚上。这么久以来,她在元宝面前一直是由着自己的性子,至于她想要的什么“温柔顺从”与“鼓励”,是很少有过。俩人在一起是要一辈子的,也许,她是应该有所改变。

    “醒了?”

    何芸涵起身走到她身边,手里拿着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天冷,别冻着。”

    那声音温柔的。

    元宝:……????

    她看了看电子表上的温度,22度,很冷么?她又去看何芸涵,手开始发凉,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么反常,这是磨刀霍霍向猪羊前的最后的温柔吗?

    何芸涵嘴角挂着笑,她“温柔顺从”的给元宝整理衣领,夸奖:“你今天可真漂亮。”她没有夸人的经验,想了想,诚恳的说:“像苹果似的。”

    萧风瑜吓得腿都软了,她后退一步跌坐在椅子上。

    何芸涵:“等一下,起来!”

    元宝立即弹起来。

    何芸涵从旁边拿了个垫子,“温柔”的说:“别着凉,坐吧。”

    眼看着元宝直么愣眼的坐下来了,何芸涵正在想如何继续温柔顺从,就看见元宝惶恐的举起双手:“芸涵,我哪儿做错了,你直接说啊,别这样,我害怕!”

    何芸涵:……

    作者有话要说:  元宝:嘤嘤嘤,活着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