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5、第 45 章

    何芸涵的眉心跳了一下, 她盯着元宝看,想要分辨她这话的真假。(www.k6uk.com)

    两个演员谈恋爱,有的时候是非常微妙的,何芸涵的眼眸直勾勾的,吓得元宝把双手举高高:“真的,芸涵, 我什么都没有干, 我没有和袁玉姐姐说你坏话, 也没有说不喜欢高冷御姐的类型,真的真的,你相信我。”

    何芸涵:……

    血液开始冰凉, 元宝吓得咽了口口水,芸涵的眼神怎么那么直,难不成昨天溪惜和她告状了?

    死一般的沉默。

    何芸涵淡淡的:“我以为, 你喜欢温柔顺从被你掌控的类型。”她掸了掸衣襟的灰尘,“不是么?”

    这三个“不是么”的音调可非常值得斟酌了,求生**就在眼前, 元宝一扯脖子:“不可能,神经病才喜欢那个类型, 我没有那么变.态, 我都这么大了, 干嘛要去掌控你,而且我怎么可能掌控你啊?”

    话说的都这麽满了。

    何芸涵点了点头:“那你喜欢什么样?御姐?冰山?还是——”

    元宝用手戳了戳胸口:“天地良心,除了你, 我眼里哪儿还容得下其他人?”

    何芸涵看着她那认真的模样,点了点头:“元宝,我应该信任你么?”

    元宝点头如捣蒜,竖起三根手指头:“对,我发誓!”

    她家老何一定不舍得她发誓。

    何芸涵:“什么誓?如果欺骗我就做什么万年受之类的了么?”

    元宝:……

    风,轻轻的在吹。

    细雨,朦朦胧胧的在下。

    院门口蹲着一条大黄狗,以及它身边穿着雨衣的萧风瑜。

    萧风瑜抱着自己的腿,颤颤抖抖的跟大黄聊天:“大黄,完了,想不到一别数年,你没有变化,而我——已经被自己的誓言逼成受了。”

    大黄吐了吐舌头,舔了一下元宝的脚。

    元宝幽幽的叹息:“爱上这样一个腹黑的女人,不知是福还是祸,但这就是命运的指引吧。老天爷啊,我这样英勇潇洒的人会是受么?你是不是瞎眼啦……”

    好久没飙戏了,元宝的劲儿起来了,范儿也跟着出来了。

    “咔嚓“一声,天空劈了一道雷,元宝吓得一个哆嗦,一下子站了起来,大黄看着摇了摇尾巴,一条狗居然有了嘲讽的表情,元宝照着大黄屁股踢了一脚:“赶紧走赶紧走,回你家去!”

    真是的……

    最近真是喝凉水都塞牙啊。

    老天爷都不给面子。

    天气不是很好,元宝的心情也不是非常好。

    这戏被苏总以公司有其他安排的原因给强制性停了,照理说,年延也该走了,她该继续和老何开开心心甜甜蜜蜜的过小日子了。

    元宝已经和何芸涵商量了,要去一趟西藏,看看人们心中一直追捧的神仙一样的仙境。

    元宝是带着私心的,她想和何芸涵一起去看看天葬。

    曾经,姐姐的心里打了结,怎么也解不开,去过一次之后,回来摸着她的头说:“这个世上,除了生与死,没有什么是大事儿。”她的心也变得开朗了,元宝想带着芸涵去看看,看看有没有效果。

    本来都安排好了,就等年延赶紧走,可偏偏他走之前,还让她心里不舒服一下。

    年延知道这次之后,他可能再没有机会这样近距离的跟何芸涵接触了,既然已经暗恋了这么多年,他也该一吐心中的感情了。

    就当是赌一把。

    赌输了,不丢人,这些年,被她拒绝的人不在少数。

    赌赢了,那他该去祖坟上拜一拜,乐疯癫了。

    年延敲门进来的时候,何芸涵心里就隐隐的不舒服,这个男孩是什么人,她很清楚。别看年龄不大,但是确实典型的老油条,心思比谁都通透。他喜欢自己,她看得出来,但年延就没有别的心思么?只是因为喜欢而喜欢,不是觊觎她的位置?

    年延站在何芸涵身后,心跳如雷:“何老师,公司安排我今天下午就得回去了。”

    何芸涵没说话。

    年延搓了搓手:“我还没出道的时候,就开始追您的电视剧了,那时候,您还在演现代戏,我第一眼看见就惊为天人。”

    何芸涵目光落在了门口在那穿着雨衣揪草的元宝身上,她的唇角上扬,这是又生气了?虽然只能看到个背影,但从那屁股撅起的弧度来看,气肯定不顺。

    年延本来特别紧张,看何芸涵不冷不淡的心都凉了,可现在,她这是笑了???

    一阵子欣喜若狂。

    年延的声音都开始洪亮了,“我……何老师,我知道我岁数小,资历跟您一比也什么都不是,但我进入娱乐圈这么多年,干干净净,从来没有什么八卦绯闻。我……您——”

    何芸涵听厌倦了,她转身看着年延,目光淡淡。

    年延的心一下子悬在了嗓子眼处,紧张地盯着何芸涵看。

    何老师……转过身来了,她要说什么?会答应他还是……拒绝他?

    多余的话没有,何芸涵简单的几个字足矣击溃年延的心,“你该走了。”

    ………………

    雨,下的更大了。

    “吱嘎”一声,随着推门声,元宝立即扭头,看到了垂头丧气的年延。

    年延撑着伞,可手上好像没什么劲儿,雨水都打在了身上。

    元宝一直觉得她是个挺善良的人,可如今,看到年延这失魂落魄的模样,她居然忍不住呲牙笑了。

    活该,挨她家老何撅了吧?

    年延的步伐非常沉重,路过元宝的时候,他明明看见她了,却什么都没说,绕了过去,甚至连一声告别的话都没有。

    萧风瑜没什么反应,她站起身笑着往房间走。

    娱乐圈的大环境让她早就明白了这些人情冷暖,她不在意更加的不关心。

    屋里,开着淡淡橙黄的灯光。

    何芸涵伏在桌子上看材料,如瀑的长发顺着脖颈滑落,她整个人都像是被铺了一层光。

    元宝脱掉雨衣,假模假样的:“哎呦,年延怎么失魂落魄的就走了?”

    何芸涵没理她。

    元宝:“哎,不会是被谁伤了少男心吧?”

    何芸涵抬了抬眼:“要不我把他叫回来?”

    元宝:……

    妈呀!她家老何说话越来越犀利了,简直能顶她一个跟头。

    元宝也想表现的文艺点,她拿了一个本,在何芸涵身边有模有样的写了起来。

    她原本以为自己写一会儿,何芸涵还不得问一嘴,你在写什么?

    可人家老何就是老何,理都没理她。

    没办法,元宝只能自己哼唧:“现在都流行写给十年后的自己一封信,提十个问题,我也写一封。”

    何芸涵看了看她。

    元宝笑眯眯:“我给你念念?”

    即使不听,何芸涵也能想到元宝会写什么,大概第一个问题会是什么俩人还在一起之类的话吧。

    元宝清了清嗓子,“第一个问题,你和芸涵现在还那么激情么?一天来多少次?”

    何芸涵:………………

    元宝…………为什么会写这样的问题?

    元宝一看自己第一个问题就给何芸涵弄了个大红脸,她舔了舔唇,用狼一样的眸子盯着她:“芸涵,你饿着我了。”

    这要是放在平时,芸涵肯定听不出什么。

    可这色气的眼神,邪门歪道的妖娆声音。

    何芸涵的心跳乱了,她转身低头继续忙:“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听出她声音里的羞涩,元宝准备乘胜追击,人都说酒饱思.淫.欲,眼看着芸涵一天天好起来了,她是不是也可以思一思了?

    可刚要开始,大门就被敲响了,她去门口一看来的人就特别头疼,是隔壁的宋小花,小花才刚十四岁,从小就是下洼村知名的元宝跟屁虫,俩人岁数差的不多,小花一直“姐姐”、“姐姐”的叫着,特别崇拜元宝,甚至说好了,以后要考到元宝的大学去。

    小花是小家碧玉的类型,她的眼睛不是很大,却特别有光,岁数也不大,对表演特别喜欢,继元宝走后,第二个下洼村的小精豆子。

    大下雨天的,她拿着一本表演的书来找元宝。

    元宝:“你怎么这会儿来了?”

    小花:“这天家里不用干活,我妈不让我下地。”

    元宝听了有些不忍心撵人,把她带劲了屋里。小花家里条件不好,她想要帮助,可偏偏这自尊心强的跟什么似的,不肯接受。

    小花一眼就看到何芸涵了,她特别紧张,抿了抿唇看着元宝。

    元宝无奈:“装啥啊?之前不是说过八百次了么,崇拜你何老师。”

    小花赶紧摇头:“不,元宝姐姐是我的老师,何影后是你的老师,我该叫师奶的。”

    元宝:……

    这孩子,咋这么不会说话呢?

    何芸涵转身看了看俩人,瞅见是个孩子,点了点头,继续忙她的。

    雨,缠缠绵绵下个没完没了。

    何芸涵的身后。

    元老师已经开始教学了。

    她看了看小花:“你这演戏演的不行,你得代入知道吗?你看,我让你演捡到钱,你那眼睛瞪的,你们家杀猪呢?”

    小花是个孩子,不禁说:“那我又没真的捡过钱嘛。”

    “你可真逗。”元宝一点不给她留情面,“那我还演打斗戏感情戏呢,我还没实践过呢。”

    小花一听感情戏眼眸亮了,“姐,我要听听感情戏怎么演。”

    元宝:“你暗恋过人吗?演的时候把对方的头换成你暗恋那个人就行了,准保逼真。”

    小花震惊了,“姐,我记得你十五的时候就演了一个仙侠的感情戏啊,你那么早就早恋了?”

    我去……

    这个混蛋孩子。

    元宝看了看突然停住不写字的何芸涵,心一紧:“胡说什么呢?我那会不还是偶像派呢么?现在正在往实力派晋级。”

    俩人闹惯了,小花笑着抓住元宝的手:“那咱俩对个感情戏,么么——”她嘟起嘴,元宝用手给挡住推一边去了,“你个小孩崽子懂什么感情戏?”

    “我怎么不懂!”小花眼睛滴溜溜的转,“我能看电视能上网的,有什么不会的?”

    元宝鄙视的乐了,“那你演给我看看。”

    小花很愤怒,“那你坐床上。”

    元宝一屁股坐在床上,两只手撑着身子,向后,挑了挑眉,“来啊。”

    小花活动了一下手脚,一甩头发,“小花老师今天也来讲一讲,这俩人谈恋爱啊,最粗俗的新手级就是说骚话。例如,哎呀,你看,我的眼里心里都是你,我眼里都是只是你一个人,或者是什么我看着你的眼睛都是星星之类的话。”

    元宝:……

    何芸涵放下了手里的钢笔,转过了身,这一次,她认真的打量了一番小花。

    小花美滋滋的,“这第二步啊。”她两个腿夸开,坐在了元宝的身上,她把头靠在元宝脖颈上:“你……就不喜欢我吗?”

    元宝整个斯巴达了。

    这小崽子,这是她曾经用在她们家老何身上的啊!她什么意思啊???

    何芸涵抱起了胳膊,看着元宝。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

    怪不得,元宝这么会呢。

    原来下洼村的孩子一个个都这么了不得啊。

    “姐,你怎么没反应啊?”小花不乐意了,摇晃着元宝,元宝冷着脸,“滚,赶紧滚。”

    小花撇嘴站了起来,何芸涵开口了,“还有么?”

    哇!

    居然能得到师奶的回应。

    小花连忙点头:“还有呀,如果对方跟我生气了,吵架了,我就哄他,他要是不听,我就发誓!最管用了。”

    ……

    小花被撵走了。

    元宝心如死灰,她痛心的捂住胸口:“芸涵,你听我说,这真的是巧合。”

    真的……太巧了。

    何芸涵直勾勾的盯着她看,“你这还是在演戏?”

    元宝使劲摇头,“天地良心,我——”

    “发誓”两个字被她吞了回去,元宝现在杀了小花的心都有了。

    “那孩子太小了,单纯,就是瞎说的。”

    “她……她也可能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性子啥的都有点像了,芸涵,你可别多想。”

    ……

    元宝解释了一圈,何芸涵像是没听见一般:“回头让她来圣皇,孺子可教,比你还小不是么?”

    这话明显就是在挑战元宝了。

    比她还小,什么意思?

    她家老何要红杏出墙吗?

    一提到这种事儿,元宝就立马翻脸,她想着自己总发脾气也不好,弄得跟个小孩似的不成熟。

    凭什么每次都让何芸涵拿着她啊?

    元宝想了想,她突然笑了,迈着妖娆的步子,走到何芸涵身边,这下,她没有分开腿,而是一下子坐在了她的腿上,搂着她的脖子:“芸涵,要不你也教教我演戏?”

    何芸涵盯着她:“什么戏?”

    元宝眼神突然骚呼呼:“这大好的雨天,多适合睡觉啊,咱就来一个床.戏?”

    话音刚落。

    还不带何芸涵回应,门被大力的推开了,元宝吓得一下子从她腿上弹了起来,一个黑影窜了进来,一把抱住了何芸涵,“芸涵,救命啊!”

    看清人,元宝气得涨红了脸:“你!!你怎么来了???这么不讲究,都不敲门吗????!!!!还有,你那手摸哪儿呢???快放开!”

    作者有话要说:  元宝:我就想好好和芸涵过一个田园生活,你们这一个个把这里当做泡妞以及避难所了吗??

    田园再住住,俩人也该进城了。

    ^_^大家五一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