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九十四 一波三折

    姜婉觉得此刻像天塌了一样,耳边全是轰鸣的声音,以至于后面邵宁和姜岸说了些什么一点也没听进去。(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回临城的路上,姜婉缩在座位上“哥……”

    “小婉,你别多想,天大的事都有我们撑着。”

    “到底……”

    邵宁心情也不是很好,便就近找了一个休息站停了车,下去买了一瓶热牛奶递给姜婉“先喝一点缓一缓。”

    姜婉借着牛奶的温度梳理着自己的思路,现在能知道的是,沈骞并不是蒋湘娥亲生,姜岸是害沈骞外婆的凶手,但是姜岸也不是自己亲生父亲,因为他的孩子在未出世时就没了。

    而且姜岸和蒋湘娥是表亲关系,那他们应该和板凳一样是同个利益集团。

    那么,姜岸是从哪里找到自己养在家里,后来还交给了邵宁父亲,当初害了沈骞外婆为什么又要让沈骞又去了蒋湘娥那里……

    越想越是头疼,姜婉捂着头靠在副驾驶位置上,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邵宁看她这个样子也不好受,拿出后座的一个文件夹递给她“至少在这份亲子鉴定来看,我们可以确认你不是姜岸亲生,所以你不用再对沈骞有负罪感。”

    “那我到底是谁的孩子?”

    摸了摸她的头,邵宁感觉心里被扎了一下“别想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我们都还在你身边对不对?”

    姜婉知道这些事一时半刻也理不清楚,只能是眼巴巴地看着邵宁“你什么时候和沈骞成同一阵线了?”

    “在我们发现有共同的审美和敌人的时候。”

    “为什么你们都瞒着我?”

    邵宁看着她已经遍体鳞伤的样子,克制住想要将她护在怀里的冲动“我们的初衷,都是希望你能活得简单点,都是希望能保护你。”

    姜婉不停地掉着眼泪,但眼睛却失神般的空洞“所以姜岸打死都不说的秘密是什么?”

    “小婉……”

    “我的身世对不对?”

    邵宁的眼睛也跟着红了红“有些事知道不一定是好事。”

    姜婉没有说出口自己的想法,她觉得自己绝对脱不开这场惊天算计中。

    比如,姜岸与蒋湘娥并不是真正的互相信任,所以他才会两面三刀,不停地在邵宁父亲和蒋湘娥处给自己留后路。

    那么,自己的身世是不是他握着的最后的一个砝码,他留着这个砝码,就是为了保护他的那个亲妹妹。

    如果自己是……

    姜婉捂着头不敢让自己去想那个可怕的猜想“哥,快开车吧。”

    邵宁回想到叫姜婉来的那天,正好在和沈骞讨论这件事,他们的猜想和姜婉的不谋而合。

    但也因为有了这个猜想,他们都默契的认为该把这件事给压下去,但哪想到姜婉心思远比他们想象中深远,已经找来了姜岸的头发要做亲子鉴定。

    一切都好像在可控范围内不可控的发展。

    邵宁慢慢开着车回临城,一路上生怕再因为车的颠簸打乱了姜婉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情绪。

    姜婉并没有回家,而是站在沈骞楼下发着呆,邵宁已经赶去处理公司事务,所以这会儿终于可以好好的思考了。

    沈骞其实知道的也比自己只早一步而已,若是不然,他也不会和自己走到现在这一步。

    这里面的乱局,一开始看似是自己最可怜,但发展到现在,怎么看都是沈骞最惨。

    没了亲人,所谓的亲人对他不好也没有血缘,好不容易想找个清净躲到临城来,却遇上了自己,把过去的一切慢慢揭开。

    揭开也就罢了,还恰恰都和他息息相关,所以他在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那天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平时都是他在安慰着自己,自己却忘了他也是饱尝痛苦的那一个。

    就这样想着想着,姜婉的母爱开始泛滥,觉得全天下都对不起她的沈老师。

    这样美好的一个人啊,老天偏偏要这样对他。

    沈骞回来的时候,看着像个雕像一样站着的姜婉吓了一跳,疾步走过去“婉婉,你怎么了?”

    “沈老师……”姜婉委屈地撅着嘴“我的沈老师啊……”

    从来没见过她这种情绪的沈骞有些担心,摸着她的额头“怎么了,是不是头又疼了?”

    姜婉“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冲过去抱着沈骞的腰开始嚎啕大哭“我的宝贝沈老师啊……”

    自己的事都没有委屈成这个样子,偏偏想到了沈骞的事,姜婉的心柔软了起来,一直抱着他哭了近两个小时。

    沈骞是既心疼又无奈,只能是拍着背安慰着“好了好了,我就在这儿,别哭了。”

    哭完后,姜婉便带着肿得像核桃的眼睛扯着沈骞上了楼,非要做饭给他吃。

    当然,结果是姜婉差点把厨房炸了,最终两人只能吃外卖。

    来送外卖的是缪逸杰,他看到姜婉的样子笑得直不起腰“我的天,你这是被人打了吗,还有人敢打你?”

    “我看你才是想被打了。”沈骞出声道。

    木头也掐了一把缪逸杰“你能不能别说话。”

    倒是当事人姜婉不以为然,只是挑选着外卖递给沈骞“你吃这个。”

    缪逸杰捂着被掐疼的腰走过去“那我吃什么?”

    “是叫你来送的,不是叫你来吃的。”姜婉冷冰冰说道。

    “你的良心呢?”

    “被你吃了。”

    “我又不是狗……”缪逸杰立马反应过来“你骂我是狗?”

    “挺贴切的。”沈骞依然帮着姜婉说话。

    “沈教授,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真的今天要跟她决一死战!”

    木头帮着姜婉解着袋子“那你得小心点,老大可以一板凳怕死你。”

    “小木头,连你也……”

    “上次被拍的那个直接进了icu,现在出来后吃饭还会乱流口水。”

    ……

    缪逸杰这下直接闭了嘴,这段时间以来木头已经科普了太多这位大姐的“光辉事件”,即便她只是个女的,还是不敢随便招惹。

    更何况,她现在还有一个大佬护着,那才是个不能得罪的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