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7、第 107 章

    天使之环是国内最大规模的演唱会场馆, 也是验证人气的终极考验。(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一次演唱会定在时都,周边省市的粉丝们甚至特地定机票过来捧场, 开场三十分钟前三层上下加上整个内场就已经完全坐满。

    现在演唱会开始严查发光配饰, 每个座位都发放数控应援棒, 远程同步控制数万个光点以营造一片奇妙光海,用不同色调的变幻渲染气氛,彩排时即便场下还空无一人,效果就已经相当惊艳。

    主舞台被设计在场馆正中间,外有月白色长道犹如行星环, 内有十字旋转区配合场景调换。

    最后三分钟倒计时, 白凭坐在总导演的位置戴好耳机。

    “等演出完, 给我电影唱首插曲吧。”他很放松, 还有心思剥糖纸吃巧克力:“《鎏金钥匙》明年上映, 来不来?”

    “来。”霍刃单膝跪在舞台中央, 淡笑颔首:“白导的约,当然得赴。”

    所有灯火荧幕骤然熄灭,唯独全场中心有电流闪烁奔突。

    六人沉气屏声, 在清冷月光中缓缓上升。

    第一声鞭响, 点燃黑夜燎灼呼吸,让台上火流迸发如长虹!

    观众们一眼就看见那手持长鞭的俊美青年, 呐喊欢呼不由自主从胸腔深处往外炸:“开始了开始了啊啊啊!!!”

    第二声鞭响,照彻环场明灯尽数再绽光华,皇冠六子立在烈火纵横的轨道中抬眸向前。

    霍刃立在五芒星正中央展臂抬腕,身姿矫健灵活如穿云飞隼, 眼中蕴着寒芒。

    十三节鞭蜿蜒作奔雷再度划出凌厉弧度,狠击时所有人亦快步起舞,激昂羌笛鸣鼓声好似破阵乐——

    柔韧银鞭似碎星如行蛇,霍刃此刻仿佛在与刀锋共舞,步伐身段无一不利落绝妙到极点。

    他腰肢纤细小腿修长,在银弧寒光中扬臂击鞭,一挑一扫挽了个剑花般的白蛇吐信,扬眸时粲然一笑,几乎要掠走所有人的心跳呼吸。

    裴如也就坐在第一排,凝神望着耀眼光芒下的他肆意起舞,眼神宁和而温柔。

    他快不记得当年刃刃还不会跳舞了。

    所有技巧精髓,要诀心术,他都已经无所保留的传授给这唯一的学生。

    ……完全值得。

    演唱会开场的同时,夜火直播和官网论坛同步开启有奖观看通道,会员可以享受更流畅专属线路,同时发弹幕或者参与微博实时讨论都可以参与惊喜抽奖。

    烈火中的鞭舞一出来,布蕾们就开始马不停蹄做gif写彩虹屁文案推专属话题,一边狂夸本命一边飙泪。

    团粉忙得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放,恨不得用0.5倍速看节目。

    刃刃正牌女友:你还有!多少惊喜!!在等着朕!!!我家哥哥的业务能力就是宠粉铁证!粉他不亏!!!

    猕猴桃布蕾:corona到底是怎么做到年年演唱会都推陈出新引领潮流的——我刃这现场也太炸了!!我好想跳伞空投进去看我家队长,直播看完我马上二刷三刷[豹哭][豹哭]

    ona张小妮:听说这次演唱会是白帝执导哎,这审美定位也太强了吧,霸气柔情兼备不说还完全切合每一首歌,白总slay!

    开场舞结束之后,第一个场景舞台在暗蓝细雾中旋转而来,竟是细雨淋漓的别离桥。

    行人手执黑伞穿梭往来,夜色里长桥上积水些许,远处高楼里的灯火幽微闪烁,

    别离的情人在人潮中回首张望,终于撑开明红色的伞。

    cp榜和各区专楼开始同时battle。

    [我暂停了!!第一对举伞的是梅池,我家cp还能再战一百年!!!]

    [第二对到底是龙刃还是云刃啊啊啊急死我了,这场景是谁设计的也太会了吧——所有黑暗中只有我们的心跳如红伞般张扬,人海里我一眼只看得到你!!]

    [这歌真是又虐又甜,我都分不清玻璃渣和糖到底是谁掺谁,剪刀手可以安排上了tat]

    霍刃作为主c就站在桥梁的最高处,伸手一吹,竟有霜花般的白色蝴蝶在雨中纷飞。

    他举着伞轻声唱歌,那蝴蝶便越过河流去触碰池霁的掌心,停留片刻又飞往别处去。

    弹幕里一片鬼哭狼嚎。

    [all刃是真的!!今天的all刃也是百分百的真!!!]

    [我不管刃玦今天也发糖了——求求你们快去结婚吧!]

    [刃池我还可以磕三百年!!!]

    等虐到极点的分手歌唱完,舞台再度旋转更换,而他们也脱掉都市风长款外套,穿着单薄衬衣遥遥对望。

    第一声由词作者龙笳开场,温柔低喃直达心底。

    “你是纯白的,清澈的,像雨后的雾气。”

    “相见太过快乐,哪怕并未对视过,也好像能感知心意。”

    他们队形变化交替,像中世纪教堂里的一支宫廷舞,又像漫不经心地几步徘徊。

    “心跳忐忑,言语失措,”

    “一望见你眼中晨星,连早安都不会说。”

    三人缓缓单膝跪下,在万众尖叫声中轻吻舞伴的手背。

    霍刃抬头时发觉自己面前站的是小池,笑着和他对视一眼,亲的很轻。

    “我的晨星啊……想把你守在心口,再驱逐这世界的无尽漩涡。”

    薄玦走错位置时有些慌乱,却刚好对上了龙笳。

    后者淡笑俯首,还在轻唱最后一句。

    “我的晨星……”

    “你可否只为我闪烁?”

    他们在数万人眼中十指相扣,视线交错。

    吻变得滚烫许多。

    弹幕和广场全都快疯了。

    控评的打投的给猫梳毛洗澡的全都顾不上了,一边跟姐妹尖叫一边光速发评论,就差在宿舍里鬼哭狼嚎。

    “我收回我刚才的话!!前面那些全都不是糖!!!这特么才是蜂蜜玫瑰蓝莓青草糖!!甜到窒息甜到爆炸甜到简直是在官宣!!!!”

    “卧槽我突然get到龙玦和刃池——谢谢遥遥怎么也迷之有cp感但是攻受好难分啊有课代表教教我吗qaq!”

    紧接着有人把截图po到皇冠和龙玦的话题广场,配合长达四排的流泪表情:“他们绝对是真的!!”

    三对唱歌时牵手亲吻手背,其他两对都是拢着虚握,只有龙笳和薄玦的每根手指都在交缠。

    龙玦老粉简直看到了文艺复兴的曙光,光速把多年前的镇圈之宝找出来给所有人细品再品,快乐到简直要开香槟。

    如果!这都!不算爱!!!

    然而还有更多惊喜在等着所有人。

    十首歌包含串花一气呵成表演完,串场嘉宾表演热场节目,还有歌迷借着机会表白求婚。

    其他四人换装完毕还在喝水润嗓,有两位提前登台。

    灯影摇转之际,竟有琵琶声自西风而来。

    明润铮响带着烈性和血意,复现着列营时金鼓战号齐鸣的激昂。

    一侧长光对准高空,薄玦正抱琵琶侧坐在白孔雀上,一帘墨发随夜风飘扬。

    三声敲板骤响,谢敛昀手执月琴挑按双弦,狐狸眼凛然一睁,数声轮指好似乱云飞渡激流穿瀑!

    霍刃听着势如破竹的双重乐声在候场的暗处侧眸张望,不着痕迹地找老师在哪里。

    他瞄了好几眼都没见着,抿唇继续看哥哥们天上地下的斗着琴,突然被梅笙遥轻拍右肩。

    “在那呢。”梅笙遥小声道:“他在看你哦。”

    霍刃呼吸一顿,再度瞄了过去。

    虽然隔了二十多米,可只要找对方向就可以看得很清晰。

    看过去的那一瞬间,霍刃本能地屏住呼吸,既期望他看见自己了,又希望他没注意到这里。

    老师……我刚才那几支舞,跳得好看么?

    他匆匆轻咳一声想收回目光,对方却笑意加深,用双指对着他的方向开了一枪。

    抓到你了。

    去年皇冠演唱会有相当惊艳的浴缸舞和鸣鼓舞,但高山流水太久没有营业,一度成为部分粉丝的遗憾。

    今年月琴配上琵琶来了场酣畅淋漓的《十面埋伏》,让corona在热搜榜成功占到第四个词条,热度畅通无阻推到爆。

    谢狐狸家的小云朵:高山流水复婚了!!!他们没有be我又好了我可以!!!!

    敛玦一生推:手控今天已经幸福到窒息了,这到底是什么筋骨分明修长白净的一双手,我家哥哥们弹月琴弹琵琶都太撩了我不行了救护车怎么还没来——

    ona紫宝石:这个团给我的最大烦恼就是cp太多了……我爬墙的速度永远赶不上官方发糖的速度,到底先嗑哪队才好(╯‵□′)╯︵┻━┻

    斗琴结束之际,薄玦和谢敛昀分头回后台快速换装,群演做特效演出的同时舞台在快速轮换,正中心无声无息地浮现出一圈冰面。

    糖果屋和圣诞树在冰湖边错落分布,可爱的好像童话世界再现。

    方才比利时小镇出现在舞台中央时,夏夜里细雪随风飘飞,他们全员都穿着羽绒服围巾笑着漫步唱歌,浪漫到不真实。

    观众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就没有停过。

    在小提琴声响起的同时,打扮成泰迪小熊的梅笙遥牵着小王子打扮的池霁在冰面上跳舞,哥哥们则站在布景的不同角落,让阿卡贝拉在和声中被熨作热巧克力般的温暖歌声。

    池霁头顶皇冠笑容灿烂,上岸时差点还滑了一跤,被谢敛昀眼疾手快地接住了。

    “小心点。”

    “安啦。”

    观众们跟着捂脸:“啊啊啊啊——”

    谢敛昀没多理会,俯身帮他拍拍衣角:“你今晚很好看。”

    池霁笑眯眯应了一声:“那是。”

    其他几人的solo节目相继结束,更多人在等龙笳的独秀。

    然而白导并不打算让这位公子爷跳舞,而是给了他一匹白马。

    龙笳换好骑装立在白马上走上月白环道的时候,场内场外单身的非单身的姑娘们轰的一声全懵了。

    卧——槽!!!

    按照白凭的原话,说的是‘你什么都不用做,绕场两周挥挥手就行。’

    龙笳也很实诚的就这么做了,他肩宽背直,穿着骑装更加深了天然的英伦风优雅。

    他坐在缀金雕玉的马鞍上笑容浅浅,俨然从书中走出来的俊朗贵族。

    银鬃白马高挑出尘,深金色鞍饰贵气不凡,衬的悠悠几步都美好到不真实。

    女友粉们已经全部沦陷阵亡。

    龙牙茉:不!娶!何!撩!这杀伤力太恐怖了我已经原地反复去世了qaaaaaq

    龙鳞贩售机:今天情敌又要刷新一大波,笳笳下班回来还要哄我哼哼哼~

    海盐味小宝石:草了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先尖叫小王子和小熊跳舞还是龙哥今晚a翻全场!!!他是真·贵公子啊!!!

    没有等众人从这一桩又一桩极具冲击力的名场面里缓过来,全员又已经统一风格再度出场。

    纯黑风衣,银纹纽扣,逆十字领结扣,以及禁欲意味十足的军服。

    “微抿的薄唇,脚踝的纹身,薄荷酒味的吻。”

    霍刃立在三角阵型的最前方,抬指压低帽檐,声音清冷好似冰沙。

    “想把你囚作玩物,恣意享乐就此一生。”

    “喘息是若即若离欲擒故纵的缰绳,”

    “衬衣扣子解开时被蹭到暧昧余温。”

    所有人在他的引领中再度起舞,全开麦时他的呼吸声和眼神一样勾人。

    起,伏,喘,叹。

    再转身时又轻退几步,像是退却驯服。

    池霁隐在队伍中心,和声飘忽似深谷中的风。

    “不许……认真……”

    “联络短信要再刻意延迟仿佛未闻,”

    “故意在清晨电话里带着鼻音轻哼。”

    黑皮革帽被他摘下,如同玩物般被指腹摩挲把玩。

    然后是一个意味不明的轻吻。

    他的薄唇轻滑过帽檐,显得格外柔软诱人。

    裴如也眸色微沉。

    这首他之前陪着彩排过多少次,根本没有这一段。

    是学坏了。

    “不可以……认真……”

    海妖般的吟咏声飘忽起伏,是引诱水手触礁的蛊惑信号。

    另一声交重响起,似叹息似玩笑。

    “……你曾爱我几分?”

    -2-

    演唱会结束的时候,场内场外一片安详。

    这是什么荷尔蒙炸弹混玻璃糖虐恋复合热恋现场,撩到这种程度真是追个星要单身一辈子……

    霍刃没关注网络的评价和风向,卸完妆还在心虚。

    他刚才好像撩的有点过啊。

    老师绝对看到了吧……

    梅笙遥好奇那匹白马被存到哪儿去了,匆匆卸完妆就拉着其他人过去找乐子。

    霍刃随口回绝几声,一时间也不知道老师去了哪里,跟助理解释一句便独自回了主舞台。

    很久以前,他演出的时候把耳钉掉在了另一个演唱会舞台上,曾经见到过曲终人散的现场。

    不同于施工时的嘈杂空旷,那种环境……更有种黑暗岩洞般的寂静苍凉。

    霍刃一路穿过喧闹拥挤的工作人员,再度踏上升降台找了回去。

    幕后是热闹明亮的人群,两侧亮着施工拆台用的白光,主舞台前已经只剩几盏独照的射灯。

    深红色长灯只能照亮狭窄一隅,其他地方都已经尽数浸入黑暗中。

    他独自站立在干燥微冷的夏风中,半晌才转身准备回去。

    却撞进温暖的怀抱里。

    “嘘。”裴如也清楚监控已经关掉了,陪他隐在角落的黑暗里:“怎么来这里了?”

    霍刃怔了一刻,先是确认附近没有其他人,然后才在寂静中放松下来,开口时有些犹豫。

    “来的路上突然想到一句,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他回避离别,却又明白自己只能接受这一切。

    “其实,我总是觉得,好像没有什么会永远属于我。”

    名气,地位,荣耀,赞誉……

    十余万人的欢聚也有分别消散的这一刻。

    分离总是寂静昏暗,犹如并不被期待的黑夜。

    裴如也懂他心中藏着太多不安,抱紧他许久没有开口。

    “老师,”霍刃陷在他怀里涩声道:“我确实很需要抱抱。”

    人理智时反而容易看不清前路,也无法准确占卜吉凶,很容易胡思乱想。

    他庆幸自己可以暂时在他的胸膛里躲一会儿。

    几百米外有工人在拆手脚架,叮叮当当的敲着锤子,声音被夜风吹散,并不算清晰。

    霍刃隐约觉得自己抱着老师太久,有些不好意思地松开手。

    “对不起啊。”他低声道:“我还是太依赖你了。”

    可是手没有被松开,反而被扣的更紧。

    “如果你愿意相信,”裴如也抵着霍刃的额头,引着他的手抚上自己的胸口:“这里……只属于你。”

    他的心跳沉着有力,永不停息。

    “……只要它在,我就永远属于你。”

    霍刃怔在原地,这一刻甚至想抓住每一个字藏进怀里。

    他从来没有幻想过裴如也的这样一面。

    他惊愕地抬头看他,一瞬间眼角发红泪意上涌,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回应。

    这个人无声无息地陪伴了他七年。

    从年少的狼狈到如今的盛名,裴如也知道自己的一切迷茫慌乱,见过他最无所适从的一面。

    却仍旧坚定炽热,从未改变过。

    “如也,”他尝试着呼唤他的名字:“……如也。”

    男人沉默不答,手掌却微微用力,让他继续感受自己的心跳。

    它一直都在。

    他也一直都会在。

    霍刃深呼吸一口气,不想再顾及其他任何事情,仰头想吻他的唇。

    却被一步错开,扑了个空。

    青年眼睛雾气湿润,有种被拒绝的惶然失落。

    裴如也低头拂开他垂落的碎发,低声道:“第一次,我来。”

    然后俯身吻了他的唇。

    他们都知道这个吻是不被允许的。

    也许只能有失控的这一次。

    所以扣紧对方的腰,本能般的直接把这个吻尽数推深。

    裴如也十八岁前单身时挑剔到近似精神洁癖,同样也是第一次接吻。

    可他们契合到已经在梦中接吻过无数次,连换气都不需要任何停顿。

    白玫瑰香气悄无声息的在唇侧齿间徘徊,先是浅浅触碰亲吻,如同温柔的引导和试探。

    然后唇齿打开,舔舐着再度交换气息,最细腻敏感的唇在牵引着彼此的全部神经,让被压抑太久的爱意被释放共鸣。

    亲吻喜欢的人是可以快乐到战栗的一件事。

    霍刃不自觉地低哼几声,隐约感觉到他们抱着彼此的脖颈,指尖都尽数嵌进发侧。

    深吻就好像跳双人舞。

    徘徊,亲近,旋转,徘徊……

    他抬手时突然被戒指蹭了一下。

    是舞蹈演出时常戴的金色皇冠戒指,戴在代表单身的食指。

    一瞬间的刺痛将他完全带回现实,以至于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终于断开了这个吻。

    “我,”霍刃知道自己已经脸颊绯红一片,一时间仓促又混乱,还怕他难过:“老师……我……”

    “我真的崇拜你很久了。”

    十五岁的时候,我就想成为像你一样沉稳强大的人。

    我一直在追随你啊,老师,你知道吗。

    他不敢再多说错一句,也不敢再回到他的怀里。

    “老师,我……我该回去了,他们估计也在找我。”

    裴如也轻轻嗯了一声,低头帮他理好发际和领子,看见霍刃转身时,突然又唤了一声。

    “刃刃。”

    “在——在的!”霍刃心虚的不行,在昏暗中努力看清他的表情。

    “走之前……再亲一次么?”裴如也没有把握,却还是将心里积压许久的念头说出口:“……就轻轻的,再亲一下?”

    他在作为老师和老板的时候,从来都气定神闲,不会提没把握的事情。

    这一刻却终于和其他二十多岁的青年没有差别,在喜欢的人面前小心翼翼。

    霍刃呼吸一顿,快步走回去,认真的又亲了一下。

    老师在撒娇。

    老师绝对是在撒娇。

    裴如也在无声地记每一个细节。

    唇轻薄柔软,角度找的很青涩,但很好。

    深吻时……甚至会微微发抖,特别可爱。

    霍刃生怕他们之后还会这样失控,分开唇瓣时仓促道:“以后,以后还是不可以这样啊。”

    男人低头凝视着他,良久应了一声。

    “终点等你。”

    在踏入灯光的前一秒,霍刃回头望向他,停顿了几秒。

    两指按在心口,再按在唇侧。

    老师,我信你。

    永远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