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1、第 91 章

    第91章

    杨戬在宫外的府邸内品茗,妾室们伺候着摇扇, 陪他说笑哄他开心。(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下人来报李公公来了, 他就叫这些妾室都下去了,有意叫她们避开李彦。

    这些美貌的妾室是他的私有物, 别人不能随便看,哪怕对方同样是太监也不行。

    李彦带来了一个消息,“最近高铭和慕容彦泽在烟月街那边大兴土木, 不知在做什么。”

    “找个泥瓦匠打听一下,不就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了吗?”

    “我打听了,可那些泥瓦匠也不知道,据说工匠换了好几批了, 每个只承担一部分建造任务,盲人摸象, 都不晓得自己在建什么。”

    杨戬这心里就七上八下的难熬起来, 他算是怕了高铭那兔崽子了, 而且他不晓得为什么,总觉得那高铭故意和他走一条路线, 借此挤兑他。

    他也想不通, 哪里得罪高铭了。

    李彦劝道:“上次他进献白鹿的方法, 我总觉他脑袋里真的有点东西,不如哪天送他些贵重礼品, 再请他吃顿酒,拉拉关系算了,咱们跟太尉的儿子就别较劲了。”

    “是他跟我较劲, 滩涂改耕田那事,别人都不言语,就他,据说还把报上来的消息全都给了郓王,虽然郓王没进一步为难我,但不觉得,若是识相的话,他就该压下来,根本不用让郡王知道。他现在是皇城司提举,保不齐下次就不给郓王,直接给官家了。”

    李彦安慰道:“官家如此信任您,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怎么样的。”

    杨戬闭眼叹气,若是以前,他随便说几句就蒙混过去了,但现在不一样,明显官家更信任高铭。

    他就像攥沙子,看着手中的东西一点点流逝,却无能为力。

    杨戬觉得烟月街那个正在动工的建筑,里面一定有猫腻,指不定又是能讨官家喜欢的新鲜玩意。

    他好想搞破坏,但是凝眉思忖半晌,他发现要在宫外对太尉的儿子正在建造的屋舍进行一次成功的破坏是何其困难。

    若是一般的人的基地,随便叫上些泼皮闲汉上去打砸,把在建的东西毁于一旦,然后等告到开封府,打个招呼,迟迟不去抓人,再好的营生也能搅合没。

    但是高铭不一样,太尉府里别的不多,就是膀大腰圆的禁军军汉多,随便拉出个几百个,眼睛都不眨一下。

    没等打砸成功,反而得被太尉府的人将骨头打断。

    好难。

    杨戬再问李彦,“真的不知道那个在建的房屋内有什么猫腻?一点眉目都没有?”

    李彦摇头,“要是有的话,就告诉公公您了。我也想知道里面在折腾什么啊。”

    杨戬心一横,“那就不要旁敲侧击了,咱们亲自去一趟看看。我就不信高铭还能拦着不让咱们看。”

    跟他拼脸皮,高铭也得甘拜下风。

    李彦一惊,“就这么上门去?”

    “对,就不信他能拦着,瞧见那里面有什么,回来研究研究,也弄个跟他一样的。”杨戬露出笑意,“咱们这就去。”

    李彦道:“那房子确实已经修建好大半,如果能进去里面,应该就能知道里面有什么,他藏不住。”

    杨戬越发有自信了,叫人备车直奔烟月街。

    杨戬带着随从们,一到烟月街已经施工大半的房屋跟前就要走进去。

    工头见有人要闯进来,当然不许,“诶诶诶?你们什么人?这里不许进去!”

    “我们是什么人?”其中一个随从嚣张的吼道:“这是杨公公和李公公,睁开你们的眼睛看清楚了。怎么,连这街上的一个小房子都不能进来看看吗?”

    杨戬装模作样的摆摆手,对工头道:“我偶尔路过,见这屋子建得合眼缘,想进来瞧瞧,不行吗?”

    杨戬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但这房子的主人也不是无名之辈,“这院子的主人是高衙内和慕容公子。”

    “我知道是他们,那你们就派人去问问他们,就说杨戬来了,想进去看看,他们不会小气到拒绝吧。”

    工头得知对方是当朝权阉杨戬,赶紧派人去请主人过来。

    杨戬可不是他这种小小的工匠能应付的,得同级别的高衙内出面。

    高铭正在家里跟花荣下棋,本来兴致正浓,听到杨戬要往烟月街的建筑物内闯,当即就知道对方想做什么,脸色一沉,“这死太监。”

    花荣也不高兴,难得休沐日慕容彦泽没跑过来,就他和高铭两个人,本来打算好好享受两个人宁静的时刻,不想被杨戬这一出给破坏了。

    但他看高铭生气的样子,就知道这棋下不成了,“先去看看吧,回来再下也一样。原封不动的摆着。”

    “好吧。”高铭将棋子放回棋笸内,叫人备车,和花荣去烟月街。

    高铭到的时候,杨戬和李彦已经走到了院内,要不是几个出入口都被工头眼疾手快的上了锁,并谎称没钥匙,就被他进去了。

    高铭一咂嘴,“杨公公,李公公,这太阳正当头,你们不在凉快的地方纳凉,怎么有心来看我这烟尘滚滚的小地方?”

    哪凉快哪儿待着不好么,偏到我这里找事。

    杨戬笑道:“就是路过,想进来坐坐,我看你这屋子也建成了快大半了,虽然外面看着普通,但里面一定内有乾坤,我想进去一观,你不会介意吧?正好,我也想找块地,造个你这样的屋子,想借鉴借鉴。”

    高铭有点佩服杨戬,一点不藏着掖着,如此直白。

    李彦帮腔,笑道:“上次杨公公进献白虎,堂堂正正的摆出来,不曾有保留,衙内您何必如此小气,如果真是好东西,大家也好齐心协力的发扬光大。造价方面缺银两,我们都不会吝啬的。”

    杨戬更是道:“高大人,人人都知道你百般机灵,就这么明晃晃的在烟月街上造屋舍,不光是我,别人也都好奇,眼热,我不看,也得有别人看。”

    惦记好奇的,又不光他一个人,拦得了初一,拦不了十五,不如现在曝光,免得惦记。

    高铭就知道得有这么一天,他现在是红人,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大兴土木,又不对外面说在建什么,肯定有人好奇。

    他料到了,所以早有准备。

    “这里面的东西,是我个人和几个朋友之间的恶劣趣味,就怕公公吃不消。”

    杨戬反倒来了兴趣,“只要你肯亮出来,我就吃得消。”

    “我还是劝你不要进去,真的不适合你。”

    杨戬呵呵笑道:“衙内这么说,我就更好奇了,今天不满足好奇心就真的不能走了。”

    “那好吧,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大家都听到了吧?”

    杨戬放出豪言,“我自己听得更是清楚,快别耽搁时间了,抓紧让我进去一饱眼福吧。”

    “好吧,那得先准备准备。”高铭吩咐随从,“去慕容府跟他说,就说杨公公和李公公要进烟月街的屋子,叫他把三号房间的人员带来。”然后对杨戬和李彦道:“得等慕容彦泽过来,你们不会心急吧?”

    杨戬和李彦都觉得高铭这是借口拖延时间,叫他们知难而退。

    这么明显的圈套能中吗?当然不能了!

    “没关系,我们可以等。”

    高铭无所谓的道:“那就等吧。”然后也不管他俩,只和花荣在一旁说说笑笑。

    花荣也不知道高铭和慕容彦泽在这里鼓捣什么,想到一会就能看到里面的东西,不禁有几分好奇,“没想到我沾了他们的光,也能进去一探究竟。”

    高铭犹豫要不要提醒花荣,但一想他可是连杀人都不眨眼的,“那一会就好好探探吧,保证不让你失望。”

    慕容府的人很有效率,不一会人就都来了,但是不见慕容彦泽。

    其中一个慕容家的家丁道:“我们公家公子病了,今天就不来了。希望两位公公不要怪罪。”

    杨戬和李彦催促道:“不打紧,可以进去了吧?”

    高铭对慕容家来的这些家丁道:“你们先进去准备吧,我们一会就进去。”

    这些人点头称是,从一个后门走进了完成了大半的房屋内,其中一个还朝杨戬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杨戬自个琢磨,原来还需要人员配合,极有可能这里面是个戏院,专门唱戏演出的。

    听说高铭在孟州的时候,撺掇快活林的商家上演《梁山伯和祝英台》搞得当地什么改编都有,确实吸引眼球。

    难道他重新改编了剧目?

    刚才进去那些恐怕是慕容家养的戏班子。

    一会倒要仔细看看他演的什么剧目,容易的话,也照样扒一个。

    大概一刻钟之后,高铭朝他俩招手,“走吧,可以进去了。随从就不要带了,我也不带。”

    杨戬想想,同意了,叫自己的随行人员都待在外面,他和李彦、高铭还有花荣往里走。

    就领着他们从后面一个门朝屋内走去。

    这小门开在侧面,不仔细看,还不容易发现,进去后是一个狭窄的过道,黑漆漆一片,高铭举着灯笼,走在前面,“小心脚下。”

    花荣怕高铭提灯手酸,主动接过来,“我来吧。”

    高铭笑道:“也好,你个子高,照得更亮些。”

    杨戬眯着眼睛看四周,“这也太黑太窄了,怎么不开窗?”

    高铭冷声道:“都说了这是我和朋友的恶趣味。”

    花荣也纳闷,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难道是什么珍奇异兽,需要养在黑暗中。

    长长的走廊内,七拐八绕不说,而且走了一会,也不见其他人,只能听到他们几个的脚步声。

    杨戬有点不安的道:“想不到这里面空间还挺大的,这院子花了不少钱吧?”

    高铭幽幽的道:“其实真的不多,因为这院子里,据说之前有被薄情的恩客抛弃的女子在这里上吊,之后就不太干净,所以我一来买,店主就爽快的卖了。”

    这都是他瞎编的,根本没这回事。

    杨戬心里咯噔一下,“那还不多点些蜡烛,还有,就该多开窗户,多进阳气!”

    突然,来了一股风,呼地一下子将花荣手里的灯笼吹灭了。

    花荣本能的将他护在身旁,但是下一刻,高铭就拽着他想前走了几步,推开一道墙上的暗门,躲了进去。

    “怎么回事?”

    高铭耸耸肩,“鬼屋游戏。”

    他料到建设过程中肯定有人来打探消息,所以就在建筑的一角建造了鬼屋,吓退这些打算一探究竟的人,就算以后不想吓人了,这里有许多暗门还能当逃生的密室用。

    杨戬不是要进来玩么,就叫他好好玩吧。

    就在花荣还琢磨这四个字的时候,就听外面杨戬一声尖叫:“啊——谁?谁?”

    杨戬揪住李彦,“是不是你刚才往我耳朵吹气?”

    谁知道就听李彦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我没有啊,不是我。”

    杨戬一下子寒毛都竖起来了,李彦如果在他身后,那么他手里抓的人是谁?

    他哇的一叫,忙将手里抓住的人推了出去,叫道:“高铭——高铭——你在哪里?”

    这时就听李彦哎呦一声,“什么东西绊我?”

    然后就咕噜咕的踢中了什么东西,直踢到杨戬跟前,杨戬道:“是不是刚才花荣丢掉的灯笼?”于是俯身去摸。

    这一摸,不要紧,却摸到了一堆头发,他吓的扬手撇开,能撇多远就多远。

    他大声叫:“高铭——花荣——你们在哪里?”

    就听远处的地方,好像是高铭的声音在回应,“杨公公,你们在哪里?”

    杨戬摸着墙壁,往前朝高铭声音所在的地方慢慢移过去,他对李彦道:“咱们沿着墙壁往前走。”

    李彦同意,“嗯,就照你说的做。”

    杨戬伸出手,摸索着前行。

    可突然间,他碰到了一个冰凉东西,此时他的眼睛已经多少适应了黑暗,再加上距离离得近,他仔细看,就见墙上伸出了一只孤零零的惨白的手,而他碰到的,就是这个。

    “啊——!!”他被蛇咬了一般的弹开手,跌坐在地,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闹、闹鬼啊。

    李彦被杨戬的尖叫声,吓得几乎要哭出来,“从哪儿能出去?出口在哪里?”

    这墙壁都是石头的,隔音效果极好,他叫了这么久,外面的护卫都没进来,就知道他们听不见,外面的人指望不上,他得自救。

    杨戬瑟缩在原地,使劲喊高铭的名字,但是高铭没叫来,忽然听前方传来了一阵女子的尖笑声,那笑声笑得人骨子里发毛。

    突然这时,不知什么东西突然拽了下他的裤脚,将他往后拖去。

    杨戬双手抓地,只恨自己没多长几只手,“李彦,救我啊-”

    李彦自顾不暇,哪有功夫救杨戬,他现在动都不敢动,因为他感到他身后好像有人,但他不敢回头看,就怕一看真的有什么。

    杨戬使劲蹬腿,抓他的手总算放开了,他魂不守舍的直喘气,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李彦忽然看到前方有亮光,甚至激动,但下一刻,他就恨不得捂住自己的眼睛,因为前方打着灯笼走来的,根本是个无头的女子,脖子以上空空如也。

    她提着灯笼,一步步朝他们走来,幽幽的道:“奴家的头呢?两位官人看到了没有?”

    李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杨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逃,但是已经吓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马上就要吐出来了,腿软脚麻,根本站不起来,连爬都怕不远。

    杨戬害怕的闭上了眼睛,直叫到嗓子都哑了,不见自己死,才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那个无头女子已经不见了。

    地上只留一个灯笼。

    李彦想了想,心一横,将灯笼拿到手里,好歹能照亮。

    杨戬见了,惊恐的道:“这灯别拿,万一那女鬼附在里面了呢?”

    李彦一听,也觉得这灯烧手,但又不敢粗暴对待,小心翼翼的放回了远处。

    让盏灯笼就立在原地,虽然可怕,但不管怎么说,它带来了光明。

    突然间,就见前方的梁上突然落下个白色黑发的人影,吓得杨戬叫都叫不出来,但一瞬间,那人影又消失了。

    他捂住眼睛,不敢去看她消失的方向,就怕看到什么更恐怖的景象。

    忽然,杨戬觉得自己脖子后面一凉,接着两肩出现了黑色的发丝。

    而李彦看着他,颤抖的指着他身后,张着嘴巴,惊骇得吐不出一个字。

    杨戬几乎要哭出来了,他想逃,可是脚不听使唤。

    而这时,一个穿着白衣的人影突然从他头顶倒立下来,猛地出现他跟前,并大叫了一声,“哇——”

    杨戬只觉得脑子一空。

    那人影这时摘下发套,笑道:“杨公公,是我,慕容彦泽。”然后对上面的人道:“慢慢放我下来。”

    等他双脚挨着地,才解下系在身上的绳子。

    从上面倒吊下来,这操作,可以称得上大手笔了,不知道吓到杨戬了没有。

    慕容彦泽对杨戬笑道:“公公,没想到是我吧?”

    可杨戬只是靠着墙,并不回答慕容彦泽的话。

    这时一旁的暗门打开,高铭和花荣走了出来。

    花荣上前一看杨戬,就道:“已经昏过去了。”又去看了眼李彦,“他也是。”

    慕容彦泽咧嘴,“是不是玩过火了?”

    高铭道:“你不是说你不来么,怎么会突然倒吊下来吓人,没你这致命一击,他们还晕不了。现在好了,两个都吓晕了。”

    “还说我,之前的无头女鬼也很可怕好不好?”

    “但有一说一,再可怕,他们也没昏过去。你刚才那一下才绝对是致命的一击。”高铭拉花荣给自己助阵,“你说是不是?”

    花荣当然站在高铭这边,“当然是这样的。”

    慕容彦泽指着他俩,“嘁,花荣跟你一条心,找他当证人不算数。”

    这时候,负责扮演鬼吓人的人员都从暗门内走了出来,担心的看这边。

    演无头女鬼的,更是将道具给摘了下来,其实只是在真正的肩膀上再顶个假的无头的上半身道具。

    “没你们的事。”慕容彦泽一挥手,然后看着昏死过去的杨戬和李彦,“……算了算了,别说是谁的责任了,他们已经晕倒了,现在怎么办?”

    “他们醒了,一定会不依不饶。”高铭道:“杨公公都是老人家了,肯定骂咱们不尊老爱幼。”

    这时花荣有点不可思议的道:“你们忙来忙去就建了一间鬼屋?”

    “这只是一部分。”

    慕容彦泽道:“我觉得这一部分才是精华,其他的,说实在的,我并不感兴趣,本来打算让礼部的同僚第一批来,没想到叫杨公公抢了鲜。”

    他迫不及待想看看礼部那些顽固,又爱拿腔作调的糟老头子被吓得嗷嗷叫的场景。

    花荣瞅着不省人事的杨戬和李彦,“别说以后了,这杨公公和李公公被你们吓晕了,不解决,你们这栋建筑就得被查封,赶紧想想办法吧。”

    高铭叹气,“还能怎么办,只能这么办了。”

    “官家,我们真不是故意吓唬杨公公的,是他说想进来和我们一起玩,我们之前已经反复提醒他多少次了。”慕容彦泽弓着腰,一脸惊恐的对赵佶道。

    高铭也装出战战兢兢的样子,“在场的人都听到了,我都说过了,这里是我和朋友玩耍的地方,可能有些东西他接受不了,可他还是偏要进去。结果就……”

    把杨戬吓晕了,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趁着杨戬没醒,第一时间进宫找官家“认罪”。

    谁抢占先机,谁有理。

    赵佶在桌上画画,轻描淡写的道:“朕还当是什么事,原来就是这个啊,朕知道了,你们不用担心,朕派御医去给他瞧瞧。”说完,见高铭和慕容彦泽都可怜巴巴的看他,不禁苦笑道:“都说了不用担心,不是大事,好了,回去吧。”

    高铭和慕容彦泽这才谢了官家退了出去。

    来到大殿外,两人都得意的看了对方一眼,高铭更是微微耸肩,有官家托底,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杨戬就求见官家。

    赵佶一笑,“看来没大碍,让他进来。”

    杨戬一进来就声泪俱下的道:“官家,有人要谋害老奴,老奴好险不能活着来见官家,官家要替老奴做主啊——”

    不将事态说得严重,怎么能唤起官家的同情心呢。

    况且他的身心真的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伤害绝对是真的。

    没想到一通哭嚎,赵佶只是一边勾勒线条一边道:“朕都知道了,你也是,年纪大了,就不要跟年轻人胡闹了。”

    年纪大了……

    年纪大……

    大了……

    大……

    杨戬没想到居然换来官家这样的评价,“官家,他们真的太恶劣了,将老奴和李彦吓得都晕了过去。”

    赵佶道:“你也将他们吓得不轻,见你晕了,赶紧进宫认错了。他们也不是故意的,行了,不要不依不饶的,下去吧,回头叫御医给你看看。”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杨戬只能含泪退了出去。

    等他走了,在赵佶旁边的梁师成不紧不慢的道:“幸好官家替高铭和慕容彦泽做主,否则的话,不知要怎么被杨戬纠缠。”

    赵佶看了梁师成一眼,梁师成忙低下头。

    但赵佶心里也忍不住想,高铭和慕容彦泽两个尚且如此忌惮杨戬,更何况其他人。

    而且他也确实见到了,杨戬进来又是“谋害”又是“不能活着回来”的,把事情往严重了说,分明不想善罢甘休。

    他暗暗摇头。

    杨戬在官家那里没讨到好处,郁闷的走向自己管辖的御花园,忽然见前面的嶙峋怪石,好像个人,吓得心里一紧,下意识的绕道。

    却不想,突然被人从后面一拍肩膀,吓得他失声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喊声响彻宫廷。

    巡视的皇城司军汉忙都跑了过来,就见枢密使童贯一只手搭在杨公公肩膀上,而杨公公像被雷击了一样,啊啊啊啊啊乱叫。

    童贯反倒被吓得不轻,“老、老杨,不至于吓成这样吧?”

    杨戬回头见是童贯,才松了口气,“原、原来是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

    “你才一惊一乍的吧!”童贯很冤。

    杨戬想辩解,要是你被高铭那么吓,怕是已经吓死了,我一惊一乍的已经算好的了。但话到嘴边,忽然觉得疲惫极了,已经没有多余的气力,绝望的看了眼童贯,然后背影灰暗的走了。

    当晚,他做了一夜的噩梦。

    第二天,感觉自己老了好几岁。

    他眼圈发黑的走在宫内,迎面碰上了李彦,两个难兄难弟赶紧聚到一起大骂高铭和慕容彦泽。

    “小兔崽子,这次真的惹怒我了,这仇不报非君子!”但转念一想,自己本来就不是君子,就改口,“这仇不报,我就是王八蛋!”

    “太可恨了!”杨戬也跟着骂,“梁山那群人怎么不来取他的狗命!这仇没完,必须得报!”

    这时候,突然他眼睛被人从后面蒙住。

    心理阴影登时爆发,杨戬惊声尖叫:“啊啊啊啊——”

    负责巡逻的皇城司军汉们再次跑过来,这次就看到皇城司提点高铭蒙着杨戬的眼睛,笑容灿烂的道:“猜猜我是谁?”

    杨戬双举在半空中,不停的乱舞,跟神智错乱了似的,“你快放开我!啊——”

    高铭偏不放,还是笑嘻嘻的道:“你猜猜啊,猜对我才能放开!”

    李彦在一旁急得直拧衣角,悲戚的道:“高大人,求你了,你可住手吧!”

    别再残害杨公公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爱玩的孩子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宫八喵、像大树一样高 、lloyds、青龙偃月、燕燕萝、心宽腿长双商在线、砸中一个小sb、俺铁牛才不会被骗、浮光掠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纸娃阿啪 70瓶;千里江山 47瓶;31986558、jas 40瓶;百里·乱码·琴音 37瓶;当归黄芪 30瓶;langfwu、甜甜的冬瓜、缘由 20瓶;白露为霜、神秘的读者 15瓶;祁醉今天做人了吗 13瓶;逆旅悲尘、灰原、乐初夏、红柚添香、白色麒麟、小逸于林海、里格、糖葫芦 10瓶;浮光掠影、陌上咲 9瓶;两只小熊、莉莉丝、静夜思、17438403、迟画、蓝印十九、星辰、阳瑶、甲乙 5瓶;爱困觉 3瓶;冥芲、好运来了!、宋军霖 2瓶;凨矷、妍肆太皇貅、如芙、君惜落花、您的好友、用户6010656189、wandao、羊咩咩、八年、念侬安、春衫旧、阿苏、jx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