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部 第二百五十一拍 配角到齐!

    (注:本文出现的一切人名、地名、宗教、团体等均与实际无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周六艳阳高照,是个很难得是回光返照的温暖天气,太阳持续散播着它的热量,生怕无疾而终,原本已经穿上衬裤和衬衣的人们则是对着天空怨声载道叫苦不迭,厚重的衣服伴随着粘稠的汗水让人移动不能,因为这衣服一旦穿上,那就不能随意脱下来了,除非等到春暖花开的时节才可以。(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这周六对于许多体育爱好者来说是个绝好的日子,因为从这周开始东海市乒乓球高校联赛正式开启,全市及附属区共计64所高校将分批进行单淘汰赛,市内各大媒体报刊争相对比赛进行报道,而光华中学和外国语国际中学的强强对战直接开启这次阶段大赛的序幕,作为比赛场地的光华中学乒乓球馆也被围得水泄不通,因为场馆内可容纳观众人数有限,因此无奈之下只能对入场人员进行登记和限流处理。

    当然东海市的各路强豪球队也派来代表,如光华中学的死敌皇冠诸神高中,虽然他们在今天也有比赛,但是依然派来了手持细长雨伞一副欧洲绅士的赫菲斯托斯、一身潮牌嘻哈风打扮的赫尔墨斯以及头戴棒球帽极力压低帽檐的雅典娜三人;去年东海市四强的特色体育高中也同样派来三名人高马大身着白色背心裸露着强健肌肉的选手,感觉上他们三人是来参加选美比赛,而非观看对手,自从在上一届半决赛中以总比分3比1输给光华中学后,特色体育高中的球员卧薪尝胆,恰好他们也被分在与光华中学同组的a组,根据赛程安排,只要他们能一路胜利,相信还会在a组半决赛上与光华中学上演一场生死对决;最后就是上一届亚军的海峰学院,他们在上一届决赛上与光华中学大战五盘,但是最终依然败下阵来,本次光华中学的比赛他们同样也派出三名调查人员,三人统一都是一身黑色长风衣打扮和黑色口罩,这一身惹眼的装束显得身材格外纤瘦,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和冷峻的表情让他们看起来好像某个偶像团体一样并且一路带着寒风而来,他们的出现也惹得在场不少女孩子大声尖叫。

    三队九人就这样在光华中学的乒乓球馆前相遇,立刻产生出不一样的火花,是敌意是不爽是互相看不惯的对立以及强队自带的傲骨之风。

    “啧啧,我还以为是从哪个医院跑出来的病人呢,捂得这么严实,怎么不带个防毒面具和防护服出门啊?”特色体育高中的带头人是他们的乒乓球队副队长严阵宽,他皮肤黝黑剃着贴头皮的毛寸,他身后的两个男孩子也是同样的发型,严阵宽一向不爽海峰学院的学生,他不爽的理由是男人就应该孔武有力,那么娘那么奶不如去泰国做人妖好了,但是他心里也从来不承认海峰学院的学生确实比他长得好看,他只是认为那些女孩子瞎了眼完全观察不出力量带来的美感,听到副队长这么一说,体育高中的三个人咯咯大笑。

    其中一个海峰学院的男孩子有些不爽准备上前,被他们的领头人一把拦下,领头的男孩子正是海峰学院的乒乓球队长云淼,云淼虽然说话轻声细语,但是每一字却意外的有力直穿听者的耳膜,“哼,就算是冬天耍单或者穿着裤衩拼命锻炼,你们这一次也进不了决赛。”

    云淼这一番话立马刺痛了特色体育高中的学生,严阵宽身后的两个学生好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立刻就想上前揍云淼,而云淼身后的两个学生也有些控制不住,这四个学生互相争吵着互相问候着对方的家人,两队火药味十足,大战看样一触即发。

    这时站在一旁的雅典娜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搞得众人立刻停了下来,眼睛紧盯着这个身高不高的帽子少年。

    “有什么好笑的?”特色体育高中的一个男孩子问道。

    “对,你笑什么笑,说你呢。”海峰高中的一个男孩子问道。

    在这个时候两个队的队员居然十分默契的莫名配合起来。

    “哈哈,别介意突然想起了一个笑话。”雅典娜用手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赫菲斯托斯非常绅士的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白手帕递给雅典娜,雅典娜摆摆手说自己用不上,她接着说:“有两拨蚂蚁,为了争地盘吵了起来,一拨嚷嚷着要把对方扔到热锅上烫死,另一拨叫嚣说要把对方丢进冰箱里冻死,结果你猜怎么着?这时候一个人走了过来,一脚踏死了这两拨蚂蚁,你们说搞不搞笑,哈哈哈。”雅典娜笑得捂着自己的肚子。

    “你这个家伙,嘴巴挺毒啊,别以为你是个女的,我们就不敢动你!”体育高中的男孩子率先品出了雅典娜中话里有话。

    “哼,动我?就凭你?有本事,来啊!别光动嘴,来点实际的啊!”雅典娜指着那个男孩子大声呵斥道。

    “打就打,怕你怎么的,接拳吧你!!”男孩子被彻底激怒了,抡起右拳准备向雅典娜挥过去,这时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右手丝毫不能动弹。

    回头一看,被一个身高高自己一头的男孩子牢牢抓住,那人就是易宪。

    只见易宪悠悠地说:“打女孩子不叫本事,你们都是乒乓球元,要打,也要用乒乓球一决高下,但是如果打架的话,我绝不手软,毕竟这是我的地盘。”说着易宪把绑着石膏的右臂从绷带上拿出,对着旁边的桌子用力一敲,一声巨响过后,易宪的石膏砸的粉碎,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右手感觉不错。

    “好啦,年轻人不懂道理,易宪副队长,消消气,不要在意。”严阵宽看了看一脸严肃的易宪,于是说了句软话,然后试探性的把自己同伴的手从易宪牢牢钳住的左手中拿了出来,严阵宽仔细一看,自己同伴的手臂上已经留下了五道红色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