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第 1 章

    “……是,还没有醒,医生来看过了,生命体征平稳……好的,醒了第一时间通知您,路总再见。(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周天跃毕恭毕敬地打完电话,擦了一把额头的汗,路总骂起人来,他真的招架不住。

    眼前,是连绵不绝的金色沙漠,几只骆驼在酒店外悠闲踱步,高温蒸的人浑身发汗,滴着水的泳裤一会儿工夫就干透了、紧贴大腿。十月的撒哈拉没有想象中热,可强烈的紫外线和日光还是叫人睁不开眼。

    周天跃正打算跳进泳池,再游几个来回,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wo靠!”

    他一脸惊悚地回头。

    不久前还躺在床上不能动的周行朗,正趴在二楼栏杆处,震惊地望着眼前的震撼人心的风景。

    沙漠,泳池?还有他那个傻逼堂哥周天跃?

    没搞错吧?!

    周行朗记得自己刚考完三模,因为天气太热中暑,被送到了学校的校医室。校医室空调凉快,他躺着没两分钟就睡着了。

    醒来,周围就发生了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从学校,一下飞到了沙漠——

    周行朗完全说不出话来,只能怔愣地盯着金色的尽头。

    楼下中庭的泳池旁,周天跃用手挡着太阳,仰着头高兴地喊:“周总,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我刚跟路总通完电话。”

    周行朗:“?”

    “……你叫我什么?”周总?

    周天跃脸上带着热烈的笑容,再次大喊一声:“周总!我这就通知路总你醒了。快回房间,不要被晒到了!”

    “你再叫一遍?”周行朗垂头看着下面站着的周天跃,发现这个周天跃,有些不太一样,看起来起码瘦了三圈!对方只穿了一条泳裤,脸上有一点胡茬,发际线高了,模样也成熟很多,瘦下来的五官居然能看出一点点的硬朗——和上次见面的吊丝样天差地别。

    周天跃是他的堂哥,就比他大一岁,两人打小关系不好,周天跃给自己取外号叫“小丑鱼”,说他眼睛和小丑鱼一样大,一样又呆又蠢。

    周行朗不止一次跟这家伙打过架,两人总是“傻逼傻逼”地对骂。

    ……他叫自己周总,这是怎么了?

    蹙着眉,上下打量着正掏出手机打电话的堂哥:“你怎么老成这逼样?你是不是去抽脂了?”

    周天跃懵逼:“……哈?”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过周行朗说脏话了,周行朗自从工作后,就变了很多,从中二少年变成上流男神,特别斯文,从不骂人,只会冷淡的炒人鱿鱼。

    眼前这个一脸“老子最拽”的周行朗,让他特别错愕。

    周行朗又问:“这是哪儿?我跟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在摩洛哥,这是西撒哈拉……昨天遇到沙尘暴,你从骆驼上跌下来就晕了。”可能不小心被骆驼踩晕的。

    周行朗抱着手臂,眉头皱得更深,一滴汗从额头滑落下来:“撒哈拉?我怎么来的?你绑架我?”

    周天跃:“……”他已经意识到了,周行朗有些不太正常,看起来像是……

    “你失忆了?”

    周行朗显然也搞不懂这什么状况,但面对傻逼堂哥,他得保持自己的风度,一脸不屑地道:“失忆、失忆个屁,老子不跟你废话,我还得回去高考呢……”

    “高考?”周天跃一拍脑门,绝望道,“完了!”

    十分钟后,穿好衣服的周天跃对他交代了前因后果。听完,他坐在空调下面,嘴都合不拢了,不知道是震惊的、还是乐的。

    “你怎么管我叫周总,你现在成我马仔了?”

    周天跃嘴角一抽:“周总,我现在是你助理。”

    “你是我助理?哈哈哈哈!wo靠我可真牛逼,哈哈哈!”他大笑了半天,道,“对了,你刚刚说,我开了一家什么公司来着?”

    “建筑设计事务所。”

    “哦,小公司啊?”

    “不是小公司,事务所,很牛逼的事务所。”周天跃摸出平板,搜出来给他看。

    周行朗好奇地抱着这么大个平板电脑,跟科幻片似的,他念出声:“zool建筑事务所,于2012年由建筑师周行朗成立于上海,目前总部在上海浦东,在新加坡有分所。是一家专门从事当代建筑设计与都市规划的公司,雇佣了五十多个来自全世界各地的顶级建筑师、设计师、工业设计师……哇塞。”

    “看起来挺牛逼的,不过才五十个员工?我是大老板吗?”他好奇地睁大眼睛。

    周天跃解释:“这个行业贵精不贵多,五十多个员工是受您雇佣的顶级建筑师、设计师,没有算打杂的…zool的实力在国内来说应该是比较厉害的,在国际上也享有声誉。”主要是背靠大树,不然没可能发展这么快的。

    周行朗不太明白这些,他看见自己的名字是蓝色的,就试着点了一下,只见这个薄薄的屏幕一下切换了页面,自己的资料弹了出来。

    阅读了一遍,很不可思议地看向堂哥:“我考上央美了?我现在是不是很有钱?”

    他是美术生,成绩不错,但专业一般,画室的老师根据他的情况推荐了央美建筑系给他,周行朗就去培训了一段时间,三模前,专业成绩已经出来了,全国第十七名。

    “是的。”

    “有多少钱?”

    周天跃抓了抓脑袋:“唔……这么说吧,你现在做的项目都是几亿十几亿的。”

    “wo靠????”周行朗猛地抓住他的衣领子,疯狂摇晃,“你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我是亿万富翁了???”

    “唉唉唉别急,项目是这么多,不过设计费用没这么夸张,也就几百万而已。不过……”周天跃眼神略带古怪,“不过你现在,算是超级富豪了,身家……可能和李嘉诚差不多。”

    周行朗完全震惊在自己的牛逼当中,呆滞地说:“我这么有钱啊。”

    周天跃又抽了下嘴角,他不太能适应现在这个周行朗,太奇怪了,他还是更习惯周行朗动不动就冷笑,而不是露出这种傻兮兮的蠢笑。

    他说道:“我们来西撒哈拉,一是因为你想来度假,二是因为工作,安缇酒店集团要在西撒哈拉深处建造一座度假村,我们是来考察的。”

    “沙漠建度假村?疯了吧,这得多少钱啊,不会被沙子埋了吗?顾客怎么进去?骑骆驼?”刚才周行朗已经观察过了,现在住的这个地方,是个不大的旅店,很有当地的风土人情,并不豪华,位处沙漠边缘,一面朝沙漠,一面朝城镇。

    “十年前,安纳塔拉就在阿布扎比沙漠中央建了一座豪华度假村,事实证明,没有什么不可能。”周天跃微笑道,“有专机接送,这些问题都不存在。”

    周行朗:“……”

    说实话,周天跃的谈吐和见识,和周行朗记忆里完全不同了,他现在就像个精英人士,不过……再精英也是给自己打工的,看来还是自己更牛逼一些,周行朗又乐了,问了一些问题:“我爸妈呢?”

    “小叔小婶在白马庄园度假。”

    “那是哪里?”

    “马尔代夫,lv集团的酒店。”

    “哦……”周行朗扫了一眼他的发际线,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拿个镜子给我。”他毫不客气地指使。

    小时候被这个堂哥欺负多了,现在终于翻身,周行朗心情不要太舒爽。

    周天跃找了个小镜子给他,他仔细看了看自己,感觉脸庞看起来变化不大,浓眉大眼很帅气,发型讲究,发际线也没有任何问题,依旧年轻、朝气。

    周行朗挺满意,没想到自己十年后成了人生赢家,和李嘉诚差不多有钱,那是什么概念?周行朗完全没有概念!只能贫瘠地想象出自己住在一座黄金打造的大别墅里、左拥右抱的奢华场景。

    这时,周天跃接到一个电话,周行朗一边玩着ipad,一边竖起耳朵听他讲电话。

    “周总现在……健康情况良好,就是……”他硬着头皮说,“就是好像……失忆了……”

    电话那头不知道在说什么,周行朗听不清,只听见是一个男声。

    周天跃:“嗯,只是失忆了,他现在认为自己十八岁,其他的没有问题。”

    “嗯,好的路总,那我把电话给周总。”

    周行朗茫然地从他手里接过手机,放在耳边:“喂?”

    “宝宝,是我。”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悦耳,语气熟稔,“我现在从迪拜过来,八小时到,等我。”

    周行朗:“……?”

    他指着手机问周天跃:“宝宝是谁?他叫你还是叫我?”

    “……叫你。”

    周行朗一脸懵逼:“这是什么弱智称呼,他是我继父吗?你刚不是说我爸妈在哪里度假吗?她再嫁了?”

    “不,这是……”周天跃不自然地抓了下头发,低声提醒,“这是你丈夫。”

    话音刚落,手机就从周行朗手里脱落,猛地砸在地上。

    周天跃心痛地跪在地上,捧起屏幕全碎的手机:“我刚买的新款!”

    而周行朗还沉浸在他方才的话里,震惊地自言自语:“丈夫?丈夫?!我嫁人了?我是变性人还是gay?”他摸了摸自己的部件,还在。

    “我是**恋???”他吃惊地站起,瞪着周天跃。

    周天跃痛哭流涕:“我的手机,呜呜。”

    周行朗抓狂地大喊:“哭什么手机!没出息!我周嘉诚再给你买一个,快回答老子的问题!我他妈是不是**恋?!”

    周天跃一下就不哭了,跪着大声说:“你是!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