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第 6 章

    周行朗是在医院醒来的。(www.k6uk.com)

    他反复做着同一个梦,路巡救了他,为了救他,失去了一条腿。

    睁开眼时,是梦中一直不断重播的那张脸庞,男人流着汗,咬着牙背着他冲出火光。

    路巡摸了摸他的头发,声音温柔得像水:“行朗。”

    周行朗还没睡醒,神态微微茫然地坐起身,感觉嘴皮很干,舔了下下嘴唇:“我睡了多久?”

    “昨晚到现在,医生说没事。”路巡端着杯子,要喂他喝水,周行朗接过来,略拘谨地道:“我自己来吧。”路巡没说什么,拧开唇膏,没等他反应,就帮他涂在了嘴唇上。

    周行朗有些尴尬,抿紧了唇:“那个……”

    “嗯?”

    “你的腿,是……”他支吾着,低下了头,“是因为我才……”

    “截肢。”路巡笑了一下,又摸了摸他的头,“不用内疚,也不用可怜我,同情我,好吗?”

    “……好。”他艰难地说,可心脏仍是觉得闷,难受,哪怕是在新闻里看见类似的新闻都会心酸,而人都会有共情的,更何况,这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事。

    惠姨给他做了饭送到医院来,一盅松茸鸡汤,还有炒菜,宫保鸡丁和酱肉丝,炒土豆丝。

    他是四川人,爱吃川菜,惠姨明显是擅长粤菜,但为了周行朗,特意学习做川菜,味道偏甜,不辣。

    他玩着游戏,路巡把饭盒一层一层地打开,把筷子给他摆放好:“行朗,吃饭了。”

    周行朗放下手机,两人面对面地吃早午饭,他说:“我想吃火锅。”

    “不能吃,”路巡道,“你有胃病。”

    “哈?”他惊诧地抬头,“我有胃病?这怎么可能……”他从小吃辣长大,无辣不欢,从没出过胃上的毛病,怎么可能得胃病。

    路巡给他夹菜,避重就轻道:“有一回喝酒喝太多了,就成了胃病。”

    “那岂不是不能吃火锅了?”他惊悚道。

    路巡顿了顿,说:“可以吃。”

    “可以吃?”峰回路转,他一拍大腿,喜滋滋道,“太好了!今晚就去吃!”

    路巡看着他:“鸳鸯锅。”

    周行朗:“……”

    路巡不疾不徐:“我吃辣的,你吃清汤。”

    眼珠子一转,周行朗点头:“行!吃!”

    鸳鸯锅也认了。

    晚上,路巡兑现承诺,带他去了一家重庆火锅店,开了个包间。

    鸳鸯锅,一半红汤,一半清汤,牛油底料在高温下化开,干辣椒和香料的气味扑鼻而来。

    “好香啊。”周行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肚子在咕咕叫。夹起一片黑毛肚,直接把筷子探入沸腾的红锅,涮了起来,抬头看路巡,他居然没制止。

    路巡倒了一份火腿肠在清汤锅里,看见他把毛肚在碗里一涮,说:“只准吃一片。”

    周行朗撇了撇嘴,张嘴吃下去。

    火锅的辣和香菜的香气,一起席卷了他的味蕾,吃了这么多天清淡,一下打开了胃口,差点把舌头给吞了。还想再烫一片,路巡却不许了,语气变得有些重:“你吃辣的会进医院。”

    “……哪有这么严重,吃不死人的。”他不以为然。

    路巡给他夹清汤锅里的火腿肠,语气温和却不容置喙:“你吃这个。”

    “我又不是小朋友。”周行朗很不高兴地吃了几片,趁他不注意,又准备把筷子伸进红锅,被路巡的筷子夹住,眼神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摇头:“行朗。”

    “真的不能吃吗?”

    “不能。”

    周行朗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吃,他的胃在叫嚣!

    “让我再吃一片吧。”

    “不行。”

    “求求你了哥哥,我还想吃一片,就一片。”周行朗双手合十,睁大眼睛可怜地哀求道,就像他爸不给他买鞋了,他就这么可怜兮兮地求求爸爸,爸爸就会无奈地给他买了,是一样的。

    “就一片,好不好啊?”

    路巡果然有些心软了,叹气:“再一片,再多吃,真的会进医院了。”

    “好的好的!”他开心地吃了,满眼都闪动着幸福的光,嘴唇泛着亮晶晶的油光,让人想亲一口。

    路巡看着他的神情,也忍不住笑,原来十八岁的周行朗,是这样的么?太可爱了。

    事不过三,周行朗又一次故技重施地央求他,成功了,但第三次过后,路巡说什么也不让他吃了,也不让他点啤酒,碳酸饮料也不许,只准他喝热饮,变得铁面无私。

    这管的也太多了,周行朗不高兴地在心里想,还是得离婚!

    可是……

    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路巡的腿,银白色的,像科幻片似的,就像他昨天看的电影《钢铁侠》一样,非常酷,但是掩盖不住那是一条义肢的事实,而且还是为了救自己而截的肢。

    吃完,周行朗擦了擦嘴,路巡没有其他的安排,但周行朗很想去游戏厅,路巡同意了。

    两人坐在车上,今天这辆劳斯莱斯后座没有中央扶手,路巡坐得离他很近。感觉到他的靠近,他的体温挨着自己,周行朗立马打嗝:“我吃了蒜!你最好坐远点,不然熏到你。”

    他故意哈了口气,味道连他自个儿都受不了。

    自己这种糙老爷们,不信还有谁能喜欢的起来,最好快点嫌弃他,然后好聚好散吧!

    可路巡让他失望了,他一点也不嫌弃周行朗,凑近他的耳朵,压低声音道:“我们睡一个被窝,连你的xx我都吃过,我……”

    “……停!”周行朗快哭了。

    他看向前座的司机,司机面不改色地继续开车,似乎什么都没听见的模样,才稍微放心了些,瞪了路巡一眼,说道:“下次能不能文明一些啊?不,不对,下次不要说这些给我听!”

    路巡注意到他红透了的耳朵。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周行朗这样了,周行朗变成了一部工作机器,他没有爱`欲,路巡若是有需求了会问他,可周行朗每次都告诉自己:“路巡,我累了。”

    他失忆后变化很大,比路巡四年前刚认识的周行朗还要活泼,没有经历过太多的挫折,满身的青春和锐气,意气风发,没有疲惫,精力旺盛得可怕。

    到了附近的游戏厅,周行朗玩vr游戏玩得不亦乐乎,这些东西太高科技了,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他玩了好几个不一样的,有射击、跳伞、航海。

    路巡不玩,只在旁边看着他,周行朗好开心:“这个好好玩,你要不要试试,有对战模式!”

    路巡便同意了。

    他们玩到人家店铺打烊,周行朗还想玩,路巡就加了钱,直到员工说:“先生,商场要关门了,再不打烊商场都要锁啦。”

    周行朗恋恋不舍,看见那员工锁门,还回头看:“我明天还能来玩吗?”

    “头晕吗?”路巡用拇指轻轻揉了揉他的太阳穴。

    周行朗歪头躲开,他摇头又点头:“有点。”太阳穴有点发胀。

    路巡原想说给他买一个回家慢慢玩,又觉得陪他出门更有意思,就没说:“明天我陪你来玩。”

    周行朗扭头问他:“你不用上班的吗?”

    “我是老板。”

    “想翘班就翘班?”

    路巡:“嗯。”

    坐上车,路巡看了眼手表说:“已经十一点了。”

    周行朗脸颊压着窗户,打了个哈欠:“回家还要开两个小时的车,天啊。”

    “今天不回自宅,”路巡扭头,“回紫荆路。”

    “紫荆路?”

    “在陆家嘴,搬进自宅前,我们就是住那里。”路巡的目光落在被外面纷杂的光芒笼罩着脸庞的周行朗身上,他看着有些困倦,耷拉着睫毛,“从这里过去,只要十五分钟。”

    “那就去那里吧。”周行朗无所谓地摆摆手,侧头看向窗外,结果一下看见了一家小龙虾的店。

    他兴冲冲地把车窗摇下来,问路巡:“我可以吃那个吗?”

    路巡只看了一眼就摇头:“不行。”

    “可是我想吃。”他用力吸了口,是勾魂的香气。

    “你的胃受不了。”

    “受得了的!”

    路巡再次摇头,周行朗睁大眼睛开始扮可怜:“哥哥,我饿了,怎么办啊?”

    路巡像照顾小孩一样揉他的头发:“回家哥哥给你做夜宵。”

    “我……那你给我做麻小?”

    “不行。”

    “那我不吃了。”他的态度让周行朗意识到,路巡只是看起来温柔,实际上性格很强硬。

    “别赌气。”路巡笑着用指尖点了点他的鼻尖,直接施了个定身术,把周行朗搞得缩着脖子,不敢说话了。

    这氛围不太对。

    紫荆路的房产,又是一座豪宅。

    进门后,周行朗的目光就落在了一大面的落地窗,以及窗外的黄浦江夜景上:“这房子多大?”

    路巡脱了外套挂在玄关:“五百平。”

    自宅看着那么大,但居住空间也才八百平而已,可这间公寓,就有五百个平方了。

    房子的装修是美式古典风格,又不乏温馨,做了很多软装饰,墙上挂着现代画家的作品,抽象派,看不太懂。

    他现在职业和设计息息相关,周行朗平时也没有闲着,有在看书。

    “我们的房间在上面。”路巡带他上去,“困了吗?还饿吗?”

    “困。”周行朗揉了揉眼睛,幼稚地道,“我只想吃麻小,如果你不给我吃,那我就不吃了。”

    路巡没接他的话了。

    周行朗:“我想洗个澡。”

    打开房门,路巡说:“那边是浴室,泡澡还是淋浴?我帮你放水。”

    周行朗怎么敢麻烦他:“淋浴,我自己来就行了!有睡衣吗?”

    路巡注意到他的小心翼翼,沉默了下,转身指了下旁边的门:“衣帽间在这里。”

    五百平的公寓,这间卧室显然非常大,衣帽间更是大得离谱,或者说,已经不能称之为衣帽间了,这里更像个高科技实验室,黑色金属墙面,蓝色灯箱。

    一推开门,周行朗便怔住了。

    一整面墙的透明展柜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假肢。

    有的是仿生,也有黑色的、金属色的,每一款设计都不同,有的接近人的腿造型,有的完全是机械结构,很特别,完全抓住了他的目光。

    周行朗心里惊叹不已,困意全失,艹艹艹!这也太帅了吧!!!跟电影一模一样!!!

    但他面上却丝毫不显。

    偷偷看一眼路巡,对方表情自然,拉开衣柜门,问周行朗:“要绒的还是丝的?”

    “绒的吧。”周行朗假装不经意地靠近那面酷炫的展示墙,可惜都在玻璃柜里,没法摸一摸。

    “行朗,这件可以吗?”

    周行朗悄悄伸手去碰的时候,正好被抓包,他赶紧收回手,假装挠头。

    路巡拿着一件白色的绒睡衣,他也不挑,说可以。周行朗继续挠头,忍不住问了句:“……路哥,这么多……那个,你穿得过来吗?”问完,他就有些后悔了,不该问的。

    路巡神态无波:“很多都没穿过,那两个是我淘汰下来的,”他随手一指,似乎完全不在意,甚至给周行朗介绍起来,“现在我腿上这个,是新换的,还在磨合期。”

    假肢就像一双新鞋一样,都需要磨合,旧的比新的好,而且科技一直在进步。

    路巡的神经义肢代表了当今世界最高新前沿的科技成果,他在大脑内部植入了芯片,义肢能自动接收他大脑的指挥,在神经反应上,和真腿无二,这是美**事科学院对社会大脑的研究成果,因为某些原因,是不能对外推广的技术。

    他神情轻松地说:“它和我的神经元是连在一起的,能检测到我的肌肉信号,所以能操控自如,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我的身体极限。”

    周行朗看着他说话时的表情,鼻子不禁有些泛酸,他努力控制住表情,可当他看见一个特别酷的,全黑造型,流畅又不乏机械感的线条、金属表面泛着银蓝色光泽的义肢时,终于忍不住了:“wo靠,那是振金做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