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4、第 14 章

    他的高兴溢于言表,周行朗一下就更内疚了,分明路巡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自己怎么好意思拒绝,去伤害他?

    “要帮你想个理由,不然怎么解释你跟我回家的事?”

    路巡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跟着他往外走:“那我就是你的合作伙伴吧。(wap.k6uk.com手机阅读)”

    “行,你过来谈生意的,顺便玩几天,你是外国人,所以不过春节。”走到车旁,周行朗敲了敲车窗,礼貌地道:“大爸,能开一下后备箱吗?”

    周庆元掐灭烟,看见他背后站了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拖着个行李箱。

    男人长得很帅,高鼻深目,模样俊朗,弯腰也跟着周行朗叫了一声:“大爸。”

    为什么会这么叫,路巡猜这是这边的方言,是大伯爸的简称。

    周庆元迷茫,说是忘记拿东西了,怎么回去一趟出来,就拎了个人出来呢?

    “小朗,这是……”

    周行朗赶紧说:“我朋友,他外国人,不知道怎么叫人。”他在后面挠了一把路巡的背,“叫叔叔才对。”

    周庆元下车给他们打开后备箱,仰头感叹了一声:“哎呀,你朋友好高啊。哪个国家的?怎么跟中国人一模一样。”

    “他是新加坡华裔,小时候就在国外长大,中文说的不好。”

    周庆元说了句:“hello。”

    路巡跟他握手,用标准普通话礼貌地点头道:“您好。”

    周行朗轻轻踩了他一脚,示意他不要讲这么标准。

    周庆元赞许地比了个大拇指,说:“你中文太标准了,very good。”

    路巡说:“蟹蟹尼。”

    周行朗噗地一笑。

    两人坐上车,周庆元用方言说:“小朗,你朋友怎么住你爸妈那里?他跟我们一起回去过年吗?”

    “他……嗯,他想看看国内是怎么过年的。”

    “你刚才说忘带东西,是说的他吗?这么大个人你也能忘啊!”他是小轿车,路巡一坐上车,整个车子都显得有些逼仄起来,可想而知他的身材有多高。

    周行朗干笑两声,挠头道:“走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了。”他看向微微躬着身体的路巡,觉得他肯定一辈子都没坐过这样的车。

    周庆元问他们的关系,周行朗说是合作伙伴,同时发消息给路巡:“你就说英文好了,他们听不懂,我来翻译。”

    他觉得这个主意很绝妙,这样就能控制全场,保证不会出差错。

    车子开了两个小时才到家,进了小路后,路巡这才知道,原来真的是老房子,而且是乡下,靠着旅游景区,但又不属于旅游区,山清水秀风光很好。

    这也是为什么老人家始终不愿意搬到城里去住的原因。他们在这里出生,落地生根,早就和这片土地、这栋房子,还有这里的山和水有了很深的感情,所以不愿意离开,不过房子太老了,后来周庆松包工程赚了钱,回家把岌岌可危的房子加固,在村里修了路,安装信号塔,给家家户户都装了网luo,还请来风水大师,修缮了祖坟。

    但是他想让父母搬走,父母却念旧。

    周庆元把车停在水井旁,三人下车,周庆元帮他们提行李,他一手提一个,也不顾周行朗说自己拿,就风风火火地把两人的行李箱提了上去。

    房子地基有一米二高,因为这里地势低,几十年前以前发过洪水,淹了房屋,后来重建就把房子建得高高的,地基用水泥砖块打造,很结实,洪水冲不垮。

    “爸!爸!小朗回来了,还带了朋友!是个外国人嘞!”周庆元声如洪钟地大喊道。

    周行朗带着路巡往里走,嘴里小声解释:“我爷爷耳朵不太好,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听力很差了。”

    爷爷是听力不好,是因为二十年前,有一回村里放电影,人太多了,他挤不进去,就站在音响旁边,忽然电影里就开始打鬼子,轰隆隆的爆`炸声把他的耳朵给震聋了。

    刚开始大家以为他是耳鸣,以为过几天就好了,没想到再也没有好。

    “不过他身子骨很好,还硬朗。”

    爷爷听力不好,但是眼神不错,他刚出来,一下就看见了周行朗,高高兴兴地喊他:“小猫,你回来了!”

    路巡耳尖地听出这句方言有些不太对:“……小猫?”

    周行朗嘴角一抽:“我的小名。听说我刚生下来的时候身体不好,半只脚进了鬼门关,就给取了个好养活的小名。”而且还是有说法的,当时家里养的猫生了小猫崽,猫崽子生下来就有猫藓,命悬一线,后来还是挺了过来,活得很健康。

    所以他该庆幸不是取了狗剩,根子这样的名字。

    路巡似乎对这个小名很感兴趣,反复叫了几声,他声音很低,加上侧头落在耳边,把周行朗的鸡皮疙瘩都喊出来了。

    “小猫,这是你的朋友啊,外面冷,快点快点进来烤火。”爷爷笑得满脸是褶,盛情地请路巡进堂屋,农村的土房子,但家电全是最新的,周庆松甚至让人来安装了洗碗机。

    哪怕在有空调的情况下,老人家喜欢在冬天开小太阳的习惯,仍是没有改。

    路巡喊他:“爷爷。”他是挨得稍近一些才喊的,所以爷爷听见了,问他叫什么名字。

    路巡回答了,周行朗穴嘴道:“他是外国人,在国外长大的,中文说得不太好。”

    爷爷打量着他,说:“我觉得挺好。”

    路巡长了一张轮廓分明的俊脸,虽说眼皮是单的,但倘若说他是外国人,还是有几分可信度的。

    周行朗还进房间看了奶奶,她患了老年痴呆,平日都不敢让她自己出门,因为前段时间奶奶走丢过一次,报警后才找到了人。

    不过,奶奶却已经完全认不出来周行朗这个孙子了,盯着他的目光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周行朗蹲在床边,耐心地握着她的手跟她说话,奶奶问了句:“你是谁啊?”

    “奶奶,我是小朗。”

    爷爷在旁边生气地说:“这是小猫,是你孙子,老太婆你都认不出来了?”

    奶奶看向他,一副你又是谁的茫然模样,接着扭头去,不看他们了。

    周庆元正好下楼来,说:“我说吧,小朗,把你奶奶送到养老院去,这里太偏僻,离医院又远,我平时要上班,他们两个在家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打电话叫救护车都来不及,养老院多好啊,有人陪她,还有护工,她就是不干,你说怎么办?”

    人上了年纪,一些观念是很难被扭转的。

    周行朗摇摇头:“就住家里,挺好的。”他上次听周天跃喝醉了提到保姆,知道家里请了个照顾爷爷奶奶的保姆,是周庆松出的钱,结果那小保姆现在跟周庆元好上了。

    周庆元叹口气说:“对了,房间给你们打理干净了,就是你爸的那间,得委屈你们住一间了,你朋友不会介意吧?家里还有个小房间,就是很多年没人睡过了,现在成了杂物间,打扫也来不及了。天跃上街去买火炮了,我打电话让他给你们带了床电热毯,睡觉前穴上,床就暖和了,我先去做饭了。”

    他一席话,真是把周行朗说的哑口无言。

    路巡隐约听见了点,走过来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道:“我们住哪里?”

    他的声音吹拂在耳边,有热气,痒得周行朗一个哆嗦:“为什么你说话这么小声?”

    路巡低笑:“因为我是外国人,跟你大声讲中文你会踩我的脚。”

    周行朗:“……”

    “走吧,我带你上去。”

    农村房子设计的高,当年发大水的时候,周庆松还在做民工,他跟的一个老板迷信,很信风水,所以那时房子重建时,也请了个很出名的神棍来算讲了,由于后来周庆松一路顺风顺水做成了包工头,这房子的构造,便一直维持原样。

    别家房子越修越高,可他们家只做了加固,换了管道和家电,刷了墙漆,甚至铺了木地板。

    房间是周庆松以前住的,大,家具也都是全新的,床和衣柜,还有沙发和窗帘。

    衣柜大概是很久没有用,一股味道,他打开衣柜门,打开窗户通风,开始铺床。

    床具是离开的时候从家里带来的,是他床上用的。

    周行朗很少做这些,路巡去帮他,两人都不怎么做家务,但基本的还是会,一人拽着一边,把床铺平整了。

    楼下,传来汽车轮胎碾过是动静,周行朗趴在窗台看,周天跃正在往屋里搬烟花。

    离除夕还有两天,但家家户户现在都开始准备了。

    下面叫吃饭了,周行朗刚整理好衣服,从房间出去,他还挨个检查了房间,包括周庆元说的杂物间。

    那房间周行朗小的时候还来住过,是双层床。

    爷爷以前是人民教师,床是当年学校不要的,他给搬回家了,搬了好多个。

    里面果然乱糟糟的,满是烟尘,周行朗咳了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房子和十年前相比,又是不小的变化,和构造格局都是一样的,周行朗仍然还残留着十年前的印象,还有一些小变化,天台上修了个新浴室,用的是太阳能,周行朗觉得环境还行。

    因为来了“外宾”,周庆元做菜做得很丰盛,还专门上街买了拌菜和卤菜。

    “这个甜皮鸭,我们这儿一绝。”他以为路巡听不懂呢,指了指盘子里酱色的鸭子,竖起了大拇指:“这个,大大滴好吃。小朗,你给翻译一下。”

    周天跃在旁边深感丢脸:“爸,少看点抗`日神剧。”

    刚才他看见路巡吃了好大一惊,周行朗怎么把他老公给带回来过年了?周行朗专门跟他解释了,说:“我们住不了几天的,现在他的身份是外国人,我的一个合作伙伴,中文很烂,你别穿帮了。”

    周天跃还从来没有跟路巡在一个饭桌上吃过饭,他压力很大,一句话也不敢说。

    爷爷为了招待客人,献出了自己多年的珍藏,一堆不知道泡了些什么东西的酒,酒液呈现出一种稍深的琥珀色泽,里面依稀能看见蛇、牛鞭、鹿鞭、驴鞭、蜈蚣等等……

    周行朗强烈怀疑这个酒有毒。

    可是爷爷非常热情,拿了几个玻璃酒杯,拧开玻璃大罐子上的水龙头开关,小心翼翼地斟满。

    “都尝尝。”

    “不是……爷爷,你这个能喝吗?不会有毒吧。”

    爷爷“啊”了一声,表示没听见他说什么,笑眯眯地把酒推到路巡面前,做了个仰头一饮而尽的动作:“尝尝。”

    路巡见过这种酒,但是从没喝过,他正要喝,周行朗拦下他,低声道:“这东西你敢喝啊?”

    周庆元却爽快地道:“没毒的,我尝过的,没死人,威力特别猛,冬天喝这个用不着电热毯了。”说完,他举杯要和路巡碰杯,文绉绉地来了句:“我们国家有句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知道谁说的吗?”

    路巡点头:“孔子。”他伸手碰了杯,也跟着喝了。

    周庆元说他博学,连这个都知道,又要敬他,于是路巡把那一杯喝完了。

    “你别喝啊。”周行朗心一紧。

    路巡摆摆手,表示:“你爷爷和大爸都喝了,我总不能不喝。”

    周行朗无奈:“什么味儿?”

    “怪怪的,像臭袜子。”路巡用英语回答。

    周庆元对外国人实在好奇,问周行朗:“他说的是什么?”

    周行朗:“……他说好喝。”

    爷爷像个传`销分子,开始给周行朗推销,让他也喝:“我这酒好的,喝了百毒不侵。”

    周行朗:“……”

    “爷爷,我就不喝了,我不能喝,我有胃病。”

    “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周天跃大声道:“他、有、胃、病!”

    “生病了?那更应该喝我这个酒了,喝了包治百病!百毒不侵!”

    爷爷已是满面红光。

    周行朗死也不想喝臭袜子,去开了瓶六个核桃:“我喝这个,补脑。”

    在热情招待下,路巡喝了不少的臭袜子酒,他似乎不懂得拒绝人,或者说,不懂得该如何拒绝这些淳朴的热情,况且他们还是周行朗的家人。

    而且爷爷说,这个酒他珍藏了十几年了,只招待最重要的客人,来了人就给他们小小的酒杯,就分一两杯,绝不多给。

    那杯子很小,路巡手大,端着酒杯就像是捏着个儿童玩具似的。

    他喝得整个人都热起来,脱了外套,露出里面的高领毛衣,一张脸醉得坨红,眼睛却显得明亮。

    路巡大概是喝醉了,手放在桌子底下,轻轻地摸了摸周行朗的手,扭头看他时,目光很热。

    周行朗适时叫了停:“好了,都别喝了,爷爷,你的酒这么宝贝,可别今天一口气喝完了。”

    爷爷看向一夜之间少了一半的百毒不侵酒,一下醒悟,站起来道:“不喝了不喝了,老头子要睡觉了……”

    周庆元已经喝醉了,趴在桌上说些听不懂的话,周天跃喊他爸起来,然后连拖带抱的把人弄上楼了。

    周行朗轻轻拉了拉路巡的袖子:“路哥,你还清醒吗?”

    路巡侧头看着他,双目亮得像朝露,点了点头:“行朗……”他凑过来,好像要亲人一样,周行朗躲开了,“那你还能自己走路吗?上去洗个澡,你身上一股酒味儿。”

    他怀疑这个臭袜子酒,酒精度数得堪比原浆酒吧,周行朗其实也想尝尝看,但一来他是有胃病,吃过这个亏,不敢,而来路巡说味道像臭袜子,他就不乐意尝了。

    但心底到底有点好奇,他端起路巡几乎空掉的酒杯,试探性地伸出舌尖,沾了一下杯口,立刻蹙眉,呸了两声。

    “什么味儿啊!”

    路巡就笑了起来。

    “不许笑,”周行朗瞪起眼睛,“你上去漱口、洗澡,不然……不然我不跟你睡一张床了。”

    这句话很有效。“我洗。”路巡点头,有些不稳地站起,周行朗伸手搀扶了下:“你自己能行吧?”

    路巡再次点头:“我没醉。”

    他认为自己是有一点点醉,但是醉得不厉害,起码能分辨出眼前的人是周行朗,是他所爱的人。

    他步伐很晃,东倒西歪的,上楼梯差点跌倒,周行朗怕他摔了,连忙去扶。

    就这么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几乎是半搂着,把路巡弄到了床上,接着翻找出他的睡衣,又用力把床上瘫软的路巡抓起来:“一、二、三走!上去洗澡。”

    天台那个浴室是新修的,有暖风机,还有太阳能热水器,浴室环境倒是很好,淋浴器是大牌子,跟城里没区别。

    好容易把路巡拽到顶楼的浴室里,周行朗开始剥他的衣服,路巡几乎是趴在他身上,呼出一口浓郁的酒气:“宝宝,我爱你。”

    周行朗正在给他脱毛衣,闻言抬头。

    路巡睁着迷离的双眼,热气熏在周行朗脸上,周行朗受不住了,先给他找出电动牙刷,挤了牙膏塞他嘴里,一手托着他的下巴,一手帮他漱口。

    “咕噜咕噜……”从路巡嘴角涌出了牙膏沫。

    周行朗连忙用手去接,然后用纸擦,他不是没照顾过酒鬼,他爸包工头,经常跟人应酬、喝酒,喝得烂醉回家就给周行朗发钱,问他:“爱不爱爸爸?说爱,就给你红包。”

    周行朗说一句爱,周庆松就给他一百块,还要唱歌给周行朗听。

    话多得不得了。

    可是路巡不一样,他话少很多,嘴里反复就是一句。

    “宝宝,我爱你。”

    周行朗听得心惊肉跳,很不好意思,多听几次还是觉得不自在:“你小声一点啊。”

    好容易帮他脱了毛衣,清理了嘴里的牙膏沫子,周行朗开始扒他的裤子:“别动啊,给你洗澡。”

    路巡两条腿伸长,是一个特别放松、无害的状态,扒了一点,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扒不下来了。

    周行朗以为是拉链没拉到底,伸手去碰,一下就被烫到了。

    “百毒不侵”酒名不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