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5、第 25 章

    周行朗脑子本来就晕了, 他的气息一入侵进来, 就更晕乎了,懵懂着, 竟然也不知道要反抗。(Www.K6uk.Com)

    出乎意料的乖顺。

    不过,只是一小会儿,在他反应过来前路巡就没有继续了。

    “对不起。”路巡额头抵着他的额头, “我没忍住。”摸了摸周行朗的脸, 路巡放开他,发动了汽车。

    周行朗这下好像才回神,茫然地用手背擦了下嘴唇。他实在是有些疲倦,垂着眼皮,感觉车子开进了地下车库, 路巡停了车,熄火, 下车拉开周行朗副驾驶座的车门。

    “想睡觉了吗?来,我抱你上去。”地下车库有直通顶楼的电梯, 据周行朗看见的自己撰写的笔记,做电梯有两个目的,一是因为家里有个腿脚不便的人,二是因为这栋房子可以住很久很久,在他死后将成为光荣的历史,倘若等他老了,走不动路、爬不动楼梯了,电梯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

    “不用抱我。”周行朗下车, 路巡动作自然地捞过他的小臂,像是怕他摔了。

    周行朗看了他一眼,垂头丧气的,跟着进了电梯。

    路巡手里拎着他的小行李箱。

    家里的电梯,设计的安全,速度慢。十几秒的时间,漫长的好像过了半辈子,电梯到了,门开,路巡前脚出去,看见周行朗没动:“怎么?”

    周行朗有些迟钝地“嗯”了一声,这才抬腿迈出来,路巡揉他的头顶:“想事情?”

    他摇头:“困。”

    “把手给我,困就闭眼睛。”路巡没有开灯,怕刺到周行朗的研究。走廊的夜间感应灯灯光很暗淡,周行朗慢吞吞地跟着路巡走进了房间,也没工夫洗漱、换衣服,倒头就趴在床上。

    路巡给他把鞋和袜子脱了,给他用温热的毛巾擦了擦身上。周行朗迷迷糊糊的有所感应,他能感觉到被人无微不至的悉心照料,也清楚那个人是路巡。

    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

    睡着前,周行朗脑海里唯一残存的念头就是这一句。

    他是差不多五点才睡,天色微明,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

    惠姨在做家务,其实家里已经非常干净整洁了,可她好像有一些洁癖和打扫癖,光可鉴人的桌子她会一遍一遍地擦。周行朗看见她在整理橱柜,走过去叫了停:“惠姨,别扫了,这里已经很干净了,你休息一下吧。”

    “哎呀,我闲不住,又没事干。”惠姨说,“我给你热饭菜,快点吃了。”

    她开了火,又开始打扫、整理。

    “我给你开电视,走吧,我们去看电视剧。”他不由分说把惠姨拉走,按到沙发上桌子,然后把藏在地板里的电视机调了出来。

    惠姨又好笑又感动,这一家子人,对她一直很好,从路家夫人老爷,到路巡和周行朗,都是很好的人。

    “小朗,你最近变化好大啊。”她拿着遥控器调节目。

    “哈哈。”他干笑两声,其实他自己也很疑惑,为什么自己失忆的事,惠姨居然没发现,她不是从三年前他们结婚就过来照顾他和路巡的生活起居了吗?“我以前……我是说,您以前是怎么看待我的?”

    “你啊,工作狂咯,一天到晚都在工作,周末也不休息。”由于周行朗很少回家,惠姨对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刻板的印象,而且认为他对待工作的上心程度,超过了对待路巡,加上周行朗表面对她很礼貌,实际上呢,又是个非常是冷漠的人,所以惠姨一直不太喜欢他。

    可她没有话语权,因为路巡喜欢。

    现在好了,周行朗喜欢回家了,两人看着比之前和睦多了,路巡比之前开心多了。

    “要我说啊,事业虽然很重要,可是也不能不要你的家庭,他工作忙碌,还肯抽出所有时间来陪你,可见你对他有多重要了。他以前喜欢玩,搞摄影,你们结婚后,才收心开始做事业,小朗,要好好珍惜对你好的人,不然以后会追悔莫及的。”

    惠姨点播了一部《俺娘田小草》。

    周行朗对现代的电影很感兴趣,只是惠姨喜欢看婆媳剧,家庭伦理剧,他偶然跟着看了一次,有一些还挺有意思。

    他跟着惠姨看,一边吃饭一边问:“翁芙去学校了吗?”

    “对,她上课。”

    “那……路巡呢?”

    惠姨道:“今天公司有事,他一大早就走了。对了,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没听见。”

    “凌晨回来的……他早上什么时候走的啊?”

    “七点过吧,我看他有要紧的工作要办。”

    “哦……”他沉默地望着电视机,半晌道,“他吃早饭了吗?”

    “没吃,我刚起来要给他弄早茶,他就要出门了。”惠姨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剧,分神回答他的问题。

    “哦……”周行朗没说话了,陪着看了半小时的电视剧,被毒出去了,偏偏惠姨一边看一边哭,周行朗完全没办法理解。

    他给司机英叔打了个电话,让他送自己去路巡的公司。

    下午四点有些堵车,周行朗企图从英叔这里套一些话出来,便一直跟他聊天:“英叔,您在路家工作多少年了?”

    “我的父亲就是路老先生的司机,我从小就在路家长大。”

    英叔看起来四十岁左右,车技很稳。

    “那您是看着路巡长大的吧?”

    “算是吧。”

    “他小时候是不是很调皮啊?”这话不是随便说的,是因为听见惠姨说他喜欢玩。

    英叔哈哈一笑:“男孩子,性格比较皮,喜欢搞小发明,不过路家家教很严格,他从小就要学很多东西,都没空休息的。”

    “他书法好像写得很好。”周行朗想了起来。

    “那都是苦练出来的,他小时候好动,要打他才肯学习呢。”

    “真的么?”

    “是真的,还有啊……”

    周行朗从英叔这里,了解了不少关于路巡的童年轶事,英叔是有问必答,周行朗连路巡没成年就去纹身、三岁还在尿床这种事,都打听到了。

    他不是偶发的念头想去了解路巡,是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确一点都不了解这个人,这才想着去多了解一些。

    听完过后,他这才知道,原来路巡真的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摄影师,一年四季都在外奔波,背着他的相机,行李箱也没有,到一个地方安顿一段时间,每一次都会买一批新衣服、新的日用品,然后离开的时候什么也不带走。

    等红绿灯的时候,英叔还打开自己的手机屏保给周行朗看:“看,这就是路先生拍的。”

    照片上,是更年轻一些的英叔,和一个七八岁大的小男孩。

    “这是你儿子吗?”周行朗伸出手点了点照片,“很可爱。”

    英叔说是,叹口气道:“他九岁那年,检查出白血病,没熬过半个月就没了。”

    周行朗愣了愣,接着迅速带过这个话题。

    车子停在了一栋写字楼底。

    “周先生。”英叔道,“路先生的办公室在三十二层。”

    周行朗对他道谢。

    他觉得自己这么空手去,也找不出什么恰当的理由,就转身去了不远的一家商场,准备买两件衣服,好巧不巧,他刚买完出去,就下起了雨。

    周行朗只得在商场买了一把新伞,撑着伞去了路巡的大厦。

    前台问他找谁,有预约吗,周行朗说找路总,没有预约。

    “路总在开会,如果没有预约的话……”

    “没关系。”周行朗抢白,“我就在下面等他。”

    前台不可能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待在这里,万一路总一出来,这个人袭击了路总怎么办?

    “您带身份证了吗?您是哪个公司的,来做什么的?”

    “没带……”周行朗示意了一下手里塑料袋包着的伞,“给路总送伞的。”

    周行朗一身打扮挺休闲,乍一看是很年轻的,像大学生,但不像外卖员,外卖员也不这样穿。

    可是他长得帅,且是那种让人放松戒心的类型,眼睛黑白分明,大而明亮,显得真诚。

    被前台盘问了几句,他在大堂的待客区坐下来,前台小姐姐还来问他要不要喝水,然后给他倒了一杯柠檬水。

    周行朗发现路巡公司的前台,长得还挺漂亮。

    只是路巡开会开了很久,他在下面也等了很久,一边等待一边打游戏,他打游戏太认真,穴着耳机,以至于路巡下楼他也不知道,因为路巡是直接去地下停车场。

    英叔看他一个人,还很疑惑:“周先生刚才来公司了。”

    “行朗?”

    “可能是想你了,打电话让我带他来的。”

    路巡听着有些意外,没上车,开始给周行朗打电话,周行朗游戏正打到最关键的时刻,一个分神就会被死,看见来电是路巡,他只犹豫了几秒,选择了接电话。

    “行朗,你在公司吗?”

    “我在你们公司大堂呢,你还在开会?”

    “刚开完,你等我。”他给英叔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开到大门去。

    下班高峰期,电梯要等一会儿,上去的时候,周行朗百无聊赖,正在和一个刚下班的前台说话,这女孩刚才个他倒了杯柠檬水。

    “你还在等路总吗?他现在可能已经离开了。”她把周行朗当成了刚刚创业的年轻人,来拉投资的。

    “没事,刚刚跟他通了电话,他才下班呢……嗨,路总。”周行朗一下就看见了电梯口的路巡,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前台听见这个名字,就惊了下,转身也硬着头皮打了一声招呼:“路总好。”

    “你下班了?”路巡问她。

    “嗯嗯。”

    “那快回家吧。”路巡淡淡地说完,把周行朗拉过来,嘴角微翘,低声问:“行朗,你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

    “我顺路,我不是特意来的,我在旁边商场买衣服呢。”说着他示意自己手里拎着的手提袋,路巡顺手接过:“买了什么?”

    “就随便买了点,刚巧看见你公司在旁边,想着反正你也要回家,就过来了,顺便给你送伞。”

    前台一步三回头地盯着他俩看。

    周行朗发现了,一脸灿烂地跟她挥了挥手,做了个拜拜的动作:“你们这儿前台不错啊,有素质,漂亮,我一没带身份证的人,居然让我坐下等你,还给我倒柠檬水呢。”

    “公司招前台,看的不是素质。”路巡牵着他往外走,他并不介意自己的性向问题,只是在公司里,这种私事的确没必要公开,员工们只需要知道他已婚就够了。

    “那看什么?”

    “漂不漂亮,身材好不好,胸大不大。那个身材就不错。”他评判了句。

    周行朗:“???”

    “您这儿是招前台还是招坐台呢,就盯着别人好不好看,身材好不好了!”

    路巡替他拉开车门:“你这是喝了多少柠檬水?”

    “就两杯!”他语气不太好。

    “柠檬精,生气了?”路巡坐上车,捏他的脸颊,“现在知道了吧,第一次见就在我面前夸她,胸好看吗?”

    刚要回答,周行朗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路巡好像是在吃醋?

    他明智地转移话题:“你早上吃的什么?”

    “来的路上买的早餐。”

    “那你早上被我叫醒,就没睡觉了?”周行朗没看出他的疲惫,反而精神很好的模样,“你都不困的吗?”

    “不困。”路巡低头,又问了一次,“胸好看吗?”

    周行朗下意识去看路巡的胸口,被质地精良的西装布料包裹住的……胸肌,衣服完全被他的倒三角身材撑了起来,有点鼓,看着是有点……好看。

    作者有话要说:  行朗:有点诱惑……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凌小5、ysozk、小乖腾腾、32728766、可爱多么么哒、青衣夜无眠、怎见浮生不若梦、、卡拉咩、兜兜么、溏果、折戟沉沙、麦妞妞、旻明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nazakat 33瓶;白泡泡 18瓶;小阿洛 16瓶;蒙蒙懂懂 15瓶;华文文、麦妞妞、居霸霸、辞夏向北、嘤击长空的豌豆射手 10瓶;一只假可爱 6瓶;比如尘墨、奕轩20130306、浮生若梦、化猫研磨、指数大爆炸、greed、峤仔、苍陵晴茗、邵邵1991、lee 5瓶;折戟沉沙 4瓶;人間信者。、佛系读者、月色 3瓶;那谁、雨落无痕、花溪 2瓶;妘、罐头鱼、一只春卷、南浔、littlepig、3392、凌尘、靓仔、病毒体、三禄十八弯、bala、谁家社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