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0、第 60 章

    路巡有点睡不着。(Www.K6uk.Com)

    他知道周行朗睡着了, 也知道他喝醉了, 所以当自己躺在他旁边,周行朗主动抱了上来, 他什么也做不了,连动也不敢动,低头只能看见他的肩膀和脖子, 脑袋靠在自己身上。

    路巡不好欺负意识不清的他, 只好任由他抱着,忍着。

    周行朗吃了解酒药,一觉睡得又沉又香,就是第二天一早还没起来,有了点意识, 便感觉胃里不太舒服,头倒是不疼。

    慢慢睁开眼, 正好对上一双黑漆漆的笑眼,路巡的单眼皮一弯起来, 就像月牙。

    周行朗有点茫然地看着他。

    路巡摸了摸他的下巴:“醒啦?”

    周行朗这才一下惊醒,立马坐起身,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怎么……”对于昨晚的事他有一点印象,但是怎么睡在了一张床上,还是抱着的,而且怎么身上的衣服也脱了,换了身浴袍?

    “你想不起来了?”路巡手臂让他枕了一晚上,有点麻, 活动了两下道,“你忘了昨晚上我们在这张床上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周行朗开始慌了。

    路巡看着他的表情,忍俊不禁地说:“逗你的,你睡觉喜欢抱着人吗?我给你换了衣服,你就抱着我不撒手了。”

    “对不起对不起。”他连道了几声歉,窘迫地道,“我在家里喜欢抱着娃娃睡,可能不小心……”

    “把我当娃娃了?”

    周行朗:“对不起……”

    “别道歉了,帮我捏捏手臂,”路巡十分不客气地把手伸过去,歪着头说,“喏,让你给睡麻了。”

    周行朗看了他一眼,接着给他捏手臂,捏着捏着,发现路巡的手臂内侧有个纹身,图案是个乌龟,他没问,倒是路巡主动提起:“可爱吧?”

    “什么?”

    “这个乌龟。”路巡说,“一个月前才纹的,听说能护身。”

    “哦……”周行朗盯着乌龟看了几眼,是黑色的,纹路比较简单,和他腰上的猎豹是不同的纹法。

    “可爱。”他说。

    “那天路过一家店,正好看见了,就纹了。”路巡看见那个乌龟图案,就想到了周行朗,心血来潮就去刺了一个,十分钟就完事了。他享受地让周行朗捏着手臂,用的手劲不大,很舒服。

    洗漱完,去餐厅吃饭,周行朗找了个话题开头:“谢谢你昨晚上来接我,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家了。”

    “不用这么客气,多大的事啊。”

    周行朗用叉子裹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接着说:“昨天晚上我记得你说,有什么事跟我说,是……”

    “对,对的,”路巡放下叉子,“差点忘了正事,莫干山那个项目,你给我看过的,图纸和文件还有吗?”

    周行朗心都漏了一拍,接着剧烈跳了起来:“真的吗?我还……没删。”

    “你没去投标是不是?”路巡喝了口豆浆,“我认识这家公司的老板,昨天聊天刚好说到了这个,我才知道是你设计的那个项目,不过我问他打听了,投标的事务所和设计师里面没有你的名字,你怎么不投?”

    “当时……”周行朗捏紧了叉子,又放松,反复几次,深呼吸道,“当时我的经营出现了问题,事务所破产,就没去投。”实际上他并不具备投标的资质。

    “我看那个中标的还不如你的吊脚楼,你把图纸发给我,我拿去帮你投标。”路巡看他低着头,但实际上非常紧张激动的模样,心里觉得高兴。

    “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中标结果也还没有公布,况且也不是我说了算,我觉得你的设计好,所以拿去给他们看,最终中标的是不是你,也不是我能决定的,明白吧?”

    “明白。”这正是周行朗想要的,他只想要机会,不想要走后门。抬头望向路巡,周行朗诚恳地说了句谢谢:“如果你把我的方案交给……交给他们,能不能不要公开我的资料,让他们看我的方案,而不是看我。”

    他了解套路,这些顶尖的集团,通常有合作的设计师,不会轻易把项目交给一个从未合作过的建筑师。哪怕要与新人合作,也一定会选更有名、以往经验更多的建筑师,大师和菜鸟之间的百万设计费差距,对他们而言可以忽略不计。

    而尚且年轻的周行朗,几乎没有几个能拿得出手的作品,很难使人信服。

    路巡很轻易地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说:“没问题,我就告诉他们是我的一个朋友,不告诉他们你是谁,你是一颗蒙尘的明珠,我会亲手把你擦亮。”

    按照周行朗说的那样,路巡拿到了他的方案,并且交给了负责莫干山避暑酒店项目的部门,不提周行朗的名字,只说这是自己的一位老朋友,言语之间透露出这个老友十分厉害的背景经验。

    于是,周行朗的设计方案,就被提出来单独讨论,绝大部分人都认可了这个方案的出色,路巡偷偷录了个视频发给周行朗,说:“我可没有说你是谁,你听听看,都怎么夸的。”

    不管是卖路巡的面子,还是说这个方案真的有那么优秀,周行朗的方案入选了。

    从路巡那里听见消息,他激动的差点跳起来,直接抱了路巡一下:“谢谢谢谢,哥,我请你吃饭吧。”

    这声称呼,这个只维持了两秒的拥抱,却大大地满足了路巡,甚至心里比周行朗还要觉得高兴,那种为了一个人做成了某件事的成就感:“不过,还没有中标呢。”

    “入围了我就很高兴了!”

    “可以吃饭,”路巡说,“我请你,算是恭喜你。”

    “那怎么……”

    “下次再换你请我。”他知道情谊就是这样一来一回处出来的,周行朗想要请他吃饭,他当然不会挥舞着卡拦下他。

    其实他还打算自己做一顿饭给周行朗尝,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路峰听闻路巡对这个项目的上心,特意抽出时间来看了看这个项目的运作,并全盘接手了最后的决策权。

    路巡知道他干预了,立刻打了通视频电话过去,问:“爸,这个项目能不能交给我?”

    路峰平静地说:“你?凭什么交给你,你在公司挂职了吗?”

    他无所谓地说:“可以随便挂个职。”

    路峰:“你为什么对这个项目感兴趣?”

    路巡想了想要怎么编理由,还没想好,就听见路峰说:“工作不是儿戏,不是你拿来卖人情的,你想玩,随你怎么去玩,我的生意你不能玩。”

    这让他哑口无言,最后问:“你看哪个方案好?”

    路峰选了一个,是另一个建筑师的方案,路巡看过,是不错,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偏心,他怎么看都觉得周行朗的更棒,更充满一种人文的情怀。

    无论如何,他心里吊脚楼最好。

    意识到在电话里没办法扭转路峰的选择,路巡马上让人联系了机场,安排飞机起飞,连夜回了家。

    他跟家里人谈判有经验,从他到叛逆的年龄起,就喜欢我行我素,做一些不被允许的事,通常都用谈判的方式解决了——不过还是头一次为这种事。

    回家没待多久,路巡又离开了,五个小时的航程,他设想了至少上百种当他告诉周行朗中标后的反应,会亲他吗?上次都抱了,这次该亲了吧……

    路巡琢磨着周行朗应该不敢,他看起来胆子小、性格怂——到现在还没跟自己告白,可见一斑。

    结果当他下飞机,连休息都没有,直奔他家,一敲门,开门的却是其他人。

    周天跃穿着围裙,手里拿着勺子打开门,抬头看着个子高大的路巡:“你好,你找……?”

    路巡不明显的一皱眉,在他脸上扫了一下:“找周行朗。”

    “哦哦,你是小朗朋友?他在卫生间,我给他做饭呢……等等,我菜要炒糊了,你先进来坐会儿!”说完,周天跃就冲进了厨房。

    路巡表情不太好看,坐下换鞋的时候,还看见一双明显不是周行朗的运动鞋,表情就更臭了。

    他坐下不久,周行朗出来了,一看见他,说:“路巡,你怎么来了?”

    “前两天还叫哥哥,今天叫路巡?”路巡脸上似笑非笑的。

    周行朗:“……”

    他有点摸不着头脑,感觉路巡好像在生气,但是为什么呢?

    这时,周天跃端着菜出来:“饭还没好,你们先吃菜啊。来,先吃菜,趁热。”

    周行朗:“没关系哥,等你一起。”

    路巡眼睛一暗:“你管谁都这么叫?”

    周行朗一脸茫然:“啊?”

    路巡换了个问法:“他是你谁?”

    周行朗还是一脸懵逼:“是我堂哥,哦对了,你还没吃吧,干脆一起吧……”

    路巡的表情立刻和缓了:“他做饭好吃?”

    “好吃。”

    “你是不是不会做?”

    周行朗顿了顿,选择说实话:“我不会做饭。”

    路巡马上接道:“所以你喜欢做饭好吃的男人。”

    稀里糊涂的,周行朗点了下头,虽然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路巡一句“我做饭好吃”还没说出口,周天跃端着三碗米饭出来了,热情地说:“快来,等下冷了。”

    由于周行朗的堂哥还在这儿,路巡很多话都没有说,这堂哥是个自来熟,性格很好,但是做饭水平一般般,路巡勉强吃了。

    吃完饭,周天跃就离开了,周行朗房子里只有一张床,他也住不了。

    路巡没走,洗碗机在工作,路巡指着桌上的一个模型问了句,周行朗回答说:“这是给我自己设计的家,以后我要建一个这样的家。”

    路巡起了兴致,认真地观察这座模型,嘴里不经意地问:“你堂哥经常来给你做饭吗?”

    “偶尔来,他担心我吃外卖不健康。”

    “是不怎么健康,所以你要这么让他给你做饭做一辈子?”

    “那肯定不行,他现在来给我做饭,是因为他还没有成家,等有了家庭,就顾不上我了。”周行朗拿着浇水壶去浇花。

    路巡闻到了他家里的咖啡香气,侧头去看他:“你有多久没恋爱了?”

    “忙着创业,没机会。”他给小盆栽浇完水,从冰箱里拿了串葡萄出来洗。

    “如果现在有个会做饭的,做饭好吃的,比你堂哥做的好吃很多倍的人追你,你会不会同意?”

    周行朗端着一盘葡萄出来,还以为他在问人生选择题,把葡萄推到路巡面前说:“我暂时没时间考虑这个。”

    路巡看他给葡萄剥皮,剥得干干净净再塞到嘴里的动作,心想他肯定很甜。

    周行朗看他不说话,就看着自己,奇怪地说:“你怎么不吃葡萄?不喜欢?”

    “喜欢。”路巡目光灼灼,“你帮我剥皮?”

    周行朗心想这富家大少就是不一样。

    如果换个人,他才不会剥,也就是路巡……路巡帮了他太多,应该的。

    周行朗老老实实地给他剥葡萄皮,很多人吃葡萄不会剥皮,但他觉得皮涩嘴,一定要剥,因为熟练,所以剥得快,他捏着一点葡萄皮尾巴,递给路巡:“好了。”

    他没用手接,低头含住,舌尖从他的手指上卷过,动作很快,快到周行朗来不及反应,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还以为只是路巡不小心,很快释怀。

    看他反应不大,路巡觉得肯定是暗示不够明显,便道:“我还想吃一个。”

    周行朗哦了一声:“再给你剥一个。”

    路巡托着下巴说:“怎么办,我想吃你嘴里的那个。”

    作者有话要说:

    路巡:要亲我了吗?我准备好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卡卡卡卡卡卡卡住了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琴歌酒赋、三世、绒、前世修来的蝠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dadada166 30瓶;隋喻 19瓶;28593284、不知有风、laphetti 10瓶;嘿呀好气啊 8瓶;米酒or酸菜 7瓶;燕纸qaq、夜轨、或千或百、id不重要、森 5瓶;彭然和心动 3瓶;小叶子、离鹤歌 2瓶;那谁、会流泪的鱼、琦琦、戏柚的脑回路不一样、你的书迷宝宝、3249061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