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8、番外(二)

    作者有话要说:  平行时空的秋水。(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番外一】因故补到38章,章内作话有解释,为此造成的阅读不便非常抱歉~

    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这应该是我目前最喜欢的一个故事,感谢大家的这么久以来的陪伴和支持。后续长番外不会有了,小段子会放v博。

    喜欢狗血的大家也不要担心,阿动本命狗血,风格也是这个风格,大家有缘再聚啦!

    本章按个爪爪吧,给大家发红包。

    顺便推荐基友新文《女装后成了前任白月光》by清汤串串

    叶淮对公司空降的总裁陆停星非常不满意。

    因为这人跟他那交往三天就不告而别的初恋女友白月光长得竟然一模一样。

    后来叶淮被陆停星堵在电梯口,陆总裁紧张又期待地拉着他衣角,嗓音软糯,支支吾吾:“你还愿意跟我复合吗?”

    叶淮立马辞职了。

    再后来,叶淮每天契而不舍地蹲在总裁专用电梯门口,守株待兔。

    陆停星把他拉进电梯,皱眉道:“你…你不要总这样,被人看见了不好。”

    叶淮把人按在电梯里亲了两口,意犹未尽,“看见就看见了吧,正好告诉他们孩子他爸是谁。”

    1.绝世好男人可惜是个直男攻x外冷内甜痴情美人受

    2.绝对狗血,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写不到

    3.先追夫,后追妻,双重火葬场

    4.生子文,可能包含带球跑,不要深究。

    先追夫后追妻,狗血风味酸酸甜甜。

    云秋很不得扒在他身上, 用头蹭一蹭他的肩颈, 像一只小猫咪一样来表达他对他的喜欢。但是因为还在学校的原因,周围有他认识的人,他有点赧然地后退一步, 忸忸怩怩地盯着自己的脚尖,又叫了他一声哥哥。

    萧问水没出声,

    ——他还没反应过来。

    他活了二十年, 还没见过有谁敢直接往他身上扑的。等他意识到,眼前的小孩是把他和萧寻秋认错了的时候,云秋就已经啪嗒啪嗒地跑回了教室, 不忘回头跟他说一声:“哥哥等等我哦,我要把作业带回去写的。”

    他迅速地开始收拾书包。云秋把作业和课本都塞进书包里,因为作业实在太多了,他又不保证自己能够在脱离课本的情况下把他们写出来, 于是每科的课本都要原封不动地带回去, 精致的手工书包差点被击破, 抓起来沉甸甸的一大堆, 连放小熊的地方也没有。

    云秋就抱着熊,把书包背起来, 跟同学们说了再见。同桌要来抢走给他的小零食和饮料, 云秋赶紧也一起抱走了。

    他抱着一只熊和一大堆东西出来,书包肩带不是很宽,隔着白色的校服衬衫,仿佛能直接勒进肉里, 看起来很疼。云秋想要把小熊和饮料交给“萧寻秋”,自己把书包抱在身前放好,然而他刚把小熊递出去的时候,萧问水就已经拿起了小熊,又单手从他背后拎起了沉甸甸的书包。

    云秋赶紧从书包肩带中解脱出来,又抬头对他灿烂一笑。

    萧问水问:“还有东西在寝室要拿吗?”

    他的声线和萧寻秋听起来他也很像,但是如果熟人听多了,也能分辨出其中细微的差别。云秋没有对他的声音发表任何疑惑,只是认认真真地被他的话题带得转移了注意力。云秋想了一下:“不用的,小熊我也带出来了,可是你可以去我的寝室参观一下,你还可以参观我的桌子,我布置得很好看的。”

    萧问水说:“还是早点回——”

    没等他说完,云秋就已经兴冲冲地挽住了他的胳膊,拉着他走:“走嘛走嘛,走嘛走嘛。”

    他撒娇撒得驾轻就熟,显然是个从小到大没缺过爱的家伙。萧问水瞅了瞅他,也不再说什么,跟他回了寝室,心里却在思量着,看这个小孩到底什么时候能发现他不是萧寻秋。

    他带他上了楼,快乐地向他展示自己布置的书桌。星大附中高中宿舍两人一间,有独立的卧床和书桌,而omega宿舍人本来就少,云秋是一个人住的。他花了点心思,把这个地方装扮了一下,书桌上铺上桌布,种了一盆仙人掌,纳米丝架子悬起来,挂了几幅卡通画。画都很简单粗糙,但是配色倒是有些亮眼,很明显是云秋自己动手画的。

    云秋一边得意洋洋地带着他到处转,一边嘀嘀咕咕地说:“我上次就要带你过来玩的,可是你要和你的女朋友玩,我就没有带你过来玩。我妈妈也说不要打扰有女朋友的人,她要我自己找个男朋友。”

    萧问水端详着那几幅画,闲闲地问:“那找到了吗?”

    云秋有一点沮丧:“没有找到。”

    萧问水闷声笑了笑。

    云秋带他参观一圈儿之后,假模假样地吧折好的被子又摊开来,重新折一遍,以此来显得他很忙的样子,是一个有正经事要做的大人,顺便也拖延一下时间,不想那么早回家。

    萧问水看出了他的这层心思,又想起云家夫妇的嘱托,于是也出声告诉他了:“云秋,今天你爸妈回不来,生日宴要推后,所以我来接你。”

    云秋这还没想起来要问他为什么是他来接他,冷不丁听见这个消息,先是心里一喜,然后又矜持地问道:“那,我爸爸妈妈,他们干什么去啦?”

    萧问水说:“昨天去酒庄,车抛锚了,今天赶不回来。”

    云秋想了想:“那给我过生日也赶不回来吗?我可以允许他们在十二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的时候赶回来哦,再迟就不可以了。”

    萧问水又笑:“我也不知道。”

    云秋又郁闷了一小会儿。

    虽然开生日会不是他希望的,但也不希望今天晚上没有人陪。不过很快,他就被当下的快乐再度攫取了注意力,他立刻忘光了自己一书包的作业,开始围着萧问水乱蹦乱跳:“耶!哥哥,我们去吃好吃的!我们去坐游乐园的摩天轮!我们去看电影吧!”

    寄宿生活好是好,但是苦在封闭式学校,平常犹如闭关修炼,被迫两耳不闻窗外事。云秋想看一档半个月前上映的电影已经很久了,但是学校又是月考又是运动会的,他一直没能出去成。其次是吃的,星大附中食堂虽好,但毕竟也没有大火锅和云秋爱吃的一些又精又贵的东西。

    云秋巴望着能出来玩好久了,他觉得“萧寻秋”是会带他去玩的。

    他眨巴着眼睛仰头看萧问水,里面简直能掉出星星来。

    ……怎么像什么小动物一样。

    萧问水开始寻思,萧寻秋对小孩是比他有耐心一点。而他自己受邀当初去星大的青训班给学生上课,动辄能把十几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人训哭。他和萧寻秋的差别这么明显,从来没有人有过分不清他们的时候。

    这小孩看起来是这样,总之就是一个字,笨。

    云秋带他参观完了自己的宿舍,然后拖着他的手,要他出去和他一起吃火锅。快到中午了,萧问水一直不怎么喜欢吃高盐高油的东西,自然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火锅店,最后还是云秋自己很熟练地打开了定位,和他一起前往火锅店。

    上车五分钟之后,云秋发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咦,你又换车啦。”

    萧寻秋习惯开的是一辆红色的空间车,而萧问水惯开银灰色的,车里的情况也不一样,云秋坐上副驾驶,立刻就发现了异常,但是还没往这方面想。

    萧问水眼里带着笑意,说:“是啊,我换车了。”

    云秋“哦”了一声,然后客观公正地评价了一句:“我觉得你这辆车比较好看的。”

    萧问水说:“嗯。”

    两人走入火锅店,要了单独的一个包厢。萧问水不爱吃这些,要了一份主食云吞拉面,自己盛了慢慢吃。云秋自己两边烫菜,自己一片,萧问水一片,认认真真地分配者锅底里煮好的食物,一脸严肃地夹给他。

    萧问水说:“你自己吃吧。”

    云秋央求他:“你让我给你夹菜嘛。不然我就很可怜,我也吃不掉这么多东西。”

    萧问水:“……行。”

    最后还是莫名其妙地吃完了。

    云秋吃饭的样子很优雅,大约是他那位美丽母亲的言传身教。虽然是在吃火锅的地方,但不过分放肆,也不端着,还很好看。俏生生的一张脸,被热气熏上一层红晕,连柔软的嘴唇也变得红红的。

    真是个漂亮小子。

    云秋话很多,他还是把他当成萧寻秋,跟他讲一大堆事情。学校换了老师啦,化学课的老师去医院住院啦,同学们派了代表去医院看望,他也想去,可是没有入选啦……等等。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学生的事情,幼稚得可以。萧问水听着,倒是也听了进去。

    他不曾揣摩自己的弟弟和这个小家伙相处起来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他大概能猜出来。不外乎是云秋折腾着萧寻秋,萧寻秋就纵容他,话和事情都是云秋来说来做,他现在演起来很容易,也不容易穿帮。

    饭毕,云秋又说:“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云秋仿佛对摩天轮这个项目情有独钟。他拉着他上去坐了一圈儿,到了地方不下来,又用id卡刷了好几次,还很贴心地问他,需不需要上厕所。

    萧问水摇摇头。第二轮摩天轮开始上升了,太阳也变换了照耀的角度,云秋被晒得脸疼,躲来躲去没找到地方躲,最后凑过来和萧问水并排坐了,这才舒服起来。

    少年身上有柔软的香味,不是信息素的味道,是自然的沐浴露清香。云秋靠过来的动作很自然,因为以为身边人是一个他早已熟悉的人。

    萧问水瞥他,他就有点呆呆地冲他一笑,眼睛弯弯的,又撒娇,很无赖地就靠在了他的身上。

    萧问水看着云秋翘起几撮呆毛的发端,心想,今天不如就舍命陪君子一回。

    他们做了摩天轮,下来还玩了过山车和水上风暴,萧问水从来没来过游乐园,在项目里猝不及防地和云秋淋了一身水。他习惯整洁,想找个地方换衣服,又被云秋拉着去坐大摆锤。

    萧问水自己上过宇宙空间站,由于跟军方合作的原因,各种极端训练也体验过,包括战斗机飞行模拟器,大摆锤这点刺激在他眼里是在算不上什么。荡在空中的时候,他还有空偏头去看云秋。

    这个小朋友吓得眼泪花子都要冒出来了,死死地闭着眼睛不敢看,浑身发抖,却还要大叫出声。萧问水还是笑,怕他出什么事,伸手握住了他捏着栏杆、冰冰凉凉的手。

    下来之后云秋好半天才缓过来,拉着他的袖子走不动路了,脸色发青,哆哆嗦嗦地找他要小熊。萧问水依言带他回了车上,把熊递给他,云秋把脸埋在小熊的身体上,好半天后,终于缓了过来。

    看起来是吓得不轻。

    过了一会儿,他缓过来了,云秋很幸福发表了自己的感言:“太好玩了,下次我还要来。”

    萧问水:“?”

    出了游乐园,他又撺掇他去看电影。高中生的爱好无非就这点,要他打高尔夫玩冰球滑雪,也没那个时间和精力。

    萧问水很不习惯去那种挤成一堆的电影院,不过还好留给他们的有禁止带手机进入、婴幼儿禁止通行的厅座,不至于太吵嚷,影响观影环境。云秋心心念念要看的这部电影其实不怎么好看,他冲着演员是温存锐——他目前的爱豆,来看的,可惜制作方和背后公司不靠谱,剧本也欠打磨。刑侦影片偏偏让人起瞌睡虫。

    云秋就很自然地在电影院里睡着了,歪过去,靠在萧问水的肩膀上。

    萧问水动了动,就听见云秋非常小声地嘟囔了一句:“不要动嘛,我靠着你睡一会儿,可以吗?”

    萧问水就没话说了。

    半场电影,云秋就是这么睡过去的。

    萧问水脊背挺直,安静地看着不断变动的银幕,身边人的呼吸绵长而温柔。

    等到电影散场,天也黑了下去。云秋自己没有手机,萧问水替他给他的家里人报了平安,然后得知云家夫妇大约会在午夜之后抵达,请萧问水送云秋回家,再陪他过一过生日。

    还告诉他,蛋糕在冰箱里。

    云秋这次还想在外面吃饭,但是这次萧问水说:“回去吃吧,点外卖打包回去,你想吃什么?”

    云秋要了一大堆的烧烤。萧问水嫌不健康,又打电话给秘书,让他常去的某家餐厅做好了送到云家去。

    他说:“今天你生日,只有我帮你过了,他们十二点前回不来。”

    云秋想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说:“那好嘛。”

    随后又高兴起来,看着他说:“可是有哥哥你帮我过生日,那也很可以啦。”

    这是他的十六岁生日。云秋今天在外面玩累了,回家之后就比较蔫吧,但是他仍然强打精神给萧问水参观了他的房间,很骄傲地说:“我的爸爸妈妈给我做了从一岁到二十岁的房间哦!连男生和女生的房间都有的!”

    随后又开始琢磨:“可是等我到了二十岁,他们是不是就要把我丢掉了?”

    这些胡思乱想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他和萧问水草草地吃了晚餐,萧问水准备把蛋糕帮他搬出来——一人那么高的宫殿蛋糕,封在地下室的冰柜里;被云秋阻止了。

    小朋友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他:“可是我想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再吃蛋糕,而且我不要吃这么大的,你可以把最上面一层的小蛋糕切下来。”

    萧问水就帮他切了一层小蛋糕,带回楼上。冰淇凌蛋糕,他们找到了干冰盒子,就这样直接放在茶几上,并且插好蜡烛,等待十二点的来临。

    云秋一开始很有精神地等,后来一看还有四个多小时,就开始写作业。

    不懂的地方,就非常不见外地过来问萧问水。

    萧问水给他讲了题目,还要被他批评:“哥哥!你以前给我讲题不是这样讲的,你要讲我能听懂的东西。我才高一,而且我有一点点笨的。”

    萧问水失笑。

    后面云秋开始写文字作业,就不需要他的讲解了。萧问水开了电视,随便挑了部电影看,云秋一边倒数着时间,一边写作业,还时不时地被影片内容吸引过去,一时间连自己在哪里都忘记了。

    离十二点还有两分钟的时候,萧问水在蛋糕上插了十六根蜡烛,点燃后关了灯,让云秋放下作业。

    两个人一起在沙发前等待着十二点的来临,可是正逢影片放到激烈处,云秋自己的倒计时没几下就数歪了,他紧紧地盯着影片里的人物,那一阵舞刀弄枪的场景还没过去,就感觉自己被人抓了回去。

    萧问水催他:“十二点了,快吹蜡烛。”

    云秋赶紧闭眼许愿,吹蜡烛。匆匆忙忙的,他也忘记了自己要许什么愿望,“噗”地一口气吹灭了蜡烛后,云秋再抬起眼睛,发现那个情节过去了,于是很急切地央求萧问水倒放。

    最顶层的一圈儿小蛋糕,两个人一人一半,端在盘子里吃了个干净。最后到了深夜,云秋又撑不住地睡着了。

    萧问水自己也差点睡着,不过最后关头还是想起了这在别人家里,于是俯身看了看云秋,轻声问:“小孩,你的卧室在哪里?”

    云秋当然不可能回答他,他一睡着就很死。

    萧问水只好抱着他转了转。云公馆一共有四层楼,每层楼有无数个房间,他把熟睡的少年打横抱起,去楼上转了一圈儿,大概十分钟后找到了云秋的房间,把他送进去放在了床上。

    他明天还有事,今天其实已经算是耽误了。顾念到此,萧问水也不再迟疑,联系了司机要他来接他回公司。

    人安全接回来了,生日陪着过了,他的任务就算完成。

    然而走到门边时,他又突然顿住了脚步,回头看了睡着的人一眼。床头灯亮着,漂亮少年抱着小熊安睡,看起来小小一团。

    萧问水一眼看见了床头柜边的原子笔,于是折返回去,拿起了那支笔。

    将少年松松握着的手掌摊开,顺着手腕往下轻轻地写。笔尖划过,有一丝痒痒的。睡梦中的人动了动,到底还是没有醒来。

    萧问水做完这一切后,就出门离开了。

    第二天,云秋遭了个晴天霹雳。

    他睡到九点,下楼去洗漱,看见他家的大人已经回来了。他早上困,看见云赣也懒得跟他打架,就叫了一声爸爸,还叫了林适月一声妈妈,最后看见在沙发上和他爹妈言谈甚欢的萧寻秋,问他:“哥哥,你昨天晚上什么时候睡的啊?”

    萧寻秋楞了一下,说:“我昨天没睡,小秋,我们今天早上才回来,我一会儿还要回去补觉呢。”

    “不是。”云秋见他答得驴唇不对马嘴,耐心地解释,“我是问,哥哥,我昨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你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吗?就是,我们一起看了电影,吃了冰淇淋,然后我很困,就睡着了。”

    “……”

    “……”

    “……”

    客厅里齐齐沉默了。云赣、林适月、萧寻秋面面相觑,而后纷纷醒悟了什么似的,一起爆发出一阵大笑。

    萧寻秋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小秋,昨天接你回家的不是我,是我哥!你跟他待了一天,没发现我们不是同一个人吗?”

    “嗡”地一下,云秋的大脑当机了。

    萧寻秋还在笑:“我哥他有事,昨天半夜就走了,小秋你……哈哈哈哈哈哈!”

    云秋的脸迅速地红了,连带着真个人都感觉要烧起来了。

    等于说,他跟一个刚见面的陌生人疯玩了一整天,并且还非常没有礼貌、不知羞耻地黏着对方黏了一天吗?

    他撒娇卖乖,全部都被对方看到了?

    随着客厅里的笑声停止,林适月先指着他说:“哦哟哟,你脸红什么我的宝贝,这么害羞?”

    云秋重重地“哼”了一声,丢下一句:“我不理你们了。”然后就跑到盥洗室里去了。

    他心跳得厉害,不知道怎么的,就回想起了昨天那个人的眼睛。

    很亮,很锐利,像大灰狼的眼睛。其实分别一开始就很明显,他为什么没认出来呢?

    他故意戏弄他,都不告诉他。这个人真的是一只大灰狼,太坏了!

    云秋想到这里,突然发现自己甚至还不知道大灰狼的名字。

    心脏咚咚跳动着,云秋正要伸手洗手洗脸,却发现手腕上有一溜儿原子笔的墨迹。

    清隽温柔的三个字,仿佛早有预料,告诉了他答案。

    “萧问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