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六十一章 潇潇之死

    对方目光凛然:“你这是找死。(看啦又看小说网)”

    他伸出手掌,直朝镇邪棍的方向拍去。

    用肉掌对抗我的镇邪棍?呵呵,这家伙未免太狂妄自大了……

    不过下一秒,我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李家家主的手掌,竟释放出一股强大的能量来。

    这股能量,我还很熟悉。

    赫然是禁域能量。

    我当时就惊呆了,有些慌神。

    禁域能量,不是只有禁域人才能释放出的么?

    这李家家主又是如何释放而出的!

    更恐怖的是,他释放的禁域能量,比正统禁域人只强不弱。

    我怀疑这股禁域能量,和他在“门”下吸收的能量有关。

    电光火石之间,禁域能量砸在了镇邪棍上,成功阻住了镇邪棍的攻势。

    镇邪棍在我手中疯狂的颤抖着,直震的我虎口发麻,镇邪棍差点脱手而出。

    “去死吧。”李家家主趁胜追击,再次朝我释放出浓厚的禁域能量。

    我大惊失色,连忙倒退躲闪。

    尽管如此,我的腿还是被禁域能量给砸中了,我感觉我腿上的肉崩坏了一大块,钻心的疼让我站不稳了。

    李家家主继续朝我轰击。

    我别无他法,只能释放出最强战斗力:妖猴的精神分化体。

    我轰出一拳,上古妖猴的精神分化体直撞向禁域能量。

    两股足以撼动天地的能量撞在一块,直接爆炸,强烈的爆炸撕碎了一片空间,搅动起疯狂的空气气流,我和李家家主全都被能量气流给冲撞的倒飞出去,倒地吐血不止。

    “哈哈。”李家家主更狂妄了:“上古妖猴的精神分化体,没想到你竟得到了上古妖猴的精神分化体。今天,这精神分化体就是老子的了。”

    他疯狂的站起来,再次朝我攻了上来。

    我则立即起身,躲过李家家主,直朝“门”的方向冲了去。

    李家家主吸收了“门”的能量,实力大涨,我现在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我决定也吸收一些“门”的能量,增强战斗力。

    李家家主也看出了我的目的,顿时惊了:“混账,站住,那是老子的机缘!”

    我一边朝门狂奔一边怒吼:“胖子,张大少,快替我拦住他。”

    张大少胖子,棕熊甚至仙鹤以及雪人,匆忙冲上来,拦在了李家家主前面。

    李潇潇在一旁也急的大喊大叫:“爹,你不要继续执迷不悟了。我们李家的人都因你而死了,你难不成要让我南洋李家断子绝孙不成?”

    李家家主气急的骂道:“孽畜,你懂什么!若我进入神仙墓,那我南洋李家将会得到神仙的眷顾,到时候我南洋李家必定飞黄腾达,人丁兴旺,牺牲这点人又算的了什么?”

    “快帮父亲夺回那机缘,为父也是为了我南洋李家的繁衍延续。”

    李潇潇的眼泪大把大把的往下掉:“爹,你变了,你已不是当年的你了。”

    “快收手吧,为我南洋李家留下一条根。若你执意继续,那休怪女儿不孝,在你面前自尽了。”

    “糊涂。”李家家主怒骂了一句,便不再理会李潇潇,和张大少胖子他们打了起来。

    我没再继续关注外面的事,全神贯注的吸收起能量来。

    我的身体就像是干海绵泡进了水里,如饥似渴的吸收着那股能量。

    能量进入我体内,浸入我的筋脉之中,运转起大周天来。

    随着能量的运转,它渐渐的转变成了一种我所熟悉的力量,禁域力量。

    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我便感觉身体力量达到了巅峰状态,前所未有的强壮。

    而且力量感还在持续不断的增加着。

    就这样,我吸收了不知多久的能量,感觉身体即将被力量给撑爆,门上才总算不继续逸散能量了。

    我缓缓睁开眼。

    眼前的一幕,让我震撼惊讶。

    现场已经打的一团糟了,胖子和张大少倒地吐血,可两人依旧死死抱着李家家主的两条腿,不让他来攻击我。

    棕熊和雪人也都被打的遍体鳞伤,献血染红了身子,可它们依旧和李家家主缠斗着。

    三只仙鹤也都断掉了一条翅膀。

    再看李家家主,似没受多重的伤,依旧骁勇善战着,浑身释放着暴戾之气。

    鹅蛋在一旁不住的打坐念经,似要打压李家家主的杀心,不过效果不大。

    婉儿在一旁,时不时的用鞭子偷袭两下。

    现场最痛苦的,莫过于李潇潇了。

    一边是自己的父亲,一边是自己的爱人和朋友,李潇潇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她跪在地上,泪流满面,手中握着一把匕首,抵在自己心脏处,撕心裂肺的怒吼道:“爹,求求你住手吧。我们回家,重振南洋李家。李家不能灭绝啊。”

    “你若再不住手,女儿就死在你面前。”

    李家家主暴怒叫骂:“你这个不肖女,我要你有何用。从今日起,你我断绝父女关系,你不再是我女儿,别用自尽来威胁我。“

    李潇潇更绝望了:“爹,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现在连你都不要女儿了,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女儿现在就去死,只希望爹能把我葬在母亲坟前,这样女儿死后也好有个伴儿。”

    说着,李潇潇手中匕首毫不犹豫朝胸膛刺了去!

    “不要!”我和李家家主几乎同时怒吼出声,朝李潇潇冲了去。

    但已经来不及了,李潇潇去意已绝,我们还没冲上去,冰凉的匕首便已经刺入了她胸膛之中。

    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染红了一大片雪地。

    李潇潇虚弱的瘫在了地上。

    李家家主扑到李潇潇身上,悲恸的痛哭起来:“不,不,不,女儿,你不能死,你快给老子活过来,混蛋,你不能死……”

    李潇潇看着李家家主,嘴角艰难上扬,露出一抹笑意来:“爹……我就……我就知道……你……你不舍得女儿……”

    说完后,李潇潇头一歪,便再也没了动静!

    李家家主怒吼出声:“老子不让你死,你绝不能死!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病,给老子挺住。”

    说着,他一把抱起了李潇潇,转身就要离开。

    走了两步,李家家主又扭头,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李一凡,你给老子听着,我女儿是因你而死的,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我望着他,嘲讽的笑笑:“可悲,可怜。”

    李家家主冷哼道:“你说谁可悲!”

    我说道:“当然是你了。南洋李家的人,都是因你而死,包括你的女儿,你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却把罪责推脱到别人身上,这难道不可悲?”

    “自己费尽心机,妄图让自己家族枝繁叶茂,最后却换来家破人亡的后果,这难道不可怜?”

    “混账。”被我戳中心中伤口,李家家主更愤怒了:“若不是你把我女儿骗走,我女儿又怎么可能会为了你去死?”

    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她不是为了我而死,而是为你的野心而死亡。”

    说着,我看了一眼棕熊,道:“山精仙人,麻烦你把老山参的手臂给我吧。”

    之前在棕熊的寿宴上,有一只山鸡供奉了老山参的手臂,我要用那条手臂救李潇潇的性命。

    棕熊有些不情愿,毕竟千年老山参的手臂可是价值连城的。

    我只好宽慰棕熊道:“山精仙人尽管放心,这老山参是我朋友,等碰到了我朋友,我自会让我朋友补偿你的。”

    棕熊犹豫片刻,最后还是不情愿的把老山参的手臂丢给了我。

    我随手把老山参的手臂丢向了李家家主:“这条手臂拿去,救潇潇的性命。”

    “记住了,你给潇潇的性命,她已经还给你了。”

    “现在她的命,是她自己的,你不能左右她的自由。”

    李家家主连忙把手臂捡起来,紧紧抱在怀里,生怕我会抢走。

    他张口想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抱着李潇潇,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等他从我们视线中消失之后,我才终于再听到他浩瀚飘渺的声音从远处飘荡而来:“我女儿喜欢你,你不可辜负她。日后我定送她去神仙墓找你。若你胆敢背叛她,我即便拼了性命也要斩你。”

    “岳父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潇潇的。”我旁边不远处的雪地下面,忽然传来野驴的声音。

    紧接着,那片雪地直接爆炸,雪地下面爆破出一道人影来。

    那是一个白衣飘飘,梳着发髻的书生,分明是野驴的人形真身。

    我心中诧异不已,凭野驴现如今的修为,还不能随意化为人形,只能在灵气浓郁的灵界才可变换身形,为何现在却可以化为人形了?

    野驴四下里张望,一脸的迷茫和紧张:“我老婆呢,我岳父呢?怎么不见了?他们去哪儿了?”

    没人回答他,只是婉儿愤怒的冲上去,对着野驴就是一通拳打脚踢:“你这个胆小鬼,刚刚是不是临阵脱逃了?我们都和敌人卖命,你却躲在雪堆下不出来,要点脸不要了?”

    野驴随手一挥,便释放出一团浓厚的妖气,直把婉儿给撞的倒退了几步。

    野驴问我道:“喂,我问你话呢,我老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