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零三章 买手表

    胡宛如没有说话,她跟张思雨一起朝前走着。(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其实,一线的工资虽然高,但他们的工作累而且还危险,相比一线来说我们二线……”张思雨就跟在洛明工业学校时一样,走在她的身旁继续说着。

    而胡宛如哪里在听她讲话?她正在想着进城后到商场买些什么东西。

    “思雨,你说男孩喜欢什么东西?”胡宛如突然问。

    “什么?男孩……?”张思雨一脸疑惑,“你不会是……又,又想他了吧?”

    “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这个男孩指的是一个大男孩……”胡宛如停下脚步,故意把声音拉得很长,生怕她听不见:”我的哥哥!”

    “噢。我还以为……原来是这样啊。”张思雨说。

    这时,她们已经走过战备路,坐上了进城的公交车。

    她们赶到轻露市繁华的大街上时已是黄昏,美丽的城市被笼罩在金色当中,零零星星拔地而起的高楼上,玻璃幕墙反射着太阳的余晖。大街上人来人往,一片热闹喧嚣。

    胡宛如和张思雨在大街上逛了一会,来到美食街吃了些小吃,然后,走进了轻露商城。

    “你到底帮我想好没有,我应该给我哥哥买个什么礼物?思雨,来的路上我已经给你说过了,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工资,我一定要回报曾经帮助和关心过我的人,如果没有哥哥,我怎么能有今天?你是知道的,那年我爸走了以后,要是没有妈妈和哥哥,我肯定不可能考上洛明工业学校,要是不去洛明上学,今天怎么能到咱们厂上班?”胡宛如说。

    “宛如,你的心思我全明白,可是我也不知道大男孩喜欢什么?要不,你给他买件衣服?”张思雨说。

    宛如摇摇头。

    “要不,买个剃须刀?”张思雨说。

    “这个……”胡宛如思索了一会,她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礼物,只好跟张思雨一起去柜台上看。

    刚走到剃须刀柜台跟前,胡宛如突然看见附近柜台上摆放着这各种各样的手表,亮光闪闪。

    “思雨,表!我们去看看。”胡宛如说着就大步来到手表专柜跟前。

    这里陈设着一块块精致的各款手表,在玻璃柜台一圈灯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明亮的光线。

    “售货员,麻烦你帮我取一下这款手表……”胡宛如指着一块手表对着售货员说。

    胡宛如把柜台里的手表几乎看了个遍,最后,终于确定了一块新款钢带商务防水手石英表,超薄夜光表盘,里面还有一块带有日历显示。她拿着这块手表爱不释手。

    “售货员,这块表还能便宜点吗?”胡宛如问。

    “798块钱,这已经是打过8折之后的价格了,你到别的商场看看,我们是轻露最低价。”售货员说,“不过,你真是好眼力,这是一款新手表,品牌货。你瞧瞧这做工,你再瞧瞧这材质……这个价格能买到也只能算你运气好了。”

    胡宛如看看张思雨又看看手表,悄悄地把手伸进衣兜里摸了摸钱,表情有些尴尬。她可是真心喜欢这块手表,她甚至能想到哥哥戴上这块表会有多么的潇洒。

    “售货员,你看她是真心想买,你就再便宜一下吧。这个价格就相当于我们将近三个月的工资,你就再便宜一下吧。”张思雨赶紧帮着他砍价。

    “对不起,这里是轻露商城,可不是别一般的商场,这里的每一款商品全部明码标价,我们实在没有办法给你优惠……”售货员说。

    张思雨看着胡宛如,她想劝她放弃这款手表。毕竟,这款手表远远超了她们的手里的工资。

    “宛如,要不然的话今天就算了,我们下次再买,时间也不早了……”张思雨说。

    胡宛如手里牢牢地攥着那块心爱的手表,轻轻地咬着嘴唇,一句话也没有说,若有所思。

    “宛如,今天我没带存折,我也没法借钱给你,要不,我们下次再……”张思雨说。

    “我买!请给我包装好。”突然,胡宛如给售货员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一沓钱,有零有整。

    “宛如……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这款表好看是好看,可的确太贵了,再说,你买了以后,你哥哥也会说你乱花钱。你还是再想想吧,我们实验室主任戴得还只是个电子手表。”张思雨说,“再说,你身上所有的工资也不到500块。”

    胡宛如说:“思雨,你说得没错,谢谢你。你没有哥哥,你不会有切身的感受,你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吧?想我哥哥。在我的记忆里,哥哥一直都在保护着我,呵护着我,从小到大他对我从来没有任何的要求,也不图任何的回报,就这么执着地陪着我。”

    胡宛如看着张思雨稍微停了停又说:“我上初中那两年要不是哥哥照顾我,鼓励我,每天晚自习后来学校接我回家,第二天又送我去学校,我根本就坚持不住。思雨,你不明白,那段日子我才觉得,在这个世界是我们是一对可怜的兄妹,相依为命……今天就算表再贵,哪怕我接下来的日子里没饭吃,我也要给哥哥买下这块表,只有这样,我人生中的第一笔工资才有意义。”

    胡宛如的目光非常坚定,她的眼睛突然变得湿润了。爸爸去世后对她的打击和折磨显然成了她永远无法忘却的伤痛,在她人生最低迷最沉沦的时候,她对“哥哥”这个词有着跟别人不一样的理解,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理解。她在洛明工业学校上学期间的开销,大都也是哥哥这个技工在车间里用汗水一点一点换来的。

    “宛如……”听到她的这番话张思雨感动极了,她的喉咙也有点哽咽。过了一会儿她才说:“可是,你的钱不够啊。”

    胡宛如作了个深呼吸说:“思雨,我还有……”

    说完,她就从另一个衣兜里掏出一沓钱,大都是10元、20元和50元的面值,这些钱是卷曲在一起的。揉成了一团。

    “这些都是我爸爸给我的压岁钱,从我小的时候直到爸爸离开我那年,每年的压岁钱都在这里。这些钱我从来没有舍得用,这些也是我的一个念想,每当我想爸爸时就会拿出来看一看。”胡宛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