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44章 牵扯到两个人

    萧宓问她:“这两天做什么了?”

    “无事可做,就昨晨贺夫人进宫陪我聊了会儿话。(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暄平王后咬了咬红唇,“王上,今晚要不要早些将息?”

    她眼里秋波流转,楚楚动人,有邀约之意。

    别个男人见了说不定骨酥筋软,可萧宓正好搓了搓脸:

    “这些折子还没批完。”他叹口气,“澜江赈灾,正是要钱的时候。”

    暄平王后有些失望。夜深露重,王上也好久没去找她了。

    可她知道,他是个好国君,政务实在繁忙。

    萧宓把瓷碗放去一边,拿过下一个折子看,结果眉头皱起,脸色一下就阴沉了。

    暄平王后一直注意他的神情,见他隐有怒容,不由得问:“怎么啦?”

    卫王不语,将折子从头到尾看完,往桌上一丢:

    “今年三月到七月暴雨来临之前,澜江发生商船被劫案二十六起,据说都是遭遇水匪,比去年同期增加了十起,越发猖狂。”

    运河开通以后,澜江就是全卫国最繁忙的水域,每天船只如梭,往来商贸发达。水上商路繁荣了,难免就有人瞄上这些肥羊,想打打秋风。

    偏偏澜江的支流很多,水体复杂,水匪由此滋生。

    “民间押运兴起,都是地头蛇组建。凤崃山知州上奏,这其中青鱼寮快速吞并其他力量,渐成水上一霸,迫往来商船雇青鱼寮押运货物,否则就处处刁难,不得通行。”

    暄平王后久居深宫,对外头的风吹草动很感兴趣:“那,雇佣了青鱼寮的商船可曾被打劫?”

    “成功的只有一起。”

    暄平王后奇道:“那不好么,至少它保商船平安,王上为何不悦?”

    “月余之前,凤峡山清剿了两个水匪窝点。头目交代,他们就是青鱼寮人。”

    暄平王后轻轻“啊”了一声:“贼喊捉贼?”

    这比喻并不十分贴切,但萧宓知道她的话意:“不错,青鱼寮其实分作明暗两部。明部帮着商船押运,暗部就是水匪了。他们在水上寻找猎物,没插青鱼寮旗帜的商船就会倒霉。”

    暄平王后懂了:“这么一来,商船想要平安过渡都得找青鱼寮?”

    “是啊,他们赚两份钱。”押运一份,劫掠一份。

    “不过是水匪,凤崃山当地灭不了么?”否则王上也不会皱眉了。

    萧宓冷冷道:“你若知道青鱼寮的背景,也不会这么问了。”

    他一板起脸,君王威严自显,暄平遂不敢再问。

    萧宓也不再解释。

    这些水匪原本都是凤崃山人,下水为匪,上地为民。官兵来了,水匪就得当地居民通风报讯,甚至藏匿掩护,难抓得很。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知州不会特地上书诉苦。所有水匪当中,最难对付的就是青鱼寮了。这中间牵涉到两个人。

    其一就是大名鼎鼎的茅定胜。他原是叛匪头子,归顺萧宓后就遣散旧部,但其中不少人在凤崃山组建了青鱼寮。不消说,青鱼寮和茅定胜之间联系密切,想来后者没少从青鱼寮那里拿钱。

    萧宓很不想处理茅定胜。

    这个名字和他背后曾经代表的力量,是卫国隐晦而不光彩的一笔,轻易就能僚动卫人脆弱的神经。虽然凤崃山大起义罪在前卫王,可他毕竟是萧宓同父异母的兄弟。

    茅定胜是主动归降的,又助萧宓登上王位,自己只得了一场富贵。萧宓若是降旨责他,无论出于什么事由,难免让人往别处联想,说当今卫王没有容人的度量,忍了这么几年终于还是对茅定胜下手。

    那么,南方的卫人会怎么想,凤崃山人会怎么样?

    他衷心不愿南北再生分歧。

    萧宓吃掉了椒盐金饼,赞了一声:“玫瑰馅儿果然很香。”

    暄平王后欢喜道:“那么我明天再做些,这回换别的馅儿。”她在攸国宫中从来不做这些,椒盐金饼是盛邑本地人喜欢的食物,她听说王上的姨母也常做这种饼子给他,才起心去学。

    萧宓点头:“好,明天换个馅儿来。天色不早了,你早些睡吧。”

    暄平王后也知道见好就收,当下命人收拾桌上食具,款款离开。

    书房里重新又安静下来。

    萧宓再命宫人奉上一盏热茶,他捧在手里没喝,却发起呆来。

    茅定胜还不算麻烦,训诫几次也就好了。方才当着暄平王后的面,他没说出的是,青鱼寮背后还牵扯到一个人:

    燕时初。

    燕时初三年前组建“天工局”,不仅在盛邑承接燕子塔、龙口堰这些大工程,南边的大运河开凿因为赶工赶期,最后一段又难以打通,因此“天工局”也参与其中。

    凤崃山知州参奏,自去年起,天工局与青鱼寮过从甚密。被抓获的水匪当中,有十余人就是前年为天工局开凿最后一段运河的劳力。

    可见,二者不是简单的合作关系。

    并且水匪头目也招供,从盛邑开往凤巢湖的燕氏大型商船,“每月六艘以上”。

    虽然凤崃山知州没有清乐伯直接掌控青鱼寮的证据,但这些事实落在有心人眼里也足够引起警惕。萧宓更清楚,燕时初和茅定胜的交情,早在起义时就已经结下了。

    联想最近参燕时初的折子一本接一本,多数都从工部那里汹涌而来,他就有些头疼。

    ¥¥¥¥¥

    次日早晨,燕三郎接到护国公府来讯:

    韩昭约他吃蟹。

    秋风起,蟹脚痒,此时正是吃蟹的好季节。为了应景,韩昭不在护国公府里请客,而是选择秋阳山下的浮屿小筑。

    卫国的天耀宫在众国王宫中比较特殊,是依山而建,宫中就收高山流水之景。其实那么大一座山可不止建起王宫。秋阳山就隶属其山脉,是天耀宫东南十五里外一座独峰,以其风姿秀致,清湖环绕而闻名。

    浮屿小筑由湖中四座岛屿串连而成,四岛分别以四季命名,种四季应时之花草。这会儿是秋天,所以秋岛上金菊斗芳、丹桂飘香,乃是骚人墨客的大好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