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64章

    淡淡的“哦”了一声,魏宝珠便道:“是啊,可母后不得不承认,若不是你来找茬,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毕竟我可是好好的待在自己的宫殿中,是母后带着一群人,来找我的麻烦的。(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太后闻言,看着自己身后,又见魏宝珠只一个人面对自己,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毕竟这样的情况,不论是谁看了,都觉得是自己欺负人。

    想到这里,太后忙望向段霄飞道:“你也觉得是母后一个人的错。”

    段霄飞见二人都望了过来,有些头痛的言道:“母后,宝珠,你们确定要这样论个是非,我看你们不如先放开彼此,至于其他的容后再说,你们说是吗。”

    太后闻言,不由瞪着魏宝珠言道:“听到我儿子的话没有,还不快放手。怎么,我的话你不听,我儿子的话难不成,你也不听吗。”

    这边太后话音未落,魏宝珠便将手松了开来,只找了个位置坐下,方才言道:“母后说笑了,陛下是我的天,我的地,我在宫中横行的勇气,我哪里会跟他过不去,再者说了,我之所以出手,完全是怕母后再动手打我,如今既然陛下在此,我想母后应该会顾虑一二,不会再随便甩我巴掌了不是吗。”

    一听这话,太后气了个半死,指着魏宝珠道:“你听到了没有,这就是你要娶回来的皇后,就是这么跟我说话,见天的气我,没有将我气死,便是我的运气了。”

    长出口气,段霄飞看了二人一眼,这才无奈的言道:“母后,宝珠,我这些日子真的可以说是心力交瘁,你们能别闹了吗。”

    见儿子确实难受,太后心疼到了极点,忙上前一步道:“你这样,我当然心疼极了,可说到底是谁的错,还不是你自己,不说其他,若是你开了后宫,这朝廷里的事情,难不成还是问题吗。”

    段霄飞听了这话,心中一惊,忙望向了魏宝珠,毕竟这好容易将人哄住,母亲如今重提,怕是宝珠又要生气了。

    这番动作,自然落在了魏宝珠的眼中,只见其当即没好气的言道:“看什么看,母后这话说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若为这个生气,只怕早就气死了。”

    说到这里,魏宝珠自己望向太后道:“母后有的时候,我蛮好奇的,圣人曾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记得当日母后为了父帝所做的事情,可谓是肝肠寸断,很不得死过去才好,怎么到了我身上,母妃便忘了那些痛,变着法的给我找不痛快。”

    听闻此言,太后冷笑一声言道:“这乃是祖宗规矩,怎么就成了我给你找不痛快了,这从古至今,多少帝王,你见哪一个后宫只有一人的,若是你懂点事,根本就不用我们开口,就该为我儿选妃,而不是一个人霸占着他,还不许别人提一个字。”

    嗤笑一声,看着太后梗着脖子的模样,魏宝珠不紧不慢的言道:“那母妃可是对我期盼太高了,也太看得起我的情操了,我这人从小就是自私的很,别说是丈夫,便是我不在意的东西,也断没有给了别人的道理,若是有人敢伸手,我便砍了她的手脚,母后啊,你年纪大了,安分守己不好吗,如今陛下都有我了,他的事情自然都有我做主,您老这么参合,与你不好,与我不好,与陛下也算不上什么好事,再者说了,母妃身边还有个小的,又不是闲着没事干,老管我们的事情做什么。”

    听闻此言,太后险些一口气没有上来,一旁的陈嬷嬷也觉得魏宝珠这话过分,忙屈膝言道:“皇后娘娘,我知道,在陛下心里,自然是你最重要,可这后宫选妃,并不是你一人之事,关系的乃是整个王朝的命运,我相信皇后娘娘定然是心疼陛下的,有捷径,娘娘应该会让陛下用的是吗。”

    拍着手,魏宝珠赞赏的言道:“嬷嬷果然伶牙俐齿,若不是我意志坚定,只怕真要被嬷嬷几句话给说动了呢,只是在此之前,我便说过了,我一向自私,更没有什么情操,所以你这些金玉良缘,怕是说错了地方。况且,陛下可是应了我,后宫永远只我一人,多余的话,我想便不用多说了吧。”

    说着,魏宝珠往位置上一坐,喝了杯茶,一副送客的模样,太后见状,更生气了,倒是段霄飞见太后动怒,忙上前,扶住陈蜜道:“母后,我先送你回去,让太医看看,可别气坏了身子,那就不好了。”

    说着,段霄飞便上前扶着母亲准备离开这里,却不想太后冷笑言道:“我可不配陛下如此担心,说到底你还是站在那魏宝珠身边,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担心我气不气坏身子,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怕被人知道了,那魏宝珠被千夫所指,我告诉你,那我还真想让人知道知道。”

    段霄飞苦笑一声,抓着太后的胳膊道:“母后,就当我求求你行吗,不要闹了,我这些日子真的很烦,你们一直这样,让我之后的路怎么走,要不然这样好了,我让了这皇位,是不是你们就能消停了。”

    太后一惊,当即沉默了下来,魏宝珠却是笑道:“若你真能舍了这位置,我只有高兴的份,到时候,咱们一起玩去,保管比困在这牢笼要有意思的多。”

    母亲与宝珠的不同反应,不得不说,又让段霄飞对母亲失望了许多,长出口气道:“听着便觉得有意思。”

    怕儿子真动了这样的心思,太后狠狠的瞪了魏宝珠一眼,这才劝道:“胡闹,你是经历了怎么样的艰难才坐稳了这个位置,如今你竟然说不想要了,你还是我的儿子吗,皇儿啊,你要想清楚,你丢下的岂止是你坐下的位置,分明是这全天下的百姓,虽然我常常挤兑你两句,可如今,百姓却是过得最幸福的日子,吃得饱穿得暖,到了民间,谁不夸我儿,若是就这么舍弃了,那只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百姓们好容易得来的安生日子,便通通不存在了,你难不成,真想看到那样的惨相。皇儿,你仔细想想,当日你上位之时,所经历的,今天也不该说出这样的话来,再者,你以为你让了皇位,你就能过安生日子了,别开玩笑了,就凭你曾经做过这个位置,那些人便不会放过你。”

    听闻此言,魏宝珠轻笑一声,当即便道:“若是母后担心我们会遭遇劫难,那大可不必,母后想想我的体质,有陈家裸的例子在前,母后应该相信,找我们麻烦的人,只怕没什么好下场。”

    段霄飞一愣,知道母亲说的是气话也不计价,只又是一拜,便转身离开了。

    如此一来,陈蜜当即再也撑不下去了,身子一软,辉真帝见状,忙上前将人给扶了起来,这才言道:“你也是,其实儿子说的不错,有宝珠在,事情未必没有转机,换个角度想想,儿子这一去,可是刷声望的好时候,此时一了,便再没有人能威胁咱们儿子的地位。”

    本就不痛快的陈蜜听了这话,不由冷笑言道:“声望,声望,儿子要去拼命,你现在还在想声望的事情,果然我就不该对你有一丝一毫的希望,在你心里,没有什么比这皇家的传承更重要,便是儿子,也算你随便就能牺牲的,哦,我忘了,你怕是恨不得他没了性命吧,因为只要他没了性命,那未来,你说不定还能坐上那个位置。”

    见陈蜜这么说,辉真帝便是觉得以往对其亏欠的很,此时的脸色呀难看了起来,长出口气,将可能伤人的话都给咽了下去,这才缓缓言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我也知道,我的形象,在你心里,早已毁了个彻底,可是我还是想要告诉你,霄飞是我的选定的继承人,不管,刚开始的时候,我心有多不甘,可如今,我却是真的觉得,他比我更适合当这个天下之主,因为在他的带领下,这个国家,发展成了我都不敢想象的地步,你可知道,当我在外面,听着众人对他的夸赞,我心里有多开心,多高兴。”

    可惜对于这些话,陈蜜并不领情,当即便冷笑道:“少在这里假惺惺了,你开心,你高兴,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是这全天下的百姓,都在夸赞我的儿子,可觉得是谁的例子,还不是你的,我就不信,你真的能任由人将你踩在脚底下,说谎都不打个草稿。”

    深吸口气,辉真帝只道:“看来,你对我有诸多误会啊,我承认,我这个人向来自傲,当然不希望有人将我踩在脚下,可若是夸赞的那个人是霄飞的话,那我还真不怎么介意,但凡做父母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何况,百姓们说的的确是事实,我虽自认做的还不错,可与儿子所做的比起来,倒是有些不值一提了。”

    陈蜜见辉真帝说的真心,却是渐渐的苦笑起来,竟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眼见陈蜜失落到了极点的模样,辉真帝不由烟道:“若是你是在担心的话,不如帮着他们置办些东西才好,我也听说了,他们只虽采买了不少,可大多都是些治病的药材,其他的倒没什么。”

    果然这话一出,当即将陈蜜的心神给吸引了过去,只皱着眉头言道:“我就知道那魏宝珠是个不靠谱的,可怜我的霄飞,若真让他们就这么走了,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嬷嬷,别愣着了,将该备上的东西,都给皇儿备上,莫要让他受了委屈。”

    虽心知,段霄飞那边的东西,会准备的十分充足,可难得见陈蜜心情好转陈嬷嬷还是将东西给准备了一份,送到了段霄飞的手中。

    一时间,看着屋子里的东西,段霄飞的心情还有些复杂,深吸口气,叹息道:“母后的心意,我都明白了,嬷嬷也请回去,告诉母后,就说,不必担心我,我一定会与宝珠平平安安一起回来,这些日子,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在身边,一切都要劳烦嬷嬷了,还望嬷嬷好好照顾母后,你且放心,你的恩情,我不会忘记的。”

    得了这话,陈嬷嬷心中一喜,面上却忙躬身言道:“哪敢当了陛下的恩情,照顾娘娘,本就是老奴的职责,不敢奢求其他。”

    段霄飞轻笑一声,只好脾气的应道:“不用奢求,只要你将母后照顾好,平日里,多劝说母后,那你们的未来便不必担心了。”

    嘴角一弯,陈嬷嬷也知道段霄飞的脾气,也没有客气,直接低头应道:“多谢陛下赏赐,那东西送到了,我便先回太后娘娘身边了,毕竟如今陛下要去那样的地方,娘娘实在是心疼极了。”

    段霄飞点了点头,目送着陈嬷嬷离开,这才让宝珠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魏宝珠深吸口气,却是望着陈蜜送来的东西,便是再蠢她也知道,对方是怕自己不靠谱,长出口气,魏宝珠言道:“莫非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也是,她左右也没有喜欢过我,更不用说了解我了,觉得我不靠谱,不就是理所当然的吗。”

    这话一出,段霄飞下意识的便是一个咯噔,眼见宝珠不太高兴,便忙凑到宝珠身边言道:“母后那边也是好心,怕我过去不太习惯,你就别生气了,了不起,我这些东西都不带,只用你准备的这怎么样。”

    瞪了段霄飞一眼,魏宝珠只无语的言道;“快闭嘴吧,若是让人听了去,还不定怎么想我呢,再者说了我也不至于小气到连这点事情都计较。”

    闻听此言,段霄飞立时言道:“对对对,你说的都对,我的宝珠最是宽宏大量了,不说这个了,不如我们现在说说看,你之后的计划,我也看看有什么遗漏的,咱们尽快去准备,免得到时候,忙乱,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