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章:张好焕的奋斗

    (ps:唉,什么时候能恢复三更啊。(看啦又看小说网))

    “大叔,木柴已经放到后屋了。”

    张好焕在屋门口大叫了声,就见得一个黑眼圈浓厚的中老年万族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这个中老年人穿着一身破烂衣装,佝偻着身躯,一看就是那种穷困了一辈子的人。

    新建成的几条街区,昊可没有设置什么贫民区之类,不过相对来说其实还是有高低差距的,比如越是靠近魔法塔的街区,其心理价格就越高,除了超凡者以外,那就是之前加入军队的那些军人,以及人类,还有万族中的技术工作人员,以及高级知识分子才可以居住了。

    这个老人是跟随爱德华·诺尔德逃难而来的难民之一,年龄虽大,却幸运的在战略决战武器狂轰烂炸中幸存了下来,而且还熬过了中途的缺水少食,就这样活着来到了现在的禁地之内。

    不过这老人以前就是城市里的贫民,本身就没什么维生手段,年轻时还可以给别人下苦力,赚一些口粮之类,待到年龄大了,就只能够在城市中掏一些垃圾,在桥洞下勉强熬着。

    即便是来到了这个禁地,大发展了半年时间,这老人依然没有找到自己的定位,本身年龄也大了,而且长时间营养不良,再加上当初逃难时的饥饿伤病,他根本就做不动任何事情了。

    事实上,这样的人在禁地中还不少,有数百之多,都是当初跟随爱德华·诺尔德而来的难民里的一员,他们或老或幼,或病或残,那怕昊给予了大量保护政策,他们也是这个禁地中最为弱势的人。

    张好焕见不得这些,虽然他忘记了以前的记忆,但是朦胧之中还是记得,他年少时因为某些缘故而与自己的父亲失散了,那时候刚好整个多元宇宙发生了大变故,他流落凡尘,很是过了一段苦日子,当时就是一些捡垃圾的贫民救下了他。

    所以虽然张好焕已经成了英的副官,人类军队的训练员,可以说在这个禁地内也算是位高权重的了,但他还是经常带着小伙伴们去帮助这些弱势者,而他的小伙伴们也都是善良,他们都拿出了自己的军饷来接济这些贫民们。

    张好焕看到这老人走出房门,他也不待这老人说话,就挥了挥手,径直就向街道路口走去,在那里,他的小伙伴们正在吃着豆浆油条,没错,就是豆浆油条。

    张好焕几人虽然失去了未来的大部分记忆,但是留下的记忆也比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绝大部分更多,毕竟是从资讯大爆发时代而来的人,随便提点几句,就可以让这个时代的中下层受用无穷。

    摆摊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少年,那少年才七八岁,但是一副老实做事的样子,这中年妇女少了一只胳膊,他们是母子,在这禁地里也算是弱势群体之一。

    当初就是北冥鲲看到这母子可怜,他们也是可以做事的,但是工地上的,农田里的他们又做不下来,所以就教给了他们做豆浆,炸油条的本事,豆类作物是主要食物,半年时间已经收获了两批了,价格也不贵,母子俩就用低保的钱买了豆子,之后做了豆浆,又用豆子渣做的油条,虽然不好吃,但是泡着豆浆味道也还可以。

    禁地内的制度可不是什么大锅饭,是多劳多得,不管是脑子劳动,靠手艺吃饭,还是超凡者,魔法师,都会依照其劳动贡献来获得积分,而这积分就是金钱,靠着灵位魔法塔的超高储备信息与计算力,别说这区区几万人了,便是人数多上百倍千倍,几千万人的数据都可以储存其中,这就完全不需要金银等价交换物了。

    待到张好焕做到小伙伴们身旁,那少年已经殷勤的端上了一大碗豆浆,配上几根炸得金黄的油条,再给了两根绿油油的蔬菜,张好焕也是食指大动,他冲少年点点头,就撕开油条泡到了豆浆中。

    众人吃着饭,之前是精神力控制者的,粉色长发的青诗就说道:“那些柴火够吗?我们这次可能要出去一两个月啊。”

    张好焕就吃着油条道:“肯定不够啊,就这么一套小房子,后院堆满了都用不到一两个月,不过我吩咐军队里那几个有神智的族人了,他们隔七天就去砍伐一系木柴。”

    黑色长发的少女荀筱雨就笑着道:“这个时代的人还真是朴实,说让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呢。”

    几人都是点头,张好焕就道:“吃了早饭,收拾一下就出发,你们再想一想有没有什么遗漏的,若有,现在赶紧补齐,不然去到了禁地外,总不可能走出去就走回来吧?”

    众人都是边吃边沉思着,瘦弱青年晨阳就说道:“基本没什么遗漏的了,空间袋两个,装了够我们五个人吃一个月的干粮与淡水,路上再打猎一下,找些野菜,也就差不多了,武器的话,近战武器每人一把精钢剑或刀,鲲的是双手重剑,她们两个就用细刺剑,防具则是四件皮甲,鲲的则是半身锁甲,远程武器则是精灵弩弓,箭矢也带够了的,没把弩弓配了两百发箭矢,还可以回收一些,然后是药水,半年里的军饷,除了接济贫民,剩下的都投入进去了,治疗药水,解毒药水,解咒药水,还有两瓶狂暴药水,更珍贵的就太贵了,买不起,也买不到,我想不到还有别的遗漏了。”

    晨阳是他们五人中最细心的,一般五人的军饷都是他在管理,为这次的远行,他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好好休息了,全都在计划着,以及和那些魔法师们扯皮,购买他们的药水。

    北冥鲲这时就叹了口气道:“可惜,魔法卷轴太贵了,不然买几张魔法卷轴防身,这样安全性就是大增啊。”

    几人都是叹气,因为之前昊沉睡时,张好焕的功绩,他们现在都算是军官身份,而且还是人类军队嫡系军官,其中张好焕的待遇是仅次于高阶魔法师的,其余几人也都是二阶魔法师的待遇,军饷说实话也不错了,只不过这半年大发展时间里,他们除了军饷以外,所接的任务很少,除了训练,就是带着军队查探周边,没什么油水,而那些魔法师们,那些超凡战士们,都可以接取一些需要超凡之力的任务,便是一个一阶魔法师,甚至一个魔法学徒,接下一个大型任务的收获,也几乎相当于他们半个月的军饷了。

    青诗就不满的道:“我记得我以前可强了,虽然忘记到底有多强,但是也不是区区魔法师可比的,唉,现在算是虎落平阳咯。”

    张好焕却是摇头道:“说这些,抱怨这些没什么用,说实话,我们已经够幸运的了,穿越地点是禁地,这几乎就是十死无生的结局,结果我们硬生生闯了出来,一个人都没少,而且还进入到了这个集团之中,最关键的是,这个集团的首领还是一个人类,而且很可能是那个谁谁谁,总之,这个开局真心不错了,现在就看我们自己的奋斗了!”

    其余四人都是点头,这也是他们这次出行的原因。

    半年时间里,他们不是没想办法再成超凡,但是这个时代不对,这个世界不对,或者有更深层次的缘故,但是他们想不起来,总之,他们靠着记忆里依稀还有的功法或者锻炼,半年时间都无寸进,最多就是让他们的体质比普通人类要好上一些,但是依然不是超凡,随便一个一阶战士都可以碾压他们,半年里,他们用尽了全部办法都是无用。

    不过好在,他们的记忆不是全部失去,还知道一些常识。

    在这个时代,人类并不是绝对无法成为超凡,这需要极大的机缘,比如珍贵的天财地宝,或者是被圣位所庇佑,给予圣道之类,当然了,也有变异为异人,但那连人类都不是了,几乎绝大部分异人都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他们五人都本能的拒绝这种变异。

    除了以上这些,他们还记得另外几个这个时代没有的知识信息,那就是寻找到天然的洞天或者福地,借着里面的道韵来熬过最初也是最难的这一关,虽然会极大的消耗掉这些天然洞天或者福地的道韵,但是只要成就了超凡,那怕是学徒级战士,或者学徒级法师,只要跨越过这最初的一步,那他们就有办法继续前进了,再非是一片绝路。

    虽然天然的洞天福地少得可怜,比天财地宝什么的要稀少万倍,但这总是一个念想。

    而且他们也不是没有依仗的,晨阳就是他们唯一的例外,虽然也是凡人,但是晨阳因为血脉与眼睛的缘故,他那怕是凡人也可以看到气运,也可以看到天地间的气脉流动。

    在这禁地内一直待下去,十年,百年,直到他们老死为止都只可能是凡人,但是离开禁地外,就有了一线希望,所以半年后的现在,准备妥当的几人,就打算离开禁地去碰碰运气了。

    “……也不是单纯的碰运气。”张好焕看着几个小伙伴的情绪不高,他就再次说道:“首先,这里是禁地,这个龙炎沙漠据说就是因为这个禁地而产生,我知道的信息,虽然许多都忘记了,但是禁地处必有特异点,一般来说,天然的洞天福地,在禁地周边诞生的可能性极大,这是由禁地的本质所决定的,那怕没有彻底成形的洞天福地,也必然会有一两处道韵凝结之处,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希望。”

    几个小伙伴再次点头,这个信息他们也都知道,青诗就再度叹息道:“可惜这个时代没有调律者,不然就简单了,随便调律一些道韵给我们,那还不人人修……修什么来着?调律者又是什么来着?”

    荀筱雨就轻轻拍了一下青诗的粉红头发道:“别胡思乱想了,这估计又是我们遗忘了的记忆,总之,这次出行势在必行,那怕我们中间有一个人成为超凡,剩下的人在其帮助下成就超凡的机会就大了许多,这总是一个念想,不然我们就真的会逐渐老死呢。”

    众人心里都是戚戚,当下各人吃完,张好焕掏出了一小块玻璃来,那少年则熟练的拿出了同样一块玻璃,双方对着一照,上面有光芒闪烁,少年就笑着鞠躬道:“张大哥,其实真不该收你们的钱呢,我娘说……”

    “说什么呢,小本买卖,吃了付钱,天经地义。”张好焕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就带着小伙伴们回到了他们的街区去。

    五人各自都有一套房屋,张好焕就在街头道:“那好,各自回去整理武器防具之类,空间袋在我这里,我会再整理一下里面的东西,然后……就没别的了,整理好后,我们就在这里集合。”

    众人都是点头,直到这时,晨阳忽然问道:“好焕,我还是之前的看法,我们太匆忙着急了,虽然现在我们依然是凡人,但是我们的军饷够多,这次的军饷全买了武器,药水,还有那两个空间袋是大头,要不我们再存几个月的钱,再买一些魔法卷轴,这样才算是彻底保险吧?”

    张好焕愣了一下,他发现其余人都在看着他,他就苦笑了一下道:“不,就这时出发,我有非常不好的预感……或者说残留记忆的闪烁留影,接下来可能会有大事件发生……”

    “非常非常恐怖的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