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16章 初心

    丁诚暗自点头,因为职业是我们所认定的最表层,也是最简单化的对人的看法。(Www.K6uk.Com)

    最矛盾的是一个人是怎样的人实际和他从事的职业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关系,但你脑中对一个职业的固定成见可能会左右对一个人的看法。

    这才是最大戏剧冲突!

    导演看着演员,认真道:“各位都是实力派,也有很多影视表演经验,电影更倾向于表演人当下的处境,话剧实际是将幻想表达出来,需要看空间大小,比如大剧场需要外向一点,小剧场更多的还是内敛。”

    “所以接下来的排练,我不希望各位背台词,咱们追求的是临场真实反应!”

    来到丁诚面前,兴奋道:“很荣幸跟您合作,这次表演我希望咱们展示不考虑票房,大家就是在讨论一个法律问题,您的角色是重中之重。”

    丁诚认同导演的态度,严格说这不是一部电影,而是用摄影机记录的舞台剧。

    场景就在某高校模拟法庭,讨论不久前发生的一起真实案件,嫌疑人是某房地产商收养的富二代,其生父是来自农村务工人员。

    案发当晚,有人听到富二代和其生父发生激烈争吵,随后生父被人在家中杀害。学生们围绕嫌疑人是否有罪展开激烈辩论,而他们的父亲作为陪审团观摩整个法庭的审判过程。

    休庭期间12名陪审员被带到另一个房间展开讨论,必须在一个小时内得出结论,而且需要全票通过嫌疑人是否有罪。

    来自各行各业,有着不同的背景。大家普遍希望尽快敷衍了事,谁知第一轮投票过后,只有自己饰演的八号陪审员坚持认为无罪。

    有的人暴跳如雷……有的人奚落戏谑……有的人摇摆不定……有的则固执己见……

    这是一场关于良心和道义的鏖战……

    徐昂是话剧出身,这部戏必须依靠台词功底极其深厚的演员撑着,不然戏就塌了。

    丁诚明显能感觉到来自周围审视的目光,毕竟包括何冰在内,都是资深话剧咖,来自鄙视链最顶端的一小撮人。

    肯定不是看不起自己,也不可能有人敢看不起自己。

    只不过是骨子里对于影视演员的疏离和不确定罢了,在他们心里有句话叫:

    隔行如隔山!

    丁诚暗自好笑,这可能也是程道明给自己提个醒,别看号称什么九金百亿大满贯影帝?

    要想让这帮子老戏骨服气,

    是骡子是马,

    必须拉出来溜溜。

    接下来几天的排练,慢慢找到舞台剧的感觉,看似场景很简单,只不过是一件破旧的教室,但反而对于全片的氛围营造要求极高。

    因为一个多小时的场景都是固定的,《十二怒汉》的导演西德尼曾经专门讲过镜头和视点的心理、视觉作用是如何影响了他的拍摄。

    为了营造困境感,随着情节发展缓慢改变镜头,从正常范围慢慢进阶到50毫米、75毫米和100毫米焦距……

    并且逐渐把镜头的视角越放越低,直到镜头低于水平视线三分之一,甚至能够拍到天花板……

    营造一种幽闭恐惧症的感觉。

    这是名垂影史的经典设计之一,之所以无与伦比,在于导演不知不觉中以影像来干预着观众的观影感受,直到陪审员走出房间,才用高空广角俯拍彻底舒缓观众的情绪。

    徐昂当然不能可能百分百照抄,但也吃透这种镜头阴谋,准备通过一场大雨前后的色温高低、光线强弱以及电闪雷鸣,侧面强化辩论不同阶段的现场氛围。

    切入点也很有意思,原著的嫌疑人是贫民窟长大的孩子,因为贫穷和缺乏教育,变成有罪的一条理由。

    这里成了富二代,缺乏管教、张扬跋扈,是当下最容易挑起华夏人嫌弃神经的一项罪状。

    “小丁,厉害啊!”

    “就这台词功底,在人艺也是拔尖的!”

    “不愧是见惯大场面的影帝,服气!”

    几场戏下来,所有人对丁诚刮目相看,尤其是台词,字正腔圆、阴阳顿挫、掷地有声,丝毫不比何冰韩童生这几个在舞台摸爬滚打半辈子的人差!

    何冰暗挑大拇指,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要说镜头感,这小子绝对碾压全场,包括自己,二三十部电影可不是白拍的。

    对于影视演员的鄙视,主要来自台词和情绪张力。舞台不是摄像机,不是孤零零的小方盒子,面对的是几百活生生的观众。

    站在舞台上,需要靠肉嗓子把台词每个字每句话送到观众耳朵里,无论坐在第一排还是最后一排,都让您听得清清楚楚,这叫功夫。

    然后是情绪,没有摄影机所谓的特写近景,微表情已经用不上,所有情绪全靠爆发和肢体动作,甚至嘶吼和暴跳如雷。

    如果让话剧演员演电影,最大问题在于太满了!

    镜头小,随便一个动作直接出镜,平时习惯的表情经过镜头的放大很容易让观众感觉不习惯,这是需要克服的问题。

    但也只是一个问题而已,

    只要往回收一点,

    控制点情绪张力,

    高手很快就能适应。

    而影视演员不同,没有经过训练直接上舞台,别说表演,光说几句台词就能露怯,什么音量太小听不见……吐字不清……吞字吃尾音……

    扯着喉咙喊半天,

    嗓子直接废了!

    何冰看着收放自如的丁诚,这才是最牛逼的地方。

    满可以往回收收,毕竟水平够,只是分寸问题。

    几次排练下来,丁诚明显感觉到其他人的热情和认同,其实他们很简单,只要你有真本事,对得起脚下的舞台,他们就服气。

    相比较影视圈的人,

    的确很可爱。

    终于明白为什么很多见惯名利的大咖最后还是回归舞台。

    面对观众演的过瘾是一方面。

    更重要的是回归初心,回到最开始喜欢表演的感觉……

    回到第一次站上舞台既紧张又兴奋的刺激感……

    回到所有人简简单单凑在一起,

    熬夜只是为让观众看到一出好戏的成就感……

    大幕打开,几百双眼睛看着自己,

    既是信任,也是压力,更是期待。

    因为在舞台上,任何缺点都会被无限放大,大到足以摧毁一个原本自信的影视演员的所有骄傲!

    如果能克服……能重新站起来……

    那再面对镜头,

    一切都不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