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18章 媳妇熬成婆

    导演看着最后慷慨激昂的丁诚,不由感叹是金子在哪都能发光!

    这群是什么人?

    不用说何冰韩童生这样的台柱子,

    随便一个人都是混迹舞台几十年的老戏骨,

    恨不得动动眉毛都是戏。(m.k6uk.com手机阅读)

    三十二岁的丁诚,

    出道不过六七年,

    换成人艺可能连上台的机会都没有。

    面对十一个高手丝毫不落下风,

    甚至牢牢主导着整个大局的走向!

    仿佛面前是十一个漂在水面的葫芦,一个刚冒头,就要拿下去。

    然后另一个起来,再压下去……

    直到所有人泄完气,发泄完所有负面情绪……

    能心平气和坐下来,

    客观的审视案件细节,

    给嫌疑人一个公道!

    每人角色都好像一匹野马,充满野性和不甘,总想找机会一马当先,肆意宣泄在爆发边缘的愤怒。

    丁诚就是牧马人,同时掌控着十一匹野马,松松缰绳,先让他们跑一跑,溜一圈,熬熬多余精力。

    然后慢慢往回拉……一点点顺着脾气……

    直到对方乖乖的回到身边,

    这是功夫!

    如同心理学课程一样,通过语言和形体,把每个人为什么说那个孩子有罪,到个人情绪的宣泄,到观点的转变。

    看似一个决定的变化,实际一个人的心理经过无数次挣扎:坚持、自负、痛苦、自我维护、宣泄、放松、改变……

    二十天杀青,创造最快完工记录。

    正好赶在年前,皆大欢喜,这次合作也算满载而归,亲身体验话剧大咖的演技魅力。

    “感觉如何?”

    丁诚看着程道明,沉思片刻,还是实话实说道:“何冰韩童生几个主演的水平不用说,但票房……”

    程道明笑着摆摆手,解释道:“这部戏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从着票房去的!”

    “人艺跟最高检合作,算是半公益的普法宣传明白吗?”

    丁诚恍然大悟,您老不早说!

    程道明看着丁诚如释重负的样子,哈哈大笑道:“你只是个演员,票房是制片和导演操心的事,不用每次都皇上不急太监急吧?”

    丁诚嘿嘿一笑,反驳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最少不能亏本吧?”

    “你小子……”

    程道明说归说,但心里还是很认同丁诚的说法,电影毕竟是一种商业作品,尤其是现在,就算导演再有艺术追求,也不能拿着投资人的血汗钱玩票吧?

    别说名不见经传的小菜鸟,就算是国师,也不能放飞自我,多少也要赚点钱回来,否则下一部戏谁还敢投?

    丁诚很多话没有说,一部戏拍下来,有点失望!

    重新过几遍原版《十二怒汉》,与之相比十二公民还是显得有些浮躁,导演一肚子话剧理论,满脑子想着如何戏剧化冲突化,刚开场就想把火点得旺旺的,结果反而适得其反。

    就好像金庸笔下几大绝顶高手对决,都不忙着出招,而是让肃杀的气氛慢慢扩张到全场,直到一草一木都能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张力慢慢压得观众喘不过气。

    一上来就你踹我一脚,我给他一巴掌,他扯着头发骂街……

    然后是野心很大,但所有问题都是隔靴搔痒,没有勇气继续深挖下去。

    总感觉说教意味很重,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当然编剧也是下过功夫,不光是身份,连星座都用上。什么心直口快的白羊座;温吞和善的巨蟹座;狂躁自我的狮子座;固执居家的金牛座;理性严谨的摩羯座;神秘寡言的天蝎座;温柔正直的双鱼座;追求公正的天称座;敏感多思的水瓶座;一点就着的射手座;龟毛较真的处女座;纠结摇摆的双子座……

    重新各种翻拍,感觉它的框架结构类似一个言语系统,影片出现的各色人物,可以视为有特定社会背景的符号,通过替换这些符号,就可以置换入观众当时当地的语境。

    美版电视剧加入黑人角色,日版加入年轻女性和家庭主妇,俄版加入战争中的孤儿、军人、犹太人。

    这次的加入富二代、城里的乡下人等等,都是角色替换,看的就是沿袭的部分与替换的部分。

    除了日版的改编是聚焦女性地位上升时期男女关系出现冲突以外,基本都是用父子冲突,引出陪审团成员各自不同的社会偏见。

    美版是纯粹的社会中上层对社会下层的恶意和偏见,认为穷苦出身的孩子天生就容易犯罪。

    俄国版本则是介入民族冲突,甚至是种族歧视和血仇,反省的是战争和民族冲突。

    这次则是聚焦在新时期贫富差距的拉大,以及代际割裂。

    美版的八号陪审员是一位普通的公民,而咱们的却是检察官,现在回想起来背后透露出法律意识、法律程序上,仍然需要具有专业背景的启蒙者。

    而普通群众还难以胜任八号这样的角色?

    最顽固的陪审员都进一步凸显代际矛盾,日版的最初异议者和最后被说服者都是同一个人,一个被妻子背叛的年轻男子。

    俄版从最初异议者来看,他提出异议的动机,是认为应该给在绝望处境中的人以一丝希望,即便这个孩子是该死的车臣人。

    因为即便少年被无罪释放,出来之后却仍可能被社会仇恨所排斥,也可能被仇家追杀,最后落得一个更悲惨的结局,因此让他留在监狱里,或许是保护他的办法。

    春节过完,花姐看着刚装修好的工作室,点头道:“还不错,挺有模有样的!”

    丁诚一撇嘴,废话,cbd黄金位置租了半层楼,每年租金大几十万,能不装逼?

    “别心疼钱!”花姐早就看出丁诚的心思,笑道:“以前无所谓,现在自立门户,这就是你的脸面。”

    看着外边忙碌的苏瑶和刘婉宁,还有七八个新招的员工,认真道:“瑶仔虽然已经可以挑大梁,但毕竟人脉还浅,有事你多操操心。”

    丁诚叹口气,以前觉得经纪公司有点膈应,但真正自己出来单干,大大小小都是事,迎来送往都是人情……

    烦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