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86

    所以,在这个规则报下的那一刻,几乎所有人都蠢蠢欲动了起来,谁也不想因为这憋屈的规则而落选啊!

    当海提斯听到这样的规则后,不由得翻了翻眼皮,却是暗自点了头,看来主事者是不想浪费时间,如此正合我意。(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海提斯笑了笑,起身准备进入场中了。

    比赛的规则已经定下,不管公不公平,对于所有参赛选手来说都不重要,因为最后的名额只有十个,想要取得最后的胜利,就必须克服所有的困难,战胜挡在眼前的所有对手。

    另外,在每个人走上擂台之前,都要先签订生死状,毕竟,拳脚无眼,又是以这样的形式守擂,谁也说不清楚到底会不会有所伤亡,这也应正了那句话,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收获,首先要付出,这付出的,将很可能就是生命……

    当然,来到这里参加比赛的都是各大国的王子,或者世家的精英子弟,一个个都是胆识过人之辈,哪里会惧怕死亡?要是惧怕,他们也不会来。能够来到这里的,每一个,恐怕都有了赌上性命的觉悟。因此,几乎没有人犹豫,就直接在生死状上签订了自己的名字。

    海提斯来到场中,与其他报名者一起签订生死状,心中一片平静。自己要是连这些人都对付不了,又如何夺回虚元宗?海提斯微微望了一眼主位上的皇帝,扯了扯嘴角。

    “我会叫你看看,凭我的实力,拿下名额,将会是如何的轻而易举!”海提斯这刻,突然升起了这样一个想法,他是看不惯皇帝那前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法,所以想要给他一个深深的……刺激!

    海提斯平静地站在校场内,望着眼前的十个高台,轻轻笑了笑。海提斯双手环抱于胸,等待着裁判的口令。

    “参赛人员已全部就位,现在我宣布,名额争夺赛,开赛!”伴随着裁判最后一个字落下,几乎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便冲向高台,明明是一人一战的擂台战,却突然演变成了无数人的混战。

    裁判显然也被眼前的变化给惊呆了,就在他措手不及地想要喊停的时候,却见皇帝微微摆了摆手,显然并没有打算制止。因为皇帝的默认,所以裁判也只能忍住叫停的冲动。

    海提斯因为动作慢了一点,所以见到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地停了下来,这算怎么回事?

    海提斯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场中的裁判,却见他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依旧站在那里闭目养神。看到这一幕,海提斯骤然怒了,这裁判明显是不公正判定。到了这一刻,海提斯也不管那什么该死的规则了。

    海提斯怒啸了一声,突然间朝着一座高台上暴掠而去。由于他的声势惊人,所以很成功地吸引了众多目光,不过那些人待看清来人只是一名毛头小子后,又不屑地转过了头。

    到了擂台之上,海提斯发现擂台上已经站着了二十多人,一个个神情肃穆,充满警惕,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敌人,只有击倒所有的人才能够得到名额,这是何等的残酷。很快,又是十多个人走上了擂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一个个都是虎视眈眈的望着周围的人。

    现在,海提斯所在的擂台上,已经足足站了三十几人,纵然那擂台够大,但这么多的人站在一起,依旧显得很是拥挤。

    擂台之上,海提斯没有动,他静静的站在台上,血色双瞳轻轻眨动,却惊讶地发现,站在这里的,竟然有两人是微元境初期的强者,这在他看来,实在是不可思议。

    要知道,就算是在虚元宗,三十岁之前到达微元境的强者,也是少之又少,可是这里,竟然会出现两个?难道外界,修炼者真的变得这么强大了?

    不过海提斯也看出来,那两人修炼的也是杂路子,估计是自我摸索出来的,所修炼的**也是庞杂不堪,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海提斯脑海中不断的运转,思量着怎么以最简单利索的办法,解决掉擂台上的所有强者。

    想了许久,海提斯才发现这根本没有任何必要。自己一个微元境中期的强者,如果面对低阶修炼者,都要如此小心的话,那么以后面对高阶强者,又当如何?

    这并不是轻敌,而是实力到达了一定层次,自然而然产生的一种傲。无论是谁,当站在足够的高度了,再与低阶修炼者去较真,恐怕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很可笑。

    想到这,海提斯深吸了一口气,当先一步站了出来,看到众人疑惑的目光,低声道:“这个擂台,不属于你们,都下去吧?我不想杀人!”

    “哈?”

    所有听到这话的人,尽皆愣了下来。这是什么人啊?敢说出这话,难道他就不怕成为众矢之的?也有很多人以为海提斯是在开玩笑,但见到海提斯脸上认真的表情时,所有人的脸色尽皆沉了下来。他说的,并不是玩笑。

    “小子,你够种说出这话,老子第一个就让你下去!”

    “杀!”

    ……

    忽然之间,被海提斯看出实力修为的其中一名微元境初期强者突然大喝一声,身影瞬间就朝海提斯杀去。而几乎在他开口的瞬间,剩下的一名微元境初期也同时出手,他显然也看出了海提斯的不简单,想要先将海提斯给弄下去。

    擂台上三名最强者在第一时间就打了起来,剩下的人自然也不甘示弱,纷纷拿起武器便朝着对方攻击过去。仅仅片刻的时间,便开始有了伤亡……

    海提斯冷眼望着朝自己攻击而来的两名微元境初期,血色双眼轻轻地眨了眨,嘿嘿地笑了起来。与此同时,他的双手紧握成拳,一股比两人更强盛十倍的元力,刹那间爆射而出。

    “什么,这等元力强度,竟然是……”没等两人惊骇地吼完,海提斯便来到了两人的身前,一手一个,将两人瞬间给干到了擂台之下,前后,仅仅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所有见到这一幕强者,突然间愣了下来,纷纷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血瞳少年。他们刚刚看到了什么,这小子,仅仅只用了一招,便将几人中的最强者给轰到了台下?

    海提斯在将两人轰到台下后,拍了拍手中的灰尘,转身对愣在那边的人群说道:“你们说,是自己下去,还是被我打下去?”

    看到眼前的少年在打完两名最强者后,还是如此云淡风轻,所有人都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一股寒意瞬间从脊椎窜上,眨眼间便传遍全身。这个家伙,他不是人,他……就是妖孽!瞧他刚刚所说的那话,是简单的人能够说得出来的吗?那语句里面,无一不透露出一种傲气凛然!

    还在擂台上的所有人顿时面面相觑,脸色变化不定,海提斯的强大,完全超过了他们的认知,这样的悬殊实力,还怎么打?可要他们就这样放弃,实在是不甘心!

    几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像是得到了什么共识一样,突然间一拥而上。他们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我一个人不是你的对手,那么我便用数量压死你,累也累死你!但很显然,他们的打算,很快便落空了。

    当海提斯看到几人脸色变幻不定的时候,就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想要用车轮战来耗死他,这样的战术对于别人来说,或许还有点用处,但面对体内有九个丹田的海提斯,那可真是说笑了。

    海提斯在那一次的丹田异变,形成了九个丹田,虽然造成了他晋级的困难,但也同样的,在同境界,他的元力将比常人多上九倍,这是何等恐怖的一个数量啊?想想也知道,因此那些人的打算,注定将要落空。

    见到那些一拥而上的人群,海提斯淡淡地笑了笑,紧接着身子微微下蹲,运足元力在右脚之下,在人群即将来到他身前的时候,骤然爆发,宛若秋风扫落叶般,一脚扫了过去。

    “啊!”

    一阵阵惨叫不断地在人群中响起,海提斯的每一分力道都掌握地非常好,既能够将人给扫落到台下,又能够不伤人,虽然签订了生死状,但海提斯还是不愿多做杀戮,骨子里,他还真不是一个嗜杀的人。

    由于体内那凶魂的影响,令他近来变得越来越残暴。不过幸好现在的他,也逐渐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暗自在心底下定决心,若不是非常时刻,绝对不用邪魔的力量。那股力量虽然强大,可终究是一个定时炸弹,还指不定什么时候爆炸。

    海提斯一脚一个,三十几个人,不一会儿便被海提斯完全扫了下去,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尽皆满脸呆滞,这究竟是……什么人啊?

    整个校场都在此刻彻底安静了下来,就连其他擂台上的人也是在这一刻停下了手,一个个满脸凝重地盯着那面无表情的少年。所有人的喉结,都不由得滚了滚,显然被海提斯吓得不轻。

    人,都不是傻子,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眼前的少年,根本就是远超出众人的存在。看他那云淡风轻的摸样,击败众人似乎毫不费力。一想到自己要和这样的人竞争名额,所有人都是不寒而栗。

    “这可真坑爹啊!有这样的人在,我们还竞争个毛线啊?”人群只是沉寂了一会儿便有人开口大骂,纷纷骂皇帝不厚道,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力量,就算把全部擂台都打个遍,恐怕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主位上的皇帝脸色很不好看,本来他以为海提斯虽然有点实力,可也不过如此,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非常离谱。

    这名少年的实力,竟然远远地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此时此刻,海提斯的实力,按照他的猜测,恐怕都快有虚元宗核心弟子的实力了。其实他所不知道的是,当海提斯在打败断洛的时候,便已经超越了寻常的虚元宗核心弟子,若是他知道,恐怕又是另外一副表情了。

    海提斯并不知道周围人群的想法,此刻的他正静静地站在高台上,面无表情的扫视了一眼其余的九个擂台,一道冷漠却毋庸置疑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校场。

    “这十个名额,我……全要了!”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尽皆暴跳了起来,欺负人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这十个名额,你全要了,那我们还参加个什么名额争夺赛,只是为了走个过场吗?

    主位上,当听到海提斯这句话的时候,皇帝的脸色猛然沉了下来,转头对一边坐着的甘倩道:“这人怎地这么没有礼数,你究竟是怎么找的奴才!”

    甘倩被皇帝一句话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方才诺诺地应道:“他……他不是我的奴才?”

    “不是你的奴才?你在和我说笑吗?”皇帝顿时这句话给咽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为他说话。

    “没有啊!他是我的玩伴,对,就是玩伴,你不能对付他,否则我跟你没完!”甘倩从刚刚的害怕已经回过神来,听皇帝说得凶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着皇帝娇喝道。皇帝并没有答话,而是紧紧地盯着高台上的海提斯,眼神变幻不定。

    “就凭你?也敢说出这话,难道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就在这时,一道淡漠的声音骤然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却见在海提斯隔壁的擂台上,一名身穿华服的男子,缓缓地现出了身形。

    “你想要全部名额,我还想要呢?怎么,难道你自信能够和一个国家相抗衡?”又是一道冷峻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却见一处擂台上,站出来一名黑衣男子,高傲的目光,斜斜地注视着海提斯。

    “不管怎么说,想要全部名额,也的确是太过了!”这又是一道声音,众人的视线移了过去,却见一名笑眯眯的男子站了出来,边说话,还不忘用手抚摸着他的发梢。

    “身在崇王国,我这太子都还没说话,你算什么东西?”又是一句话乍然响起,只见一名男子带着无边怒气地冲了出来,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跃上了海提斯的擂台上。

    “小子,你很狂啊?在我崇王国的地界,敢说出这句话出来,你是第一个!”来人一身雍容华贵,显然出身富贵之家。

    “崇王国太子么?若你有实力,自然也可以同时获得十个名额,但很显然,你的实力还差得远呢?”海提斯淡笑道,在说这话的时候,海提斯微微瞥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皇帝,嘴角上骤然掀起了一丝冷笑。

    想要用这等方式来警告我吗?不过这招对我海提斯没用,眼前的所谓王子,虽然是微元境初期的境界,但还不被海提斯放在眼中。

    “既然你知道我是崇王国太子,那么还不知道怎么做吗?”

    “怎么做?难道要我把名额拱手让给你,你傻啊!换做是你,你会这么做吗?”海提斯丝毫不客气的说道,皇帝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海提斯怒气暴涌了。

    当众被海提斯说成傻,那名太子的眼神顿时阴狠了起来,但他并没有立马动手,反而是将视线投向了刚刚站出来的三名男子。

    “三位,你们想必也不想空手而归吧?不如这样,我们联手对付这家伙,得手后名额我们平分二个,至于其他人……去争夺剩余的两个吧!”说到这里,崇王国太子嘿嘿地笑了起来。那三名男子听后,却是笑了起来,这一刻,四个人的想法竟如此不谋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