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10

    看到海提斯蓄势的强大杀招,鬼谷似乎也被激起了心中的火性,当下额头上的青筋狠狠地跳了跳,随后他竟将手中的淡白色光圈给吞入口中!

    他并非想不开,而像是在蓄势。(m.k6uk.com手机阅读)海提斯分明见到,在吞掉那淡白色光圈之后,鬼谷的全身似乎都散发出一道道惊人的白光,一股比之先前更加强大的力量,轰然爆发。这个时候的鬼谷,看起来就像是笼罩在光圈中的不灭战神般,声势浩大。

    “啊”海提斯和鬼谷同时大吼了一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将手中蓄出的强大攻击砸向对方!

    “绝元逆空破!”

    “无极剑杀!”

    ……

    一声尖锐的啸响,周围的洞壁竟然宛若蜘蛛网般寸寸碎裂,那两道攻击交撞的强大力量,将这整个狱门洞都震了三震。

    几人所处的空间,不过片刻就被无数的烟尘所覆盖,能见度几乎降至为零。所有人都没有看到,这个时候三十几名虚元宗亲属,趁着这个空档,逃出了狱门洞。

    鬼谷不知道有人逃出去,甚至就连海提斯自己都不知道。在那两道攻击交撞的瞬间,他的鲜血便宛若不要钱的往外喷,这一次全力出手,虽然力撼住了鬼谷的最强攻击,但他也是身受重伤,若是再继续下去,上次的十倍,恐怕依旧会再次重演。

    “貌似……有点撑不下去了呢?”海提斯强忍住身体的刺痛,低声喃道。

    要不是海提斯的身体得到了淬炼,他恐怕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也幸好他的身体强度提高了好几个层次,他才能在这等猛烈的攻击中存活下来。但话虽说如此,现在的海提斯也已经陷入了强弩之末的地步。若是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恐怕一时半会还真好不了。

    “刚刚那么好的机会,凭师娘的睿智,应该不会放过那个机会的,所以他们现在应该出去了!”海提斯低声喃道,双眼望了一眼烟尘遍布的狱门洞,嘿嘿地笑了一声后,便冲着狱门洞外爆射而去。

    ……

    许久之后,烟尘散去,鬼谷和奇然满脸阴沉的面庞顿时清晰了起来。当看到空无一人的狱门洞时,两人的牙齿都咬的咯吱作响,一股滔天怒火几乎瞬间就爆发了!

    “啊啊啊”

    “这是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我要杀了那个刚臭小子!”

    “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我要将你大卸八块!啊啊啊就算将你大卸八块,都难解我心头之恨!”鬼谷和奇然都毫无形象的吼了起来。

    本来他们也不会这么怒,但等鬼谷来到了那血池所在,看到那血色邪情液连一滴都不剩的时候,是彻底的疯狂了!那可是至宝,至宝啊!到最后,竟然连一滴都没了。

    不仅如此,鬼谷还发现了海提斯师娘等人的消失,更是气得三魂不见了七魄。这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怎能让他不怒,怎能让他不疯狂?鬼谷吼了一阵之后,便立时冲出了狱门洞,下令封锁整个虚元宗,他势必要将那个臭小子捉拿,剥皮挖骨,大卸八块……

    所有的虚元宗弟子,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鬼谷突然发疯似的找人,令一些有心之人,都感到一丝不妙,似乎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了。在这样的氛围下,身处在虚元宗的众人都感到一股窒息般的难受。

    天,逐渐暗沉了下来,就像众人此刻的心情一般,郁郁沉闷着。除了少数几人知道事情的缘由外,整个虚元宗上下,都不清楚为何气氛突然变得这样沉重。

    “咚……”

    一道嘹亮的钟鸣声乍然响起,这是虚元宗召集门下弟子的信号。这道钟鸣声一起,整个宗门上上下下,无论你在做什么,都必须马上到菩提广场上集合,否则便会被判定将以叛宗之罪论处。这道钟鸣声,代表的是虚元宗的无上权威。

    当那道钟声响起的时候,刚从狱门洞回到房间的海提斯便猛然一惊,也顾不得身上那严重的伤势了,以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后,便朝着菩提广场奔去。现在的海提斯,可不敢暴露。

    虽然他相信凭师娘的睿智,肯定不会出事。但他还是担心,一旦被人发现,那么等待他们的,恐怕将是必死的结局。如果真发生了那无可挽回的事,他恐怕会内疚一辈子。

    当海提斯来到菩提广场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主位上满脸阴沉的鬼谷,身子当即就紧绷了起来。

    “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要是被他发现了那个蒙面人就是我,恐怕我会吃不了兜着走!”海提斯心里暗道,一双血瞳不断地闪烁着。幸好他的心性足够强大,在这等场合还能保持冷静。

    鬼谷满脸阴沉的望着逐渐聚集前来的弟子们,嘴角掀起了一丝冰冷到极致的弧度。虽然时间仅过去了一会,但他却做了两手的调查。

    一处便是聚集全宗的弟子,看看那人是否潜伏在弟子中央。另外一处,更是抽调了二十余名微元境巅峰强者,一寸一寸地搜索着宗门隐秘处,防止蒙面人逃跑。鬼谷发誓,定要将那个破坏他计划的人抓到,剥皮挖骨,以泄心头之恨。

    站在人群中的海提斯双眼扫视了一圈,待发现伙伴们的身影后,心下一喜。刚欲上前,可就在这时,他的双眼却猛然一凝。此时此刻,在他的眼前,一身白衣的林道正微微揽着莫媛的娇躯,而莫媛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

    “轰!”

    海提斯的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差点摔倒下去。此时此刻,在他的眼前,不断地闪烁着刚刚那一幕,他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真的?

    “媛儿,你怎么?”海提斯两眼发黑,差点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波动,他真的无法相信,为什么莫媛会和林道这般亲密的样子,难道他先前所看到的,并不是莫媛为了气他的?

    不过此刻也没时间容海提斯多想,因为这刻的鬼谷,已经从主位上站了起来。

    “各位虚元宗弟子们,我想你们一定很疑惑,为什么我会将你们全部聚集在这里?”

    “我们虚元宗,发生大事了!”

    “说实话,我真的很不愿意说出这件丢人的事情,但我却不得不说,因为我要为大家负责,我是虚元宗的宗主,出了这档子事,我应当负首要责任!”

    鬼谷一道清朗的声音过后,身子便以九十度弯了下去,表情诚恳无比。要不是海提斯看过他的丑恶嘴脸,恐怕还真会被他给欺骗过去了。

    “宗主大人,你就说说,我们虚元宗发生什么大事了?”一些急性子的弟子不由得问道。

    “对啊!宗主大人快告诉我们吧,我好为您分忧!”

    ……

    一道道的应和声乍然响起,海提斯看后,心中却是有些发凉。刚刚出声的那些人,可都是以前虚元宗的弟子啊?没想到,他们竟然认了鬼谷这个叛徒做宗主,海提斯只感觉心中涌起无限的怒火。

    “说起来真是丢人,就在刚刚,我与天涧宗高徒一起前往密室,意欲将宗门至宝请出,造福虚元宗弟子。”

    “但谁知,早已有贼人偷偷潜入了密室,不禁将我们的宗门至宝夺走,更是放走了一直关押着的叛徒。我监管不力,导致出了这档子事,我愿意承受大家的唾骂与怒火!”

    鬼谷言辞恳切,说得字正腔圆,不明白实情的人,还真的以为鬼谷有多么无私和高尚呢?但海提斯听到后,却是忍不住嗤笑一声,这个鬼谷,也真会装。

    “大家说说,有贼人潜入虚元,夺我至宝,辱我虚元,当如何?”鬼谷一声大吼,将元力灌注而进,顿时传遍了整个菩提广场。除了海提斯等少数几人外,其余人双目顿时变得通红,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疯狂地呐喊了起来。

    “啊啊啊——是哪个该死的家伙,竟敢夺我虚元宗至宝,我要亲手杀了他!”

    “敢夺我虚元宗至宝,难道是欺我虚元宗无人吗?不要被老子我发现,否则我要喝了他的血,干他丫的!”

    一道道粗俗无比的难听话从那群人口中传出,令人群中的海提斯深深皱起了眉头。这些人,怎地变成这般摸样了?他们这幅摸样,简直就和地痞流氓差不多,还有何脸面称之为宗门弟子?

    “大家说,别人欺我笑我辱我,我们当如何?”

    “没的说,一个字就是干!”

    “大家说,当虚元宗的尊严遭到践踏,我们该如何?”

    “杀!”

    ……

    鬼谷和那群弟子一问一答,倒是将人群中的氛围弄得火热无比。就连海提斯也不得不佩服鬼谷煽动人的本事。望着群情激奋的人群,海提斯微微叹了一口气,深深地为自己的老师感到不值,这些年,他究竟养了多少白眼狼啊?

    众人不知吼了多久,鬼谷这才将手缓缓下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所有人见到鬼谷的手势,纷纷闭口不言。鬼谷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刚刚并没有跟着起哄的海提斯等人,嘴角掀起了一丝冰冷的弧度。

    “我问一句,大家想不想知道,究竟是谁做出那等天怒人怨的事出来?”

    “那还用问,必须的!”见到人群的反应,鬼谷脸上骤然掀起了一丝残酷的笑意,一句话,却令海提斯一干人等,冷汗潺潺。

    “刚刚,我在你们中间,可是看到了不少淡定自若的人呢?大家说,要是你们处在这样的氛围下,还能保持古井无波的样子吗?”

    鬼谷的话音刚落,人群中的视线便唰地朝海提斯等人望了过去。人群的力量,毫无疑问是最强大的。海提斯和他一干伙伴,顿时就被众人给排挤了出来。

    不过在这其中,除了海提斯一行人之外,还多了一道人影,赫然是海提斯的故人,凌枫!鬼谷望着被排挤出来的十一人,轻轻一笑,缓步走下了主台,逐渐靠近着众人。

    “其实,我更愿意相信,你们都是清白的,可你们的表现,却令我不得不怀疑啊!”鬼谷来到众人的面前,沉沉地笑了起来。此刻,站在鬼谷面前的赫然便是看起来儒雅的林道,以及……莫媛!

    林道见鬼谷将目光投向了自己,当即温和的笑了笑,轻轻躬身道:“我可是无比忠于虚元宗的,只是我性子比较喜静,所以并不跟着起哄罢了,还请宗主大人明察!”

    “哦,那你们呢?”鬼谷的目光投向了其余的众人,嘴角掀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凭他的老辣经验,哪里会那么容易就被糊弄。

    星月被鬼谷的眼神一瞪,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身子。而罗天却是将头微微偏了偏,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至于姜晨,则是一口一个包子,好似根本没听到鬼谷的话。看到众人的反应,鬼谷脸上的笑容更甚,双眼都微微眯了起来。

    当海提斯看到鬼谷这幅表情的时候,心中猛然一惊。他和鬼谷打交道的时间算是比较长的了,他很清楚一旦鬼谷露出这样的表情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他——动了杀机!

    海提斯灵机一动,突然间跨步来到罗天三人的面前,一手大巴掌便盖了过去,厉声吼道:“你们这三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宗主养了你们这么久,你们就这么当白眼狼吗?”

    罗天被海提斯的一巴掌给打懵了,只见他瞪着一双大眼,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他,显然是没有想到海提斯会突然打他。而星月也好不了哪里去,此刻的他,正浑身颤抖着,显然还没回过神来。

    反应最大的,竟然是那令人忽视的姜晨!因为当海提斯一巴掌盖过去的时候,正好将他手中的包子给打落了……

    “我特么的,我又大又圆的包子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说完姜晨竟然举起他那胖嘟嘟的大手,掐住了海提斯的脖子,一副脸红脖子粗的摸样。

    “咳咳……”

    海提斯被姜晨这样掐住,只感觉呼气都艰难无比。但他又能怎样,他总不可能说,鬼谷对你们起了杀心,你们要是再这样下去,恐怕会身死道消吧?他很清楚,只要他敢这样说出口,那么第一个死的一定是他,而且也必然会连累到周围的所有人。

    “啊啊,你陪我的包子,那可是我耗费了好几斤的牛肉,精心炮制的包子啊,就这样被你毁了,我要掐死你!”姜晨胖脸红红的,一副苦大深仇的样子。

    看着场面变成了这幅摸样,鬼谷狠狠地皱了皱眉,低喝道:“够了,都是同门弟子,你们这个样子成何体统,还不快给我滚回去修炼去,要较量,拿出真实的本事来,而不是像地痞流氓一样掐架!”

    经过海提斯这一闹,鬼谷先前的杀心顿消,看着那宛若地痞一样的掐架方式,他都不敢说海提斯他们是虚元宗的弟子,不是不能说,而是不敢说,这委实太丢人了点。

    见到海提斯等人还站在原地,鬼谷不由得怒吼了一声,道:“还不快给我滚回去好好修炼,我都不好意思说你们是虚元宗的弟子,像个什么样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