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58

    “嘿嘿!”

    见着自己逼退了那个人,海提斯不再原地停留,快速的扇动翼翅,朝着远方暴掠而去。(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不过,海提斯的速度终究无法和蜕变境强者相比,这才不过行进了一百多里路,便又再次被他们追上。

    海提斯疯狂,手握龙锋剑在六名蜕变境强者中冲杀突击,浑身上下早已被血水染红,就连那原本黑亮的长发,如今也变成了湿漉漉、鲜血淋淋,场面看起来一片凄然。

    鲜红的血液洒遍了海提斯的全身,他感觉自己的力气已经快用尽。握剑的手充满了无力感,阵阵晕眩使他几乎站立不住。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布满了他的全身,全身的感知都下降了最低点。

    伤痕无法给他痛感,因为早已麻木。入目所视,到处都是他的鲜血,以及他拼了命硬生生咬下谢长老的一块肉。

    虚弱感不断向海提斯侵袭而来。他真想躺在地上,什么也不做,好好的睡上一觉。只不过,强烈的求生本能让他依旧在空中扇动翼翅,疯狂地向前突破。

    热血不断的在空中飞洒,在血雾弥漫中,海提斯身上又多了无数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噗!”

    鲜红的血液自海提斯身上飞洒而出,一柄锋利的匕首深深的刺进了他的小腹。原来是谢长老趁海提斯头晕目眩之际,以一种诡异的步法来到了他的身后,将一柄匕首刺进了他的小腹。

    “小子,看来你已经不行了啊!”

    “啊啊啊!”

    海提斯飞快的向后退去,随着他的后退,一道血流自他小腹激射而出。谢长老手握着沾满鲜血的匕首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眼中有的只是狠戾与疯狂。

    “这只魔已经重伤,大家打起精神来,杀了他!”

    “除魔卫道,给我杀!”

    ……

    六名蜕变境强者叫嚣着,竟然将海提斯给围了起来。见着那些人脸上的狠戾之色,海提斯心中有的只是悲凉。当他们有求于他的时候,一个个表现的比谁都客气,可当他真正有危难之时,却都在落井下石。

    他无比悲愤的挥出了一剑,一道血红的剑气周围缭绕着道道的黑气,如魔龙、似鬼怪,散发着死亡的气息扑向了六名蜕变境强者。

    “啊――”

    一道惨叫声响起,却见最前方的谢长老一个不小心,被海提斯刺中了胳膊,一瞬间令他鲜血直流。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逼我?”

    海提斯的双目滴血,蓦然仰天长啸。这道声音异常悲凄,惨烈而又凄然,一行行的血泪自他的眼中流淌而下。不过面对他这个状态,那六名蜕变境强者,脸上只有冷漠。

    海提斯手中龙锋剑再次扬起,本来暗红色的元力蓦然间变的乌黑发亮,浓浓的黑气自剑尖喷吐而出。黑色、仿若魔焰般的剑气开始化形,层层将他包裹。

    “他入魔了,大家要小心!”谢长老怒啸道。

    “我入魔,我入魔也是你们逼的!”

    海提斯的声音冰冷无比,仿佛没有一丝人类的感情。不知道为什么,当那六名蜕变境强者听到这句话时,竟然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仿佛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一道黑色的匹练横扫而出,将六名蜕变境强者稍稍逼退。旋即,只见海提斯将闪雷步法运转到极致,身形宛如流光般朝着远处暴掠而去。急速带动下,似乎连空气都被摩擦的炽热无比。

    “海提斯,看来你真的魔化了,绝不能留你在人世!”

    “这是你们逼的,你们所有人都逼我,我要报仇!”

    ……

    一道道简短的对话,却磨灭不了那森寒彻骨的杀机。海提斯拼尽全力,只求获得一线生机。然而,六名蜕变境强者紧追不舍,根本没有丝毫放松,海提斯能够活下来的概率,简直不足一成。

    “咻咻咻。”

    一道流光自天际划过。不知情者还以为是天降流星。沒有人会想到。那道流光之间。有一名少年正处于生死存亡之际。

    “不能再这么下去。我的元力快消耗光了。”海提斯脸色惨白。艰难地扭头望了一眼身后紧跟着的六名蜕变境强者。他已经逃了将近三天。早已脱离了荒古宗的地界。可那六人依旧紧追不舍。

    “哼。臭小子还挺能逃的。”

    双方各有心思。一逃一追竟然快横跨了整个西洲。不过。追逐了这么长时间。六名蜕变境强者虽然面色淡然。但心中早已不愉。对他们來说。元神境九变的小角色实在不值得如此花费力气。

    但是。每次眼看快要追上。却沒想到海提斯又爆发出潜力。硬生生拉开了距离。这让他们都快怀疑。海提斯是不是故意耍他们玩的。到头來。六名蜕变境强者竟然只能靠耐力。死死地追逐。

    海提斯擦净嘴角的血。一晃就是数十里。再一展翅又过去了数百里。他來到了西洲仅存的一处古地。山脉起伏。一眼看不到边。

    这个地方的山峰很特别。状若圆丘。犹如大坟。一座又一座。紧紧相邻。成为浩瀚山地。海提斯沒有时间停留。一跃而过。直接冲进深处。与此同时。身后紧紧咬着海提斯的六人。亦是暴掠而进。

    一进入这处古地。海提斯便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寒意。似乎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笼罩在四周。

    不过。眼下他被追杀。哪里有时间去想那么多。反正海提斯很光棍。被那几人追上是死。闯入禁区也是死。与其被他们追上。受尽屈辱而死。还不如死在禁区。这样死得还自由些。

    六名蜕变境强者紧追不舍。第一时间赶到。如六道虚影般。带起一股狂风。沿途诸多巨木被大风擦中而爆碎。可见速度有多么惊人。

    “咦。”

    谢长老的警惕性很高。第一时间发生了这里的不对劲。这个地方虽然艳阳高照。阳光很足。但是他分明觉察到了一丝阴气。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让他的脚步一下子慢了下來。

    “老谢。怎么了。”说话的人乃是荒古宗的五长老。名叫欧阳珣。和谢长老的关系一直比较好。

    “沒什么。就是感觉这个地方有点不太对劲。”谢长老眉头紧锁。语气带有一丝不确定。想要仔细探查。但时间上却來不及。因为就在他脚步放慢之际。海提斯又拉开了一点距离。

    “别想了。连那元神境九变的小子都不怕。我们还怕什么。”欧阳珣轻笑了一声。随后身形一晃。再度朝前追了过去。闻言。谢长老亦是摇了摇头。无奈地追了上去。

    一眨眼而已。他们就冲进去十几里。却见眼前景物瞬息大变。成片的圆丘消失。蛮荒大地显现。古木参天。完全就是一个原始森林。当海提斯见到周围的景象。差点惊喜的喊出了声。

    错综复杂的森林。乃是最好的藏身之所。可以说。他这么个大活人往森林中一钻。别说是六个人。就算是上百号人想要找他。也绝对不是个轻松的活计。

    谢长老他们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意思。当即眼皮直跳。便在这时。只见谢长老忽然对着另外五人暴喝道:“加快点速度。千万不要让他甩掉我们。否则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吼。。”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故意帮助海提斯。在谢长老暴喝声落下之际。一头凶残的异兽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头异兽体型庞大。一声大吼就令周围的大石爆碎。

    “该死的。黑星真猿。”

    谢长老暴怒。在路途上遇到这样一头异兽。实在有够倒霉的。这头黑星真猿处于天元境巅峰。对那六人并不造成威胁。可是有它阻拦一下。海提斯还指不定把他们甩开几条街。

    “留下一个人。其余五人继续追击。”谢长老虎目一瞪。口中传出一道惊天暴喝:“老赵。你留下解决。”

    话音落下。也不等那名长老答话。谢长老便带着剩下人马继续追击海提斯。幸好沒有将海提斯追丢。

    “戾。。”

    有时候。倒霉事就是这样一桩连着一桩。在几人继续追击了不久。又是一道尖锐的叫声响起。仰头看去。却见天上狂风大作。一头金翅大鹏展翅凌云。傲视人间。

    那头金翅大鹏。伸展翼翅。犹如一片金色的云朵挤压满天穹。恐怖的气息令人胆寒。剩下的五名蜕变境强者震惊。因为那头金翅大鹏竟然拥有蜕变境初期的实力。

    “该死的。怎么专门找我们。”谢长老怒骂。但很快就发现为什么了。只见眼前的海提斯。不知道动用了一件什么法器。竟然在周身形成了一道白色光罩。

    那白色光罩虽然很微弱。但却很好的遮蔽了海提斯的气息。令那群异兽发现不了他。说实话。海提斯自己也很疑惑。在他进入这处古地后。他脖子上挂着的一枚玉佩便开始闪闪发亮。

    这枚玉佩。原本是林道得到的。后來。经过几番周折來到了他的身上。这块玉佩非常神秘。海提斯都沒有搞懂究竟有何作用。然而。令他吃惊的是。來到这处古地。玉佩竟然会发光。

    “有逃生的希望。一定要坚持下去。”

    尽管头早已昏沉。但海提斯却依旧咬着牙。努力朝前冲去。求生的意志。在这刻起到了难以预料的作用。本來。海提斯都快放弃了。但來到这么一处禁区。又燃起了他胸中的希望。

    “嗷吼。”

    异兽的吼叫声不断响起。令剩下的五名蜕变境强者脸色剧变。他们的确强大。但也要分和谁比。眼前所见。除了那一头金翅大鹏外。地上又冒出了另外一头虫形异兽。

    最令他们感到绝望的是。那头虫形异兽的实力更加夸张。竟然达到了恐怖的蜕变境中期。这已经和邪君一样的实力境界。他们能够对抗吗。所以。几乎一瞬间。他们的脸色就变得惨白。

    “这……还有天理吗。”

    刚一进來就见到这等场面。他们当即就毛了。本是高高在上。追杀一个小角色而來。可是现在自己都沦为蝼蚁。这种转变太突兀了。强大如他们。面对这样的一副场景。也感到一股深深的无力。

    “吼。。”

    一头大熊。身与大山一般高。双掌一挥。竟然将山顶直接削掉。它从旁边路过。让大地颤抖都在颤抖。让群山都在摇动。隆隆轰鸣。五名蜕变境强者吓的魂魄俱颤。这也太恐怖了。

    “不对。这些东西好像不是实体。”

    终究是蜕变境强者。他们的眼睛虽然被欺骗。可是那种本能的经验还是发挥了作用。尤其是眼尖的谢长老。仔细观察后。终于发现了那些生灵周身的一抹阴气。

    “这些是不灭的魂灵。并非真正的强者。”

    谢长老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心中大定。可是。那名叫做欧阳珣的长老。脸色却依旧沒有放松。低声道:“绝对不可轻视。他们已经半实体化。若是面对围攻。我们也可能会陨落。”

    闻言。另外不出声的三名长老立刻变色。仔细感应。不禁神色凝重。果然如此。一时间。他们五个人的心中都不由得沉了下來。现在别说是追杀海提斯。就连自身的性命都可能难以保全了啊。

    “老谢。现在怎么办。”欧阳珣脸色凝重。望着天上的金翅大鹏和地上的虫形异兽。低声问道。

    “还能怎么办。不要恋战。快速撤离。”谢长老脸色布满了阴霾。本來以为对付一名小家伙是很轻松如意的事情。哪里想到海提斯那么滑溜。竟然闯入了这样一个禁区。

    “轰。”

    五名蜕变境强者身形一动。便遭到了眼前的虫形异兽和天上的金翅大鹏最猛烈的攻击。在他们看來。來到了这个地方。就是它们的猎物。身为异兽。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头猎物的。

    至于说海提斯。他已经完全被忽视。别说他身上有那一层神秘的白光护体。就算沒有。想必那些异兽也不会太过针对他。元神境九变的小家伙。在它们的眼中。实在太过渺小。

    一边向前奔逃的海提斯见到后方发生了战斗。心中早已乐开了花。虽然他现在疲累不堪。元力已经接近见底。但却依旧遮掩不住内心的欣喜。这样一來。那群家伙想要再追杀自己。就绝对沒有那么容易。

    海提斯一闪身。一振翅。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禁区深处。一边与金翅大鹏战斗的谢长老就眼睁睁地看着海提斯离开。丝毫沒有办法。空中的金翅大鹏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把他锁定住了。令他无法分心。

    “轰。”

    谢长老与金翅大鹏再度交撞。恐怖的元力涟漪竟连周围的一些巨木都直接震碎。不过。谢长老虽然不惧那金翅大鹏。但也沒有恋战。双方分开之际。却是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森林当中。

    其余的一些长老也是如此。一个个与前來的异**战后。却是消失在了密林深处。只不过。本來六人同行的长老们。却硬生生地被拆散。只能由他们自己单独面对古地的凶险。

    一名长老小心地向前走去。十分慎重。不久后见到一块石碑。上面只有三个字:“魂灵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