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79

    黑骨的身形已经缩小,这刻忽然开口道:“小兄弟,原谅我们之前的举动,我代表我们骨龙族向你道歉。(看啦又看小说网)另外,多谢你能助我们,逃出这个红光结界。”

    “红光结界?”

    待确定了黑骨等人没敌意后,海提斯忽然问道:“这红光结界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连你们这样的实力,也会深深的陷入,而不能凭借自己的力量逃出呢?”

    “咳咳咳――”

    说到这红光结界,黑骨的硕大龙躯似乎颤了颤,之后有些惊惧的开口说道:“这个红光结界,乃是失落之殿的核心之处。传说,这里似乎有一名仙人留下的后手。”

    “仙人?”

    海提斯的眉毛狠狠的一跳,心中有点不可思议。又听到了,所谓的仙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难道说,这些强大无比的黑色骨龙,也不是仙人的对手吗?

    而黑骨似乎明白海提斯的疑问,当即说道:“仙人的强大,完全不是我们能想象的。也许你会以为,我们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但这样的实力,仙人恐怕一口气就能吹死我们!”

    “什么?”

    听到黑骨的话,海提斯忽然感觉浑身泛冷。所谓的仙人,当是有这么惊人的实力吗?这么恐怖的黑色骨龙们,他居然仅仅吹口气,就能将它们给弄死?

    应该不可能吧?

    虽然口中说出不可能,但他心里已经相信了大半。一直以来,他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吗?往往达到了一定的层次,才会发现自己原先的所知所觉,居然这么的渺小。

    仙人,出尘的仙人吗?

    海提斯深吸了几口气,强行令自己冷静下来。他明白,这些对自己而言实在太早了些。因为他此刻,还未达到这样的层次。仙人,对他而说也太远太远。

    “仙人吗?”

    这刻的海提斯,忽然自语道。之后,他看向一边的黑骨,目光中微微的带出一丝神光,继续说道:“话说回来,我还没问,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我刚刚貌似昏了吧?”

    “为什么会到这里?”

    ……

    海提斯不由皱眉,口中不断的传出问句。而一边的黑骨,听到这些问题后却耐心的解释道:“你之前昏迷了过去,是我们兄弟几个,将你弄到了这里。”

    “而这儿既然是失落之殿的核心处,应该也是你这次下来的,所谓的目的地吧!虽说仙人交代,必须要达到蜕变境才能进入,但你的状况有点不同。”

    “唉――”

    ……

    说到后面,黑骨居然深深的叹息。之后,它的口中居然传出了一句句海提斯所不明的自语,似乎给什么东西传递消息?

    “我乃骨龙族的族长,已选出候选人。”

    “恳求启动,后面的测验!”

    “乱世之王,我的主人!”

    ……

    黑骨说出的话语,海提斯没有一句听清。但这刻,他却忽然被眼前的红光结界吸引住了。因为他发现,它似乎裂开了一个大口,隐约发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呜呜呜呜呜!

    当这大口浮现之际,红光结界中似乎传出呜呜之音。而这刻,黑色骨龙们尽皆浑身颤动的看向红光结界。因为它们能感觉到,里面似乎传出了一股惊天之气。

    “咔咔咔――”

    红光结界中的缝隙越来越大,传出道道惊人的咔咔声而站在一边的黑骨见到这景象,眼底却浮现出一丝欣喜。之后,他忍不住向海提斯低喝道:“别发呆,快点进去!”

    说完后,他的尾巴陡然一甩。

    当海提斯没反应过来之际,他便觉得胸口传来一股惊人的力道。几乎没时间给他反应,他便觉得自己的身形向红光结界飞去。眨眼间,已经冲进了诡异的红光结界中。

    ……

    “丫丫的,这个混蛋!”

    步入红光结界中,海提斯的口中不断的碎碎念。他也没想到,黑骨居然会忽然甩尾,将自己甩到了这里。虽说这应该就是目的地,但好歹也让自己有个心理准备吧!

    所以他非常不满。

    但既然已经进入了这里,他也不得不先压下内心的不满,专心的观测四周的景象。到一个陌生之处,这个可是必须的。否则的话,还不定会遇到什么麻烦。

    走在红光结界内部,海提斯发现这里似乎并没什么可怕。四周,尽皆弥漫着成片成片的红光。隐约间,也仅仅只见到几个红影,在自己的视线中不断的飘动。

    但他没看到什么危险?

    这些红影可能是幽灵,但又似乎不像是幽灵。漫天的红光下,它们这样的存在有点另类。可令人惊异的是,它们似乎非常适合生活在红光弥漫之中。

    “我倒是又见鬼了吗?”

    “呵呵呵呵!”

    ……

    海提斯忍不住耸了耸肩,自嘲的笑道。但话虽如此,他的双脚却依然向前迈去。他也是想看看,令黑色骨龙们这么忌惮的结界,究竟是有什么过人之处?

    “哒!哒!哒!”

    低沉的脚步声陡然传开,海提斯走在漫天红光之中,只觉得自己貌似进入了一个红光笼罩的后花园。四周尽是红光,完完全全看不到任何别的东西?

    呜呜呜呜呜!

    刚刚的呜呜之音又忽然响动,仿佛给这片红光结界加了几分高深莫测的意思。而海提斯这刻的脸色,也是逐渐变得有点凝重。因为他发现四周的红光,居然开始迅速的向黑色变幻。

    “这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

    ……

    海提斯的口中传出惊叫,身形不断的往后退。但这刻,他又发现自己早已找不到回去的路。而这所谓的红光结界,又似乎要将他,完完全全的留下来似的。

    “怎么会?”

    但这还不止,只见周围的红光,似乎瞬间变了性质,化作了成片成片的黑光。隐约间,居然能感觉到当中吹出的阴风。但这刻,站在结界中央的海提斯,脸却忽然浮现出一丝笑容。

    “终究有变化了吗?”

    站在一边的海提斯,脸绽放出一丝笑容。他明白,对付这种结界类的东西,不怕有什么变故,最怕的就是,你完全不知它的底细。而既然有什么变故,自然也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呜呜呜呜呜!

    四周的阴风愈加剧烈,偶尔吹过海提斯的脸,令他的身也感觉泛出了一丝冰凉。但他不知经历了多少,所以这刻,亦能保证自己不会因这些阴风而失去方寸。

    “这么黑暗的内心?”

    “端的是一只魔物!”

    “啧啧啧――”

    ……

    突然间,变成黑色光华的四周,传出几句这样的话语。而听到这些阴测测的话语,海提斯的眉头忍不住一皱,陡然厉喝道:“谁在暗处鬼鬼祟祟的,给我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

    “无知小儿!”

    ……

    暗处的声音并没正面回答海提斯的问题,当即哈哈大笑。之后,只听见四周又传出几句话:“你这只魔物,心中有这么惊人的黑暗面,居然还敢走入红光结界中?”

    “黑暗面?”

    听到暗中人的话语,海提斯的眉头狠狠的一皱。之后,他偏头看向四周的黑暗,陡然厉喝道:“什么是黑暗,什么又是光明?这些,你们又能说得明白吗?”

    “黑暗之人也有情,光明之人也有恨!”

    “绝非你们可以定义!”

    “难道不是吗?”

    ……

    虽然不知暗中人究竟是谁,但他这样的言论,令海提斯产生了非常不满的情绪。丫丫的,你以为自己是谁,凭什么去定义世间的黑暗和所谓的光明?

    端的是自以为是!

    你以为你是谁?

    海提斯可不会理会暗中人是谁,当即言论非常的激烈。他恨的,就是这种眼高手低、自以为是的所谓的高人。他们也不想想,当年还弱小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奋斗的吗?

    “你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你不怕死吗?”

    ……

    暗中人似乎对海提斯很不满,当即传出几句惊天暴喝。但这刻,海提斯又怎么会买他的账,继续当仁不让的反驳:“你凭什么管我,我的路自然由我自己走。”

    “神又如何,魔物又如何?”

    “至少我能够无怨无悔!”

    “不像你这缩头乌龟!”

    “呵呵呵呵呵!”

    ……

    海提斯不断的对暗中人冷嘲热讽,似乎想将他给逼出。但暗中人貌似很清楚海提斯的小伎俩,亦是一直不肯现身,只是凭借嘴功夫,和他展开了一场口水战。

    “世人定义正与邪,皆为理而生。”

    “你这番言论,完全狗屁不通!”

    “简直是强词夺理!”

    ……

    暗中人稍微沉默,之后又说出这样的话语。但海提斯听到后,却忽然哈哈哈的大笑道:“你这人还真有意思,别人定义出的东西,就一定是对的吗?”

    “为什么你自己不**的思考?”

    “为什么要依别人的理念?”

    “又为什么――”

    ……

    海提斯的为什么落下后,暗中人似乎陷入了沉默。许久后,只听见他呼呼的喘气,似乎是被海提斯的言论给气的。但察觉到这的海提斯,依然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呼――”

    不知多久后,暗中人似乎将内心的情绪平息。之后,只听见他继续向海提斯说道:“你既然不能顺应光明,我便给你看看,你昔日犯下的所有罪恶吧!”

    “你的双手,已经沾满了血腥!”

    “不回头的话,迟早要完蛋!”

    “仔细看看吧!”

    ……

    当暗中人说完这些后,海提斯发现周围的黑色光华,陡然泛出一丝丝怪异的波动。而眨眼之间,他便感觉到眼前的景象,已经变的和先前的完全不同。

    ……

    当前乃昔日的虚元宗。

    正值海提斯带天奴从监牢中逃出。

    路碰到了昔日的仇敌――林凡和曹倪!

    海提斯一言不发的看向这两个几乎忘记的仇敌,脸不由浮现出一丝冰冷的笑容。可以说,自己快乐的孩儿时光,就是被这两人,给彻彻底底的毁灭的。

    纵使已经这么久,他也无法忘记。当年他实力弱小,这两个家伙是怎么对待自己的?自己明明跟他们无冤无仇,但他们却处处的找自己的麻烦,手段层出不穷。

    当年下的杀手,他半点也没后悔!

    因为他们,不配做自己的师兄!

    正在海提斯这样想之际,景象中的海提斯忽然将双手一伸,将长剑狠狠的刺入林凡和曹倪的心脏。而他们的鲜血,亦是溅到了景象中的海提斯的衣衫之。

    “这没什么不对的!”

    “他们该死!”

    ……

    听到海提斯的这句话,暗中人不由冷笑:“他们仅仅看不起你,你就将他们杀死。你也没念同门之谊,跟他们有什么区别。以你这样残忍的心性,不是魔物又是什么呢?”

    “哈哈哈哈――”

    当海提斯听完暗中人的话语后,忽然哈哈大笑。之后,他偏头看向四周的黑暗之处,陡然厉喝道:“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们已经触及到我的底线,我为何不能反击?”

    “你别将你的歪理,加到我的头!”

    “小爷我不买你的账!”

    “给我滚出来吧!”

    ……

    这刻的海提斯,将手中的长剑陡然甩出,瞬间将眼前的景象毁灭。但这还远远不止,只见他往前重重的一踏,浑身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元力波动,顷刻间向四面八方弥漫而出。

    呜呜呜呜呜呜!

    周围传出的呜呜之音愈加剧烈,似乎很不满海提斯的无礼举动。但虽然这些声音很响,却似乎并没发生什么异变。反而在海提斯的面前,忽然间出现了一个黑气弥漫的光门。

    “你什么意思?”

    海提斯的眉毛狠狠的一跳,对暗中之人厉喝道。但这之后,暗中之人居然只是发出一声低微的叹息:“你已经向我见证了你的心,所以你能够进入失落之殿的中心。”

    “我在这里等你!”

    “你进来吧!”

    ……

    暗中人的态度,似乎发生了惊天大变。

    但正因为这样,海提斯心中的疑问便愈加浓烈。

    所以这刻的他,眉头紧紧的一皱。之后,也因为他无法确定暗中人的想法,所以并未冲入光门。反而看向黑暗处,冷冷的喝道:“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你说我有必要骗你吗?

    “哈哈哈哈哈!”

    ……

    暗中人似乎被海提斯的话语给逗乐了,当即传出惊天的大笑。但海提斯听到这些笑声,脸色却没半点变化。当他不确定之际,必须要用自己的双眼验证,才能彻底的放心。

    “你拿不出来吗?”

    站在红光结界中央的海提斯,双目冷冷的看向眼前的光门。而见到他这样的姿态,暗中人似乎无奈的叹了口气,之后才低声说道:“你太像我年轻的时候,同样的处变不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