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84章 是敌是友?

    教主当面,郑风雄哪敢有丝毫的夸大?当下将自己三兄弟受辱的经过一五一十的陈述了一遍。(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说到三弟郑风武被轰成血雾,以及自己变成人肉风筝之时,仍然心有余悸,满眼皆是惧色。

    母友尘越听眉头锁得越深,不过他并未打断郑风雄的讲述,完了后方才发问:“生死谷?咱大郑边境何曾有叫生死谷的地方?”

    郑风雄连忙解释道:“启禀教主,这生死谷位于我大郑和大龙的交界处,刚刚创建不久。目前谷中仅有那古怪老头一人,药园里的药材也不多。”

    母友尘点点头:“那就是外来客了!嗯,也或许是隐世高人出世历练红尘。”

    “教主高见!瞧其肆无忌惮的行事风格,弟子认为是隐世高人出世历练红尘。否则,哪有一言不合就杀的道理?根本不通人情世故,活像一个杀人狂魔!”

    郑风雄的思路愈发清晰。

    ……

    母友尘若有所思:“指力高绝、武功精妙、医术了得、使毒手段高明、无惧闻风软骨散、行事肆无忌惮、年近古稀、孤身一人…此人到底是何来路?”

    说完看向任不义:“任长老是否感觉那个古怪老头很像一个人?”

    任不义略一沉吟:“教主指的可是昔日武林第一人医武双绝?”

    “不错!”

    “感觉有些似是而非。”

    母友尘哈哈一笑:“任长老且说说看,两人相似之处有哪些?不同之处又在哪里?”

    任不义略一思索:“指力、武功、医术、行事风格,这四个地方颇有几分相似。但年龄和用毒手段,却跟医武双绝大相径庭!”

    母友尘点点头:“不错!医武双绝如果活到现在,至少已近五百来岁,而且其不并不擅长用毒。当然,用毒这点不足为凭,其失踪已有近两百年。”

    任不义颔首:“教主说得是!以其之能,两百年时间学会用毒并不是难事。”

    母友尘皱眉道:“可是这年龄…相关太大了!总不能返老还童吧?据说医武双绝失踪之时,面相已有两百余岁。或许,这古怪老头是医武双绝的嫡传弟子?”

    任不义一怔:“咦,还真此可能!否则,哪有如此多的共同点?应当是奉医武双绝之命出世历练,又或许医武双绝已然驾鹤西游,其弟子耐不住空谷寂寞。”

    ……

    母友尘沉吟片刻,念头突然一闪,将头转向束手而立的郑风雄:“你说那古怪老头叫郎冲岩?”

    郑风雄恭恭敬敬地道:“回禀教主,他在言语中曾自称郎冲岩。”

    任不义反应也是极快:“难道是他?”

    母友尘眉头紧锁:“两年前大龙神都乱战时,艾大人曾化名霹雳风雷剑郎冲,以一介散修的身份,重创大龙皇庭、大龙武林和大龙魔幻教。”

    任不义点头道:“郎冲,郎冲岩,仅仅相差一字!反过念,冲浪、艾冲浪颇有些谐音的意味,莫非真是他?”

    母友尘脸色一正:“除了年龄、长相对不上号之外,其余都跟武神大人艾冲浪颇有些相似!任长老此去,务必低调低调再低调!在本教主想来,即便不是艾大人本人,两者之间恐怕也有一些联系。”

    任不义也是一脸严肃的点头应承。

    如果真是艾冲浪,那五毒教还真得小心应对。

    当今天下第一高手呐,谁敢与之结怨?

    ……

    沉思片刻后,母友尘再次点头道:“真相多半如此!无论如何,此人都不可小视,也不可轻易得罪。”

    任不义微有迟疑:“那郑风武就白死了不成?还有郑风英还在生死谷为仆,又当如何解救?”

    母友尘冷哼道:“郑风武不尊重前辈高人,个性狂妄,本教主早就料到其不得善终!死了也就死了。至于郑风英,心性、心智倒还不错,当然得解救。”

    任不义道:“见机行事?”

    母友尘以希翼的眼神看向任不义:“如果能将此人拉入我方阵营,我五毒教势必将成为大郑第一教!

    任不义点头道:“咱尽力而为。”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五毒教有母友尘这样的老怪物任教主,考虑事情的精细程度,确实要比玉女剑宗强得多。

    莫珍华、赵珍莲两位玉女剑宗的当权者,就未想到郎冲岩与艾冲浪有所关联这一点。

    ……

    母友尘接道:相比起五毒教的发展前景来,郑风英的份量就要轻得多了,这点任长老务必要清醒的认识!”

    任不义点头道:“属下省得。”

    形势比人强。

    任不义闻之,虽有不甘,但也只得作罢。

    教主说的没错,如果那个古怪老头真是医武双绝的亲传弟子,无论医武双绝是否还存活于世,都绝对不可小觑!

    毕竟,医武双绝当年乃是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其亲传弟子又能差到哪里去?

    如果他得到了医武双绝真传,那以一人之力覆没五毒教也不是不可能。

    此外,如果此人真与当今武林第一人艾武神有关联,更是不可得罪!

    母教主虽说是半个小武神,但毕竟还不是真正的小武神不是?

    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顶尖高手对决,岂容有丝毫差池?

    ……

    母友尘接道:“至于如何解救郑风英,当然是以物易人。虽说我五毒教并无晶冰蚕和千年青莲,但天材地宝也有不少,总有让他中意之物吧?”

    任不义灵光一闪:“他弄药园之目的,恐怕是打算悬壶济世,既如此那就投其所好?人总比物贵重不是?”

    母友尘眼里闪过一丝心痛之色:“任长老指的是那株千年灵芝?还是那根人形何首乌?”

    任不义一咬牙:“以防其狮子大开口,我的建议是都带上!这样既能确保万无一失,又能借机交好于他。一旦他彻底加入玉女剑宗的阵营,那我五毒教…”

    母友尘犹豫片刻后,心一横:“就依任长老所言!就算他不愿与我五毒教结盟,也绝对不能让其加入玉女剑宗的阵营!而且,郑风英作为隔代教主人选,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必须解救回谷!”

    任不义双手抱拳一礼:“多谢教主成全!”

    ……

    任不义的谢意,确实是发自内心。

    郑风英可是他的宝贝徒弟,更是五毒教重点培养的隔代接班人,其珍贵程度岂是外物可比?

    不过,五毒教的优秀弟子,绝不仅仅只有郑风英一人。而人形何首乌和千年灵芝却都只有一株。

    以母友尘冷漠的个性,会答应拿人形何首乌和千年灵芝换回郑风英,委实有些出乎任不义的意料。

    或许,他是担心那郎冲岩与玉女剑宗结盟吧。

    两家如今乃是势均力敌的局面,就青年一代而言,五毒教还隐隐占据一些上风。

    如果那古怪老头郎冲岩跟玉女剑宗结成盟友,那优劣之势将会瞬间反转。

    五毒教畏惧的,并非古怪老头郎冲岩的武功,而是他高明的使毒本领和神鬼难测的医术。

    当然,还有实力深不可测的后台。

    可以预见,玉女剑宗若是有了郎冲岩的相助,五毒教的杀招至少要被废掉五成!

    如此一来,还如何斗得过玉女剑宗?

    ……

    母友尘出言打断了任不义的沉思:“如果本教主所料不差,玉女剑宗当是已经在前往生死谷的途中。因此,为了不至太过落后于人,同时也为了表示出充分诚意,任长老还是尽快动身为妥!”

    任不义点头道:“教主所言极是!咱这就动身。”

    母友尘大手一抛,一枚雕刻有五毒的玉佩,平平飞向任不义:“用此令去藏宝楼取人形何首乌和千年灵芝吧。对了,除了小郑带路之外,再带上三名长老,免得被其看轻了。同时,也免得被玉女剑宗所乘!”

    任不义一面将玉佩收入怀中,一面拱手告辞。

    有了人形何首乌和千年灵芝,他对此行的信心顿时足了许多。

    ……

    生死谷内。

    郑风英正在药园努力的劳作。

    在丹田大能和马良神笔的相助下,艾冲浪寻找药材的速度成倍增长。

    他负责找来药材,郑风英负责栽种。

    两人配合得倒也不错。

    郑风英虽从未做过仆从,但表现得却也中规中矩。

    没办法,谁叫人家聪明绝顶呢?

    经过十数日的忙碌,药园的空置地大为减少。

    这些日子里,生死谷无人前来打搅。

    谷口处倒是集聚了数十人。

    这些人皆是武者,有大龙人,也有大郑人。

    他们虽然很想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生死谷探个究竟,但生死谷那三颗仿佛择人而噬的大字,郑风雄狼狈而逃的惨状,让他们停住了好奇的脚步。

    因此,他们只敢在谷口观望,不敢妄入。

    ……

    不几日,玉女剑宗的人马率先到达生死谷。

    紧随其后的,是五毒教的人马。

    两批人马相隔不过三个时辰。

    两大武林宗派都由第一长老亲自带队,三名长老和少量优秀弟子随行。如此阵容,让那些本就蠢蠢欲动的武者再也按捺不住,纷纷跟在他们身后进入生死谷。

    他们知道,这两大对立宗派都如此兴师动众,这生死谷内必定住着了不得的大人物!

    不进去见识一番,岂不遗憾?哪里睡得着觉?

    ……

    生死谷内,郑风英正在药园里忙个不停,艾冲浪却在刚刚搭建的凉亭内老神在在的喝着小酒。

    玉女剑宗六人的到来,莺莺燕燕,很是惹眼。

    可艾冲浪和郑风英却视而不见。

    艾冲浪的视而不见,是无意跟玉女剑宗更多交往——

    这些日子以来,他早从郑风英口中知晓了玉女剑宗的大致情况。面对上万终身不嫁的女子,他心里委实有些发怵。在他想来,这种人的心理多多少少有些不正常。

    对于不太正常之人,当然是少接触为妙。

    因此,他宁愿跟凶神恶煞的五毒教之人打生打死,也不愿跟玉女剑宗之人品茗聊天。

    舒爽和别扭,傻子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

    郑风英的视而不见,是害怕玉女剑宗报复——

    自己虽然名义上是生死谷的仆从,郎谷主的武功虽然深不可测,但他总觉得这个主人行事有些不靠谱。

    如果玉女剑宗的人对他下手,他并不敢笃定郎谷主一定会出手相救!

    当然,出于维护生死谷声誉的考虑,也有可能出手保下自己。

    毕竟,自己现在是生死谷的仆从不是?

    而且,这十数日来,自己招之即来、呼之即去的表现,就算是再苛刻的主人,也当是挑不出什么毛病。

    无论郎谷主会不会出手,他只管专心做好自己的仆从工作就好!

    想得再多,也是有心无力。

    ……

    见郑风英只顾尽心尽力地栽植药材,对众女的到来根本就视而不见,阮玲香不由暗暗气恼。

    看到这个仇人,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还是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呢,竟然也是个是非不分之辈!如今眼见我玉女剑宗人多势众,竟然干脆装聋作哑!哼,以为这样就能躲得过去么?

    付罢,阮玲香不由亮声娇笑道:“哟,这不是五毒教的隔代少教主吗?怎能做这种粗活呢?莫不是高处不胜寒,特意体验一番做下人的滋味?”

    对于阮玲香的讥讽,郑风英充耳不闻、目不斜视,栽植药材的动作毫不停顿,仍是那样的一板一眼。

    阮玲香见状更是气恼:“是变成聋哑人了?还是做下人做上瘾了?”

    恍若未闻!

    郑风英仍是一丝不苟地盖地、浇水。

    郑风英不亢不卑的表现,不由让玉女剑宗的四名长老暗自一叹:难怪年青一代五毒教要压我玉女剑宗一头,仅凭这份涵养功夫,就远非阮玲香、陶玲玉所及。

    阮玲香欲待再说,却被赵珍莲所阻:“暂且放他一马!不看僧面看佛面,他如今的身份毕竟是生死谷的仆从。咱们做得太过分了,郎谷主面上须不好看。”

    阮玲香猛地警醒:打狗尚且要看主人面,这郑风英现在的身份是郎前辈的仆从,确实不可过分羞辱。

    付罢,狠狠地瞪了埋头忙活的郑风英一眼,瑶鼻喷出一大股冷气。

    ……

    阮玲香的表现,艾冲浪全瞧在眼里。

    内心一声长叹——

    玉女剑宗的人果然惹不起!

    正常女人的世界,怎能少得了男人?

    可怜的玉女剑宗!

    瞧她们的阵容,多半有两个目的:一是防备五毒教半路伏杀,二是拉拢于我。

    而且,后者当是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

    嘿嘿,还算她们有点判断力!

    从蛛丝马迹也能判断出本宗主的不凡。

    不过,咱还是敬而远之吧!咱可不想跟一群心理不健全的女子夹缠不清!

    嗯,虽然咱可以做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还是小心些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