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3、十佳歌手

    棠雪的比赛视频当天就被放到网络上。(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评论区基本上被花痴和吐槽占领了。

    【这谁?她怎么有勇气站上去?】

    【求知欲让我点进来, 求生欲让我退出去。】

    【颜值队,惹不起啊惹不起。】

    【小哥哥小姐姐们麻烦大家帮我家冰神投个票,投票地址请戳链接】

    【我……想把唱歌那人从视频里抠下去……】

    【醒醒吧, 人抠下去了, 歌声还在。】

    【要不我们众筹灭了她吧!】

    【黎语冰到底怎么想的?他不是挺忙的吗,怎么有闲心干这个?】

    【楼上兄dei,你看着棠雪的脸, 再看着她的身材, 答案不是很清楚了吗?这样的妹子给你当媳妇你能拒绝?】

    【呵呵,我是女的, 谢谢。】

    【我也是女的,我也想要棠雪小姐姐当媳妇,我可以给她唱歌的!#脸红红#】

    【谁知道跳舞的小哥哥是谁?麻烦私信我一下,狼血沸腾了, 嘿嘿嘿嘿~】

    【你们这群花痴,就知道黎语冰,快来跟我一起关注未来的花滑世界冠军喻言小哥哥叭!】

    【我tmd……明明知道她唱的难听,还是忍不住把票投给她了,我怎么管不住我这只贱手!】

    【楼上等等你不是一个人!投完票我觉得自己可能是个瞎子。】

    【就因为不瞎才投给他们好嘛,睁大眼睛看看,这三张脸, 值不值你一张票?】

    【看开点,看开点……】

    【我就问一句话,你们还想不想看到他们?】

    【想!】

    【想就去投票!】

    ——

    棠雪感觉人生真是变幻莫测。她以为自己稳进正赛的时候, 被评委三个叉叉扔下去了;她以为自己毫无希望的时候,又被广大群众们一票一票地,从垃圾堆里捞出来了。

    所以说呢,人民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

    正赛分为初赛复赛和决赛三个部分,棠雪他们这个组合比较忙,没时间准备其他曲目,每次亮相都是《但愿人长久》,这在歌唱比赛里是非常罕见的。

    奈何人民群众就是买账,每次都是一边听着魔音灌耳一边抖着手献出自己的选票,男的投给棠雪,女的投给黎语冰和喻言,殊途同归。

    就这么一路把三人送进决赛。

    学生会有点慌。校园歌手大赛是他们每年最盛大的活动了,这次决赛请了知名歌手来做嘉宾评委,还有电视台转播,要是把个跑调大王捧成最佳歌手,脸都不要啦!

    不怪他们紧张。歌手大赛的决赛评选,现场评委打分和场外投票各占一半权重,这也是为了吸引群众互动,往年这样搞,活动都办的特别成功。

    那个场外投票不好暗箱操作,只能本校学生用自己的学号注册投票,一个萝卜一个坑,不能刷票。

    学生会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按理说能经过层层筛选,就算水平不是顶尖,也至少够看吧?谁知道还能有这种漏网之鱼呢……

    几个学生会的干部研究了几次,认为不能冒险,因此厚着脸皮把评委打分所占权重从百分之五十抬到了百分之八十。

    棠雪搞风搞雨了那么久,终于是被规则制裁了。

    黎语冰研究了一下评委名单,两个音乐系的老师,两个副校长,还有两个外边请来的嘉宾。

    两个副校长他都认识,找了一个比较熟的,拨了对方电话。

    “喂,黎语冰,”副校长笑得像个老狐狸,“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放心吧,我打分的时候会照顾一下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黎语冰说。

    “哦?”

    “表演结束后有评委的评点和提问环节,我知道棠雪唱歌不太好,但她毕竟是女孩子,脸皮薄,所以,我想拜托王校长,能不能请几位嘉宾评点以及提问的时候,温和一些。”

    王校长听他如此说,笑了笑,语气变得亲切了许多:“好啊,你放心吧。”

    ……

    棠雪最后只得了一个“十佳歌手”的称号,不过她在现场收了许多花,还得到了评委的鼓励,所以总体结果倒也凑合。

    散场后,三个人出来,一起去吃夜宵。

    宿舍太远,就没回去换衣服,棠雪穿着礼服高跟鞋,喻言穿着太极服,黎语冰西装,三个人这样走在路上,看起来有点怪异。而且喻言还提着个袋子,那种粗布做的很大只的,大妈买菜的标配,他的剑就斜斜地插在袋子里,剑穗垂下来,随着他的走动,一晃一晃的。

    夜风太凉,棠雪禁不住摩挲胳膊,黎语冰斜着眼睛瞟向她,想要解下西装给她,又有些拉不下脸。

    他犹豫的时候,喻言已经从手提袋里取出一件运动外套,递给棠雪:“穿上吧,冷。”

    棠雪一乐,接过外套:“你怎么还带衣服了?机智。”

    喻言抿了下嘴角,“我怕你冷。”

    棠雪低着头弄拉链,黎语冰低头看她,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她蜜桃样的小半张脸,和微微牵起的嘴角。

    棠雪折腾了半天,拉链也没弄好,于是说:“这拉链坏了吧?”说着大咧咧把衣服一裹。

    “我看看。”

    喻言转到她面前,她于是松开衣服。喻言弯下腰,捏着拉锁,仔仔细细地对好,刷——

    一路畅通无阻地拉上去。

    经过棠雪的胸部时,他稍稍红了脸。

    黎语冰抱着胳膊在旁看着他们,看到喻言脸红时,他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呵呵,挑来选去的,找了个拉链有问题的衣服给她,居心何在?

    棠雪掏着衣服口袋,笑嘻嘻说道:“果然是你的衣服,只听你一个人的话。”

    喻言抿着嘴笑了笑,样子像是有些不好意思。

    棠雪穿着高跟鞋,高度和喻言差不多,他拉好衣服时,两人平视着,可以看到对方的眼睛。

    喻言的指尖还扣在拉头上,舍不得松手。

    黎语冰看不下去了,突然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往棠雪脑袋上一盖。

    棠雪只觉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鼻端是陌生的男性的气息,那是衣服上残留的温度。她把西装扒下脑袋,瞪了黎语冰一眼:“黎语冰你个神经病。”

    “我也怕你冷不行么。”黎语冰一脸无辜。

    “那我还穿高跟鞋呢,你怎么不怕我累啊?”

    黎语冰一挑眉,看着她:“要不,我抱着你?”

    棠雪感觉黎语冰越来越不要脸了,她正要教训他呢,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迎面走来一个人,棠雪二话不说把黎语冰的胳膊一挽,脸上挂起甜蜜的微笑。

    这一举动把黎语冰和喻言都搞得呆了一下。

    黎语冰顺着棠雪的视线望去,看到了渐渐走近的周染。

    “嗨。”棠雪跟周染扬手打了个招呼,还抛了个媚眼。

    周染看到她和黎语冰如此亲密,不嫉妒是不可能的。不过她表面上却不显露出来,只是柔笑着看棠雪,说:“棠雪,你的歌手大赛我看了,我们一个寝室都笑得肚子疼。”

    “哦,那也比复赛就被淘汰了强。”

    周染脸色变了变,随即飞快地恢复镇定,突然说:“对了,边澄要来霖大了。”

    黎语冰发现棠雪在听到“边澄”这个名字时,神情恍惚了一下,然后她淡淡地“哦”了一声。

    周染又问:“他没跟你说吗?”

    棠雪没说话。

    黎语冰握住棠雪的手,对周染说:“是我不许她和那个人联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