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9、虚假安利

    黎语冰转身, 发现棠雪竟然在掉眼泪,他一阵心疼,把她拉进怀里搂着, 一手轻轻地揉她的头, “没、没事……”

    喻言走到他们面前,说:“你们是不是忘记了,全国人民都认识你们。(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黎语冰抬头, 发现几个大堂前台和两个客人, 这会儿齐刷刷举着手机正拍他们呢。

    棠雪也有点尴尬了,擦了擦眼泪说, “上、上去说吧。”

    黎语冰牵着她的手往电梯的方向走,路过那几位时,说道:“不要发到网上,也不要发给朋友, 拜托了。”

    那几人想不到黎语冰会这么礼貌地和他们讲话,跟网上传说的一点都不一样。长得好看的人无论有了什么优点,加分都是双倍的。这会儿大家一起点头:“嗯嗯嗯!”

    喻言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低头笑了笑,等他们彻底消失在转角处,他掏手机给她发了条信息:我回去了。

    ……

    棠雪把黎语冰带到自己房间,黎语冰坐在椅子上, 棠雪没有坐,站在他面前,低着头, 像个犯错误的小学生一样。

    她没再哭了,但泪水未干,细密的长睫毛上挂着泪珠儿,细碎晶莹,有如碎钻。

    看来,她也被吓得不轻。

    黎语冰有点好笑,有点感动,心田里既涩又甜,他拉着她的手,拽了拽,把她拽到自己腿上坐着。

    棠雪坐在他腿上,难得乖巧地,身体一歪靠进他怀里,侧着脸,太阳穴抵着他的额角,反手搂着他。

    然后原原本本地把事情跟他说清楚。

    黎语冰搂着她,有一搭没一搭地抚着她的后背,动作缓慢轻柔,安抚的意味十足。听罢她招供,他微微仰头,看着她的眼睛,轻声问道:“为什么之前不和我说?”

    “我看你心情不好么。”棠雪见黎语冰要说话,她抬手捂了一下他的嘴唇,“我承认,我不该撒谎。不过我可不是为了喻言骗你,我是为了你,才撒谎的。”

    黎语冰扣着她的手滑下,说:“我不喜欢欺骗。以后不管什么事,我们都要坦白,好吗?”

    棠雪点了点头,“嗯……可是黎语冰,我也有一件事,挺难过的。”

    “嗯?”

    “你为什么觉得我不爱你呢?你对我就一点信任都没有吗?”

    黎语冰没有回答,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这些天,有很多人都说过,对黎语冰感到失望。”

    棠雪听到这里,心口一阵刺痛,紧了紧胳膊,“黎语冰……”

    “但是,”黎语冰打断她,“其实黎语冰本人,只害怕一个人失望。”

    棠雪眼圈一红,又感动又心疼,捧着他的脸,低头亲吻他。一开始是温情脉脉的吻,后来演变成燎原之势。黎语冰接吻的技巧越来越高超,棠雪感觉力气都要被抽走了,想躲,却被他牢牢地扣着后脑。不仅如此,他的身体也有了变化,棠雪感受到了,别扭地动了动,换来他鼻端一声轻哼,低低的,带着愉悦的颤音。

    棠雪又不敢动了。

    黎语冰把她抱起来,一边吻她一边走向床边,棠雪一阵头昏脑涨,下一刻就躺在床上。

    他欺身压上来。

    棠雪感觉到危险的迫近,一阵紧张,“有有有,有话好好说……”

    黎语冰贴得很近,一边吻她,一边轻轻地挺腰。棠雪感觉自己像是一块黄油被扔进火堆里,马上就要烤化了,化成一汪春水,软哒哒地提不起来。她不安地推他的肩膀,抱怨道,“黎语冰你怎么这么容易兴奋,你还是人吗,你是条小公狗吧?”

    黎语冰惩罚性地咬了她的嘴唇,“不许这样说自己男人。”

    棠雪偏脸躲他,他于是放过她的嘴唇,吻向下蔓延,停在她的颈侧,亲吻她脆弱的颈动脉。颈侧皮肤上柔软濡湿的触感,引得棠雪一阵战栗。她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什么叫“任人宰割”了……

    叮铃铃——内线电话很不合时宜地响起来。

    俩人都惊了一下。黎语冰动作一顿,棠雪伸手去拿电话,“喂?”

    “喂,您好,请问您今天退房吗?”

    “退,退,我过会儿就下去。”棠雪挂了电话,朝黎语冰一乐,“怎么办呢,要退房了。”

    黎语冰黑着脸,闭了闭眼经,突然开始脱衣服。

    “喂喂喂,你干什么?”

    他甩掉t恤,“洗澡不行么。”

    “咳……”棠雪别开眼睛,然后,又忍不住,偷偷地瞄过来。

    真不怪她好色,实在是这货的身材太好了。

    黎语冰甩掉背心,露出一字肩,胸肌,腹肌,窄窄的腰身,还有人鱼线。

    棠雪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他插着腰,垂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她转过身体,不敢看他了。

    黎语冰却绕着床走,走到她面前,开始解腰带。

    “你走开……”棠雪伸手推他。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按在自己小腹上轻轻摩挲。

    棠雪扭着脸,脸上飞霞一片。

    “你要不要尝尝我,”黎语冰像个推销员一样,“我很好吃的。”

    棠雪无力地抽了抽手,“要,要唔——”

    黎语冰扑过来吻她。

    她满脸悲愤。我是说要退房了啊!

    后来黎语冰又给客房部打了个电话表示要续房,然后棠雪莫名其妙地也就尝了一下黎语冰。

    唔,感觉并不好吃,黎语冰卖了虚假安利。

    黎语冰有点惭愧。他虽然掌握了一点理论知识,可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第一次躬行,把棠雪弄疼了,表现不太好。

    他于是有点心虚。因为心虚,就更加殷勤,把棠雪伺候得像太上皇一样。

    ——

    俩人回到霖城后,棠雪自动忘记了黎语冰的虚假安利,但她总记得他那天对她说过的话。

    他怕她失望。

    表面再坚强的人,也会脆弱和不安,尤其当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不安会被放大,越在意越惶恐,越重要越害怕失去。

    棠雪想要告诉他,她永远不会对他失望。

    ……

    光棍节这天,棠雪给黎语冰打电话:“我们也过节吧。”

    “怎么过?”

    “今晚有空吗?”

    “有。”黎语冰说着,笑了一声。笑声有点意味深长。

    棠雪无视掉黎语冰对自身虚假安利的盲目自信,直接说出正确答案:“我们去白沙街逛街。”

    黎语冰现在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问道:“逛街做什么?”

    “玩呗,逛街还需要理由嘛?”

    “我们去看电影吧?”

    “不,我就想逛街。”

    行,你是老大你说了算,逛街就逛街。

    俩人相约晚上七点在白沙街路口见,黎语冰从俱乐部出发,早到了一会儿,抄着手等她。他打扮得严严实实,戴着帽子口罩,站在街边,百无聊赖地看着路过的行人。白沙街是一条临河的老街,街里紧密地排列着许多小门店、小吃摊。河对面是大悦城,目前霖城人流量最大的商圈。大悦城高楼耸立,灯火辉煌,与充满市井烟火气的白沙街分据于河的两边,相映成趣。

    七点钟整,棠雪还没到,黎语冰走到街角一家卖兔头的门店,想买几个兔头,棠雪爱吃。

    他点了两个麻辣兔头两个五香兔头,店员给他装兔头时,也不知道发现了什么,突然停下动作,看着街对面发呆。

    与此同时,街上不少人都在惊呼,一片哗然。

    黎语冰好奇地转头看了一眼,他愣住了。

    街对面——不,确切地说是河对岸——大悦城最高的那座楼体上,巨幅led屏的广告更新了。

    黎语冰:

    你永远是我的盖世英雄。

    棠雪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是配角小番外,先别买,买了也没关系明天替换成正常的。(是的没错赵芹又来了)

    本来想月底求一波营养液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小红花,纳尼,我那么努力,这月只有四朵小红花?

    sorry,我不配得到营养液,你们把它投给别的大大吧……

    嗯,虽然木有营养液还是要坚强地发红包~

    评论区抽200个朋友送红包~

    25字以上正分评论送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