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九节 太岳三青峰

    华山派掌门“太岳神剑”厉轼共有六名弟子,首徒李一翥、次徒江上柳、五弟子燕平芜携门下众弟子,居于山腰十八里坪的祠堂之旁,如众星拱卫北辰,华山派历代掌门、长老、嫡传门人、正传弟子的牌位俱供于此,春秋两季祭拜,亦是五峰五支的一桩大事。(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四弟子冯笛因多年前的那场大厄,性情大变,独自居于孝子峰顶,栉风沐雨,不以为苦,三弟子焦百战隐居后山,与猿猴为伍,轻易不露面,至于六弟子周轲,因门人庞杂,有扰祠堂清净,干脆迁往山脚下的合川谷,另辟一地。

    合川谷依山傍水,周轲收下的记名弟子,家境非富即贵,更有羊护这等出身河朔羊氏的豪商子弟,为孝敬师尊,不惜财物,起了一个大庄园,楼台院落多半闲置,光是洒扫打点的奴仆就近百人,比起京城的大宅也不遑多让。李一翥劝过师弟几回,温柔乡是英雄冢,享用太过奢华,不利修行,周轲对师兄极为敬重,话听了进去,却并未照做。身处富贵,心向清幽,这是周轲的修行,他不愿走师兄的老路,如不另辟蹊径,如何能超过师兄?

    居食优渥,无所事事,也不用上山挑水,郭传鳞有些不习惯,他信步走出听风院,沿着整饬的山道信步而行,打算找个僻静的所在松松筋骨。隔着茂密的山林,远处传来“哼哼哈嘿”的吆喝,郭传鳞回头望去,只见参差的树梢之外,露出习武场的一角,周师叔的弟子们袒胸露背,额头上汗气氤氲,颇有几分街头卖艺的味道。

    他只看了一眼就转身走开,私自窥探别人练武是武林大忌,尽管同在华山门下,未经师长许可也得回避。

    山道尽头是一座凉亭,四望空旷,山峦起伏,松涛呼啸而过,一阵轻一阵响,令人俗念俱忘。郭传鳞猱身登上一个山头,稀稀拉拉长着十来棵松桧,由于土壤水分缺失,土少石多,雨水不足,松桧长得歪歪扭扭,粗细不匀,枝叶半黄半绿。四下里万籁俱寂,杳无人迹,郭传鳞挑了一根粗直的树枝,折去旁逸的小枝,权作粗陋的木剑,掂了掂分量,随手挥舞几下,勉强还过去的。

    他面朝东方,深吸一口气,倏地展开身法,双**替支地,挥动木剑极速旋转,在松桧间穿行,忽前忽后忽左忽右,接连不断击打在树干上,发出“噗噗咚咚”的声响,密如羯鼓,一时间枝干颤动,针叶纷飞,犹如下了一场急雨。

    郭传鳞有心试探自己的极限,丹田虚若空谷,全凭肉身之力,回旋速度越来越快,恍惚间,忽然瞥见一道迅捷的身影向自己射来,手持明晃晃的长剑,迎着朝阳迸射出万点金光。

    萧杀之意席卷天地,剑气激得他浑身汗毛倒竖,郭传鳞心中一凛,急忙含胸收腹伏低身体,把木剑收回一半,身形在干硬的土石间划出一道弧线,从侧面欺近对方。直中取,曲中求,他对距离方位判断极准,只要再欺近半尺,便可攻入来敌胸腹,然而就在间不容发的刹那,对方飘忽远走,形同鬼魅,木剑收不住势,在树干上留下七八道纵横交错的白痕。

    仍然没有脱离险境,郭传鳞脑海中一片空白,继续回旋,不敢放慢速度,生怕给对方可趁之机,但这么做极其愚蠢,来敌只须保持距离,以逸待劳,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耗尽体力,倒地不起。郭传鳞终于察觉“悲风回旋剑”一个致命的缺陷,近不了身,砍不到人,如之奈何?除非对手是一根木桩,站在原地让他砍,否则的话,使这路剑法只是白费力气!

    进退盘旋,追了一柱香工夫,连衣角都摸不到,饶是郭传鳞体力过人,也承受不住如此激烈的回旋,他的动作渐渐变形,腿腹酸软,脚步踉跄,心跳得几乎要冲出喉咙。难道他会栽在这鬼地方,连来敌的面都没照见,实在是太冤了!

    对手察觉到郭传鳞的窘迫,忽然转守为攻,鬼魅般迫近身,一招“太岳三青峰”,三点剑芒飞出,罩定丹田要害。郭传鳞双眸精芒闪动,从丹田提一口真炁,双撞劲灌注经络,身法多转了半圈,手臂暴长,一剑砍向对方右颈。直到这时,他才第一次看清来敌的样貌,面如冠玉,气质沉静,正是华山派掌门厉轼。

    厉轼平剑一拍,气功震处,郭传鳞户口剧痛,木剑寸寸断裂,身不由己连退十来步,腿脚酸软,胸中一口气提不起来,重重坐倒在地,屁股砸在乱石上,疼得呲牙咧嘴。一个念头闪过脑海,掌门手中只是一柄寻常的青钢剑,若换成“太岳神剑”,结局又会怎样?

    厉轼还剑入鞘,神定气闲地问道:“能站起来吗?”

    “多谢掌门师祖指点——我没问题!”郭传鳞扶着腰咬紧牙关站起来,天旋地转,犹如喝醉了酒。他用力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清醒过来,抬起手腕瞥了一眼,只见手腕肿起一个小馒头,麻木不仁,不知有没有伤到筋骨,回想起适才的一幕,他心有余悸,幸好掌门手下留情,只是试他的剑法,否则的话,一出手就取了他性命。

    厉轼似乎猜到他的心思,随口指点道:“你这路剑法练得不错,深得‘悲风回旋剑’的真传,但其中的毛病也不少,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倘若遇到高手,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

    郭传鳞点点头,暗暗苦笑,李一翥只传他剑法,只字不提内功,叫他怎么办?他猛地记起最后一击使上了青城派的“双撞劲”,心中一沉,不知有没有被掌门察觉,一时间心神不宁。

    厉轼道:“你机缘巧合,服食了烛阴果,脱胎换骨,力大刚猛,外功固然登峰造极,还须内功配合,内外兼修,刚柔并济,方是长久之道。我这里有一门‘混元一气先天功’,与‘悲风回旋剑’相辅相成,就越俎代庖传与你吧。”

    郭传鳞忙躬身称谢,面露感激之色。厉轼当即传下“混元一气先天功”入门口诀,三千余字,耐心念了数遍,待他牢牢记在心中,才勉励了几句,飘然离去,留下郭传鳞呆呆立于原地,脸色阴晴不定。厉轼此来似乎专为考校,徒孙表现不错,他很满意,故此传下“混元一气先天功”,这么想也说得过去,但他终有些心虚,总觉得哪里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