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61章 池长庭心慈手软

    池长庭知道她会问起,答案早就琢磨好了,不假思索答道“她原是蜀人,被人改换了头脸送过来——”

    “改换头脸?像殿下扮成先生那样吗?”池棠惊讶问道。(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池长庭“唔”了一声,道“差不多……”

    当然差很多!

    李俨那个叫易容,只在表面涂抹一些药物,阿如那个是真的换脸,要动刀的。

    不过跟阿棠不必说得那么细,免得吓到她。

    池棠感慨了一下易容术的普遍后,又问“是谁送她过来的?”

    池长庭摇头道“她自己也糊里糊涂,我看问不出什么,就让人把她送回家乡去了。”

    “就这么送走了?”池棠简直震惊,爹爹竟然这么心慈手软?

    池长庭“嗯”了一声,坦然自若道“她也无辜,我就没为难她。”

    “爹爹你怎么这样!”池棠忿忿道,“她哪里无辜了!她假扮阿娘,又挤兑朱师叔,要不是因为她,朱师叔怎么会——”猛地回神,捂住嘴巴警惕地左右看了看,随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拼命压低声音道,“朱师叔这么惨,你还袒护她,我好生气!”

    池长庭心累。

    他原本是担心说实话吓到女儿,才刻意说得轻描淡写。

    结果太轻描淡写了,还是没说到女儿心坎上。

    做人父亲怎么这么难呢?

    “那……要不我再把她找回来?”池长庭试探地问。

    池棠蹙眉恼道“找回来干什么?你还舍不得她?”

    “没有没有!”池长庭忙道,“不是你还想为你朱师叔出气吗?”

    池棠哼了一声,道“也没什么好出气的,出气也换不回朱师叔……她把脸换回去没有?”

    “换回去了!”池长庭忙道,“我已经警告过那个替她换脸的大夫,以后不会再犯了!”

    池棠点点头,叹道“那就这样吧!”又看了池长庭一眼,“爹爹心善,”想了想,又加一句,“跟我一样。”换了她,也只能想到把阿如的脸换回去送走,顶多再骂她几句。

    池长庭和蔼地摸了摸她的脑袋“要不我们怎么是亲父女呢!”

    池棠冲他弯眸笑了笑“那我回去抄书啦!”

    池长庭欣慰点头。

    走了两步到门口,池棠再次停住,回过头,鬼鬼祟祟推着他往里走了几步,才悄声问道“爹爹,昨晚你不是跟朱师叔碰头了吗?朱师叔就没顺带把董原的通行令牌让你带回来?”

    池长庭默默摇头。

    昨晚那个情形,朱弦脑子里应该只想着怎么弄死他了吧?

    “那你帮我找个人出去把令牌挖回来吧!”池棠毫不客气地指使道。

    “挖回来?”池长庭眼皮跳了跳,有种不祥的预感。

    “嗯嗯!”池棠把说好的埋令牌的地方交代了一下,郑重道,“这件事就拜托爹爹了,董原好心帮朱师叔,我们可不能让他受牵连。”

    池长庭沉默片刻,语气温和道“阿棠啊……我觉得……你朱师叔可能忘了……”

    董原是让把令牌埋在距离哨口一里左右的地方,可是昨晚他和朱弦何止跑出了一里。

    之后朱弦就被他气走了,看样子应该短时间内想不起回来埋令牌了。

    就算想起来,可她身后还有追兵,朱弦但凡有点脑子,就应该马不停蹄地回七凤谷去。

    池棠呆了好一会儿,喃喃道“怎么这样……怎么可以忘掉……那董原可怎么办?不是害了董原吗?”

    “呃……”池长庭吞吞吐吐道,“我觉得,你朱师叔可能没用上那块令牌,她是直接闯出去的,而且从昨晚到现在,没听说有在查令牌,所以董原还是安全的。”

    池棠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大概跟第一次给爹爹做鞋结果尺寸不合不能穿的感觉差不多。

    “没用上……那也得还啊!不然董原怎么办?”池棠有些恼羞成怒。

    “你先别急,”池长庭道,“眼下皇帝抱恙,行宫内外全部戒严,暂时也出不去,等可以出去了,我们去挖挖看,说不定你朱师叔悄悄送回来了呢?”

    这话就是哄孩子的,可能性非常小。

    不过池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少哄我了!朱师叔都被追得没时间埋了,怎么可能还转回来?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池长庭无奈“要不把我的先给董原?”

    池棠恼道“爹爹你挤兑我呢?要查令牌第一个查你!”急急一跺脚,“算了,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说罢,一阵风跑了。

    留下一个很不高兴的池长庭。

    女儿为了太子殿下着急他也就认了,董原是个什么鬼?也能让乖女儿呛他?太子殿下不管管?

    这么想着,池长庭就很想质问太子一番。

    但这个节骨眼,最忌皇子与朝臣走太近,池长庭也不好直接找上李俨。

    不过,他不找李俨,李俨也要找他。

    第二天一早进宫探病,告退时,侍奉了一整夜的太子殿下也起身说要回去更衣。

    出了殿门,李俨便喊住他,当着其余大臣的面劈头就问“池公家中可好?”

    什么家中可好,谁不知道太子殿下在问什么,纷纷失笑摇头,先行离开了。

    池长庭“呵呵”一笑,道“家中诸人都好,就是小女心有记挂,茶饭不香。”

    李俨微微蹙眉,道“烦请池公多加宽慰——”

    池长庭重重咳了一声,不满道“那好像是我亲女儿?”宽慰这种事还需要一个外人来提?

    李俨不以为意地继续说道“宫中一切都好,陛下也无大碍,让她不必忧心,孤——”顿了顿,唇角微微一动,“孤也甚是记挂她。”

    池长庭看着,忍不住幸灾乐祸“殿下这么记挂她,是怎么让她记挂上别人的?”

    李俨脸色一变,皱眉看着他。

    池长庭又是“呵呵”一笑,却问起了别的“不知董婕妤和小皇子是否安好?”

    李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道“暂时安好。”

    暂时安好,那就还是有危险。

    池长庭沉眸思索片刻,低声问道“商陆怎么说?”

    李俨心中讶然。

    商陆是东宫侍医,不属于太医院,也不负责后妃,池长庭不会不知道这点。

    他这样问的意思,就是让东宫帮忙保住董婕妤这一胎。

    池长庭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怎么突然要插手董婕妤的事?

    还有,刚刚说阿棠记挂别人,突然又提到董婕妤是什么意思?

    虽然有些莫名,但太子殿下一向思维敏捷,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