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六十三章 渡劫

    那女子眉眼生的极美,眉目间却满是凌厉之气,凭空折去了她大半的美貌,然而,她气势凛凛,丝毫不输于上神。(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只见她拢了拢自己的袖摆,这才看向一脸茫然的琼花。

    “你我姐妹,相伴万年,自是有福同享,这苦难,自然也要同当!”

    琼花心中不安,突然打断了女子的话,“绿树姐姐这是何意?”

    后者唇角轻勾,“你我姐妹一场,本仙便有话直言了!”她目光定定的看向琼花,“如今以冬雪的道行终是难以渡劫,想必作为二姐姐的你,自然不忍心,看着雪儿消融于天地间,所以……”

    “所以,如何?”

    绿树轻笑,“你不是都已经猜到了,何必再来问我?”

    琼花闻听此言,似乎是受了什么打击,她脚步虚浮,欲往后退去,却被脚下的红网,网在了原地,再动弹不得。

    “哈哈哈!”琼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仰天长笑,“真是讽刺啊!我待你们如亲姐妹,你们却为了她能安然渡劫,拿我的命换她的命?还说当我琼花,是你们的姐妹?当初我就不应该告诉你,我的真身是玉蕊琼花得道成仙!”

    她双目绯红,满满的怒气与失望。

    这时一旁的紫衣女子忍不住道,“琼花姐姐,你既然得天独厚,生为药花,为何就不肯救冬雪妹妹,我们,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况且,我们只需要,你小小的一瓣花瓣,你不会有事的!”

    听了女子的话,琼花猛地看向女子,“玉蕊琼花,花开五瓣,每一瓣便是我的魂魄所在,你是要我抽离灵魂去救她吗?”

    面对她的咄咄逼人,紫衣女子不敢与她直视,只好别过了头去。

    琼花冷笑一声,这才看向一旁盘膝,面色苍白的白衣女子,面有不忍。

    “秋叶,不是我不愿救!而是五瓣花叶浑然一体,若想救她,除非将我真身化去,否则难以起到起死回生之效!”

    “一切都是借口!”绿树猛地打断琼花的话,只见她满目凌厉,猛地上前,于阵外与琼花对视,“亏我们拿你当姐妹,如今四妹妹危在旦夕,你却不舍得自身道行,说的什么姐妹情谊!”

    她冷冷哼了一声,“还好本上仙早有准备,这困灵阵,乃是以此等,钟灵毓秀之地的天光灵气结为阵法,整个清池畔为阵眼,除非天光消散,池水倒流,否则任你法力高强,也难出此阵!”

    她说着,不给琼花反应的机会,双手结印,有两道红光自阵法中腾起,猛地束缚住琼花的手腕。

    后者不曾防备,直至那红光将自己牢牢锁住,她这才愤恨地看向那女子。

    绿树轻笑,“你我相处万年,我又岂会不知你此刻心中所想,你必然是想召唤出你的赤红剑。”

    她双手负后,缓缓踱步,“我们四人当中,属你修为最高,赤红剑气势如虹,更是你手中利刃,我岂会没有防备,所以,你死了这颗心罢!”

    她说着,猛地顿住脚步,眼神一冷,一手猛地挥出,一束青光,直直朝着阵中琼花而去,后者全身被束缚,避无可避,只能任由那青光没入心口。

    不过顷刻,琼花似乎受到了难以言状的痛苦,只见她猛地抬起头,痛呼出声,有一道红光自心口凝结,渐渐化成一朵惊艳潋潋的红花。

    那红花巴掌大小,闪着金色的光芒,将琼花苍白的面颊,映照在众人面前,她虚弱极了,似乎比平日里英姿勃发的模样,多了一丝柔美,更让人生怜。

    “成功了!绿树姐姐,快将它给雪妹妹服下!”一旁的紫衣女子一脸的惊喜,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凌空漂浮着的那朵玉蕊琼花。

    “还用你说?”绿衣女子目光,只轻轻瞟了一眼紫衣女子,后者当即噤声,不敢再言语。

    她不再迟疑,双手拈诀,那朵火红的花直直地朝着女子手中飞去。

    她接过这花,仔细打量着,一把抓住,便要往白衣女子身边走去,琼花一脸虚弱的叫住了她,“春姐姐,你当真要如此绝情?她是你的妹妹,我琼花难道不是吗?”

    后者微微一顿,回过了头,她张了张口,心有不忍,可她余光看到那早已晕厥,几无生命的冬雪,终究咬了咬牙,狠下了心,“即使是姐妹,亦有亲疏!她初化成仙,乃是冰天雪地里的一个雪婴,她之于我,自然不同!”

    “好一个亲疏!好一个不同!”琼花凄厉地笑,笑了许久才停下来,看着那渐行渐远的女子,“前些日,我便坐立不安,想着我的万年劫,约摸就在这几日,只是万万想不到,这劫,竟是应在我最好,最珍视的姐们,你们身上!”

    她笑着笑着弯下了腰,掩去了眼角低落的泪痕,突然,她止住了笑,猛然间抬起头,“你以命换名,夺我真身,难道就不怕天谴?”

    “天?”女子顿下了脚步,抬头望天,“我所做所为,自有定数,便不用你来担心了,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罢!”

    她说着,蹲下身子,将那火红的花,用掌心法力催动,朝着白衣女子的口中渡去。

    “呵!别怪我没提醒你!或许,天谴就在你犯下滔天罪恶的此刻!”

    琼花的话,让女子一愣,却也只是一愣,她心中冷哼,“不过是不想身赴就意的借口罢了!”

    她想及此,不再迟疑,越发催动术法,将那红花渡入冬雪口中,可是下一瞬,她便后悔了,她终于明白,为何方才女子如此说法。

    她口中喃喃着,“报应,是报应来了!”

    只见她眼神惶恐地,看着那地上的白衣女子,脸上似着了火般,那火光透过女子的脸颊,极快地蔓延至全身。她也终于在这非人的折磨下,睁开了眼,看到的便是她身上的这一幕。

    “阿姐,这是怎么回事?”白衣女子满眼的惶恐不安,她看着自己烧成飞灰的手臂,感受着这烈火着身,痛苦的哀嚎似乎是她唯一的宣泄之法。

    一旁的秋叶,早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顿在原地,而绿树则是紧捂着唇,她满眼的难以置信,可好在她并不傻,她猛地清醒过来,双手拈诀,众人身侧的清池畔中,一汪汪清水飞出池中,将白衣女子从天浇灌,可是这些不过是徒劳。

    “哈哈哈!”冰冷的嘲笑声,从琼花的口中而出。

    绿树一脸惊慌,而后满目怒火,猛地看向琼花,“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从中作梗,使了什么下作的把戏?”

    “哼!我早就警告过你,可是你们一心要取我的命,根本不给我活着机会,这便叫自食其果!”琼花一脸的不屑,往日里与她们之间的姐妹的情分,也在这刻,烟消云散。

    “什么自食其果,快,快救救我妹妹!”绿树看着肉身几乎尽毁,就要变成飞灰的冬雪,再顾不得与琼花纠缠,语中带了三分哀求。

    看着往日里的活泼可爱的冬雪,如今惨状,琼花眼中也现出一丝不忍,她别过脸去,“大罗金仙也难救!”

    “你说什么?”绿树语中哽咽。

    “玉蕊琼花,世间只此一株,它无所不能,无论神魔,万物可救,可唯独,救不了她!”

    她眼神平淡看向绿衣女子,“水与火,本就不相容,就如阴与阳,怎会并存,你欲拿我这烈火天成的琼花真身,去救冬雪幻化的她,我不仅不会是她保命的仙药,反倒会成她要命的催命符!只可惜,你一片助她之心,到头来,却害了她!”

    绿树终是忍不住倒退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