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11 永远不会

    白浩然还是一如既往,他心里只有夏晨雪,也只能站在夏晨雪的立场去看问题,他得不到夏晨雪,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夏晨雪,甚至是说一句夏晨雪不好,也不行。(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夏晨雪和楚寒冰之间的事,他从来都不问过程只看结果,他不管楚寒冰对她如何体贴,他认为那些都是理所应当的不足挂齿,他只是看不得楚寒冰对夏晨雪一点点不好。

    他也不管楚寒冰在这几年里经历了什么,他只知道夏晨雪过的不容易,现在她带着一个孩子被逼远走他乡,他若是还不能为她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那他对她还算什么爱?

    面对白浩然的针针见血的字字句句,楚寒冰没有一点想要否定的**,他知道这些年夏晨雪心里有多苦,有多不容易,他说恨她,只是因为对她有太多思念,他的思念无处安放。

    他面色没有一丝波澜,被白浩然抓着衣领也一动不动,他耐心的倾听,静静地观看,听白浩然口中的夏晨雪,看白浩然眼中的夏晨雪……

    一旁的许嘉海知道这是男人之间,情敌之间,朋友之间,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所以没打算出手出声去阻拦,他袖手旁观泰然自若的继续吸着烟。

    刘一雯看到这种情形,先是站在白浩然和夏晨雪立场上说了几句楚寒冰的不是,下一秒又推开白浩然的手,呵斥着他,“胖子,你别这样,春风他也不容易,他也不想这样,可他不是失忆了么……”

    白浩然对楚寒冰所有的不满,在他的拳头重重落在楚寒冰脸颊上那一刻时已经自动减半了,又揪着楚寒冰的领子把另一半一吐为快了,他现在对楚寒冰似乎已经没有那么多不满意了……

    有了刘一雯的阻止,他也暂时放弃了继续教训楚寒冰的想法。

    为了打破气氛的尴尬,刘一雯举起桌上的杯子,又讪讪的说:“大家为了春风的回归,一起干杯,干杯!”

    表情各异,心情不同的几个男人闻言相互对视一下,举起了酒杯,干了杯中的酒。

    这场老朋友之间的聚会,最终没有因为白浩然的拳头而不欢而散。

    相反,那一拳恰到好处的成了这场聚会的氧化剂,它的作用在于为这场猛烈的怀旧式化学反应,提供了必要条件,使得他们记忆中或者现实中的分子,重新组合并且释放能量,产生新的物质,磨合和衍生出新的感情。

    随后,质问和不满悄悄离开了这个房间,气氛逐渐变得温馨起来,只是每一次温馨的回忆都会围绕着他们心系的灵魂人物,每个人在绽放笑容之后,脸上都会多了一抹惆怅……

    觥筹交错间,推杯换盏时。每个人都是微醺的状态,这种聚会像极了六年之前的某一次,可是面对空缺的座位,他们又知道,这一次与那一次有所不同,他们心中默默生出一种期待,一种憧憬。

    期待下一次,那个座位不再空缺。

    憧憬下一次,那个远走的人回到他们身边。

    席间楚寒冰起身去了洗手间,白浩然看见他出去了,立即起身也跟着出去了。

    楚寒冰刚从洗手间出来,白浩然的声音便响起,“你要是不打算把她找回来,我就去找了。”

    他身穿一件浅色的西装,靠在洗手间门口的墙上,双臂环在胸前,本来是慵懒的姿势,可是配上脸上那种严肃的表情,立刻就让人有一种压迫感,他在说这句话时更是带着咄咄逼人的语气。

    这一刻的白浩然,仿佛不是那个向来温文尔雅,温润如玉的男人。

    他说话的方式和态度也不是对着给了他无数生意,决定他公司命脉的美丰公司总裁楚寒冰应有的态度。

    这一点或许早就不是了,在得知他是沐春风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不可能那么对他。

    “不去找她?你怎么知道我没去找过她?”楚寒冰的脸上带着苦笑问道。

    他夜以继日不休不眠的寻找,在白浩然眼中就是什么都没做。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没找到她。”

    顿了顿,白浩然又接着说:“如果这一次,是我先找到她,我绝对不会放开我的手,我要给她一辈子。”

    此刻,任性、勇敢又坚定不移的多种情感,在他墨色的眼眸里进行了一种激烈的斗争,他的这个神态,让楚寒冰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错觉。

    楚寒冰甚至分不清这是白浩然在向他宣战,还是在用这种方式刺激他激励他,可是无论哪一种都让他觉得无能为力,力不从心………

    即使再力不从心,他也不想有丝毫让步,他不甘示弱的说:“你,不会有那样的机会!永远不会!”

    白浩然的眼眸转了转,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在若干年前,沐春风在夏晨雪生日那天对夏晨雪表白,而他负责在饭店的包房里,给夏晨雪布置房间的画面。

    沐春风表白成功后,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时,在走廊里沐春风与他单独说话的画面。

    那一天沐春风成功过后的笑容,夏晨雪幸福的笑容,沐春风和他说的话,都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从那一天开始,他告诉自己要尝试放下,学会习惯,他说过只要夏晨雪幸福他就会放下,可是为什么上天就是不让那么好的夏晨雪幸福呢?

    也终是不让他放下,所以这一次他是认真的,他要再去努力一次,哪怕最终遭受到的还是拒绝,他也要去试一试,如果不去试一试,他恐怕会后悔一辈子。

    因为有了这种想法,他眼底快速升腾出一种斗志来,他上下打量了楚寒冰一下,“好吧!那我们就比一下,看看谁能先找到她。”

    他真的想说,“谁能先找到她,他就属于谁。”可是他发现夏晨雪不是可以禅让和争抢的物品。

    她,是一个人,他深爱的女人,他要永远尊重她的决定。

    楚寒冰感到了来自于一个情敌的威胁,压抑着心里的想法,他扯了扯唇角,不屑的笑了笑,“好啊!”

    听完他的回答,白浩然的身体从墙壁上抬起,迈着长腿径自回到了包房里。

    楚寒冰看着他的背影怔怔的呆住,脑子里琢磨着白浩然为什么有说那种话的底气,除非………

    “那家伙是不是有了小雪的消息?”

    不知偷听了多久的许嘉海,从另一个方向出来,递给楚寒冰一支烟问道。

    楚寒冰接过他手上的香烟,点燃吸了一口,轻吐着咽气说:“也许吧!”

    感受到压力的同时,他突然无法确定了。

    许嘉海扬起唇角,露出一个笑容,“我帮你跟着他。”说完独自回了包房。

    留下楚寒冰一个人站在卫生间门口,吸完一支烟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