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四十九章:我的回合,抽卡!

    他还活着……林一奇还活着!

    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是尹承一坐下之后的第一个想法,他盯着林一奇看了将近一分钟,几乎将其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节都确认完毕。(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没有错,千真万确,这就是林一奇——那个在虚天宫纵身跃下,大笑不已的人,不知为何他活了下来,并且好端端地坐在正对面,瞳孔中没有神采,似看非看地注视着尹承一这边,也不说话。

    承一的五感非常敏锐,他能听到心脏泵动的声音,换言之,对面的林一奇应该不是僵尸、亡灵生物之类的玩意儿,而是真正的活人。

    除此之外……他的实力明显比之前更加强了。

    现在的林一奇,只需要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就足以触发尹承一的本能反应。他脑中又开始响铃大作,刺耳的声音此起彼伏,开始警示他面前做了一个在力量上与他不相上下的怪物,一旦他发起进攻,自己很有可能招架不住第一招。而尹承一清楚记得在两个月前不是这样的——那时的林一奇不过区区一杂兵,即便是站在跟前,也不会激发任何反应。

    两个月,真的仅仅是两个月。

    一切都不同了。

    ————

    “喂,你别盯着人家看啊……”殷洛本是不明就里,只觉得自己脸上一片烧红——毕竟人是她带来的,要是尹承一表现地太奇怪也不好,于是在底下用了拽了一下他的衣袖,“很不礼貌的!”

    “哼……”李书培不屑地冷哼一声,摇摇头,“真是抱歉啊,南宫先生,林先生。我的同学有些失礼了……也许是他的家教确实不大好,连最最基本的餐桌礼仪都没有,我为向二位道歉。”

    “是吗?”林一奇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家教不好?”

    “对啊。”李书培的脸上流露出虚伪的笑意,假意同情地为他开脱道,“实际上呢……这位同学的家中有一些变故,家庭成员不是很完整……不过这就属于个人了,还是不提为好。”

    “……”尹承一默不作声地抓过桌子上一瓶年份悠久的红酒,没用开瓶器,直接两指一夹,打算把软木塞子拔开。只听“啵”的一声,这枚塞在瓶口处的木塞应声飞出,还在圆桌上弹了几下。

    柳新燕和殷洛同时吓了一跳。

    南宫离不置可否地笑笑,称赞道,“哥哥,好大的手劲啊。”

    尹承一没有理他,只管自己拿起酒瓶往杯子里倒,看这架势,他对手上这瓶酒的价格完全没有概念,只是将其当成椰汁一样的饮料,竟然将整盏高脚玻璃杯全都倒满了!倒满之后,端起来,咕嘟咕嘟几口一饮而尽,一直喝到杯子里一滴都不剩,又将酒杯轻轻放下,愣是没发出一点声音。

    除了这张桌子上的几个人……全场甚至没人注意到这一幕。

    “你……”就连李书培也没见过这种把红酒当水喝了后还能面不改色的,当场就有些惊了,“怎么一口就……”

    “你说的没错。”尹承一浑身酒气,但看他的脸色却一如往常,只是说话时会有浓郁的酒气往外扑,坐在他旁边的两位女士都不由自主地挪开了几分。

    “啊……”此时此刻,李书培多少也被他这一手豪饮震慑到了,潜意识里有点怂。

    在短时间内,如此牛饮高浓度的红酒,仍能保持脸不红气不喘,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这无疑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当然,他主要还是怕尹承一借酒撒疯,又在这里把他暴打一顿。到时候事情闹大了……尹承一是可以不怕丢脸,但他不一样!他花了很大心思才把这两位上流人士约过来,想要趁机攀上点儿关系。这么难得的机会,决不能让这个泥腿子毁了!

    于是他决定,这餐饭上还是别主动出击了,反正这个姓尹的随时都可以收拾,饶他一时又如何?

    ————

    “你说的没错,我家里人确实有问题……”他晃了晃脑袋,直直盯着南宫离,以指桑骂槐的语气讽道,“而且问题很大。比如我那位亲妈,如果用世俗道德的眼光看,简直就是个人渣,只管生不管养的那种。她把我生下来没几个月就走了,迄今为止,我只在照片上见过她的脸。”

    “呃……”李书培也是第一次听他详细说起家里的事,一时间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接话。

    他心说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这是家事啊,严格上来说都可以算家丑了!先不说老子和你的关系还没好到那种地步,你面前还坐着两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呢,这种事情你都敢随便开口吗?

    谁在乎你家里怎么样,赶紧给我闭嘴,别打扰到本大爷和上流人士社交啊!

    ……

    “哦……原来如此。”南宫离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如你所言,你的母亲确实是个垃圾。”

    “?!”李书培倒吸一口冷气,看向他的眼神登时就不对了。都说对子骂父则是无礼,延伸一下,对子骂母也是相当失礼的行为。自己也尹承一有仇也就算了……这位爷分明是第一次见到他,怎么也能毫无滞碍地说出这种话?

    这也太掉价了吧。

    两个女孩的第六感总比李哥敏锐不少,她们虽然不明就里,但隐约察觉到一场风暴就要来了……于是纷纷低头夹菜,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

    “你说是吧。”尹承一以和老朋友聊天一般的语气抱怨着,再度抄起酒瓶,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整杯红酒,脖子一仰,尽数吞下,“何止是垃圾,简直就是人渣……既然不想养,干嘛还把我生下来浪费时间呢?”

    “哈哈……”南宫离意义不明地轻笑两声,以十分优雅的姿势夹起面前的烩菜,点点头,“是啊……不过哥哥你这么说,也让我想起我妈妈了。和你妈妈一样,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在她眼里,我可能就是个好用一点的工具,是她实现自己梦想的道具。或者我换一种说法……”

    “哥哥,你玩过抽卡游戏吗?”

    “哦……你说那种……抽卡,玩过玩过。”李书培忙不迭地接话,“就是那个……什么什么……百万扩散性什么的对吧……哈哈,还蛮烧钱的……”

    “我没问你。”南宫离目不斜视地回了一句。

    “啊……”李书培整个人僵在半当中,酝酿好的话被卡在嗓子里,出不来。

    他感觉自己被人隔空抽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这种感觉比下午被尹承一当众顶撞还恶心。

    柳新燕一直注视着他,眼中的忧心溢于言表。

    少女的直感非常准……她已经本能地察觉到,自己和李书培已经在全然不知情的情况下卷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巨大漩涡中。漩涡中心潜藏着无数阴暗秘密,绝对不是他们这种普通人应该窥伺到的。

    而现在就算想抽身……为时晚矣!

    ……

    “……没玩过,但多少听说过一点。”尹承一轻轻摇晃着杯子里那层薄薄的酒底,完全没去关注餐桌上尴尬的气氛——自从他见到这两个人开始,这些事情都成了无关紧要的小事,“你想说什么?”

    “我的母亲呢……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梦想,为了完成这个梦想,她需要凑一套非常厉害的卡组。为了这套卡组,她费尽心机,几乎抽干了游戏里所有的卡池,最后才抽中了我这张稀有至极的r卡(指极度稀有)。她从没有把我当成儿子……”他摇摇头,露出自讽的笑容,“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和你差不多。”

    “是吗?”尹承一斜着瞥了他一眼。

    “是的。”南宫离笑眯眯地说道。

    “哈……那可未必吧。”尹承一大笑着握住酒瓶,又准备给自己满上一杯,“你好歹还呆在你母亲的卡池里,定时有人给你喂狗粮,但我就不一样了。这么多年来,我……”

    “……”

    尹承一瞳孔微缩,低头看去,却见一只清秀白皙的小手紧紧握住了自己的衣袖。

    “别再喝了。”殷洛秀眉微蹙,“你浑身都是酒味,坐在你旁边好难受。”

    “……”尹承一怔怔地放下酒瓶。

    南宫离略有些惊讶地挑挑眉毛,开始打量起殷洛的样貌,嘴角一撇,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

    “哈哈哈……会有机会的。”南宫离一幅过来人的口气,“现在版本更新的那么快,卡组之间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只要你不是一点用都没用的废卡,总能等到机会。”

    “别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了。”林一奇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吃饭吧。”

    “好好好,老林,你别急嘛……”南宫离笑眯眯地端起筷子,“你这个人就这样。饭桌上嘛,最重要的不是吃,是聊。要是单纯以管饱最为依据,何必来这里呢?去街边的大排档吃岂不是更好?”

    “那就聊点儿有意义的东西。”林一奇白了他一眼,“别整这些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