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4章 名声尽毁

    穆清欢在春晓、秋月的伺候下梳洗完毕,就已经在准备着把那其他留宿的夫人小姐们惊动,一起去看季婉柔现在的丑态。(看啦又看小说网)

    她才刚走出自己的厢房,就恰好碰到了定国公夫人。

    定国公夫人身旁还跟着几个年龄较小一点的姑娘,应该就是定国公府里的小姐了。

    相互打过招呼后,穆清欢像是要直接就走,却突然停下来脚步。

    “定国公夫人这是要往哪里去?”她开口,问的话实在是有些冒昧。

    但是定国公夫人仔细打量着自己眼前的这个少女,明眸善睐,唇红齿白,哪怕就是问的问题有些唐突,也叫人生气不起来。

    她向来是喜欢这样的样貌,于是也没有呵斥穆清欢,更何况穆清欢还像极了她的故人——罗悠婉。

    定国公夫人像是看到了一个极为顺眼的后辈一样,找了一处地方坐了下来,开始跟穆清欢闲聊起来。

    穆清欢也是因为前世的缘故,才会记得自己面前那个夫人,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定国公夫人,也是自己娘亲的手帕之交。

    要说这个定国公夫人什么最出名,那京中的人都知道是一张嘴啊。

    定国公夫人年轻的时候,甚至女扮男装,到县衙给人家做过诉状,嘴皮子那是一个利索。

    现在穆清欢看见了她,只觉得自己今天的计划要事半功倍了。

    她陪着定国公夫人说了会儿话,然后就提出告别,说自己的继母在厢房里等着自己。

    从谈话里,定国公夫人已经知道了穆清欢的身份,知道她就是那个宁愿拒绝和太子殿下的婚约,也要给娘亲守孝三年的人。

    又听着她说,亲娘尸骨未寒,爹爹就娶了继室,对于穆清欢就更是怜惜的不得了,真是可怜了这故人之女了。

    她拍了怕穆清欢的手,双眼之中满是疼爱,“好孩子啊,你受苦了。”

    “清欢没有受苦,”穆清欢摇头,马上,那害得她前世受尽苦楚的人,就要遭受到她的报复了。

    定国公夫人只以为她是倔强,只安慰了几句,之后和穆清欢告别。

    日头渐渐升起来,天边的青色已经消失,鱼肚白也要没有了,只剩下一抹淡淡的白云。

    “大小姐,大小姐。”阿珠跑进穆清欢的厢房,慌忙地喊着穆清欢。

    穆清欢却是躺在床上,听见着声音有些惊讶的扭过头去。

    “阿玉啊,有什么事吗?”

    这演技,爆棚了,无人能及!

    秋月眼里闪着小星星,却还是看着一旁的穆清欢,满脸担忧的样子。

    阿玉着急道,“大小姐,求求您快去看看夫人吧。”

    “夫人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从早晨到现在,夫人都没有出来过。本来按照往日里夫人的作息时间,她这个时候都已经开始用早饭了。”阿玉说着已经带了哭腔。

    “可是这一次,不管我们怎么喊,屋子里就是没有一丁点的声音,偏偏那屋子还被夫人从里面关死了,奴婢们在外面根本打不开。不知道夫人是不是在里面出了什么情况,奴婢们拿不定主意,来找大小及商量该怎么办。”

    找她商量?正好。

    穆清欢眼底流光闪过,正好方便她行事。

    阿珠、阿玉带着穆清欢往季婉柔的厢房走去,穆清欢给跟在自己身后的秋月使了个眼色,秋月就悄悄的退了下去。

    剩下来的事,就真的是最后一步了,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按照大小姐的吩咐,把众多的夫人小姐给引导季婉柔的厢房那边去,让季婉柔在众人面前丢尽脸面。

    该怎么才能让众位夫人千金都跟着她一个小小的丫鬟走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不过,对于平常丫鬟来说很难的问题,却也难不倒秋月。

    秋月先是在一旁看着几位看起来身份就很高的夫人交谈,然后把自己的视线转移到了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女身上。

    那少女似乎极为喜爱她刚得到的发簪,一路上故作不经意的伸手抚了好多次。

    她周围围是一些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子,看见她伸手去抚发簪,目光也不由的随着少女的手,移动到了发簪上面。

    这一看可了不得,众位小姐都觉得那发簪漂亮极了,哪家的小姐千金不稀罕这些东西的,当即就叽叽喳喳的讨论开了。

    眼见一支发簪就吸引了那么多注意,秋月计上心来。

    她像是不经意的走过那个少女的身旁,手轻轻在自己额头按了一按,就和那少女擦肩而去。

    过了片刻,少女再想抚自己的发簪,引起别人的艳羡的眼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发簪没了!

    好端端的发簪竟然会没了?

    那少女身份也不低,丢了自己心爱的发簪,很是不甘心,就吩咐了下人们去寻找。

    下人们寻找发簪的动作不小,秋月这个时候站出来,说是自己好像见过那支簪子,就顺顺利利的引着夫人小姐往季婉柔所在的厢房去了。

    众人只见秋月这丫头长得白嫩喜庆,像是个实诚的人儿,不疑有他,跟着就快到了那间厢房。

    但是那间厢房那里,那位少女从未去过,自然不会把发簪丢在那儿。

    所以秋月早就找了一处好地方,既在那少女曾经走过的地方,又能够让那少女等人一眼就看见厢房里面的情形。

    秋月这边的动静不小,毕竟是人多,有人发出一点动静,声音就不小了。

    穆清欢不动声色的往秋月的方向瞥了一眼,又看着自己面前无助的阿玉、阿珠,对着身后的夏木吩咐,“打开门吧。”

    夏木收到命令,用眼神示意穆清欢等人往后退。

    穆清欢心领神会,拉着不明所以的阿玉、阿珠往后退了三四步。

    只见夏木抬起腿,对着门板狠狠踢了下去。

    门板摇晃了两下,轰然倒塌。

    砰的一声砸在地上的声音可不小,那些找到了发簪的夫人小姐们自然被这一声巨响给吸引过来了。

    阿玉、阿珠本来还震惊,大小姐身后的这个丫鬟怎么这么厉害,一脚就把门板给踹倒了。

    但是她们回过神来之后,却是赶紧往厢房里面走去,心里祈祷着,季婉柔千万不要出什么事。

    但是天不遂人愿,在看到自己眼前一幕的时候,阿玉阿珠都没有忍住心中的惊骇,一声尖叫破口而出,响彻云霄。

    “啊!”

    随着阿玉的这一声尖叫,还有阿珠的高声质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众位夫人小姐们好奇,三两步就走了过来。

    定国公夫人看见了穆清欢,率先走过来,还走进厢房里面看了看。

    跟着她一起的有三五位夫人,凑热闹一样跟着她一同迈进了厢房。

    这进来还不如不进,定国公夫人看到眼前那副恶心的画面,真是恨死了自己的好奇心。

    “不知羞耻,不知羞耻!”定国公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涨红着脸退了出来。

    和她一同进去的那几位夫人也面色古怪,倒是叫没有进去的人更好奇了。

    剩下的还没有进去的人,还有一些闺阁少女呢,可不能够看见那等污浊的场面。

    剩下的人听着定国公夫人的怒骂,下意识的拦住了自己女儿往厢房里面迈去的脚步。

    有人不敢进去,却又好奇心泛滥,只能央求着那已经进去了的人给自己讲讲那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哎,佛门清净之地啊,真是罪过。”

    被问到的那个人摇摇头,说了这么一句。

    穆清欢见事情虽然得到了关注,但是却还是没有到达自己想要的那个效果。

    春晓机灵,一看穆清欢的脸色就她在想着什么,她高声喊道,“夫人,夫人你没有出什么事吧,夫人?”

    被她这么一喊,站的靠前的夫人小姐们回过头来,双眼放出光芒来,“那里面的女子,是你家夫人?”

    “是啊,”春晓作出怯懦的样子,“我家夫人昨日才带着大小姐上山烧香拜佛的,谁知今日一早,她的房门便打不开了,甚至于到了现在,都没有听见夫人一声声音。”

    春晓哽咽着,像是害怕,“我家夫人不会是死了吧?”

    她眼含泪水,要落不落,却又不是平常那些勾引人的小妾手段,而是为自家主子而感到担心着急。

    有进去看到了那一副场景的夫人冷哼,“什么出事了,死了的,不过是她自己在里面偷人,自然要把门给锁严实了。”

    说这话的是定国公夫人,她双眼含怒,“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没有醒来,可见他们两个昨晚是有多么的肆无忌惮啊,这里可是佛门清净之地!”

    春晓做惊讶状,“什么,什么偷人?我家夫人怎么会偷人呢?”

    她执手挡着唇,又低低道出来一句,“难怪,难怪夫人昨天晚上把阿玉、阿珠打发到后山去挖竹笋去了。”

    春晓把一个大受打击的忠心丫鬟表现的淋漓尽致,但是她“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那几句话,却是证明了季婉柔和那个男人,是早有约定的。

    不然的话,为何不早不晚,偏偏就是昨天晚上的时候,季婉柔打发了身边的丫鬟去后山挖竹笋呢?

    谁人要吃竹笋,是让身边的丫鬟在入了夜以后去挖的,这个丞相夫人明显是要支开自己身边的丫鬟,好方便自己幽会情郎啊。

    穆清欢伸手扯了扯她,“春晓,别这么说,夫人她一定不是这样的人。”

    夏木板着一张脸,“大小姐,您最好有个心理准备,夫人原先可是王侍郎家的夫人,因为怀了相爷的孩子,才被相爷给娶进府的。”

    她这话的意思,就是在暗指季婉柔不是什么守妇道的女人。

    在守寡期间,就和自己的姐夫勾搭上了,更甚至还有了孩子。

    看似是主仆几个人的对话,但是加上今天这一幕场景,足够让季婉柔再无翻身之地。

    夏木这一番话落下,在场的各位夫人心中满满都是对季婉柔的鄙夷不屑。

    她们在外面这么长时间了,里面的两个人才终于从昏睡中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