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5章 意外的事情

    原本夏木在季婉柔的茶水里下的药量就极大,足够让那两个人折腾到中午都睡不醒。(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但是刚才那破门而入的声音也不小,两人已经有了要醒来的趋势,再加上门外众夫人小姐们的议论嘈杂,季婉柔自然就被吵醒了。

    才一醒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时候,季婉柔就感觉不对劲了。

    她双眸梭然放大,看着那趴在自己身上的陌生男子,震惊之后,一声尖叫划破云霄。

    “啊!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

    季婉柔尖叫着就要从那个男子身边离开,一掀开被子,就看见了她自己毫无遮掩的身子,还有那上面的青紫痕迹。

    那男子被季婉柔这一声尖叫给吵醒了,不耐烦的揉了揉耳朵。

    眼睛都没有睁开,就不耐烦的怒吼,“娘的,小贱人大清早的叫什么叫,难道本大爷昨天晚上没有满足你吗?”

    他吼完这一句,才伸出手揉了揉眼。

    看清自己面前的人时,瞬间就换了一副脸孔。

    原来是长得这么好看的人啊,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是这样貌,可是比他家里的黄脸婆要好了不止一点半点了。

    季婉柔哪里听过这样的辱骂?她本来就是个养尊处优的人,就算是在罗府做那个不受宠的庶女的时候,也没有人敢这样骂过她。

    现在,一个莫名其妙出现在她的床上的丑陋粗鄙的男人,竟然敢这么骂她?

    “你这个卑贱的人,赶紧给本夫人滚!要不然,本夫人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季婉柔虽然震惊于自己和一个陌生的男子睡了一觉的事,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刚才的样子已经落入了许多人的眼底,而且她向来不注重什么贞节,也就没有什么惶恐。

    现在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把自己面前这个恶心的男人弄走,她今天还要去穆清欢那里看一场好戏呢。

    男子被她骂了,却嘿嘿淫笑着,“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得啊。”

    他伸手不老实的在季婉柔身前抓了一把,感受到手下的柔软,满意的笑了,露出一口大黄牙,让季婉柔几欲作呕。

    “昨天晚上你可是一直叫着说不够,让我再用力点呢,难道你忘了?”

    季婉柔脸色惨白,双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但是她怎么甘心就这么让男子吃自己的豆腐呢,白着脸拍掉男子的手,低声威胁,“你要是再不走,就别怪我喊人进来了。”

    季婉柔只是威胁男子才这么说得,她怎么敢真正的喊人进来。

    阿玉和阿珠又不是她的心腹,万一她们两个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她的名声不就完了?

    男子听见这话,确实被提醒了一件事来。

    怎么那个联系他的人还没有来啊,难道真的要让他自己吸引人过来吗?

    犹豫再三,想到那个人许诺自己的银两,男子暗暗下了决定。

    一百两啊,那可是一百两银子。

    这件事绝对不能办砸了!

    “喊人?你倒是喊人过来啊,老子巴不得你喊的人越多越好。”男子嚣张的笑着,丝毫不把季婉柔的威胁放在心上。

    “你......”季婉柔气极,却完全没有办法。

    她正要翻身下床,却被男子一把搂住。

    “老子的事情还没办完,你怎么能跑?”男子狠狠的咬着牙,片刻后又大喊大叫起来,“你这个贱人,别勾引老子,看你这副样子,真是下贱!”

    他这喊出来的声音,让门外的几人都有些发懵了。

    本来听到季婉柔的尖叫时,那些夫人猜到季婉柔醒来了。

    她们不过是偶然撞破了这件事,也与这件事无关,正准备离去的时候,竟然又听到了这句话。

    听这个意思,季婉柔还是缠着那人不放了?

    众位夫人小姐的目光带着意味不明的深意,一同看向穆清欢。

    撞见了继母的这件事,不知道丞相府的这个大小姐要怎么办?

    顺着众人的视线,只见穆清欢低着头,白净的小脸上看不出什么神情来。

    “夏木,你去里面告诉新夫人一声,外边众位夫人都在。”

    在众人看热闹的眼神里,穆清欢淡然的吩咐了夏木一句。

    夏木领命,转身走进了厢房里面。

    里面接着就传来一声比刚才还有尖锐的惊叫,“你是穆清欢身边的丫鬟,你怎么会在这儿?”

    季婉柔作为丞相府的夫人,对穆清欢身边那几个丫鬟有点印象。

    但是正是因为有印象,她才觉得惊恐。

    夏木看到了她和陌生男子在一张床上的事,穆清欢呢,穆清欢会不会也知道了?

    夏木板着脸,“大一声,外面众位夫人都在。”

    言下之意就是,你收敛着点,别太饥渴了。

    什么?

    季婉柔大惊,外面众位夫人都在?

    夏木的意思是

    季婉柔越想越慌,难道她这副样子,被那些个来上香的夫人们给瞧见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自己怎么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呢!

    季婉柔急急忙忙的套上衣服,连鞋子都没有穿好,连忙走到了门外。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张大人的发妻,孙侍郎的娘,兵部金大人的女儿

    还有许多她不认识的面孔,但是无一例外,她们都是京中贵妇名媛圈子的人,还偏偏好死不死的看到了自己这副模样!

    季婉柔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过,一眼看到了离她最近的穆清欢。

    “穆清欢,是你害我!”季婉柔只稍加思索,就已经明白了原委。

    本来今天该是她带着人去穆清欢那里捉奸才对,到最后,竟然是她被人看见那种事,穆清欢却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季婉柔面目狰狞,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把穆清欢撕碎。

    穆清欢毫不畏惧的迎上季婉柔那凶狠的目光,“清欢不知道姨母在说什么,还是赶紧收拾好了自己,回去给爹爹解释吧。”

    穆清欢的话像是一枚炸弹在季婉柔身旁炸开,让她瞬间就僵硬在原地。

    季婉柔抬头看去,只见那些夫人们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样肮脏至极的东西一般。

    厌恶,鄙夷,不屑,冷漠

    很明显,她这件事兜不住了!

    季婉柔心中害怕,不敢回去面对穆政骞,只能竭力的把这件事推到穆清欢身上,推说是穆清欢陷害自己。

    “穆清欢,我作为你的姨母,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陷害我?”

    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季婉柔就已经想好了对策,换上了一副柔弱的神情。

    她面带痛苦之色,像是被自己信任的人给背叛了,一脸的不可置信,摇着头慢慢倒退。

    穆清欢早就料到这种情况,就算季婉柔被人看到和别的男人发生了那种事,也一定会说是她做的事。

    虽然这件事确实是穆清欢做的,但是穆清欢绝对不会认下。

    不就是说谎做戏嘛,她穆清欢也会。

    不仅如此,她还会让季婉柔比她前世的下场还要惨!

    穆清欢只抬起头,神色淡淡,“姨母,我知道你做这种事被大家发现很是接受不了,但是清欢也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只是让你回去之后好好给爹爹解释,你怎么能把这件事推到清欢身上?”

    不等季婉柔反驳,她接着开口,“就像是姨母你说的,清欢为什么要陷害你呢?”

    穆清欢这一句话引起了众人的议论。

    是啊,季婉柔和野男人偷情被人发现,竟然要把这件事推到穆清欢身上。

    她也不想想,穆清欢身为丞相府得宠的大小姐,为什么要为难她一个继室。

    要是季婉柔说是丞相府哪个姨娘因为和季婉柔争宠而陷害她,还有那么一两分的可信,说是穆清欢,那可就根本不可信了。

    有性子直爽好打抱不平的夫人看不过去,立即就开口为穆清欢说话,“穆得对,她有什么理由要害你呢?怕不是你觉得自己做的丑事被人看见,就要赶紧把这件事推给别人吧?”

    她已开口,其他的夫人们也陆续开口。

    “自己不检点,在这佛门清净地方作出这种苟合的事不说,还想把屎盆子往继女身上扣,丞相夫人可真是好本事。”

    “现在我可是相信了那个流言了,丞相夫人一进府,就拿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去陷害穆小姐。看看今天的事,就知道这件事一定是真的了。”

    “最重要的是,她作出这样的事情,居然丝毫都不感觉到羞愧,竟然衣衫不整的就出来了,也不知道是又想勾搭谁。”

    遍地嘲讽的话毒蛇一样钻进耳朵里,季婉柔握紧了拳头,不让自己失控到扑上去大吼大叫。

    要镇定,要镇定,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定要把自己给洗干净。

    在众人的嘲讽指责声里,季婉柔开口,“是不是穆清欢陷害我,把那个人叫出来问问不就行了。”

    季婉柔想的倒好,既然是穆清欢陷害她的,那么里面的那个男人一定会把穆清欢找出来。

    众人听了季婉柔这话,也没有什么意见,反而看好戏一样看着季婉柔。

    穆清欢嘴角轻勾,只唤了一声夏木,众人就看见厢房里滚出来一个男人。

    真的是滚出来的,那男人同样是把衣服胡乱套在了身上,可是好在把他自己给遮挡的严严实实的,没有污了那些清白姑娘的眼。

    最先帮着穆清欢说话的那位夫人开口了,“你和季婉柔勾搭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那男子贼眉鼠眼的,看着就是一副不老实的样子。

    被夏木押着滚出来,他抬头看着眼前的众多夫人,从衣着上就能够看出来她们非富即贵。

    想起那个人许诺的一百两银子,那男人连忙开口,“这位夫人可要给小人作主啊。”

    他的老鼠眼里散发着精光,在众人面前哭嚎起来,“都是她,都是这个贱女人不甘寂寞勾引我的,小人只是没有忍住,以后再也不敢了啊。”

    在场的人看着那男人的模样,感觉今天一天都不用吃饭了。

    就这个男人的模样,季婉柔还勾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