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六十九章 客串ADC

    “请小明你多多指教!第一次正式玩adc,有点小紧张呢!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希望多多指点啊!”

    叶星来到线上,很谦虚地与小明说道。(www.k6uk.com)

    毕竟adc不是他的专业,很多细节问题,叶星是不知道的,这方面他真不如uzi或者小明。

    “呵呵,星哥你太客气了,我们相互学习!现在星哥你装备的优势很大,那我们就可以打得更主动一些,不过小心酒桶的反蹲……”

    “哇!星哥,你这么猛的吗?可惜了啊!我没有反应过来!”

    小明见叶星这般谦虚,他还有一些不好意思。但要说对下路的了解,这里除了uzi之外,还真就是他最为精通,有不少可以与叶星讨论的地方。

    然而他的话都还没有落,叶星突然就e烬到的脸前,直接就一套输出,差点就将烬给秒掉。还真是说干就干,真是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这个时候,就显示出默契的重要性了。如果要是uzi的话,刚才极可能就已经出现了击杀。但小明他这慢了,或者说按照流程通常都是小明他先手的,没有叶星这样野路子!

    小明的曙光匆匆这一指,自然是又指空了,让烬给跑走!可惜了啊!

    “呃?呵呵,我的,我的!单打独斗惯,忘记先与小明你沟通了。下次,下次我会记得!不过这烬的反应似乎有点迟钝,要装备再好一点,应该能秒的,是我计算错伤害了!”

    叶星微微有尴尬,其实他一开始就只是习惯性地上来偷一套伤害,并没有秒杀的念头。只是当他e上前时,发现这烬有点憨憨的,反应有点迟钝,竟让叶星将一套伤害给打完。遗憾的是,大招cd还差两秒,不然就是那洛也救不了他。

    然而叶星却是不知道,他这随意上来偷一套伤害,却是差点把人家hjaan给吓尿。兵也不敢补了,缩到了防御塔后面按下b键!

    “天啊!这个卢锡安是什么玩意?接下来,我该怎么对线?”

    hjaan大吐苦水,现在他开始怀念与uzi对线的时光了。与uzi的对线是有压力,但是至少还能对线。可突然换下来的这个卢锡安是什么鬼?

    一套技能就差点把他近乎满血的烬给秒杀,太恐怖了!

    “该死的卢锡安,太无赖了,他们怎么还能换adc的?这游戏怎么可以这么玩?太不守规矩了!”

    “啊!该死的!小心!”

    g2的辅助wadid也觉得英雄联盟这游戏太难了,g的游戏理解与他所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卢锡安上单也并非什么罕见,lck最近一段时间也冒出来不少,表现好坏参半。但是像g这样,还会来下路客串adc的上单卢锡安,他真第一次见。按道理说,卡莎去上路了,洛他不应该也跟着去上路的吗?怎么能突然换主子呢?不按常理出牌啊!

    也正是因为叶星的卢锡安太过不走寻常路,wadid他也差点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以为跟在曙光旁边的那个就是卡莎,险些出了人命。

    刚这庆幸没有多久,突然卢锡安越过兵线,e着上来,圣枪洗礼嘟嘟地朝着在塔下扣b的烬。

    顿时,wadid他吓坏了!w和e刚进入cd中,当下不容得他多想,一个闪现站在烬的面前,替烬挡下所有的伤害。残血的烬,只要中两枪,必死。因此,wadid他的洛走位都不敢走,生怕自己的胸膛不够宽阔,会有子弹从旁边飞过去,伤害到队友。心里面就只有一个念头,不停祈祷烬他能快点回家。

    不管是观众们还是解说们,包括hjaan本人,相信都会为自家辅助的这个反应感动涕下。

    闪现过来挡子弹,这绝对是真爱!

    日炎耀斑!

    小明的曙光这时也出招了,既然洛他不走,非要挡子弹,那就成全他,让他挡个够!

    g-ye击杀g2-wadid

    wadid他觉得自己要走位的话,还是有几分机会躲得开曙光的这个大招的。但是,他走不开,曙光的这个大招必须要吃下。

    不过连续吃两个大招,别说洛这样的小身板,就算是曙光这样肉盾,也同样扛不住,卢锡安接下来的爆发,人在塔下很快就被融化。

    对g2来说比较庆幸的话,那就是hjaan他的烬回程没有被打断,顺利地回泉水了。但洛是紧接着消失的,某种意义来说,他们也算是同时回泉水。

    只是这下路的防御塔,瞬间就空防了,没有人来防御!

    “jankos快,快帮忙守一下那下一塔,我马上就出来!”

    hjaan着急喊道,他都没想到,这个卢锡安换到了下路之后是这么凶残的。

    主要还是这路子太野,让他猝不及防,吃了一个大闷亏,最后还是搭上了辅助的性命。并且,还要威胁到下一塔,这个节奏太大了,hjaan哪怕是再乐观也乐观不起来,人开始急了,忙乎打野jankos赶来救急。

    还好下一塔的血量还有不少,兵线也并不是第一时间就送进防御塔,因此看起来还有得救。

    “来了!我来了!”

    jankos那个郁闷啊,这一局他都在东奔西走。gank除了一开始那次之外,就没有再成功过了。哦不对,是越来越没空去gank,不是在给队友擦屁股,那就是在去擦屁股的路上。

    jankos刚在上半野区,与岩雀争夺下自己的f6,下路的队友就又呼救了。心累啊!这游戏太难!

    爆破酒桶!

    酒桶一个大招,将塔下的小兵炸死或炸飞散,也包括了卢锡安。

    但这个大招,jankos他扔得心碎。酒桶的大招在团战,或者是gank的战略价值可是非常高,往往一个大招就是一个节奏点,关系到整局游戏的走向。

    可是现在,第一个大招一直没机会释放,有机会的时候却是用来清理小兵,守防御塔,这对于任何酒桶的玩家来说,那太实在是太扎心了。

    “来中吧!大家来中团一波!我要放峡谷先锋,我们先把g2的中一塔给拔了,不要给瑞兹发育得太爽!”

    香锅一看下路未能推掉防御,也不着急过来帮忙,反而是提议大家来中路抱团,与峡谷先锋一起推中塔。这一局比赛到现在,g各路除了中路之外,都有不同程度的优势,进攻有很多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