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3章 外强中干

    但京城贵圈都不淡定了,因为郡主的失窃清单上,她们各自府里都出现了那么一件两件三四件的。(m.k6uk.com手机阅读)

    还有买回了来当作礼物送出去的,还有收到的礼物,甚至还有人是从收到的丞相府的节礼中找到的。

    各家开始人人自危,有人直接将东西还回郡主府,并言明是从哪里淘来的,顺便将那物件儿的来源都查的一清二楚的送到了郡主府。

    凤倾卿将这一切全部丢给奉天府尹,她若是直接收下物件,那买这物件的人家吃亏。她若买下来,自然就是她吃亏。

    所以丢给奉天府尹,让其查清楚来源,让别人赔偿去,她只收回属于她自己的东西,什么锅都不背。

    奉天府尹也高兴,大户人家要么是直接将东西和证据来源一起送来,要么就是偷偷地将东西送来,不要赔偿。

    凤倾卿也乐得自在,置布置郡主府,然后坚持驱毒,调养身体。

    考虑到皇帝叔叔对她的担忧,还有皇帝叔叔因为她病了一场。凤倾卿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带了向姑娘进宫去看望皇帝叔叔。

    前世皇帝叔叔劳心劳力,是过劳而亡吧。今年皇帝叔叔的身体明显不如以往了,她想皇帝叔叔更健康,能够再多陪她几年,她舍不得这样一个亲人长辈。

    凤倾卿是算好时间来的,她来到御书房时,皇帝正好刚下了早朝没多久。

    “你这个丫头,还知道来看朕。”皇帝看到凤倾卿的第一眼就发现这个丫头瘦了一整圈,心疼的眼眶都红了。

    凤倾卿上前行礼,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真正像父亲一般疼爱她的,是皇帝叔叔,所以,她不难过了。

    “皇帝叔叔,谙何这不是都好了么。”

    凤倾卿为了让皇帝开心,还转了一圈儿。

    今日凤倾卿是特意打扮过的,红宝石的头面,素底红花的裙子,还有火狐皮的披风,显得整个人都更加精神。

    脸上只是淡淡的扑了些粉,让肤色显得更健康。

    这般的装扮,素雅又耀眼,是端庄的艳丽,也不显庸俗,只让人觉得高贵明艳,不敢亵渎。

    王公公也知晓皇帝为何伤怀,也跟着打趣道:“皇上,奴才知晓您心疼郡主,可郡主也心疼您啊。您该为郡主高兴才是,这瘦了的啊,全都是那些病啊什么的。那些没了,郡主不就越发好了么?您看郡主现在这般,比以往更美了许多,可当得西朗第一美人。”

    王公公说着还向凤倾卿打趣的看了几眼,提醒皇帝:“皇上,您不是已经为郡主选定了出嫁的日子,也不过还有几个月时间,郡主如今这般模样,做了新娘岂不是更美?您啊,就等着看晋王殿下高兴的失态惊讶吧。”

    想到尹曦夜看着凤倾卿惊艳到失神的地步,皇上也笑了出来,无奈道:“你这个老奴才,就会逗朕开心。”

    “哎哟,奴才能逗得皇上开心也是有功不是。”王公公夸张道。

    凤倾卿笑的眯着眼睛,调皮道:“谙何给皇帝叔叔带了礼物,既然王公公逗乐了皇帝叔叔,谙何也送您一件礼物。”

    皇帝纳罕,这个鬼精灵,居然能想到给他带礼物了。

    心中欢喜,皇帝竟然有些心急:“你这丫头,给朕带了什么礼物来。”

    凤倾卿拍了拍手,扬声道:“把礼物带进来。”

    皇帝眼巴巴的盯着门口1望着,却见小太监竟然带了一个美丽女子进来,嘴角狠狠的抖了抖。皇帝心中不知如何名状,谙何这丫头,不会是给他送女人吧?他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而且,他是一直将谙何当作女儿的啊!

    这哪有女儿给父亲送女人的!

    王公公一看就知道皇帝在想什么了,装作不经意的提醒:“奴才在郡主身边见过这个女子,好像是郡主从哪里找来的大夫,听说医术还不错。”

    凤倾卿古灵精怪的闹着要把别的人赶出去,皇帝身边还有暗卫,也不怕有刺客,就允了凤倾卿。凤倾卿亲自将门关上,然户巧笑嫣然的看着皇帝。

    “皇帝叔叔,这是谙何找来的神医,谙何知晓皇帝叔叔因为担心谙何生病了,一直寝食难安,所以,皇帝叔叔,让神医给您看看。”

    凤倾卿解释道。

    向姑娘进来后就给皇帝行了大礼:“草民叩见皇上。”

    皇帝见这姑娘却是行的男子的礼仪,眼皮跳了跳,心中怀疑谙何这丫头靠谱么?

    但皇帝却没有拒绝,虽然皇帝的身体状况是不能让外人知晓的,但他还是想哄着凤倾卿。自从凤倾卿这次大病,皇帝更加疼宠凤倾卿。

    伸出手放在桌案上,皇帝只轻轻的瞥了一眼向姑娘就让向姑娘感受到了诺大的威压,淡声道:“切脉吧。”

    向姑娘绷紧了身体,看到轻松自在的凤倾卿,向姑娘伸手为皇帝切脉,偷偷抬头看了一眼皇帝。

    果然是疼爱郡主!

    皇帝身体都这样外强中干了,还控制着威压不泄漏一丝一毫让凤倾卿感受到不舒服。虽然她清楚凤倾卿不是那样柔弱简单,但再皇帝眼里心里,凤倾卿都是一个需要万般呵护的小姑娘。

    向姑娘不知神游哪去了,一直没有说话。凤倾卿渐渐的变得紧张,她担心,皇帝若是有个什么万一,她不想关心她的任何人重蹈前世覆辙,轻声问:“向姑娘,皇帝叔叔身体如何?”

    “啊~?哦!”向姑娘收回手,又看了看皇帝的眼睛,舌苔。

    “皇上只是曾经用过虎狼之药,如今内里已经被掏空了,草民没有长生之术,若皇上能按照草民的方子调养,草民能保皇上十年余性命。”

    向姑娘跪在地上很是平静的说道。

    凤倾卿瞬间骤紧了眉头,皇帝叔叔的身体,如今已经这样了么?只有十余年。

    十余年!

    凤倾卿瞳孔微微收缩,二十年,三十年,也是十余年。向姑娘心眼儿可一点也不少,凤倾卿想到皇帝叔叔的身份,也释然了。

    而皇帝却是心中惊讶,重新审视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姑娘。他的身体他自然是知晓的,虎狼之药也是他命令太医用的。

    当初朝堂之上正事不平静的时候,他是皇帝,不能病太久,所以,他用了虎狼之药,虽然他知道这会影响寿数。

    上次他病倒,太医都说做多能保他五年,虽然太医都不会把话说满,但相对于向姑娘给的时间,差了许多。

    这个向姑娘,看起来年纪轻轻,有心计,但偏偏有一双澄澈的眼睛,仿若能看穿人内新的一切污秽一般。

    皇上不喜欢这个向姑娘,或者可以说他不喜欢一切无法控制猜测的人。而向姑娘就是那个让人看不透猜不到的存在。

    “你医术很好?”皇上收回手臂,淡然自若般的问向姑娘。

    向姑娘一本正经的回答:“回皇上,草民不敢狂妄,但草民医术确实不错。”

    “呵呵呵呵,朕就喜欢这样自信坦诚的年轻人。”皇上突然笑了起来,但转而眉目一冷,威严不怒自发:“但也要是有真本事才行。”

    “草民不敢。”向姑娘深深的将头磕在地上。

    凤倾卿上前拉着皇帝的胳膊晃啊晃,撒娇道:“皇帝叔叔,你可别吓跑了向姑娘,这可是谙何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的呢。而且这神医哪是那么容易遇到的,这次可是谙何撞了大运呢。”

    凤倾卿知晓身为皇帝,并不是可以随意相信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丫头。即使是她找来的,也不一定可信。

    “皇帝叔叔,您看这样好不好,让向姑娘把方子开出来,您回头将太医叫来研究一番,本就知道是真的假的了?”

    凤倾卿出主意,但眼睛转了转,凤倾卿又连忙道:“皇帝叔叔,咱们可先说好了,若是向姑娘真是神医,您可不能跟谙何抢人,而且,还要帮谙何掩饰一二。若是全世界都知晓了神医再谙何身边,只怕谙何以后遇到的刺客和贼子更多了。”

    “好,好,都答应你。”皇帝无奈的拍了拍凤倾卿的手,答应下来,眼神示意王公公。

    王公公会意,端了笔墨给向姑娘,向姑娘不但将药方写了下来,还仔细的将所有需要注意的事项全部一一列出。王公公默了默,心中倒是对这个姑娘有了些许好感,认真仔细,即使被质疑,依然严禁。

    因着凤倾卿提到刺客,皇帝又想到上次凤倾卿遇到刺客的惊险,又担忧凤倾卿的安全:“是朕疏忽了,丞相府守卫森严,你还能几次三番的遇到刺客,可见这刺客不凡。即使是晋王都还未查清楚刺客的底细,你再郡主府也不安全。”

    “皇帝叔叔,您放心,谙何已经找过舅舅帮忙了。舅舅打仗,军中有那些退下来的兵役,虽然不能再上战场,但当家丁护卫还是绰绰有余的。”

    凤倾卿笑着劝皇帝,更何况舅舅给挑的人,也定不会是些无用之人。舅舅定会将那些很厉害的无奈退下来的兵将给她,还会选些合适的赢家特意培养出来的人给她,所以郡主府,可谓是固若金汤。

    她想,哪怕是京城被攻破,郡主府也是能够守上几日的。

    当皇帝却不这样想,退下来的兵将都是老弱伤残,虽然与普通家丁想比还算不错,但谁让凤倾卿太招人恨呢。

    刺客太厉害,他不放心:“谙何也是有封地的郡主,既然有了府邸,也该有私兵才对。王爷可有一千私兵,郡王可有五百私兵。你虽然是郡主,但也和郡王是一个等级,朕再给你五百私兵。”

    向姑娘不动声色的跳了跳眼皮,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异常表现的王公公,便知道皇帝这般偏心凤倾卿是常事了。王公公已经见怪不怪了,皇上哪天若是不偏心凤倾卿了,才是稀奇。

    凤倾卿也是眉头跳了跳,急忙阻拦:“皇帝叔叔,谙何知晓您是关心谙何,可这私兵,还是不要了吧。谙何在京城中已经很是招人眼了,若是再有私兵,岂不是太特殊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