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六十五章 途中

    林怀国喘了口粗气,站在石阶之上,抬眼望去,只看见重重叠叠的远山次第向天边延伸过去,近处清晰可辨,远方渐渐模糊起来,消失在遥远的天边处。(www.k6uk.com)山与山之间,是一层浓而厚的云雾,只见山头,不见山脚。

    这样的场景,从昨天进山之后,他已经看得麻木了。

    “首长,来,喝口水。”

    蔺建章走上前道。

    林怀国从蔺建章手里接过水壶,大口大口地灌下半壶水,才忍不住问道:“蔺县长,从这里到岭子顶村还有多远?”

    蔺建章苦笑道:“按照我们现在的速度,估计至少要到傍晚才能抵达岭子顶村。”

    林怀国想了想道:“让大家休息一下吧,我看老徐他们快坚持不住了。”

    “行,我马上安排。”

    很快,由五十多人组成的队伍停了下来,众人一个个找合适的地方坐下休息,分发水和食物。

    林怀国和来自科技部的徐靖远、教育部的刘长征、中科院的郑玉树等几位大佬坐在一起。

    徐靖远用手捶了锤酸胀的大腿,有些感慨地看着远山道:“老林,以前总听说你们g省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我这回算是见识到了。唉,如果放在二十年前下乡那会儿,这样子在山里走上几天,我都不会累,现在人老了,吃不消了。”

    “是啊,也不知道这位庞老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才人物,竟然在这种生活环境下,完成了对费马猜想的证明。”

    教育部副部长刘长征说道。

    自从前天听完王沐卉对庞学林的介绍之后,众人就对庞学林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一个普通的高中毕业生,有实力考上清华北大,却放弃高考,选择留守山村,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

    要是单单这样那也就算了,最厉害的就是,这位庞老师竟然通过自学,展现出了极高的学术水平,甚至还攻克了困扰世界三百多年的费马猜想。

    而且凡是与这位庞老师有过接触的人,像给他们做过介绍的林城日报记者王沐卉,林城大学的数学系的教授们,以及安河县县长蔺建章,都对庞学林给出了高度的评价。

    从旁人对这位庞老师的描述来看,庞老师不止数学水平高,无论是其眼界还是知识水平,都远远超出了普通二十来岁年轻人的范畴。

    这也是林怀国他们决定亲自进山见庞学林的原因。

    当然了,昨天晚上,安河县县长蔺建章给众人看的一份由庞学林书写的大学生支教计划的草案,就让他们震了一把。

    不说大学生支教计划这一想法的巧妙,单单这篇文章中所展现出的缜密逻辑以及全面思考,就不是普通人能写的出来的。

    甚至一些在国家部委长期担任文案工作的积年老手,也不一定有这样的水平。

    ……

    王沐卉和央视记者刘佳乐坐在一旁的石阶上。

    两人都是记者出身,在队伍中又是仅有的两位年轻姑娘。

    因此,几天的时间接触下来,两人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小卉,那庞老师真有你说得那么神?”

    刘佳乐有些好奇道。

    庞学林的相关消息传出后,央视和新华社就组建了一支联合报道团队,来g省拍摄相关素材,刘佳乐正是这支报道团队的外景记者。

    对于庞学林,知道的越多,刘佳乐就越感觉不可思议。

    她真的很难想象,世界上还存在着这样的天才人物。

    “佳乐,你见到庞大哥就知道了,他身上有股奇特的魅力,很容易让旁人折服。我刚见到他的时候,还以为是农村来的二流子,也曾怀疑过他的背景,但这么长时间接触下来,我可以说,庞大哥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厉害的一个人!”

    “哈哈,小卉,看你一脸崇拜的样子,你该不会喜欢上这位庞老师了吧?”

    王沐卉俏脸一红,说道:“佳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只是……只是特别佩服庞大哥。g省相比于全国而言,算是落后地区,安河县在整个g省,是倒数的贫困县,昨天我们借住的罗家甸村你也看到了,这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到底怎么样。但我告诉你,这还算好的,罗家甸现在好歹已经通水通电了,岭子顶村那里,到现在连水电都还没有,普通人家也就勉强解决温饱问题,平日里最多也就吃些白菜萝卜窝窝头。按理说,以庞大哥的能耐,明明可以到城市里去过更好的生活的,可他偏偏选择了留守这片小山村,他真的很不容易……”

    刘佳乐若有所思道:“你这话说的也是,我想庞老师就算没有那么高的学术水平,没有证明费马猜想,单单以他现在这番作为,也足以让人尊敬了。对了,你之前不是说那庞老师还帮忙抓了人贩子吗?到底怎么回事啊?”

    王沐卉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说道:“这事,就不得不从他妹妹开始说起。”

    接着,王沐卉向刘佳乐讲述了苏安青的身世,再慢慢说到那天他们进山时的场景:“你不知道庞大哥那天是多么勇敢,知道对方绑架了阿青后,也不管对方有多少人,提着柴刀就上去了,一刀一个,砍起人来一点都不手软,甚至还斩断了苏建辉的胳膊,可我一点都不觉得他残忍,反而觉得那时候的他,特别帅!”

    两位姑娘低声聊着天。

    又休息了大概十分钟,这支队伍继续启程。

    一路走走停停,一直到晚上六点半,天已经黑了大半,他们才顺利抵达岭子顶村。

    一行人刚走到学校附近,便看到庞学林居住的那栋瓦房前的院子内,围满了岭子顶村的村民。

    院子里的老槐树上挂了四五盏洋油灯,因此倒也基本上看得清。

    因为之前王沐卉说过,因此林怀国他们都猜得出来,庞学林应该是正在给村子里的人将故事。

    蔺建章刚想过去叫人,便被林怀国拉住了。

    “小蔺,不要惊动庞老师,我们几个老家伙先去听会儿,你去找下村长,安排一下大家住宿和吃饭吧。”

    蔺建章微微一愣,点了点头道:“行,首长,那我先去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