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八十三章:赚很多钱

    卫如海想了想,又觉得不妥,这怎可以能,锦儿就算不得宠,那也是自己的女儿。(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卫殊忍不住开口相劝,“爹爹,锦儿总归是要出嫁的,这也是母亲用心为她选了好夫家,

    又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卫如海的担忧,自有他的道理,那姜家是什么人家,他在青城看了二十年,难道还看不明白吗?

    这么问是有她自己的盘算的,经过这些天大牛的表现,花大娘自然是对他非常的满意,但毕竟大牛来历不明。

    花大娘始终还是怕他终有一日会恢复记忆然后离开,那时,自己的女儿又该如何自处?”

    而大牛仿佛看穿了花大娘的心思,放下手中的碗筷,表情认真的道,“大娘您就放心吧,我的身体已经都好了,而且,我向您保证,以后无论贫穷富有我都会对小雾不离不弃,小雾在哪儿,哪儿就是我的家。”

    听了他的话,花雾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然后仰头看着他,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完美的轮廓,以及那认真的神色

    心中某个地方似有不一样的东西流淌而过,他应该只是为了安抚花大娘的吧。

    花大娘听了这话却心中很高兴,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好好好,你是个好孩子,大牛啊,你安心跟花儿两个人过日子,大娘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好在身子骨没毛病,平常也能找些手工活来做,尽量减轻你们的负担。

    “娘还早着呢,您就说这些干嘛?”花雾微微嘟起嘴巴,抱怨道。

    接着大牛的声音郑重有声的响起,“放心吧大娘,有我在,我会努力养活你和小雾的!”

    “好好好,好孩子!”花大娘脸上笑的愈发灿烂了。

    花雾抛给他一个眼神,仿佛在说,“瞧把你能的。

    大牛嘴角泛起微微笑意,继续拿起碗筷吃饭。

    吃完饭,花大娘偷偷给花雾交叫到房间,从破旧的柜子头拿出两套做好的衣服给她。

    花雾略有些惊诧,“娘您这是?”

    花大娘满心欢喜道,”上次大牛那孩子不是买了两匹粗布回来嘛,我呀就给你俩个做了件衣裳,你快去拿给大牛吧”

    “娘那是大牛买回来给您自己做的”花雾心里一热,说话也略有些哽咽。

    花大娘依旧是笑着轻轻摇了摇头,“你们年轻人在外面应该要穿的体面一些,我穿那么好给谁看呢,再说我眼睛也看不见,穿再好看都没用赶紧拿去给大牛吧。”

    花大娘说着给花雾推出了房间,其实他们三个人身上的衣服都很破烂。

    即使现在大娘做好的这两套料子也只是粗布麻衣而已,但她却觉得这并不比那些锦衣狐裘来的低贱。

    推开大牛的房门,却发现他不在。

    地里的农活都干完了,“这家伙去哪儿了?”

    算了,还是先把衣服放到他床上吧,等会回来再叫他换上。

    “你跑我房间来干嘛?”

    花雾刚放下手里那套衣裳,背后响起大牛的声音,给她吓了一跳。

    随即转身回头扫了他一眼,“什么叫你的房间?你现在住的是我家,我还不能在我自己家里走了?”

    说完就要往外走,可接着她发现大牛高大的身影挡在了门口。

    她根本出不去

    大牛斜长的凤目挑了一眼花雾刚才放在床上的东西,“那是什么?”

    “自然是我娘做给你的衣裳。”花雾耸了耸肩答道。

    大牛走到床边拿起那件衣裳,抖开看了看,然后欣喜的发现跟自己的身形刚好差不多。

    但也由此生出一些疑问,“大娘怎会知道我的尺寸?”

    “你忘了上次她在你身上从头摸到脚?我当时还差点以为我要多个后爹了呢。”花雾撇了撇嘴说道。

    “好吧。”大牛此刻已经在心里给花大娘佩服的五体投地。

    “对了,以后你走的时候尽量不要让我娘太伤心了,看得出来,她很喜欢你。”

    离开大牛的房间之前,花雾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他们之间只是刚好在特殊的时期遇上了,抱团取暖,像两只受伤的小兽互相舔舐伤口。

    但他们终不是一路人。

    虽然花雾不知道大牛身上发生了什么,才会沦落至此。

    但是直觉告诉她,大牛绝非普通人,终有一日他会想起来,会离开的。

    可现在他阴差阳错的成了花家名义上的上门女婿,花大娘又对这个“女婿十分满意。

    花雾只希望大牛将来离开的时候,花大娘不会太因此伤心。

    “你真的只是怕花大娘伤心而已吗?”大牛拽紧了手里的衣裳,目光深邃的看了眼门外,然后脸上泛起了不明的笑容。

    次日天还没亮,花雾就提前煮好了粥,又抄了两个菜,一家三口草草吃了个早餐,她和大牛就去村口等牛车了。

    从桃花村到镇上走路要半天的时间,但村里有专门往返于镇上的牛车。

    从桃花村上车只要一分钱,赶车的是杏花村的一个鲧夫,五十岁的年纪,早年丧妻也没个一儿半女,自己腿又有残疾。

    索性家中养了牛,靠着拉牛车挣一点钱来维持生活,花雾知道这也是个可怜人。

    “宝庆大叔,我们要去镇上,你这牛车什么时候走?”

    守在牛车旁的秦宝庆脸上泛起憨厚一笑,“再等多几个人就走。”

    “好嘞,这是两文钱,我们去镇上。”

    花雾说着掏出钱放到秦宝庆手里。

    一辆牛车一趟可以载六七个人,每个人收一文钱,如果每一趟人都坐满的话,那秦宝庆一个来回就可以挣十四文钱,所以他自然要多等两个人了。

    不一会儿就陆陆续续又有几个人上车了,最后一个上来的人杏花村赵四家媳妇,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快嘴。

    花雾认识这个人,特别能说,比村长老婆还能说。

    赵四家的一上来一双眼睛就在花雾和大牛身上打量来打量去。

    花雾见状将身子往大牛身后挪了挪尽量给自己挡住,像这种娘们儿你最好不要跟她说话。

    因为一说起来就能扯的没完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