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四十七章 雁过拔毛

    榕谷之内,宛如世外桃源。(m.k6uk.com手机阅读)

    萧南每日练剑、修行,怡然自得。

    数日之后,他略微适应了身体的变化,心思渐渐活络起来。

    “这地底迷阵里,凭借化阴心经的玄妙,我只要不遇到星袍巫师,足以自保。是时候去探究一些当年的隐秘了!”

    他立在洞窟之前,不断思量自己的处境,随后将睡袋、水壶、躺椅等物收起,整装待发。

    须臾,他直奔目的地。

    洞窟一如既往的幽暗,仿佛黑夜里静静蹲伏的凶兽。

    飞翼剑握在手里,令他心生安稳。

    萧南沿着阵法石壁的边缘,时而窥视一眼临近的洞窟,缓缓前行。

    “昔日,王二五、阎五指、青龙尊者和星袍巫师混战,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他一边探寻,一边思索道。

    “这迷阵里的洞窟千变万化,原来的交战地点,早已经无法追查。如今,只能瞎子摸鱼,碰运气了!”

    阵法石壁里暗无天日,没有风,没有声音,没有人烟。

    独自走在其中,难免觉得孤寂。

    这期间,他看见许多枯骨,不知道是什么年月死在了洞中。

    但他想见的人一直没有出现。

    萧南一路向前,刻意的避开阵法深处,沿着阵法石壁的外围探索。

    他不敢靠近内围,担心如曾经推测的一般里面有大恐怖。

    他也试过略微向中间靠近,但别的没有任何发现,倒是枯骨越来越多。

    许多已经腐烂、沙化,不知道历经多少岁月,沉寂在洞窟里。

    又行了片刻,他忽然撞上一物。

    “难道是……”他心中一惊,伸手摸去,果然触手坚硬,是一面墙壁。

    他下意识的想要退走,转而心念一动,才提起脚步又轻轻放下,想道“不知道星袍巫师在不在这里?”

    这里不是他处,正是阵里的石屋。

    “外遣苍穹,内御中府,化阴入玄。”

    萧南心里默念,全力运转起化阴心经,生怕被不知道藏在何处的星袍巫师发现。

    他沿着墙壁摸索一阵,终于找到门槛,视野里亮起微弱的光芒。

    一座平凡质朴的石屋静静矗立在黑暗里,两扇石质大门紧紧封闭,檐角悬挂的青铜油灯散发出青黄之色。

    “他……果真不在吗?”

    萧南没有冒然进去,仔细打量一圈,在提起步伐,缓缓走入。

    青棺依旧,横在石屋之前。

    他走到青玉棺材的正面,目光落在棺面。青面獠牙的修罗怪物,圆睁着双眼瞪视自己。

    “好……好久不见。”

    萧南尴尬的问候道,伸出手在棺材表面抚摸。

    棋盘状的网格上只有“恶灵”两个字,并没有上回望见的《化阴心经》全文。

    “莫非需要用玄阴气催动?”

    他思索之下,不得要领,索性运转玄阴气到手指上,贴着青玉棺材的表面尝试。

    一枚枚古朴的字迹缓缓浮现。

    “化阴心经,纳阴入体,起于心下绛宫金阙,收于全身奇经八脉,与天地相合,自成周天,使藏气于府,易筋换骨,化阴入玄,始于玄阴之体……”

    正是《化阴心经》的正文。

    这一次无人干扰,他连忙背诵下来。以他过目不忘的能力,不过通读一遍,便牢牢记在心里。

    不过,他诵读之后,不禁有些疑惑。

    这青玉棺材上面只有《化阴心经》的前四层,虽然博大精深,但是似乎仍然不是全文。

    “这化阴心经不知道是什么人所著,真是另辟蹊径,令人心惊,也不知道继续修习下去,是福是祸……”

    萧南绕着青玉棺材转悠两圈,不得要领,又抬头看向古朴的石屋。

    “这屋内会不会有更多的秘密?”

    他的心里蠢蠢欲动,走到屋前,用力推去。

    石门纹丝不动。

    “我再试试玄阴气。”他运转玄阴气到双手,按在门上,再次用劲。

    石门顿时轻轻颤动,有点打开的意思。

    但是许久过去,石门仍然维持现状,不曾露出丝毫缝隙。

    “看来是我的化阴心经层次太低,或许练到了第三层、第四层,才能推开此门。”

    他再次尝试一遍,不得不放弃了打算,转身坐回到青玉棺材的前面。

    不知道是否错觉,也许是因为青玉棺材刚才被他灌注了玄阴气的缘故,棺内的修罗怪物似乎眼睛明亮了许多。

    那恶狠狠的眼神仿佛剐进萧南的心里,令他全身腾起一股凉意。

    “这里如此邪异,我还是赶紧撤离吧,万一撞见星袍巫师就麻烦了!”

    他抬眼望向四周,忽然移步走到石屋的檐角下。

    “这盏青铜油灯恐怕是一件异宝,我不妨取走,免得星袍巫师屡次借助它发现我的行踪。”

    他飞身跃起,一把将青铜油灯摘在手中,凑到眼前打量。

    油灯样式古朴,浑身青黄,一勺黄油在灯盏里粘稠,长长的灯芯如龙蛇盘卷,灯身雕刻着繁复古老的花纹。

    “果然,与我在火羽部落获得的青铜油灯一模一样。”

    他端详一阵,抬手将其收进储物袋。

    整片区域顿时陷入黑暗里,一时,安静得可怕。

    阵法石壁突然开始翻滚,如同大海里掀起波浪。

    “糟糕,他回来了!”

    萧南急忙钻进另一侧的石壁里,发足狂奔。

    莫大的危险宛如惊涛骇浪,在后方滚滚翻腾,仿佛会随时席卷下来。

    “嗬嗬——”

    星袍巫师破开石壁,出现在青玉棺材前,他抬眼看向檐角,嘴里发出低沉的怒吼。

    一道无形的波纹随着吼声往外扩散,瞬间临近萧南的后背。

    “嗬嗬——”

    一道嘶吼的声音蓦然在他的心底响起,吓得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不好,他发现了!”萧南面色发苦,暗悔自己雁过拔毛的臭毛病,招惹这等强敌做甚。

    他顾不得回头,瞄准一个方向,大步奔逃。

    星袍巫师侧头盯向他的位置,身形化作一道巫光钻进阵法石壁里。

    黑暗里辨不清距离,传不出声音,萧南使出浑身解数,埋头狂奔。

    “嗬嗬——”

    星袍巫师再次吼出无声的波纹,在萧南心底炸响。

    他踏步穿梭在阵法石壁里,迅速逼近。